翁熄系列乱 (老扒)_男孩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理自己

顾清欢撑着头看车帘外的风景,清瘦的小脸在夕阳的余晖下也多了层迷离的金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柔慧有一肚子的疑问,可是主子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哪有资格多嘴去问。

 文学

无奈,满腹的疑问只有憋着,直到回到顾府。

顾清欢一言不发,下了马车便往孤芳苑走。

可刚走进去,就发现周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周围的下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甚至有些还在私下指指点点。

“怎么了?”顾清欢挑眉,觉得奇怪。

话刚出口,就听到院子深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惨叫,刺得人头皮发麻。

“小姐,好像是从咱们院子里传出来的!”柔慧吓了一大跳。

顾清欢也听到了。

“走,去看看。”

赶到孤芳苑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个水泄不通。

顾卓满面怒气的坐在院子石桌旁,怒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他气急败坏的拍着石桌。

顾清欢皱眉,向前走了两步,看到院子中央还有一堆人。

苏氏跪在地上,院子中央站着几个老妈子,正对长凳上的丫鬟施刑。

顾清欢愣了一下,完全没明白过来这唱的又是哪出。

好半天,她才看出那长凳上趴着的是昨天刚送到她房里来的丫鬟,薄荷。

“爹,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顾卓闻言,转头,剑眉拧成了一个疙瘩,见她回来,更火气更甚,“你跑到哪里去了?”

他现在心情不好,见谁都是一通乱骂。

柔慧胆子小,连忙跪下认罪。

顾清欢道没那么玻璃心,默默听他把该骂的都骂完了。

这时张妈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她拽到一边,低声道:“老爷不过是气得急了,今日这事跟小姐半点关系都没有,小姐莫往心里去。”

“到底是怎么了?”她问。

张妈睨了一眼不远处叫得凄惨的薄荷,面露鄙视,“都是这个小贱蹄子惹的祸,她见小姐今日出门,便摸进房间想偷东西,幸好奴婢发现得及时,不然就要出大事了!”

顾府上下谁不知道,二小姐近日颇得老爷欢心,玉石器物一口气赏下来不少,就连下人都给她多拨了几个,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薄荷是新来的丫鬟,管教得不够,难免会起点不干净的心思。

这不,被张妈抓了个正着。

柔慧缩在一旁,听了薄荷受罚的缘由,不由也啐了口。

倒是顾清欢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

那丫头被打得几乎只剩下半口气,绽开的血肉都跟破碎的衣料混在了一起,血肉模糊。

再这么打下去,只怕这剩下的半口气也要没了。

“老爷,那丫头快没气了,还打吗?”管家上来请示。

按理说卖入高门府邸的丫鬟,签的都是死契,就算是真的打死了,那也是自己命贱,怪不得谁。

可偏偏顾卓自诩是个读圣贤书的人,满口都是仁义道德,不屑做那些草菅人命的事情。

他看都没看一眼,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过这奴才这么不识好歹,不能再留在府上了。”

管家立刻会意,连忙道:“老爷宅心仁厚,那小的这就安排下去,明天一早将她交给人牙子发卖了。”

“嗯。”顾卓点了点头,又看向一旁的顾清欢,怒气丝毫不减,“混账东西!自己的丫鬟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情,你还有心思在外面鬼混?!”

这丫头是新送进府的,顾清欢连话都没跟她说上两句,哪有时间去教导?

分明就是胡乱拿她撒气。

虽然已经熟悉了顾卓的尿性,但是再次见识到他城墙般的脸皮,她还是觉得很无语。

“老爷别生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都是妾身不好,没把人教好就往二小姐这边送,是妾身的错,妾身认罚。”苏氏跪在地上,给了顾卓台阶下。

归根究底是她掌的中馈,除了差错,自然该落到她头上。

但是顾卓并不这么想。

他觉得是因为顾清欢到处乱跑的缘故,她如果好好待在家里,那奴才怎么会有机可乘?

要知道,她今日偷的可是一套翡翠琉璃的头面。

那是他花了大价钱特意给顾清欢打造的,就是为了让她看起来不难么寒酸!

这么多钱差点就打了水漂,都是因为顾清欢的疏忽,这叫他如何不气?

“你去了哪?”

“……只是随便出去走走罢了。”顾清欢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哼,姑娘家家就应该好好在家里看书绣花,成天往外面跑,成什么体统!”

当时苏氏特意把明细拿给他看了看,那套翡翠琉璃的头面是最贵的。

他一看那银子,顿时觉得心口都要滴血了。

但想到慕容泽近日对顾清欢不一样的表现,那种肉痛的感觉也就按捺了下去。

谁知这么贵的东西她居然不好好保管,还险些让贼人偷了去,叫他如何不气!

顾卓骂了许久,稍微消了些气。

再加上没有什么损失,便交代明日一早把那个丫鬟拿去发卖了,起身离开。

今日这么一闹,修缮孤芳苑的事情恐怕就遥遥无期了。

顾清欢倒不怎么在意,只是默默看着被拖走的薄荷,秀眉紧拧。

顾卓嘴上说要等着明早发卖,可这么重的伤势,根本就不可能撑过今晚。

签了死契的奴婢,就算死了也是草席一裹,匆匆丢到乱葬岗了事。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给她留什么生路,不过是想博个“仁义”的名头。

“还好老爷没有责罚小姐,不过这事确实也跟小姐没有关系,是她自己手脚不干净。”柔慧犹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她是被罚怕了的,更怕顾清欢被牵连。

还好只是有惊无险。

顾清欢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听说她打算偷的是翡翠琉璃的那副头面?”

“是啊,听说那套是最值钱的,她心可真大。”柔慧感叹。

张妈也在一旁道:“这样的贱婢,实在不值得同情。”

“这样的人当初究竟是怎么招进来的?”柔慧犹有余悸。

张妈只道:“听说这丫头家里有位重病的母亲,为了看病把家里的钱都用光了,管家看她可怜才给收进来,没想到她打的居然是这样的心思。”

“好心给她口饭吃,她却反过来想偷小姐的东西。”夏枯也接嘴道,“幸好小姐今日不在府中,不然万一她恶向胆边生,伤了小姐怎么办?”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说得都是些什么话!”张妈狠狠瞪了她一眼。

夏枯自知失言,闭了嘴。

薄荷的事情处理完了,院子里的人也都散了。

顾清欢什么都没说,好像刚刚发生的那些事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张妈见她不在意,也就不再多话。

准备了浴汤,又备好晚膳,伺候得妥妥帖帖。

顾清欢该吃吃,该睡睡,平静得很。

今晚本来该薄荷值夜,可她出事了,就临时换成了夏枯。

她聚精会神的守了小半夜,见顾清欢睡得死死的,也就放松的精神,不一会儿,也在一阵甜香中沉沉睡了过去。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一晚就要这么平静的过了的时候,孤芳苑中忽然悠悠走出来一个黑影。

手上拿着个小小的盒子,慢悠悠的往柴房走。

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一直没有吭声的顾清欢。

薄荷毕竟只剩下半口气了,有没有人守着都没什么影响。

所以顾清欢来的时候,柴房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她轻而易举的就推门走了进去。

角落里,那个血肉模糊的人已经奄奄一息。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靠近,薄荷抬起眼,死气沉沉的瞪着她。

“娘说得没错……高宅后院的女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今日着了你们的道,来生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她声音沙哑,说话的时候还不停有血沫子吐出来。

顾清欢盘膝坐到她面前,问:“哦?你着了谁的道,说来听听。”

“滚!你们都是些……草菅人命的畜生!”

她觉得顾清欢是故意来羞辱她的。

今天的事,说不定也是她本就计划好的。

“那翡翠琉璃的头面是很值钱,可我觉得它看起来并不出彩,甚至不如那款鎏金的流苏簪子。你一个刚进门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毒的眼光,一眼就看看上那套呢?”

顾清欢对她的辱骂置若罔闻。

要不是特意看过价单,她都不知道光是那套头面就值三百两银子,这在首饰里面算得上是巨款。

可惜她并不喜欢。

那绿油油的一片戴在头上,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头上绿出了一片草原。

一开始她还以为苏氏只是想讽刺她,结果今天出了这事,她倒隐隐觉得这没有那么简单。

“你们这些毒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休想再要污蔑于我!”

薄荷是个烈性子,一口血唾沫就朝她吐了过来。

顾清欢眼疾手快身体好,侧过脸,迅速避开一击。

薄荷自知命不久矣,不想再受她侮辱,当即就要咬舌自尽。

见这番状况,顾清欢也没有阻止,只是不急不慢的道:“你就这么死了倒也一了百了,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那尚在病榻的母亲?你死了,她怎么办?”

轻飘飘的话落下来,无疑是戳到了薄荷的痛处。

她的动作明显僵了僵,好半天,才发出一阵悲恸的哭嚎:“混账!你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吃人的恶鬼!”

顾清欢默了。

她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

如果说顾卓他们是吃人的豺狼,那她能在这群豺狼中生存,是不是也代表她跟他们是同类?

就像现在,她提着药箱走到这里,首先想到的不是去为病人诊治,而是和她谈判。

为了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和一个将死之人谈判。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薄荷咬着牙。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可以救你,或许也可以救你的母亲。”顾清欢打开了手边的药箱。

薄荷一愣,随即冷笑道:“你真以为我要死了,糊涂了吗?你有什么本事?又要拿什么救她?”

“我是神医宋氏的传人。”顾清欢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外公的这块招牌还是很好用的,“神医宋氏,没有治不好的人。”

她感觉自己像是个江湖郎中,打着包治百病的旗号招摇撞骗。

可是薄荷信了。

因为在东陵,宋西华的名声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顾卓,就是神医宋氏的上门女婿。

“你……你真是宋神医的传人?”

听到这话,顾清欢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她展颜一笑,道:“如假包换。”

薄荷这次是真的动摇了。

她沉默了片刻,才道:“我虽没读过书,但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不管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必须告诉你,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干,就算是拿我娘来威胁,我也不会答应。”

这个回答倒是让顾清欢有几分吃惊。

没想到这个小丫鬟这么有原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顾清欢笑了笑。

“放心,我想要的很简单。”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895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