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30厘米长的客人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

 两年后,扣扣三岁了,他又问能不能从小学往回走,再读一年幼儿园。

  小孩子喜怒直接,情绪明显,通常想一出是一出。

  可是生活的规则并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于是顾远坚定地摇摇头。

  不可以。

 文学

  意料之中的答案,顾止戈低头看着怀里的哭得直打嗝的小姑娘,突然老诚地叹了口气,扶着她,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一米三的他蹲下刚好和站着的扣扣差不多高,他将扣扣揽进怀里,轻轻地拍拍她的背,轻声哄着她。

  “扣扣,你乖啊,哥哥的学校就在旁边,我放学就来找你,接你回家好不好?”

  “扣扣,你不是很喜欢幼儿园吗?这里有很多小伙伴,还有很多玩具,都很好玩。”

  “看到那边的蹦蹦床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玩 ……”

  扣扣把头埋在他的肩膀,疯狂摇头。

  “我不要,我只要哥哥……”

  顾止戈接下来的话就这么顿住了。

  小姑娘啊,我要怎么办,你才能开心点,不哭呢?

  想着想着,只有六岁的他也有点难过,紧紧地抱住扣扣,闷闷道,“哥哥也想陪着扣扣。”

  站在一旁的顾远:“……”

  是他老了吗?

  两个学校就隔着两个胡同的距离,这两娃娃怎么弄得跟生死离别一样?

  他不懂的,小孩子的世界很小,他认识的人就是他的世界。

  离开一个,世界就缺了一块。

  两个胡同的距离,已经很远了……

  扣扣又哭了一会儿,然后从顾止戈怀里抬头,看着顾止戈难过的表情,她忙抬手抹去自己的眼泪。

  她不想看到哥哥不开心。

  看着朝他们走过来的园长,顾止戈突然开口,“扣扣,我们玩石头剪刀布好不好?你赢了,我就留下来陪你。”

  扣扣闻言,连连点头。

  这个游戏虽然她最近才刚学会,可是她很厉害,和哥哥玩了很多次,总是她赢。

  她房间沙发上那一大堆的娃娃和小汽车,都是从哥哥那儿赢过来的。

  想到这,她嘴边的小梨窝又跑出来了。

  把小手背到身后,很是郑重地喊道:“石头,剪刀,布!”

  她出的拳头,顾止戈出的是布。

  她输了。

  ……

  看着嘟着嘴,懊恼地盯着自己的手的扣扣,顾止戈好笑又心疼。

  他起身,将扣扣往后推了一点点。

  站在扣扣身后的园长上前牵起了扣扣的手,微笑着看着顾远,“这两兄妹感情真好。”

  顾远点点头。

  顾止戈看着还瘪着嘴的扣扣,弯腰捏了捏她的脸。

  “扣扣,哥哥喜欢你嘴角的小窝窝了,别把它藏起来了,你乖,哥哥放学就来接你。”

  扣扣点点头,从小书包最里面的小格子里面掏出了一个粉色的奶嘴,递到顾止戈面前。

  “哥哥,你要记得想扣扣哦~”

  顾止戈:“……”

  收还是不收,这是一个问题?

  顾远:“……”

  ……

  顾止戈跟着爷爷出了园,走了几步,他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木质的栅门刚好被关上,扣扣拉着园长的手站在旁边,嘴角是两个浅浅的小梨窝。

  顾止戈朝她笑了笑,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手插进裤子的口袋,捏着里面软软的橡胶奶嘴。

  扣扣三岁了,不能再一直喝奶粉了,可是她一直都有吸奶嘴的习惯,柒阿姨最近正在矫正她的这个坏毛病。

  今天还是因为扣扣第一天去幼儿园,怕她会不开心,柒阿姨才给了她一个哄着她。

  可是,她最后却送给了他。

  这傻姑娘啊!

  和他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时候,只能数到三。

  刚学会的剪刀石头布,她也只会出拳头。

  所以他每次,也都只出剪刀。

  可是,刚刚,他出了布。

  他犹豫了,但最后还是出了布。

  这是小小的他第一次感受到责任和无奈。

  从他不小心将柒阿姨撞到;从他在保温箱见扣扣的第一眼;从他妈妈说的那声小媳妇;从他答应了妈妈的话开始;小小的他就有了某种模模糊糊的、天然的责任。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一岁一岁长大,再加上妈妈的教育,耳濡目染下,这种责任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和读书上学一样,照顾扣扣是他的责任。

  他想像以前一样陪着扣扣玩,可是他现在做不到。

  因为他比她大三岁,就像妈妈和他说的那样,扣扣在学说话和走路的时候,他在上幼儿园;扣扣上幼儿园的时候,他要上小学;等扣扣到了小学最关键的时候,他去了初中……

  妈妈告诉他,他永远都会比扣扣先走一步,探好了前路,扣扣以后就会轻松很多。

  可是他又想和扣扣呆在一起。

  这就是无奈。

  顾远低头看了眼沉默的孙子,竟然在他身上嗅到了一丝沉稳的气息。

  这个曾经调皮捣蛋的混世魔王,慢慢长大,性格也渐渐变了……

  顾止戈从小就性格野,冲动,脾气犟,任性又不羁,老是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

  而扣扣,不知不觉变成了网,束缚他,把他一点一点往成长的路上赶,加速了他的成长……

  

  ☆、朝食

  幼儿园离大院并不算远,只需要沿着永宁河走一段路,路过石桥,再穿过几条小街就到了。

  永宁河是一条很老很老的河了,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永远安安静静的,不骄不躁,默不作声地流淌了很多年。

  像个迟暮的老人,也像沉默的智者。

  河边连着荷塘。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船桨荡起一圈一圈的水花,小舟轻泛,缓缓没入荷花深处。

  采莲女哼着当地的歌谣,抒情小调,尾音被拉得很长很长,咿咿呀呀。

  “郎从那门前过哟,妹在家中坐哟,倒碗香茶呀得喂,妹等哥哟……”

  ……

  在初阳升起的早晨和日落的黄昏,两个背着书包的小孩子就会手牵着手叽叽喳喳地走过,一高一矮的背影后还会跟着一个安静的女人。

  大多时候,柒明君都不怎么说话,只是温柔地看着前面的两个孩子,偶尔被小孩子充满稚气的可爱童言逗笑。

  顾止戈在其他人同龄人面前就是一个活泼爱玩的小孩子,可是在扣扣面前,他就像是一个小大人。

  明明才八岁的小孩儿,却老是装作成熟稳重的模样,却老是在语言上露馅,常常引人发笑。

  可他确实又将扣扣教得很好。

  安静乖巧又懂事听话,是她的贴心小棉袄。

  日子循环往复,小镇里的岁月慢慢悠悠的往前晃着,在这段短短的路程,三人的身影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变成了两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3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