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妹情话能把女生撩湿 数学老师说今晚随我怎么弄

 听说她成绩很好,家世也不错。

  那时的江窈棱角锋利,尚未学会藏起自己的芒刺,远不及现在的半分温情。

  眼神里包含的只有冷淡与疏远,笑里还有淡淡嘲意。

 文学

  明明看起来极为不好相处,却总是诱人接近的中心。

  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眉眼清澈,明眸皓齿。

  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未能融化那层薄冰。

  而那时的沈绎性子如同一杯温热的水,永远沉静谦逊,脾气好得不行。

  展现给世人的永远是礼貌耐心的那一面,和江窈完完全全是两个极端的人。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是这样的。

  江窈看起来张扬又外向,骨子里比谁都骄傲。

  但他时常能从她漆黑的眼睛里看出那么点堕落厌倦的情绪。

  只能说他和她都掩盖得很好。只不过是方式不一样罢了。

  一个披上顽劣的外衣,一个覆上温和的封面。

  实质上没什么区别。

  都是腐烂进了泥沼里的人。

  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那时的沈绎只会在江窈看不见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

  他时常在想,到底要怎样,她才会真正卸下所有的防备,像是刺猬拔掉了身上所有的刺,心甘情愿地被圈养进柔软的云里。

  初二下期,体训强度开始加大,江窈的低血糖愈发严重。

  五六月份的天,阳光刺眼灼热,风里带着独属于盛夏的干净气息,连树叶都焉焉地挂在树枝上。

  星期一的体育课,跑完两千米,她险些晕倒在操场上。

  沈绎扶住她,体育老师让他把她送到医务室去。

  沈绎抱起她,那是他第一次那么近地闻到她身上那种混合着玫瑰花的香味。

  医务室里开着空调,她躺在病床上,脸上苍白得可怕。

  她睁开眼睛,入目是少年瘦削清秀的脸。

  他哑然,沉默着和她对视了许久,才开口:“你好点了吗?”

  声音像是黄昏晚风里酒巷中飘荡着的清酒香,很舒服,让她烦躁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江窈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沈绎。

  当了两年同学,她对面前少年的了解甚少。只知道他是班里的班长,成绩常年第一,待人温和谦逊。

  十四五岁的少年,眉目干净,明明还带着青涩感,他的皮囊却已经足够吸引人。

  难怪是众多女孩的暗恋对象。

  沈绎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江窈。

  这是今天早上出门前,家里的小妹妹塞到他校服包里的。他不是很喜欢吃甜食,这下倒是有了用处。

  江窈接过,看了眼包装上的品牌logo,道了句谢谢。

  下一周的周一,江窈到班时人还很少,沈绎坐在座位上看书,她从书包里拿出一盒玫瑰饼干,放到他的课桌上。

  江窈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上周沈绎给她的巧克力价格不菲,她便也准备了东西当做谢礼。

  沈绎愣了愣,低声说:“谢谢。”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饼干,可贵了。”江窈撇嘴,转而又朝他笑得明媚,眼睛亮晶晶的,“你要好好珍惜,知道了嘛。”

  沈绎点头:“嗯。”

  又补上一句:“谢谢。”

  “不谢。”江窈朝他笑笑,转身离去。

  沈绎旁边坐着的那个男生有点震惊,“班长,你不是从来都不收别的女生送的礼物吗……”

  沈绎把饼干放入课桌里,班里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卧槽,数学作业这周有作业?!!”

  身为邻桌的刘雨霖只来得及看到沈绎的嘴巴动了动,却没能听清他说了什么。

  他想去问,刚刚那个一惊一乍的同学又突然喊他:“刘雨霖!快!把你数学卷子给我抄抄!爸爸!救救我!”

  刘雨霖骂了一句脏话,气冲冲地把数学试卷给他扔了过去:“你是傻.逼?数学哪周没有作业?”

  那个同学自然也不甘示弱,边抄作业边和刘雨霖进行着互骂battle,教室里瞬间热火朝天。

  沈绎看着手里的那盒玫瑰饼干,粉色的包装外壳上是一长串烫金色的英文。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每个字都伴着清凉的夏日晨风飘散在空气里:“她不是别的女生。”

  再后来,沈绎时常会在身边准备着巧克力,在江窈头晕时放到她的课桌上。

  一来二去,她对他展现笑颜的次数愈加增多。

  她和他维持着这种不冷不淡的朋友关系,直到初三那个han假。

  除夕夜下了场小雪,繁华大街上人来人往。

  她穿着单薄的毛衣和长裙,低着头,长发披散着,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沈绎就这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了她。

  他在她跟前蹲下。

  她泪眼迷蒙,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泪如雨下。

  沈绎没说话,拿出纸巾替她擦拭着眼泪。

  哭了好久,她的情绪才渐渐稳定。带着哭腔,吐字都不清晰:“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出来买东西。”他解释道。

  江窈又沉默了,背靠着长椅,低着睫毛,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手。

  雪花轻落落地飘在她的长发上,又悄无声息地融化。

  沈绎脱下自己的手套,递到江窈面前。

  她没接,他为她戴上。

  他抬头和她对视。

  他看到她眼里许多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波涛汹涌。

  难过疑惑诧异,种种。

  眼底的那层疏远变得支离破碎。

  瞳孔比以前的每一次对视都要纯粹。

  商场里放着歌,徐秉龙的《宝贝》。

  “Hey我的宝贝,

  原来我们才是互相拯救,

  在这颗不完美的星球。

  风吹过,温柔消灭你和我,

  你窥探过我最不安的手,

  在青春最han冷的时候,

  隔绝我,治疗我,打开我。”

  江窈匆忙地移开了视线,袖口胡乱地抹掉眼泪。

  沈绎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明白了,如何驯服一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刺猬的方法。

  温柔是最致命的毒药。

  江窈拒绝不了。

  那他就亲手替她打造最无懈可击的温室。

  直到她彻底离不开他为止。

  

  ☆、繁星

  午休起床江窈和夏晨一起去教室。下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空气都闷热,两人特地挑了条有树荫的路走。

  “好热,我快化了。”夏晨说着,把自己的衣袖往上拉了拉,偏过头瘪嘴问,“你中午睡着了吗?”

  踏离树荫的区域,没了遮挡就这么直直地对上阳光,江窈不习惯地眯了眯眼睛:“没。”

  中午付媛媛几乎是踩着午休铃声回的宿舍,回来后又一直拉着大家讲她面试的经过,讲完了又打电话和别人讲,动静闹得挺大。

  大概寝室里三个人都被吵得睡不着觉。

  江窈的动作里藏着那么点不易发觉的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69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