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无弹窗 博君一笑以身饲狼7

江窈烦的不行,正摸索着把枕边的耳塞拿出来,就感觉到夏晨扯了扯她的被子。

  她起身,看见夏晨撅着嘴巴,很不开心的样子,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又略带着点萌感。

  江窈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耳塞分她一对。

  夏晨如获至宝,惊叹江窈的聪明机警,朝她竖起一个充满了赞扬意味的大拇指。

 文学

  -

  星期三晚上的第二节晚自习下课,江窈一路小跑到行政楼楼下。

  沈绎站在那里,周围还有几个人。

  乔鹤川一见到她就特别热情,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嗨,学妹。”

  江窈也笑着回他:“嗨,学长。”

  “诶,小仙女学妹。”乔鹤川站到她身边来,“星期六的聚餐考虑好了吗?”

  像是在故意怂恿她去似的,他紧接着压低了声音,以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你要是去的话,你那份钱我就不收了啊。嘘——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别让其他人知道。”

  江窈有时候真的觉得乔鹤川是个人才,脑回路特清奇的哪种。

  她憋不住,有点想笑:“副部长,你这样算不算是偷税漏税啊,我是正儿八经的老实人,犯法的事我不干。”

  乔鹤川:“……”

  最后一个人已经到了,沈绎简单地安排了每个组检查的年级。

  江窈接过他递来的,表时,抬眸悄无声息地对他眨了下眼睛。

  交代完了各项事宜,大家都向各自需要检查的教学楼走去。

  江窈和沈绎检查高一。路上,江窈问他:“等会儿检查是要进班里?”

  沈绎垂眸看她:“不用,在门口就行了。”

  “这样啊。”江窈低下头,自顾自地研究那张评分表。

  一路走到一班门口,江窈有点犹豫:“我检查本班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她说着,把笔递给身旁的人:“你评?”

  “好。”沈绎接过,走到教室后门。

  江窈后背倚着走廊阳台的栏杆,身后是比风还温柔的夕阳和晚霞。

  她看着那抹高挑清瘦的背影,再普通不过的校服穿在他身上,也能被他穿出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江窈突然笑了一下,嘴角一个小小的梨涡。

  等检查完高一所有班级,第二节晚自习已经上课十多分钟。

  江窈站在走廊上,抱着垫板准备写下最后一个班的分数,一下子笔没拿稳,直直地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落到她的身后。

  江窈正准备去捡,沈绎已经先一步走过去把笔捡了起来。

  他站在她的身后,微微俯身,问她:“多少。”

  沈绎低下头时,两个人的侧脸靠得极近。

  偏过头就能吻到的距离。

  江窈又闻到了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开口说了一个数字。

  他的手很漂亮,握笔的姿势都好看得紧。

  笔尖滑过纸张,那个数字写得纵逸清隽。

  沈绎起身,把笔帽盖上,才重新递给江窈。

  她看着评分表,瘪嘴小声嘀咕道:“凭什么你的字写得比我的还好看。”

  她又把单子放到沈绎手上:“我回教室了。”

  夕阳快要落下,撒在他侧脸的光很柔和。

  他从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放到她的手里。

  江窈盯着棒棒糖两秒,才说:“你帮我剥开吧。”

  她想起来。

  初中时候的小卖部只收现金,店主有时候没有五毛钱可找,就会用棒棒糖代替。

  她不怎么喜欢吃太多的甜食,一来二去,笔袋里除了几支必要的笔以外全部塞满了棒棒糖,什么口味的都有。

  好像是初三下期某天的晚自习下课时间,大家争着来抢她笔袋里的糖,她自己费了好大力才抢到了两根。

  从人群中挤出来,她跑到沈绎前桌的座位上坐下,趴在桌上看他写题。

  他停笔,就这样低着头和她对视:“怎么了。”

  江窈抬眼,恰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柔软的嘴唇。

  她朝他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漂亮的眼睛里乘着细碎的光:“你吃哪个?”

  沈绎伸手拿了一个。

  江窈看了看自己的味道,连忙抢过他手里的那根水蜜桃味,把自己手里的的葡萄味塞给他,撅着嘴巴:“我喜欢吃水蜜桃的,你吃葡萄味好不好。”

  沈绎只是随便拿的,吃哪个味道都无所谓。他很顺从地点头:“好。”

  这时候他前桌的那个同学回来了,江窈笑得特别开心,起身让了位置去找苏沐玩。

  葡萄味的棒棒糖甜里带酸,沈绎却只清晰地记得其中的甜味。

  沈绎已经剥开了糖纸,递到江窈嘴边。

  江窈张唇吃到嘴里。

  水蜜桃味儿的。

  甜得发腻。

  

  ☆、银河

  星云广场坐落在城市的正中央,寸土寸金的商业地段。傍晚五六点,正值饭点,人潮拥挤。

  广场前有一个花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掉花卉的品种。正值仲夏,现在放上去的是藤萝,低垂在花架子上,粉紫相间,极具观赏价值。

  花廊下面是很长的铁质长椅,镂空雕着繁复的花纹。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坐在上面。

  乔鹤川他们几个男生讨论起了昨天晚上那场战况激烈的游戏比赛。

  沈绎靠着椅背,垂下眼,在手机上打字。

  [江窈]:你到了吗?

  [沈绎]:嗯。

  [江窈]:你们在哪?

  [江窈]:我马上出地铁站了。

  [沈绎]:花廊这里。

  [沈绎]:我去接你。

  [江窈]:好。

  [江窈]:那我从A口出来?

  [沈绎]:嗯。

  沈绎起身,乔鹤川注意到他的动作,偏头问:“你去哪?”

  沈绎把手机放进外套口袋里,语气平淡:“接人。”

  乔鹤川“啧”了一声,笑得意味深长,向他摆摆手:“去吧去吧,我们在这儿等你们。”

  他把“你们”两个字咬得很重,沈绎没做回应,像没听到,只安静地转身离开。

  江窈还站在扶梯上,就看到站在地铁口,逆着晚霞的少年。

  身上的不再是一板一眼的校服,而是一件纯白色体恤,外面套了一件墨绿色外套。

  气质清冷,和周围喧闹的环境不太融合。

  他也看到了她,两人的目光在盛夏带着热浪的余晖里交汇。

  下了扶梯,江窈径直小跑到那个身形冷淡的少年身前,抬手整理好额前的碎发,晶亮的杏眼弯了起来:“走吧。”

  不少路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里,看到这一幕,只得轻叹口气。

  果然好看的小姐姐都和好看的小哥哥一起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69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