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里的娇喘H|他的蓄谋已久小说南安

  她怎么会是乐湄呢?明明就完全没有可比性。

  真可笑,他怎么会答应跟江潮打这个赌?他八成是疯了!

  乐湄不是这样的,她是水做的,她温柔善良,学识渊博,做任何事情都是那么优雅。

 文学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抱着林欢,江湛却感觉舒服的不得了,真暖和,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暖和过了。

  “湄,湄……”

  迷乱之际,林欢嘤咛一声,翻了个身,整个人扑到江湛怀里,左右磨蹭。

  “小汐,我会对你负责的,嗯唔,肯定负责。”

  乐湄?小溪?

  他当她是个替身,她又何尝不是?

  呵呵,要不要这么讽刺?

  不能输,既然赌已经打了,那就绝对不能输,倒要看看那个小溪,是何方神圣。

  这一觉直睡到下午六点多,林姐姐先给醒了,睁开眼,左边是一个军装帅哥,右边也是一个军装帅哥。

  这都还好说,人家两孩子都穿着衣裳呐,再看自己,尼玛,一·丝·不·挂啊,这是纯粹要作死的节奏啊!

  发生什么事儿了?哦对,她喝了瓶茅台来着,难道是喝大了之后,又把别人给强了?

  啊啊啊小汐我对不起你,我真不是故意的,哭死!

  于是林二货又开始薅头发了,左看看右看看,完蛋了,江潮和江湛,还一次强了两,要了亲命了!

  这时候,双胞胎兄弟一块醒了,江潮戴上眼镜,温柔一笑,“林姐姐你醒了?要不要弟弟我伺候你更衣啊?”

  林欢赶紧把胳膊缩回被子里,眨着大眼睛,呆呆地问,“江潮,我没采了你的小雏菊吧?”

  江潮瞬间失语,他发现在林欢面前,他总是跟不上她的大脑回路。

  “你怎么不说话?应该是没有吧?你别这样儿成吗?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不能对你负责了。”

  这回江潮和江湛一起错愕惊呼,“未婚夫?”

  林欢可劲点头,“对啊,小汐是我未婚夫,我答应跟他登记了,所以,就算我采了你们俩的小雏菊,也不能……”

  说到这,林欢停住了,哎不对呀,要是她强了他们,不应该是他们脱光光,捂着后臀尖,做梨花带雨状吗?

  我擦嘞,别再是他们趁她喝醉了,合起伙来把她给强了吧?

  林姐姐顿时不淡定了,瞪着江潮,直着脖子大吼,“王八蛋,是不是你们俩把我衣裳都扒了?”

  江潮斜斜瞥了林欢一眼,“怎么?你自己干了什么事儿,自己都不记得了?”

  林欢一听,立马又萎了,在她看来,还是她强了他们,更加靠谱些。

  江湛也坐起身,望着林欢,一时间,竟然怔住了。

  他似乎,很久没睡得这么香过了,真是神奇。

  “别怕欢子,我哥他吓唬你呐,你好好想想,咱俩以前见过的。嗯?”

  “我见过你?”

  林欢一脸鄙夷,都这时候了,哪还有闲工夫想那些?

  话说你们俩位倒是先滚出去让我把衣服穿上啊?

  江湛被林姐姐那张纠结的小脸逗乐了,低头瞅着她,在她鼻尖上轻轻一点。

  “真不记得了?那天晚上你吐了我一身,还踢了我一脚。”

  林欢瞪着了一双大牛眼,连薅头发都给忘了,却见江湛往沙发那边一指,“喏,那边那个叫乐逸,你那天一直夸他长得好看,用刚吐过的臭嘴,强吻他来着,有点印象没有?”

  林欢心说太有印象了,能没有印象吗?怪不得看江潮那么眼熟,敢情之前那个就是他孪生弟弟啊。

  那还应该有两男的,好像都被她打了,完了完了,他们不会是想把她先奸后杀吧?

  “唔,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喝大了,不是成心的。”

  “呵呵,没事,我没生你的气,今天我也喝多了。”

  今天?啊啊啊,今天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到神马程度?

  “那个,咱们三,没那个吧?我看你们都穿得挺整齐的,为什么只有我没穿衣服?”

  这次回答林欢的是江潮,他俯下。身,眯着眼睛,灿然一笑,“是林姐姐你,自己脱光了衣裳,逼我们兄弟俩上你的。我们俩人足足身寸了六次,都身寸到你里面了,搞不好,此时此刻,你肚子里,已经有了一对双胞胎呐。呵呵。”

第17章

  好吧,咱们说大实话啊,林姐姐听了江二爷的这番话,确实是懵了。

  两人?身寸了六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1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