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的时候故意进入 全程是车的百合

 柒明君闻声转头看向顾止戈,惊讶地问道。

  顾止戈转头看向她,笑得一脸无辜,“柒阿姨,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要去上班的吗?”

  柒明君:“……”

  “我逃课出来的,柒阿姨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爷爷了,不然他又要罚我站军姿了。”

  看着宋凌还没有反应过来,顾止戈又凑近柒明君补充道。

  柒明君:“……”

  ……

  

 文学

  ☆、隅中

  刚刚她对柒明君说的话,宋凌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听到了多少,所以她越发心虚了起来。

  相对于于知希的妈妈,这个小男孩给她的压力反而更大一些。

  他不像于知希的妈妈温温柔柔的看着很是好说话,半大的小孩子,天不怕地不怕,不似大人说话时的委婉,他说话直接且不顾人情面。

  可是纵使心里再怎么慌乱,宋凌表面上也还是微笑不减,还想着继续为自己辩解。

  “可能是我昨天一着急就说错了……”

  “您这漏洞百出的诡辩可是连八岁小朋友都看不下去了,您觉得我会信吗?”

  柒明君一改刚刚的温柔无害,抱臂讽刺道。

  她觉得差不多了,懒的说再和这个老师装。

  很没意思,也很累。

  “你们校长办公室在哪?我们一起去说清楚,事情我女儿已经跟我说了,我只相信我的女儿,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宋凌并不敢直接带他们去校长办公室,她只能拖,于是她强撑着,继续尴尬地笑,“校长现在还没有来,您看这也到上课时间了,要不您……”

  她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齐肩短发的小女孩跑了过来,伸手拽着宋凌的衣摆兴奋地问,“老师,你不是说今天玩新游戏吗?同学们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不过去啊?”

  宋凌温和地对她弯下腰,“薇薇,老师还有点事,你先回教室,我待会就过去。”

  “哦。”

  小女孩有点失望,转头看到顾止戈,她又开心地扬起了笑脸。

  这个小哥哥好漂亮,比电视里面明星的孩子还要好看。

  “老师,这个小哥哥是谁啊?我们能一起玩吗?”

  宋凌笑容顿住了,只觉得这小祖宗来得真不是时候,她现在只想把这小祖宗赶回教室。

  可是再想想,她来的好像又不是完全没用,于是她开始介绍。

  “这是于知希的妈妈和哥哥。”

  “哦。”

  小女孩点头,咬着手指,歪着脑袋看着顾止戈,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

  “原来那个没爸爸的于知希还有个哥哥啊!”

  宋凌连忙拦住她,看向柒明君,满脸的歉意。

  “小孩子不懂事,再加上她被于知希剪了头发,所以有点口无遮拦,请你们别介意。”

  “我才没有不懂事,她本来就没有爸爸,所有小朋友都知道,而且她还是个坏孩子,她剪了我的头发,所有小朋友也都知道!”

  叫薇薇的小女生嘟着嘴,明显不服气。

  “薇薇不要说了,于知希小朋友是做的不对,可是老师有没有教过你做人要大度,昨天你不是答应我原谅她和她继续做朋友吗……”

  顾止戈拧着小眉毛,安安静静地站着,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一大一小。

  一个虚伪矫饰,谎话连篇;一个嚣张跋扈,傲慢无理。

  他脑海突然中闪过他妈妈强拉着他看肥皂剧时说的话:

  这演员会不会演戏?这也太假了吧,我来演都比她真!

  可是,顾止戈也没错过站在一旁的柒阿姨苍白的脸色。

  就在那个小屁孩说扣扣是没爸爸的孩子的时候,本来还在生气的柒阿姨,瞬间白了脸。

  同样是五岁的小孩,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

  扣扣温顺乖巧,善良又懂事,就连看到他掉牙齿,她也只会心疼他疼不疼,不会嘲笑他牙齿残缺不全的样子很丑。

  想起他妈妈和他说过的话,顾止戈往前走了几步,靠近那两人,然后低头看向还一脸不甘的小屁孩。

  “薇薇是吧?你爸妈没告诉过你,撒谎的小孩会烂舌头吗?”

  看着惊恐捂住嘴的小女孩,他勾了勾唇,支着下巴,假装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没家教。”

  一举一动,像极了和顾淮吵架时的陆芷。

  听了顾止戈暗含讽刺的话,宋凌把薇薇拉到自己身后,瞪着顾止戈,“你这个小孩怎么能这么说话……”

  顾止戈压根就不理她,连个眼色都没给她,直接转身走回柒明君的身边,拉住了柒明君的手。

  还学着扣扣的样子摇了摇,看着乖巧得不行。

  “柒阿姨,我知道校长办公室在哪?我来的时候打过电话了,他现在在办公室等我们,我现在带你过去。”

  说着,他就拉着柒明君绕过了宋凌两人,朝园区花坛的右边走去。

  等走远了,柒明君低头看他,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你在哪打的电话?”

  据她所知,顾止戈没有电话卡,更没有手机。

  顾止戈耸耸肩,“来的时候找门卫爷爷借的手机。”

  “那你怎么会有校长的电话?”

  “爷爷让我背的。”

  他说着,抬手算了算,一个一个往下数。

  “我还知道扣扣老师的电话,你的电话,于爷爷的电话,我爸妈和爷爷的电话,还有我的所有任课老师的电话……哦,我们校长的电话我也记得。”

  柒明君笑着夸奖他,“恩,那你很厉害!”

  “那当然。”

  被自己喜欢的长辈一夸,顾止戈又忍不住翘起了小尾巴。

  “我爷爷说了,男人从不打没有准备的战!”

  “噗簌……”

  柒明君没忍住笑出声来,然后她抬手摸了摸他头上的头发。

  这个看看很有个性的小男孩,头发却柔软的不可思议。

  就像他的性格,任性不羁,调皮捣蛋,可是却有颗最温柔、最真诚的赤子之心。

  “止戈。”

  “恩?”

  柒明君看着眼前的路,路边的草地上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简单的手工花,一盆一盆,一簇一簇,五颜六色的,明明没有生命,在阳光下却开得格外灿烂,格外夺目。

  “我觉得你很像你的爸爸,有你爸爸的气度;可是,我刚刚又觉得你很像你的妈妈,狡……聪明又机智;可是现在,我又觉得你很像你爷爷,做事滴水不漏。”

  顾止戈不屑地瘪瘪嘴,“鬼才像他们呢!”

  心里明明开心得要死,脸上却是满脸的嫌弃。

  柒明君侧目,蔑了他一眼,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再怎么样成熟懂事也只是个小孩子,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实际上却处处露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4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