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医生H打开腿乖听话 小说的开车名场面言情

 朦胧的雨幕中,清冷医生H打开腿乖听话 小说的开车名场面言情顾止戈挂着两个书包,扣扣趴在他的背上,一手拿着棒棒糖,一手举着小花伞,顾止戈小小的脚,一步一步踏进水里,每一步都溅起一小片浪花,浇在他早已湿透了的鞋子上。

  保安大爷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两个小孩子,勾了勾嘴角,笑了,然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叹了口气。

  俩小孩儿,语言天真,思想单纯。

  如果能永远这样,那多好。

  ……

 文学

  雷声初歇,只是天边还是会时不时闪过几道白色的闪电。

  顾止戈转头,“扣扣怕吗?”

  也不等背上人的回答,他侧过头,又接着道,“怕就闭上眼睛,很快我们就能到家了。”

  扣扣摇头,探头在顾止戈的包子脸上亲了一口,甜甜道,“我不怕,哥哥你慢点走,别摔了。”

  她的嘴唇上还沾着糖渍,于是顾止戈脸上也黏糊糊的。

  他笑了笑,平时最讨厌黏糊糊的东西,连吃个西瓜手上沾了点西瓜汁都要立刻洗手的他却并没有马上擦脸。

  顾止戈安静地背着扣扣往回家的路上走,也许是扣扣累了,顾止戈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头一直在往下点,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的脖子,没一会儿,她就趴在他的背上呼吸轻柔,睡着了。

  小花伞从她手中滑落,被他用脖子和肩膀夹住。

  顾止戈侧了侧脑袋,就看到她闭着眼睛,嘴里还含着棒棒糖。

  收回视线,他又继续走路,只是前进的速度减慢了不少……

  可是纵使顾止戈刻意放轻动作,扣扣这一觉还是睡得并不安稳。

  “不是我剪的……扣扣没有……”

  她的声音很小,模模糊糊的,不靠近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

  扣扣来来回回的念叨着这几个字,顾止戈侧耳听了一会儿,眼前浮现她刚刚红红的眼眶。

  小丫头还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朝他笑……

  顾止戈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她是他见过的性格最为软萌乖巧的小姑娘 ,所以无论什么,她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

  就在他准备叫醒扣扣的时候,扣扣缓缓睁开了眼,微微抬头看了看眼前已经被水淹了一点的桥。

  “哥哥,这里好多水,我很听话,没有靠近水……”

  人在受了委屈之后,会想马上回到自己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小小的扣扣也不例外。

  她在刚刚跑出幼儿园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回家,可是看到桥面上的水,她想起了早上顾止戈和她说过的话,这才转身走向顾止戈的学校。

  顾止戈的动作顿住了,轻声道,“恩,我们扣扣很乖。”

  “所以也不是扣扣剪的。”

  扣扣迷迷糊糊地笑了,嘴边小梨窝浅浅,她砸吧砸吧两下嘴,把小脸换了个方向,又继续睡了过去。

  顾止戈这次没有再叫醒她,他转过头,试了下桥面水的深浅,想了想,抬脚小心翼翼地迈上了桥。

  “止戈。”

  快要走到桥中间的时候,顾止戈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唤他的名字,抬头,就看到他爷爷穿着雨鞋站在对面,正朝他招手。

  “爷爷?”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山上吗?”

  顾远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你站在原地,先不要过来。”

  “这水太深了。”

  说着,他直接抬脚淌过水朝顾止戈走了过来。

  老人的速度很快,离自己越来越近,顾止戈并没有错过他爷爷脸上的焦急,习惯性前进的脚步就这么顿住了。

  他的爷爷对他一直都很严厉,他几乎没有在他爷爷脸上看过这样的表情。

  在他面前,爷爷更过的是严厉的呵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焦急地叮嘱。

  顾止戈脚立在原地,低头,脚边的浑浊不堪的水泛起一圈一圈的波纹,还有一些脏兮兮的小虫子在跳来跳去。

  顾远走到他的身边,看着浑身湿透了的他忍不住皱眉,“你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雨,河面水这么高,你就不知道在学校里等我来接吗?”

  顾止戈出声反驳,“你又没说,我不是一直都自己回家的……”

  顾远两眼一瞪,“你是你,扣扣是扣扣,我这还不是担心你照顾不好扣扣!”

  顾止戈:“……”

  “你衣服这么湿还背着扣扣,扣扣从小就身子弱,她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顾远一边念叨,一边从自己孙子的背上轻轻地把扣扣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发现顾止戈没动静,回头吼了句,“还不赶紧跟上?”

  意识到怀里的小姑娘还在睡觉,他又放低了声音。

  “怎么?”

  “你也想等我来抱吗?”

  顾止戈:“……”

  刚刚那都是假象,这才是他的亲爷爷!

  他拎着两书包,木着张包子脸跟了上去,桥中间的水比两边的还要浅,只浅浅没过他的脚背。

  ……

作者有话要说:  心虚地和各位小可爱say一声嗨,我终于回来了,手动跪求大家的原谅,emmm~

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 ,每天至少两更,如果失约,我就给所有小可爱发红包!大家一起来监督我啊~

  ☆、隅中

  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天终于放晴了,清晨,湛蓝的天空中嵌着白软似棉花糖的云朵,阳光穿过层层云雾,光芒呈发射状射向四周,天边透着万丈金光,明亮到晃眼。

  顾止戈拽这书包带子,杵在于家家门口,脑袋懵懵的,头还有点晕,仰头看着梧桐树上正啄着树叶的小鸟儿发呆。

  大概是因为昨天淋了太久的雨,他有点感冒,爷爷泡了冲剂给他喝,却被他拒绝了。

  他又不是扣扣,他向来活得比较糙,就一点小感冒而已,哪有那么虚弱,然后他爷爷也就没管他了……

  背靠着墙等了很久,之前会笑眯眯地突然跳出来故意吓他的小姑娘也还是没有出来。

  顾止戈偏过脑袋,看了看仍然紧闭着的门,懒懒地抬手,随意地敲了敲。

  放下手,脚百无聊赖地蹉着地上的树枝玩,过了一会儿,门还是没有开。

  顾止戈抬手看了眼手表,忍不住皱眉,又敲几声。

  “嘭嘭嘭”

  这次力度比之前要大一点。

  “吱呀”一声,门终于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嫩黄色小裙子的小姑娘像炮弹一样冲进了他的怀里。

  柒阿姨还拿着书包追在后面,看到他,扶着门口轻轻地喘着气。

  顾止戈想推开扣扣问发生了什么,可是扣扣就是揪着他的衣服不愿意撒手。

  柒明君朝他们走近,弯下腰,扶着扣扣的肩膀,声音轻柔地哄她。

  “扣扣,你看哥哥都来了,你再不拿书包准备去幼儿园,哥哥可要迟到了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4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