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还在我体内|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完整版小说

  流传的版本有很多,有说林欢主动勾引江二爷的,有说是江二爷想强j林欢的。

  还有说他们是两情相悦,干柴烈火,情难自禁的。

  总之就是说什么的都有,可林欢顾不上这些了,因为下午就传来了孟琰汐要援边去甘肃的消息。

 文学

  林欢心里“咯噔”一声,头一个反应就是江潮出手了,而且吧,这信息还不是孟琰汐告诉她的,就更让人担心了。

  会是江潮干的吗?他做这么缺德的事儿,就是为了跟她干那个?

  妈bi真是闲的难受,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了!

  再说孟琰汐,下午院长亲自找他谈话,说的那么苦口婆心,连哄带捧的。

  孟琰汐没理由说不去,这都是上面的命令,也由不得你自己决定。

  可是他能感觉出来不对劲,毕竟以他的资历,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的。

  回到科里时,大家看他的表情都怪怪的,有几分同情,几分尴尬。

  殊不知他和林欢的事儿,已经在医院里传疯了。

  大家都说可怜的孟大夫,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炮灰了。

  虽然私底下传的凶,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公开议论,毕竟江潮的身份跟那明摆着呐。

  晚上回到家里,林欢已经到了,脸色明显不好,又黑又绿的。

  其实林姐姐纠结的不是那些个人言可畏,她是在担心孟琰汐。

  该不该把江潮干的事儿告诉小汐?如果告诉了他,那他肯定会留下来。

  可是留下来就安全了吗?记得张黎说过,江潮的爸爸极有可能是下届j委主席。

  以他那样的身份地位,要对付小汐,不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吗?

  也许让小汐离开,反而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孟琰汐见林欢魂不守舍的,还以为她是不想让自己走,心里立刻就跟冰棍融化了似的。

  “欢子别难过,就去半年,一晃就过去儿了,乖乖在家等我,好不好?。”

  林欢扑到孟琰汐坏里,有些哽咽,“小汐,我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你,听话,嗯?”

  孟琰汐捧起林欢皱巴巴的小脸,她眼里漾满了水雾,鼻子一酸,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唇瓣灼热似火,纠缠着辗转而过,孟琰汐觉得自己的身体真是诚实,只要面对林欢,就能随时发情。

  “唔嗯……”

  吻着吻着,两孩子都有点缺氧,晕乎乎的一起倒了下去,林欢整个人趴在孟琰汐身上,不住地吻他。

  “小汐,小汐,我不让你走,你走了就不回来了。”

  孟琰汐喘息着笑了,“我怎么会不回来呢?我还得回来跟你登记去儿呐。”

  林欢听了这话更想哭了,小汐,等你回来,我还不知道得让江潮那孙子儿逼成什么样了。

  咱们还能登得了记吗?

  此时此刻,以林欢的那个脑子,想也没用,还是做起来看吧。

  宽衣解带,解带宽衣,等到两人赤衤果相对的时候,小小汐硬梆梆的,小小欢也湿成了河。

  林欢握着小小汐,一口一口地吞入,面色绯红,神魂颠倒。

  “唔,小汐,你真大,真粗。”

  “啊嘶,欢子,欢子,你夹得我爽死了。”

  一场忄生事,酣畅淋漓,林欢伏在孟琰汐身上,不停吞吐着小小汐。

  同时,激烈的吻一直持续着,林欢感觉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孟琰汐也同样被肆意的快。感所侵蚀,顾不上去探索真相,只能暂时忘却一切,专心感受林欢。

  当那股劲爆的战栗来临之时,林欢哭了,把脸埋到孟琰汐脖子里,放声尖叫。

  “啊啊啊,小汐,啊嗯!”

  等余韵过去,孟琰汐也冷静了一些,搂着林欢,望着她的眼睛说,“欢子,你老实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林欢撇着嘴巴,“没,没什么事儿啊。”

  “真的吗?可是我总是觉得不太对劲,欢子,有事儿你一定得告诉我,不能瞒着我。”

  林欢被孟琰汐那双澈黑晶莹的眸子,盯得心里发慌,呼吸都乱了。

  不行,不能对小汐说,死也不能,当务之急,就是让他离开,越远越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2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