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兔奶糖梁荀白溪|小不点爱吃肉的书

  如果真的像江潮所说的,那天是江湛假扮的他,那她就冤枉他了。

  不过也行,他们俩的祖宗十八代都一样,骂了也就骂了。

  前面也跟大家提过,江潮的外形和气质,都特别符合林姐姐的审美标准。

 文学

  眼下又用上了极品温柔攻势,你说她个二货能顶的住吗?绝壁不能啊。

  不过好在咱们的林姐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既然已经爱上了小汐,也答应了小汐要跟他结婚,就不能再去乱发花痴。

  傻傻呆了一阵,林欢就毅然决然地扬起头,望着江潮,朗声道,“江潮,姑且不说你刚才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我跟你也不可能。”

  江潮的笑容僵在脸上,怔怔望着林欢,哑哑地说,“为……为什么?”

  林欢推开江潮,望着窗外遥远模糊的房屋,心里隐约抽痛着。

  “因为我喜欢的是小汐,原来我不知道,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再糊涂下去了。我跟你,跟你弟弟,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明白你喜欢我什么,但是我们平民老百姓,也不是生下来,就要被你们耍的。”

  江潮被噎得胸口涨痛,只能皱紧了眉头,喃喃道,“我没有耍你的意思,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替我弟弟跟你道歉,这样行不行?”

  林欢转头望着江潮,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那天跟你们喝酒,发生了那些个破事儿,我已经对不起小汐了,以后绝不会再犯。你回去告诉你弟弟,要是他敢伤害小汐,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弄死他。”

  林欢说完,不再看江潮,大步走出了治疗室。

  江潮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天花板,又扶了扶眼镜,才缓缓走了出去。

  这天下午,江潮终于出院了,坐在红旗车里,他始终保持微笑。

  同车的中年男人名叫韩孟,是看着江潮他们长大的老人儿。

  “小潮,今儿个出院,心情不错是吧?”

  “嗯,韩叔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错?”

  “因为从医院出来,你就一直在笑啊。”

  江潮不置可否,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心里却在翻江倒海。

  前天上午被林欢推了一把,腰撞到了水池子边儿上,到现在还青着呐。

  很好,非常好,林欢啊林欢,你真是没让我失望。

  那个孟琰汐,就让他在新疆那头扎根儿得了,这辈子是甭想回来了。

  很期待江湛和你的再次会面,林欢,你让这个赌约,变得愈加有趣了。

第22章

  相信各位看官已经都看明白了,是的,江潮就是如此卑劣的一个人。

  说江湛冒充自己,把坏事都推到江湛身上,然后玩深情告白去儿。

  原以为很快就可以搞定林姐姐,可惜啊,林欢不是一般的女人,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江潮表面上挂着笑,心里却已经恨死孟琰汐了,正盘算着怎么整治他呐。

  哎,其实有些事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江潮的这些变化,都是从那天林二货抱着他喊小汐开始的。

  他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小汐如此在意。他更没想过,这种锥心刺骨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

  现在这些事儿江潮都顾不上了,只要回想起林欢说的那句话,江二爷就有股子杀人的冲动。

  ……因为我喜欢的是小汐,原来我不知道,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再糊涂下去了。……

  说的多好听啊,简直比唱的都好听,哼,林欢,我偏要让你喜欢上我。

  然后,再把你一脚踢飞,我要让你知道,我江潮,不是好惹的。只有我甩别人,还没有人敢甩我。

  好吧,江潮这边就先说到这,还是接着讲咱们的女猪脚,林大二逼。

  要说在处理江潮这事儿上,林欢其实挺够板,挺地道的。

  但是回到家,想小汐啊,发疯似的想啊,百爪挠心,浑身都不对劲。

  林欢她妈看她那样,心里也特别不落忍,给她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后来孟琰汐他妈也来了,两家长一块劝林欢,弄得她脑袋更疼了。

  傍晚的时候,林欢实在受不了,从家里逃出来了,准备去孟琰汐住的地方呆会儿。

  所谓睹物思人,思人睹物,林姐姐居然还能有如此文艺的一天,谁能想到?

  结果你猜怎么着,刚从小区出来,就碰上事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3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