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真的能把肚子顶起来 含苞待放的花蕾

两人都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刘媚媚也不想多说什么。

她媚眼中含情脉脉,低声说道:“那以后大哥就要经常给我按摩胸部,我这几天被你按摩之后好了很多。”

 文学

李大牛心中猴急,连忙答应了刘媚媚的话。

直到这时候,刘媚媚才张开双腿,把那儿完全暴露在李大牛的眼皮子底下,她羞涩地说道:“那你等会要小点力,别把人家弄疼了。”

大哥李大牛的资本这么足,要是发起狠劲来,自己怕是两天都不能正常走路,到时候下地干活迟早被张玉红看出来。

李大牛连声应是,眼珠子却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

昨天吃李梅下面的时候因为光线不够,因此李大牛也没看清楚那儿到底长了个啥样,这次终于能够看个够了!

刘媚媚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大哥眼珠子没有瞎,而是一直都盯着自己。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她抛在脑后,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李大牛是不是个瞎子对自己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狠狠地折腾一次才行!

她扶着李大牛那玩意,准备塞进那儿。

李大牛也满怀期待,准备大干一场!

23

李大牛心中激动不已。

他早就看上刘媚媚了,只是一时半会都没有机会把刘媚媚搞到手,眼看着刘媚媚就躺在自己面前,李大牛心中暗道:“弟弟,以后我来照顾你的媳妇,就当是我媳妇。”

刘媚媚也满怀期待地看着李大牛,那个玩意真的太惹人注意了,也不知道弄进去是啥感觉。

两人很快就要真刀真枪干起来,可刘媚媚忽然听到了什么,一把将李大牛推开,神色慌张地说道:“穿上衣服,外头好像有人在哭,声音很像咱妈。”

李大牛自然也听到了,心中慌张不已。

他心情郁闷到了极点,怎么他们总是会在不适当的时候打扰自己,他心中憋了一股火气,不过生气归生气,他看了眼刘媚媚充满魅力的身子后也不得不穿上衣服。

声音的确是张玉红传出来的,李大牛听了之后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咱妈不是去城里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好像出了不得了的事情!”李大牛皱眉道,因为他还听到了屋外头有不少人熙熙攘攘的声音,充满了古怪。

张玉红没有进屋,李大牛和刘媚媚二人打扮了下后才急忙忙出门。

刘媚媚走在最前面,她心情忐忑的同时也有些遗憾,刚才居然没能够尝到大哥的那玩意,实在是有些可惜,这下可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会有机会。

不过当她走到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担架上的李小强,李小强浑身黑不溜秋的,饶是如此还是能看到他身上布满了血迹,尤其是裤裆那儿简直染红了一大片,刘媚媚一看整个人都懵了,她失神反应过来后眼泪一下子就上了,扑上去哭喊道:“超,你怎么变成这样子,发生了啥事?”

李大牛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他现在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到弟弟李小强的伤势以及他眼中的绝望,他拄着盲杖摸索到张玉红身旁问道:“妈,阿超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啥事了?”

李小强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没了李小强的话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张玉红早已经哭肿了眼,看得李大牛揪心不已,可他这时候也不能露出马脚,他继续说道:“阿超到底咋了,妈你先别急着哭,我来想想办法!”

“阿超工地里发生了矿难,阿超也是被人从矿洞里抬出来的,那些人说阿超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而且……”张玉红哭得更加大声了,让李大牛紧皱眉头,张玉红继续哭喊道:“阿超那方面的能力没有了,就连镇上卫生所都说没救了,即使送到城里也是白白浪费钱而已。”

“我的超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

看着呼天抢地的张玉红,李大牛心中咯噔一跳。

刘媚媚听闻自己老公受伤而且还不能治愈之后她也大声哭了出来,村里人都是对两人指指点点,至于李小强则早已将置身于度外,双眼无神地看向天空,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李大牛看了眼李小强身上伤势就知道这不是矿难,哪有矿难正好砸中那玩意的,而且他身上的伤势似乎都是被人有针对性的打击,李大牛很快明白过来李小强可能是被人欺负了。他握紧了拳头,心中觉得更加对不起弟弟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45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