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出去旅游睡一起 优质rb攻略系统游戏小说

 江燦抿紧了嘴角,叹了口气,转而揉了揉她的头发:“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你。”

  江窈低下头,手背擦去眼角的湿润。心底像是瓶消了气泡柠檬水,酸酸涩涩的滋味,一下又一下地往上冒。

  半晌,江窈终于开口,低哑着嗓音又喊他:“哥。”

  江燦沉默了几秒,语气很淡,只问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

 文学

  江燦压着嗓子,缓声说:“那就好。”

  “哥。”江窈仰起脸,问他:“你会不会像别的人一样,都劝我回去。”

  她睁大着眼睛看他的表情,嘴角紧抿。

  江燦却是一言不发。

  江窈松开了攥着他衣角的手指,无力感悄无声息地攀附她的全身,只觉得疲倦。

  “我知道了。”她的语气都是苍白失落。说完这句准备起身,却被江燦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我不会劝你。”江燦的眼神很淡,望着远处某个地方,“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想怎么做,只要你过得开心,我都支持你。你现在不想回去,那就和阿姨在外面好好住着。怎么开心怎么来,你哥给你撑场子。”

  江窈机械般慢动作地抬头,和江燦对视,呆愣着表情。

  “行了。”江燦笑了,漂亮的桃花眼里点点微光。他又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这些话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下个月就满十六岁了,怎么还跟幼儿园的时候一样傻。”

  “我不傻。”江窈撇嘴拍开他的爪子,语气嫌弃,但已经没有了早前那些压抑的情绪混在里头。

  很小的时候,江窈还是个小屁孩,刚踏进学前班没几天,江燦却已经穿着初中的校服,被别人狗腿地喊着“燦哥”。

  她对自己这位一年见不了几次的堂哥的印象,只觉得他是个好看得不行的漂亮哥哥,永远笑眯眯一双潋滟的桃花眼,一笑就像个会吸食人魂魄的妖精。

  那时候,江窈觉得漂亮哥哥是神仙下凡。因为他总是能精准地拿捏她的情绪,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模样,偏偏三言两语就能把刚被江父教训完的江小朋友哄的破涕为笑。

  以前是,现在也是。

  江燦被拍开了手,却也不恼,把装满了零食的塑料袋放到江窈腿上,抬抬下巴示意她回头看。

  “那个男生,好像是你初中同学吧。”他眯起好看的眼睛,若有所思的模样,“他在那儿,看你很久了。”

  江窈闻言,蓦地回头。

  沈绎笔直地站在树下,伶仃瘦削的身影一半笼罩在黑暗里,一半映着城市夜晚的光影。

  

  ☆、蜜罐

  江窈在看到沈绎的那一秒,脑海里闪现过很多画面。

  初中那会儿,她低血糖犯了,被众多同学簇拥在人群的正中央。周围全是喧嚷关切的问候,传到她耳朵里,只觉得吵。

  不经意间的一瞥,沈绎站在重重人群之外,穿着最普通平凡的校服,站得笔挺。嘴角抿着,面容冷淡,目光却是落在她身上的。

  他浓密的睫毛下眼睛里漆黑一片,是看不真切的神色。

  江窈以前一直看不懂那眼睛里藏着的情绪。

  现在这一秒,她好像明白了。

  她转头,盯着江燦。

  江燦耷拉着眼皮,漫不经心地开口:“你要去找他?”

  “嗯。”

  “什么时候回家?”

  “等会儿。”

  “要我送你吗?”江燦眯起眼睛,打量着沈绎。

  “不用。”江窈扯他的衣摆,“你先走吧。”

  江燦轻笑一声:“行,到家给我发消息。”

  “好。”

  江窈起身想跑到沈绎那儿去,却被江燦扯住了衣领,背后的男人叹气,语气失落:“女大不留人啊,小姑娘现在长大都快不认自己亲哥了。”

  江窈立刻狗腿地朝他笑,眉眼弯起,甜得发腻:“谢谢哥哥的零食,哥哥晚安好梦。”

  “行了。”江燦气笑了,拍了一下她的头,“你们几个小姑娘里面就你最会装,赶紧滚。”

  “好的哥哥,哥哥再见!”

  江窈头也不带回地一路跑到那棵梧桐树下,江燦看着小姑娘纤细的背影,发出一声极浅的轻笑:“小屁孩。”

  江窈站到沈绎面前,把那一袋子零食往他手里一塞,指着江燦的背影,解释道:“那个,我堂哥,亲的。”

  “嗯。”沈绎接下她的东西,嗓音很低哑。

  江窈突然凑近他,呼吸落在他白皙细嫩的脖颈皮肤上。

  两秒,身上一沉。

  沈绎拧眉,低下头,小姑娘的脑袋已经靠上了他的肩膀。

  “沈绎。”她软乎乎地喊他,鼻翼间满是尚未消散的酒气。

  沈绎喉结滚动,鼻音发出一声嗯。

  “我好困。”说完,她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水珠浸湿了眼睫毛,“头晕。”

  冷白的灯光照着江窈的巴掌小脸,两人的距离近到连她卷翘的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沈绎扶住她的腰肢,脸颊贴着她的额头,低声问她:“那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呜咽了一声,才慢吞吞地答应道:“好。”

  沈绎扶着江窈坐到KTV大厅的沙发上,蹲到她面前,将她落到面前的头发理到耳后,以一种仰视的姿态捧起她的脸问:“你在这里坐着等我,我去给你拿东西,你别跟陌生人说话,好不好?”

  江窈捏他的脸,笑了:“好。”

  沈绎起身,推开包厢厚重的玻璃门,一群人正围在桌子旁边斗地主,夜店风背景音乐音量大得吓人。

  几个人注意到了有人进来,一看是自家部长,打了个招呼也就没多在意了。

  沈绎拿着江窈的小方包回到大厅时,江窈倦倦地坐在沙发上等他。

  “能自己走吗。”沈绎俯身问她。

  “能。”江窈拽着他的手臂起身,声音也懒懒的,“我只是困,没醉。”

  坐到出租车上,江窈报了个地名,从自己的包里翻出手机,给柳书薏发了个消息说自己先走了。

  对面没回,估计是没看手机。

  二十分钟的车程,意志力抵不住袭来的睡意,江窈醒来时,自己整个人压在沈绎怀里,两只手还紧紧攥着他的右手,手心不断传来热度。

  后知后觉江窈才发现自己今天晚上占了沈绎多少便宜,略显尴尬地松开他的手。

  沈绎却像是无事发生,一如平常安静冷淡的模样。结账,下车。

  送江窈到家门口,沈绎说:“进去吧。”

  江窈没动,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又忘了什么?”

  他微微俯身,和她平视,眼睛里平和沉静:“没忘。”

  唇齿轻合,他的嗓音低到只她一人能听见,在耳膜上静悄悄地肆意开出一朵花。

  “晚安,小公主。”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0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