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老师的叽叭上写作业,在车上就要了你

这种愁人的滋味我同样也感受过,孙红带着孩子,我带着弟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或许也正是基于这点,让我跟孙红之间有了近乎同病相怜的亲近感。

随着时间的继续,相信这种亲近感应该会慢慢演化,演化为身体的亲近感,就如同我现在所幻想的那样,让孙红高高的撅起那挺翘的屁股,然后被我用力地攮进去!

 文学

可就在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房门却无风自动,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进来似的。

这动静当时就吓我一跳,毕竟今天是表叔儿的头七,这房门的无风自动会不会是……

心里胡思乱想着,我看了孙红一眼,孙红也有些慌。

哪怕是再亲近的人,以另外一种形态归来时,也会让人不那么容易接受。

但万幸的是,随后试探性的呼喊声打消了我们心中的恐惧,“你好,有人在家吗?”

听声音挺熟悉的,我也想不起在哪听过。

直至孙红前去开门,我这才发现喊门的不是旁人,正是之前被我日完坑掉的方婷。

方婷见到我后明显一愣,旋即斥满风韵的脸蛋儿上写满了恍然大悟。

显然她是看到我在孙红家里,认为我跟孙红是一伙的,当初故意坑她。

而孙红显然也认识方婷,直接问起她的来意。

方婷没有再看我,转而将目光落在孙红脸上,“我是来跟你谈下赔偿问题的。”

人家谈赔偿的问题,这我就得回避了,毕竟我是个外人,于是我就找理由离开了。

回到住处后,傻柱正在院子里玩泥巴。

“都几点了你还不睡觉?”

赶紧帮傻柱洗了洗,然后我就把他带到屋里,让他先睡下了。

哄傻子睡觉是个相当有难度的问题,他总是会有各种天马行空的问题。好在我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所以应付起来不说游刃有余却也差不多,只十多分钟后就把他哄睡着了。

不过就在我长长松了口气,准备回自己屋睡觉的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随着敲门声的响起,更是有话音响起——

“做了亏心事,就得做好被我找上门的准备!”

25

这低沉的声音,委实有些个吓人。

不过如果是男声的话或许我会更害怕,毕竟我会琢磨是不是表叔儿回来了。

但这并不是男声,而是女人的声音,我还可以判断出方婷的声音。

之前我能弄到她嗷嗷的直叫唤,把床单都给我弄湿了,现在我还怕她?

于是我直接上前开门,不过为了防备她带人报复,我还是先透过门缝瞄了一眼。

可以清楚看到,除了自己上门的方婷外,周围并没有其他人。

我打开房门,忘记望向了方婷,“大晚上的,你来找我干啥?”

方婷盯视着我的眼睛,随即直接迈步跨过门槛,走进了院子内。

直至她扭动着浑圆的翘臀走进院子内,这才对我说道:“我是来诱惑你的,诱惑你再次跟我发生关系,然后我好去警察局报案,告你强歼我。”

这就有些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再弄她一次。

之前我日完坑过她一次,这次再日,九成九得被她给坑掉,我才不要。

广告上都说了,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在我看来,那就是美人虽好,可不要贪日!

所以我琢磨了琢磨,随即问到她,“你是来让我帮忙说情,少些赔偿的是吗?”

当我问完这点后,方婷转过身来挑起了嘴角,“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听这话的意思似乎我猜对了,但随后方婷就表示,“只能聪明人才会想多了。”

她这么说的话就让我有些不解了,“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让我劝孙红原谅你丈夫?”

“我为什么要孙红原谅他?!”

在我说完的第一时间,就立刻遭受到了方婷的质问,这让我有点懵壁不解。

那是她丈夫的,她求孙红原谅丈夫,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还需要原因?

但随后方婷那张风韵的脸蛋儿上就流露出了嗤笑,“跟你讲个笑话。”

“有个女人,在家里认认真真的伺候公公婆婆,在公司兢兢业业的工作着,自以为很幸福,丈夫也很疼爱她。直至到了那天晚上,丈夫突然出车祸,把人给撞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58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