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吻技好是什么体验

 所以,她妈妈去做别的事情也没关系,她有哥哥在就可以。

  今年夏天的雨下得格外凶,两天的时间,永宁河的水位上涨了不少,淹没了石桥的大半个柱子。

  顾止戈背着小书包,牵着扣扣往石桥上走过。

  旁边的水涧里,偶尔还会冒上小鱼小虾。

  顾止戈喜欢玩水,但是他每偷偷玩一次水,回家就会被打一顿。

 文学

  挨打完,他第二天又照样继续,大人根本管不住。

  为了他能够健健康康地长大,顾远干脆教会他游泳。

  大雨过后,空气闷热,这要是在平时,顾止戈早就一个猛子扎水了去石桥低下的石头缝里捉螃蟹烤了,还能随便去荷塘里采两个莲子剥着吃。

  可现在,他正低头看着扣扣,严肃地告诉她小孩子不能玩水,没有可靠的大人在身边的时候不能靠近河边,甚至还搬出了他爷爷曾经跟他说的而他嗤之以鼻的故事。

  “河里有水鬼,他很喜欢吃漂亮的小孩子。”

  “特别是扣扣这种可爱的,有梨窝还爱笑的小姑娘。”

  “啊?真的吗?”扣扣瞪大了眼睛。

  顾止戈郑重点头,“对,所以扣扣要听话。”

  扣扣小手拽着书包的肩带,看着浑浊的河水,连连摇头,“我听哥哥的,不靠近水。”

  然后又问:“那哥哥在的时候,我可以玩吗?”

  虽然不是很愿意,可是顾止戈不得不承认自己暂时还不是一个可靠的人。

  “也不行。”

  “连哥哥也打不过水鬼,那水鬼一定很厉害!”

  “恩,不过,如果扣扣想吃莲子的话,可以告诉哥哥,哥哥给你摘。”

  扣扣看了眼不远处的荷花,想着脆脆的圆圆的莲子,忍不住想流口水,可最后还是摇摇头。

  “不要,水鬼会把哥哥给吃了的,那会很痛的。”

  顾止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眯眯道,“水鬼不会吃我,我又没有扣扣可爱。”

  扣扣仰头,两根小辫子垂到书包上,大大地眼睛盯着他看了会儿,“可是哥哥很漂亮啊!”

  顾止戈:“……扣扣看路。”

  扣扣露出梨窝嘻嘻笑,“不要,哥哥你帮我看路,我要看你。”

  顾止戈皱着眉,嘴角却忍不住上扬,然后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

  ……

  雨几乎下来一整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才停了一小会儿,天阴沉沉的,看着待会又得下雨。

  老师刚说下课,顾止戈就已经把书包收拾好了,等到老师低头整理教案,他“嗖“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就跑出了教室。

  扣扣怕打雷,他要快一点去接她。

  身后,他的文娱委员同桌把文具盒里一摞泡泡糖贴纸拿出来,刚准备送给他,转身就发现他人已经走远了。

  前桌的邓梦灵回头,纳闷地问:“琪琪,你同桌怎么每天都这么急着回家?”

  于诗琪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然后低头看着手上的贴纸。

  她前段时间无意中发现顾止戈在收集泡泡糖贴纸,于是她也买了很多泡泡糖,把里面的贴纸都存了起来,打算送给他。

  可是顾止戈脾气有点大,在班里也不怎么喜欢和女生说话,她有点不敢送,刚刚她毫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时候,人却已经跑了……

  顾止戈跑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也才刚放学。

  他站定,匀了会呼吸,视线往大门口扫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看到往常那个趴在木门上笑眯眯看他的小身影。

  他抬脚往里走,找到扣扣的老师问,可扣扣的老师却说扣扣已经离开了。

  顾止戈是谁,他早就和那群叔叔伯伯混成了人精,即将八岁的他身高接近一米四,站在宋老师面前也并没有比宋老师矮多少,轻易地就能发现宋老师躲闪的眼神。

  刚刚的礼貌询问瞬间变成了质问,“你们老师就这么轻易的让一个还不满五岁的小孩子一个人离开幼儿园?”

  顾止戈的眼神让宋凌一阵心慌。

  眼前的小男孩不过还是一个小学生,却莫名让她有了一种压迫感。

  “她……”

  脑子里想了一大堆的借口,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起先她以为顾止戈看起来再怎么聪明成熟,也不过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随便糊弄糊弄就能过去。

  小孩子都很好拿捏。

  可是她却忘了,若眼前的小男孩真这么好应付的话,扣扣的家长又怎么会放心让他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来接五岁的扣扣。

  “她……她做错了事情,我训了她几句,她就坚持要去找你,我……”

  “所以你就让她一个人离开园子?”

  宋凌别开视线,“我还要带班,走不开……”

  “我也在这读过书,幼儿园并不是只有你一个老师,每个老师带班上课时,旁边都会有一个助教。”

  “还有,扣扣一直都很听话懂事,别说她根本不会做错事情,就算她真做错了,被训两句,她也不会闹脾气要来找我!”

  “所以,宋老师,她到去哪儿了?”

  一个八岁的孩子,逻辑却完美到让人无法找出破绽,宋凌满头冷汗,根本找不出话来反驳,最后只能保持沉默。

  别看顾止戈表现得这么冷静,其实心里急得不行。

  扣扣还没有满五岁,扣扣不像他,一直被放养,她一直都跟在他的身边,从来没有一个人过,现在她一个人能去哪?

  看着沉默不语也不敢看他的宋老师,顾止戈没时间再跟她耗,正打算出去找人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

  昏暗的天边滑过一条闪电,宛如游走的蟒蛇,又似一把利剑,划破了天空。

  随后,是一道惊雷。

  雷声过后,耳边,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哭声,小孩子们都害怕地哭着躲进了爸妈的怀里,由爸妈保护着。

  想着扣扣此时还不知道在哪,顾止戈既害怕又生气。

  可毕竟还只是个小孩子,他说不出什么狠话来要挟宋老师,对这样的事情 ,他一下子也找不到什么很好的方法。

  不过他知道,现在说这些没用,找到扣扣人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了他的父亲。

  像一道墙一样,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所有事情的父亲。

  随着又一声惊雷落下,绿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身边众人都举着伞往车子里跑,顾止戈来不及再多想什么,两手紧握着拳头,狠狠地瞪了宋老师一眼,转身冲进了雨里。

  书包里有扣扣的小花伞,他却没有打开。

  瘦弱单薄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雨幕里,顾止戈把手放在嘴边,卷成喇叭状,一声一声地呼唤着扣扣的名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