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疼太大了太粗太长了口述|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

  狗急了还跳墙呐,何况是彪悍惯了的大欢欢?

  “艹你妈的,你们两个臭傻逼,我让你们上就上,就不知道反抗吗?啊?你们还是不是爷们儿?都他妈是兔爷变的是怎么的?”

 文学

  林欢骂完,江潮和江湛都愣了,笑容僵在脸上,别提多诡异了。

  林欢气得脑袋瓜子疼,裹着被子窜下地,“我衣服呢?我特么扔哪了?”

  江湛也跳下床,把床头柜底下的衣服递给林欢,她一把抄过去,指着大门狼嚎,“滚滚滚!别让老娘再看见你们这俩孙子儿,还有沙发上那个二尾子,也一块弄走!”

  江湛面无表情地架起还昏睡着的乐逸,冲江潮使了个眼色。

  江潮柔柔笑着,从林欢身边走过,“林姐姐,明天是你的班吧,那咱们小白菜,明儿见吧!”(明儿贱)

  “滚蛋滚蛋,明天我非阉了你不可。”

  “好啊,我等你。”

  终于轰走了江家兄弟和小乐同志,林欢冲进洗手间一照镜子,好嘛,那青一块紫一块的,整个两饿狼扒心。

  真的被他们两给那个那个了?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呢?

  第一次不是特别疼吗?刚才床单上也没见着有血迹啊,难道我是那种,以前膜早就破了,但是自己不知道的傻帽玩意儿?

  不对不对,下面跟平常一样,没什么变化,莫非叉叉圈圈这玩意儿,就该是这样的?

  哎,谁能想到平时看着挺彪悍豪放的林姐姐,骨子里能纯成这样?

  除了敢偷偷摸摸看看毛片儿,膜拜下苍老师,连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儿都没有过。

  不管跟双胞胎发没发生关系,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指导思想。

  林欢决定去买紧急避。孕。药,不过绝不能让小汐知道。

  要搁从前,她肯定先把这事儿告诉小汐,问小汐该怎么办。

  可是现在不行,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反正就是不能让小汐知道,必须不能。

  坐公交回家,买药,一切顺利,林欢她妈不疑有他,正忙活着做饭呐。

  “欢欢回来了,琰汐早就来了,我让他上你屋里等你了。”

  “啊?”

  林欢吓得心惊ròu跳,有种马上就要上刑场挨绞的感觉,小汐来了,这可怎么得了噢!

  正想着,孟琰汐从林欢屋里出来了,穿了件白衬衫,挽着袖子,冲她温润一笑。

  林欢一直知道她们家小汐是个大帅哥,可是今天很奇怪,也可能是太紧张了。

  那心跳快的啊,都快房颤了,完了完了,小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活活挠死我啊?

  要说世界上最了解林二货的,除了孟琰汐,没人敢称第一。

  他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劲了,林欢耷拉着脑袋不言语,只要她一扭扭捏捏,一准有事儿。

  “怎么了欢子?你今天不是陪那个纨绔子弟买书去儿了吗?怎么到这个点才回来?”

  林欢吓得半死,把头垂得更低,“哦,早就完事了,我又自己逛了逛。”

  “哦是吗?那你买的东西呢?不会干逛了一天吧?”

  林欢从来就不会说瞎话,尤其是面对孟琰汐,就更没说过了。

  这么一卡壳,孟琰汐心里就更别扭了,拽着林欢的胳膊进了屋。

  强行捧起林欢的脸,嘴唇红肿,发丝凌乱,眼神闪烁。

  再仔细瞅瞅,脖子上三四个草莓,一看就是使大劲嘬的。

  孟琰汐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死死扣住林欢的肩膀,低吼道,“怎么回事?这回又是谁给你弄的?啊?!”

  这样的孟琰汐,是林欢从来都没见过的,面目甚至都有些狰狞了。

  所以林姐姐一时间,也就给愣在那了。

  孟琰汐在心底冷笑,等了那么多年,她还是这样,这个女人,真的有心吗?

  “好,很好,我现在就回我那,你要是不跟过来,就一辈子甭理我了,咱们今天把事儿全都说清楚喽。”

  孟琰汐说完,阴沉着脸,开门冲了出去,林欢傻了吧唧地扔下包,撒丫子开追。

  “哎?琰汐,欢子,你们干嘛去儿啊?饭都做好了!”

  林欢顾不得跟她妈解释什么了,此时此刻,只想追上小汐,让他收回那句话。

  一辈子不理小汐?那不就是绝交的意思吗?那可不行,死也不行,必须不行。

  孟琰汐几年前就搬出去自己住了,当然也不算远,就在一个小区,走路十分钟就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2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