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乱系列62部分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是初三那年沈绎送的。

  两人生日在同一天,只不过沈绎了大一年。

  那一天,她送了沈绎什么来着……

 文学

  一个路飞公仔的吊坠。

  江窈从笔袋里拿出那支常用的笔,白色的笔杆细长,上面印着只黑猫。

  是初三快毕业那会儿,去文具店买的。

  江窈从小认死理,认定了就不愿意再改再换。

  一模一样的笔,买了整整一盒二十支,分给了沈绎十支。

  沈绎也没拒绝,说了句“谢谢”就收下了。

  第二天就回给了她一盒水晶麻薯,放在她的抽屉里,是她喜欢的抹茶口味的。

  江窈将笔帽打开,落笔在纸上写下日期与天气。

  打小她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她都喜欢用笔记在日记本上,记下自己的心路历程,记下经历过的起起伏伏。

  过一段时间再回头看,总觉得有些苦涩又好笑,但总归不让自己忘记以往的经历。

  直到某一天,女孩过去的记忆被窥见后撕碎。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前年,沈绎与她交换生日礼物时送了她这本日记本,她才重拾那支记录生活的笔。

  江窈愣愣地看着纸张发呆。

  十五分钟,日记本上依旧只有日期与天气。

  她的脑子里又不自觉地浮现出身影那抹疏淡的背影。

  在初中毕业的两个月以前,江窈一直觉得自己和沈绎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

  沈绎性子偏冷,对什么人都是礼貌又疏远。对于那些主动示好的女生,沈绎表现出来的向来都是淡漠与拒绝。

  同窗三年,江窈也没见过他对谁有过过多的热情与关注。

  除了与自己有着相同的生日外,在成绩、家庭、性格、爱好这些方面,两人的差距都太大了些。

  自知也好清傲也罢,江窈从来没想过要刻意去了解另一个世界里的沈绎。

  后来长时间累积下来的好感,在某一瞬间喷薄而出,势若燎原。

  这便有了毕业时那个转瞬即逝的拥抱。

  他抱住她的那一秒,江窈感觉自己好像和他之间的距离,缩短了那么一点点。

  礼貌内敛是江窈,张扬恣意是江窈,骄傲冷漠亦是江窈。

  唯有自己为数不多的主动与热情,她悉数献给沈绎。

  好在,她的这份小心翼翼的喜欢,不是他的累赘。

  江窈的嘴角弯了弯,漂亮的杏眼里闪着流光。

  她在纸上提笔。

  【喜欢沈绎。

  是一万次心跳呼吸。

  从来没有低头叹息。】

  -

  高二九班。

  晚自习课间时间,班里有些闹腾,有一群人围在一起下五子棋,时不时发出一阵赢了之后的呼喊。

  沈绎坐在座位上看书。

  他的前桌是个女生,叫宋栩涵。

  个子娇小,短发齐肩,戴着黑色的圆框眼镜,圆润的大眼睛便显得女孩格外乖巧动人。

  宋栩涵在做物理的练习册,这本书不是班里统一发的,是她自己买来拓展练习的。

  恰巧碰到一道怎么也想不明白的题,她抿了抿唇,鼓起勇气后转过自己的身子,面向后座。

  目光瞥见沈绎手里的书,她不禁有些开心:“你也看《白夜行》啊?我超喜欢东野圭吾的!”

  闻声,沈绎眼皮也没掀,只嗯了一声。

  宋栩涵感觉到自己的耳根有些发烫。

  高一一开学她就注意到了班上这个好看到有些过分的男孩。

  穿着黑色宽松的连帽外套,皮肤白净,黑发柔软。

  或许是吸引,或许是好奇。

  趁来的早。

  她背着书包,在他的座位前面坐下。

  不过开学几天,她就知道了关于这个男生的另一件大事。

  这个颜值爆表性格冷淡的小哥哥,竟然是这一届的市状元。

  优秀得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高一整整一年,追他的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其中不少外校的女生,他却一如既往地专注学习,从来没有过回应。

  自己和他也没说得上几句话,少女心事也只能藏在心底。

  几秒钟之前,沈绎回答她的声音很轻。

  虽然只有一个字,也像蝴蝶轻轻落在肩头,悄无声息地凿开她的心房。

  宋栩涵咬了咬唇角,反应过来自己的根本目的应该是问他题目,便将自己字迹娟秀的练习册递到沈绎面前。

  调整好呼吸,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甜而不腻: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你,最后一道题我算出来的答案为什么不对呀?”

  沈绎用封皮将书页合上,接过宋栩涵的那本练习册,浏览完题目和选项后在草稿本上画出草图。

  他敛着浓黑的睫毛,声音不轻不重,无波无澜。在一片热闹里低低响起。

  “A加速到B后B回到A时间相等,结论是加速度之比为1比3,你这里算错了,方程应该是Xab=1/2at的平方……”

  宋栩涵认真地听着沈绎讲题,却被他手里握着的那支笔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

  是再常见不过的水性笔。

  白色笔杆上印着只安静蜷缩着的黑猫。

  笔很好看。

  他的手更好看。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

  沈绎讲完题目,将书重新递给宋栩涵。

  宋栩涵接过,因为刚刚走神了的缘故,她没怎么听懂沈绎的讲解,脑子依然有些晕乎乎的。

  不好意思再让对方讲一遍,她礼貌地朝他笑笑,道了一句:“谢谢你。”

  “没事。”沈绎的声音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上课铃打响,宋栩涵转过自己的身子,她左手撑着头,齐肩的短发滑在耳畔,她抿唇勾起一个笑容。

  脑海里浮现出刚刚近在咫尺的沈绎的模样。

  他可真是好看得紧呀。

  今晚是语文晚自习,语文老师没布置作业,只是让同学们自己阅读课外书。

  上课铃打响,沈绎没再看书,从课桌里拿出一个米黄色的纸信封。

  信封上什么字也没有,封口处贴的是一个鹅黄色的爱心。

  打开信封。拿出信纸,他展开。

  这封信洋洋洒洒写了两页,里面的字迹算不上特别娟秀,周围还画着许多插图,用不同颜色的水彩笔填图。

  这封信是毕业那天众多同学给他的毕业留言中的一份。其余的都整整齐齐地放在家里,只有这份沈绎一直放在书包里,带到了学校来。

  信的末尾,写信人那一排的字迹清晰——

  沈绎的最最最可爱最乖的女儿:江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0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