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去学校 开小黄车的细腻描写作文

 “快信竞比赛了,他问我准备的怎么样。”沈绎回答。

  “噢。”江窈愣了愣,又问,“那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沈绎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才说:“还行。”

  “这样啊……”江窈压低了声音,拉长了音调。

 文学

  她突然反手握住他的手心,眼睛里波光潋滟,笑得狡黠:“那你要好好比赛,知道吗?”

  沈绎只感受到自己的手心覆上一阵热度,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到那抹熟悉的不正经的语调。

  江窈对天发誓,她的本意只是想趁机调.戏自己身边这位出场自带冷气的高岭之花,正打算抽回手,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紧紧握住,收不回来了。

  第一次牵手……

  江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比坐过山车的时候还快。

  谁也不说话。

  尴尬,气氛只剩下尴尬。

  平常不到一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现在看来却漫长得不行。

  终于,江窈在小路的尽头看到了鹅黄色路灯的光亮。她如释重负般松开沈绎牵着她的手,两人的距离便稍稍拉远。

  沈绎只察觉自己手上一空,好半天,他才缓缓眨了下睫毛,而后悄无声息地收回自己的手。

  从石板小路走出来,便走到一条大道上。再走过一个路口,男女生公寓就在这条路的两侧。

  两人在路口边一棵高大的槐树下停住脚步,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长。

  江窈停住,踮起脚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绎绎晚安。”

  沈绎忽然极轻极轻地笑了下,嘴角的弧度浅淡到转瞬即逝,像春日里最后一片雪花在空中融化。他对她说:“晚安。”

  江窈笑了笑,抬手捏捏他的脸。不等沈绎抓住她的手,她率先松手跑开,动作熟练得像是做了无数遍。

  她转过身子,对沈绎做了个无声的口型,又笑着跑远。

  沈绎静静地站在树下,目光注视着江窈一路走进女生宿舍楼,他才迈开腿向男生公寓走去。

  初中的时候,课间的教室总是喧闹,沈绎很少出教室去,总是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写题,与周围的喧嚣热闹隔绝开来。

  那时的江窈总喜欢趁他不注意,在他认真写题时从身后突然捏捏他的脸。

  并且立即缩手,在目光掠过沈绎那微抿的唇角和微红的耳根时笑得春风得意。

  在遇见江窈以前,沈绎从不喜欢与别人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

  遇见江窈以后,她似乎就成了沈绎对所有事情的例外。

  一碰到她,世间万物的条条框框于沈绎而言,便都成了无所谓。

  刚刚江窈的嘴型,他看懂了。

  她说的是:“明天见。”

  一万次晚安。

  不如你的一句明天见。

  -

  第一次月考定在了十月中旬,大家对其的重视程度不亚于中考。谁都想知道在人才辈出的临启中学里自己的排名是多少。

  考试时间为三天,老师改卷的效率极快,几乎是在考完的那天晚上就已经出了成绩。

  张泽涛把全班的成绩单贴在了黑板旁的墙壁上,又发了每个人单独的成绩条。

  江窈拿到自己的成绩,只看了一眼,便把成绩条随手塞进了笔袋里。

  夏晨考得不好,一下课就抱着江窈的手哭诉,江窈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才安抚好小姑娘的情绪。

  班上不少人挤到前面去看成绩,总成绩是按班级排序来排的,付媛媛死死盯着第一排的江窈二字,看着年级序的那个数字3,攥紧了拳头。

  周五放学,地铁里信号不好,又是下班高峰期,人潮拥挤,江窈费了好大力气才找了一个空隙,拿出手机给沈绎发消息。

  她点开对话框,低着头正在打字,突然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她下意识扶住身侧扶手,却被一个人拉到了怀里。

  她手里的手机还没来得及锁屏,下颚就撞上了那人的肩膀。

  江窈疼的眼睛里蓄满了生理泪水。

  入目是熟悉的藏青色的校服外套,以及一截白皙的脖颈。

  她闻到独属于他身上的香味。委屈的情绪不知为何一下子将她淹没,更想哭了。

  沈绎紧搂着她的腰,沉着脸,死死盯着面前几个穿着职高校服的男生。

  几个男生染着颜色各异的头发,像极了十几年前网络上广为流传的葬爱家族。

  几个人被面前这个高挑瘦削少年身上的气场愣得呆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知后觉自己在气势上就弱了不知道多少。

  正巧地铁到站,几个人原本的兴致此刻已经全无,踢到铁板,剩下的只是无趣。他们互相递了个眼色,顺着人流就下车了。

  沈绎拍拍江窈的背,她才从他怀里仰起脸。

  沈绎松开她,沉默着递给她一张纸巾。

  江窈慢吞吞地擦了下眼睛,悄悄看了眼身旁站着的沈绎。他不看她,也不说话。

  只是紧抿着的唇角暴露了他现在心情很糟糕。

  江窈垂眸,盯着沈绎垂在身侧的手沉思。

  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自己……?

  她抬眸,大眼睛眨巴眨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神情变化。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伸出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撒娇似得晃了两下。

  沈绎冷淡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垂眼,盯着江窈不安分的手,慢慢地伸出手,十指相扣。

  江窈的脸立马变红,她试着动了动手指,没挣脱,换来的是沈绎更用力的牵手。

  热气顺着指尖不断往上冒,是车厢里的空调也降不下来的温度。

  “你……”江窈低着头戳了戳他的手臂,眼神游离。因为紧张,所以不敢跟他对视。

  “什么?”沈绎听不清她的话,只好微微俯身。

  江窈一抬头,就对上沈绎那张好看的脸蛋,她强忍压下自己心里的羞涩,将他推远,才问他:“你月考考的怎么样。”

  沈绎垂眸,眼睛里映出江窈的身影:“还好。”

  “年级第几?”

  “第一。”沈绎平静地陈述。

  江窈“噢”了一声。

  语气是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失落。

  沈绎一顿,垂下长睫,握紧了她的手,低声问她:“你考差了吗?”

  永远都是这样。跟她说话时,他的声音从来都是又轻又缓,讲睡前故事般缓缓道来的语调,没有一点脾气。

  温柔得过分。

  江窈低垂着脑袋,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打着拍子:“算是吧。跟你不能比,从以前就一直是这样。”

  沈绎手背上有羽毛划过似的软,他低声问她:“那你要,我给你补习吗?”

  江窈盯着他的脸眨了两下眼睛,才笑出来:“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0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