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甜并且车多的甜宠文 老师成了班级的宠物

  扣扣想了想刚刚哥哥流了血的嘴巴和他送给她的牙齿,她又有点想哭了,可是哥哥说了不能露馅,于是她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乖乖点点头,“我以后再也不吃糖了……”

  顾止戈:“……”

  他并不喜欢吃糖,他也没有虫牙,他爷爷说了,他现在只是在换牙,而且每个人都要换牙。

 文学

  他想反驳于国雄的是话,可是他想了想自己的牙齿,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还是他的扣扣最好,从来都不会嘲笑他……

  当地老人有个习俗,小孩子换牙的时候,上面掉了的牙齿要到扔床底下,下面掉下来的牙齿要扔到屋顶上去。

  这样以后长出来的牙齿才会好看。

  陆芷和顾淮倒是不在意这个,顾远以前也不在意,可是退伍后,他却渐渐信了。

  可能是老了吧……

  回家洗澡睡觉时,顾远发现顾止戈前几天松掉了的牙齿不见了,就问掉下来的牙齿去哪了。

  顾止戈死活不愿意说。

  这么丢脸的事,他才不要说出去,他今天收到的嘲笑已经够多了。

  就让这颗牙齿变成他和扣扣两个人的小秘密。

  一个互相抓住对方小辫子的小秘密。

  气得顾远又罚他站了两小时的军姿。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时候我换牙的时候也这样,米粒会卡进缝里,牙齿摇动的时候舌头都能感觉到米饭,但是就是用手拿不出来。

传说中最遥远的距离,hhhh~

用一只手稳住晃来晃去的牙齿,另一只手进去抠……真的特别惨~

  ☆、朝食

  扣扣三岁生日过后的秋天,她也被柒明君送去了幼儿园。

  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非常的开心。

  哥哥比他大三岁,要上幼儿园,她只能在哥哥放学回家的时候才能去找他玩。

  而且哥哥还从幼儿园里学会了很多小游戏回来教她玩,所以她对幼儿园有着极大的兴趣。

  于是,她跟妈妈说她也要去上幼儿园,可妈妈说她还太小了,学校老师不会收,还要再等等。

  她等啊等,等啊等,现在,她终于可以和哥哥一起去幼儿园玩了。

  可是去了幼儿园之后,她却哭了。

  她不知道,顾止戈已经上小学了。

  ……

  柒明君送扣扣去幼儿园的时候,顾止戈也拉着爷爷跟着去了。

  于国雄一看顾远去了,觉得不得了,于是他也去了。

  扣扣一人去幼儿园报道,五个人浩浩荡荡的去送她报道。

  扣扣从自己爷爷的怀里挣扎着下来,小步跑到顾止戈身边,拉住他的手,叽叽喳喳地问幼儿园的事情,软软的声音里带着兴奋。

  顾止戈帮她整理了下微乱的衣服,一边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一边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喂她喝。

  于国雄气乎乎地看着,凌厉的目光似要在顾止戈的背后射出一个洞来。

  顾远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

  柒明君看着两孩子,嘴角轻扬,嗓子痒痒的,她没忍住,掩唇轻咳了几声。

  他们家从出事到现在,少不了大院里各个邻居的帮助,特别是隔壁的顾家。

  生了扣扣之后,她的身体越发弱了,小毛病不断,感冒发烧是常事。

  扣扣抵抗力也差,所以很多时候,扣扣都被放在顾家。

  陆芷不在家的时候,照顾扣扣的就是两个老人和顾止戈。

  也因此,扣扣和顾止戈关系才会这么好。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所以她希望,扣扣能跟顾家亲近一点,跟顾止戈永远都这样好。

  这样她会放心很多。

  两个背着小书包的孩子手拉着手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三个心思各异的大人,慢悠悠地往前走着。

  九月的清晨,夏天的暑气褪去了一半,染上了半层秋意的凉,空气之中带着薄雾,湿气很重。

  暖黄色的阳光穿透云层和雾,暖暖地洒在他们身上,在他们身后斜着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报道完,大致参观了幼儿园的环境之后,柒明君和于国雄就准备回去了。

  扣扣趴在栏杆上朝他们笑眯眯地挥挥手,一点也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拉着爸妈的手不让他们走,哭得超级大声。

  “哥哥,我们一起进去玩吧!”

  看着妈妈和爷爷的身影不见了,扣扣拉着顾止戈就想往幼儿园里走,看着没有和她妈妈爷爷一起上回去的顾爷爷,她还觉得有点奇怪。

  可是初入新环境的兴奋,让她下一秒就忽视了这个问题。

  顾止戈被拉着往前走了两步就不动了。

  扣扣抬头奇怪地看着他问:“哥哥,你怎么不走了?”

  顾止戈拧着眉头,为难地看着她摇了摇头,“扣扣,哥哥不能陪你进去玩了。”

  扣扣兴奋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为什么?”

  顾远走到他们身边,抬手摸了摸扣扣的小脑袋,“因为哥哥要上小学。”

  扣扣不解,“小学是什么?”

  “小学啊,小学就是比幼儿园高一级的学校,扣扣以后也要去上的。”顾远笑着解释道。

  扣扣没怎么听明白,不过她听懂了她反正是不能和哥哥一起上幼儿园了。

  她转头,瘪着小嘴巴,大大的眼睛盯着顾止戈,里面盈着眼泪,红通通的,泫然欲泣的模样,却闭着嘴巴不肯哭出来。

  软糯的糯米丸子受委屈了,可怜兮兮的,白嫩嫩的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袖,顾止戈也很舍不得。

  “扣扣,不哭……”

  刚刚看柒阿姨他们走的的时候扣扣表现得很洒脱,顾止戈以为,扣扣对于上幼儿园其实是很开心的,不会有什么不开心的抵触情绪。

  所以对于现在的情况,他也很无措。

  六岁的他,语言还太过贫瘠,也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

  扣扣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放声大哭,眼泪鼻涕不管不顾地全都抹在他的衣服上。

  “呜呜……哥哥,我不要上幼儿园了,我也要上小学……哥哥,你不要能不能不上小学,你等我一起上好不好……呜呜……”

  小孩一岁一岁地长大,懂得也越来越多。

  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看到多大,世界就多大。

  看到的东西越多,世界就越大,从家大大院,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

  一步一步走远,世界就这样在脚下,越踏越大。

  顾止戈六岁了。

  一个六岁的孩子已经懂了很多。

  他懂从幼儿园到小学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可是他抱着怀里惨兮兮的小花猫,还是忍不住回头问自己的爷爷,“爷爷,我能再读一年幼儿园吗?”

  顾远:“……”

  一个即将小二的小学生重新上幼儿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3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