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有车的po|现言多r车推荐

  乖乖隆滴咚,未来太子爷,谁敢得罪?

  再进高1病房,林欢对江潮的态度就特别不客气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有种逼良为娼的感觉。

 文学

  “江潮,你丫到底想干嘛?

明明你们俩没把我那个那个,你还骗我,哼,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江潮规规矩矩地穿着病号服,拿着本书,装模做样地跟那看,“噢?怎么?你家里那个小汐,生气了?”

  林欢一怔,“你怎么知道小汐?”

  江潮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恨得想咬人,“这你别管,我一个老实八交的孩子,被你个饥渴难耐的大龄剩女,按在床上猥亵了大半天。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呐,你还想不管我,哼!”

  林欢那个气啊,冲过去把江潮拽进厕所,薅住丫的头发就开骂了。

  “你才饥渴呐,谁猥亵你了,实话告诉你,老娘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八旗子弟,不学无术,仗着家里的那点权势,欺负平头老百姓。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能耐?要不是你拿院长压我,谁愿意跟你去什么狗屁书店,靠!”

  江潮瞪着林欢,闷了一会儿,才冷冷道,“你跟他,做过了?”

  “啊?”

  江潮一把攥住林欢的手腕,几乎是在嘶吼了,“你是不是跟他做过了?!哈!”

  别看林姐姐彪悍,也别看江潮文质彬彬的,男人和女人,从本质上是不同的。

  没错,林欢是练过两年跆拳道和拳击,可是比起力气来,她依旧不是江潮的个儿。

  这不嘛,眼下林欢就被江潮按在了厕所的墙壁上,由于激动,吐沫星子都喷人家林姐姐脸上了。

  江潮不是个情绪化的人,可是一遇到林欢,他就失控。

  他也不想发脾气的,但就是忍不住,一想到那个什么小汐,把林欢压在身下,狠狠地贯穿,他就有种杀人的冲动。

  林欢也急了,抬起膝盖照着江潮的裤裆就踹。

  江潮一扭腰闪了开去,整个人贴上来,镜片后的眸子,闪烁着野兽般的光芒。

  “呦呵林姐姐,你被他干舒服了是吧?不是那天你自己脱。光了,趴在我身上亲我摸我的时候了?我告诉你,我要是想毁了孟琰汐,根本就易如反掌,知道吗?”

  毁了小汐?

  林欢听到这几个字,蓦然间怔住了,趁着这工夫,江潮的狼吻扑面而来。

  身体完全被压制住,等林欢反应过来,已经过了反抗的最好时机。

  “唔,唔嗯,嗯……”

  牙关紧闭又怎么样,江二爷的舌头还不是长驱直入了?

  林欢很快便不能呼吸了,胸口憋得厉害,晕晕乎乎的任由江潮啃咬舔舐。

  江潮后来也不行了,为了喘气才把林欢放开,望着她绯红的脸蛋儿,心里颤悠了一下。

  林欢睁开眼,气自己没用,也气江潮无耻,“你个王八蛋,你要是敢去祸害小汐,我特么跟你没完!”

  “哼,你斗得过我吗?你别忘了还有你妈妈林静娴,你们母女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就为了他孟琰汐,值得吗?”

  林欢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江潮都能把她妈牵扯进来。

  林欢虽然二,但这时候却没犯傻,冷冷望着江潮,“你这么逼我,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你喜欢上我了?”

  江潮俯身亲她脖子,“别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了,是你先招惹我的,那就得陪我玩到底。”

  林欢咬着后槽牙,气得直哆嗦,“王八蛋你放开我,你没种,你就不是个男人,你敢动我妈,我绝对杀了你!”

  林静娴,既是林欢的软肋,又是林欢的逆鳞。

  江潮是玩人的高手,这种直接胁迫的招数,他本来是不屑于去用的。

  可是这次不同,他知道了孟琰汐的存在,他等不及了。

  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林欢臣服在他身下,他就愿意去做。

  江二爷,也堕落了喔……

第20章

  那天江潮和林欢,就差在厕所里边大战三百回合了,后来把主任和护士长都招来了。

  林欢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居然用她妈妈和小汐来威胁她,真不是个爷们儿!

  所以等那帮看热闹的同事们涌进来时,林欢已经铁青着脸,把欠扁的江潮一把推到了水池那头。

  这一下可磕的不轻,大家伙儿都听见动静了,可没人敢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