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PO文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免费阅读

 这都是夏季生命的气息,热烈而奔放,让人无法抗拒。

  只是有些生命却是无声的。

  爱也是一样的。

  直到顾止戈的身影消失,柒明君才收回视线,她眨了眨酸涩的双眼,转过头往前走。

 文学

  模糊的视线中,对面似乎有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

  男人整洁的绿色军装缺了第二颗扣子,他拿着朵红色的玫瑰花,笑着朝她缓缓开口。

  “明君,之子于归。”

  所以你要不要嫁给我?

  柒明君笑了,眼中的眼泪却流了下来。

  浮浮沉沉,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半生的痴缠眷恋早已化作尘土,可她却觉得自豪又幸福。

  因为,她的爱人,是个英雄。

  即使是个几乎没人知道的,无名英雄。

  只是可怜了扣扣这孩子,要对着一块冰冷的墓碑和不会说话的照片喊爸爸,还要被人嘲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

  顾止戈上午随便找了个理由请了假,所以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

  又坐在教室里面上了两节课,下课铃声一响,他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就往外面冲。

  语文老师还站在讲台上,他人就已经不见了。

  他的同桌转头,又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了。

  前桌邓梦灵回头,“哇塞,琪琪,我们班长大人有这么饿吗?”

  于诗琪收回视线,叹了口气,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见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邓梦灵瘪瘪嘴,把头转了回去。

  他们班文娱委员真的有点无趣。

  ……

  扣扣一直坐在靠楼梯的墙角,扒着门框偷偷摸摸地往教室里看,看到顾止戈跑出来,她大概算好时间,突然探出头,故意大声地“啊”了一声。

  顾止戈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后退了一小步。

  见恶作剧得逞,扣扣坐在地上笑得非常开心,连腰都笑弯了。

  顾止戈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人,然后伸手拉她站起来,给她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

  “扣扣,你怎么会在这儿?”

  听到了顾止戈的问题,扣扣这才止住了笑,像是怕顾止戈责怪似的,她连忙解释到,“是顾爷爷送我来的。”

  嗯?

  顾止戈往扣扣身后看了看,可是并没有看到他爷爷的身影。

  “那我爷爷呢?”

  “顾爷爷说他要去落镜寺,问我是愿意和他一起去寺里,还是来学校找你,我说我要来找你。”

  顾止戈了解的点了点头。

  他爷爷一每逢阴历初一十五都会去落镜寺吃斋礼佛三天,昨天突然回来是个特例。

  “哥哥你没去,我也不想去,一个人一点都不好玩。”

  顾止戈笑笑,准备牵着她的手带她回家,顺便拿起扣扣放在一边的伞。

  长柄的,黑色的,一看就知道是他爷爷准备的。

  他爷爷是把他养得挺糙的,可是对于老对手的孙女却是有多精细就多精细……

  顾止戈身后却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半靠着他,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上还转着书,身体微微前倾盯着扣扣问:“班长,这小妹妹是谁?”

  “是你妹妹吗?”

  “关你什么事?”

  顾止戈眉头一皱,侧头看着自己肩上有点脏兮兮的爪子,嫌弃道,“放开!”

  “切~”

  夏毓不屑,他撇撇嘴,撒开了手,另一只手上的书还不停地在食指上转着。

  “谁稀罕!”

  扣扣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突然想到了顾爷爷交给自己的任务,她连忙拿下了自己的小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棕色的小水杯递到顾止戈眼前。

  “哥哥,顾爷爷说你有点感冒了,这是感冒冲剂,我自己泡的还加了糖,很好喝的!”

  顾止戈笑了笑,刚想伸手接过,可是突然想到夏毓还看着。

  被同学看到自己这么一点点小感冒就喝药,他顾小爷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于是他决定,不喝!

  谁泡的都不喝!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拒绝,扣扣又说话了,“对不起,哥哥,都怪我不好,不听话,还害你感冒了。”

  又拿头顶白色的小发穴对着他,顾止戈觉得很是为难。

  想着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事,他人小鬼大的,深沉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接过了她手上的水瓶。

  “不怪你,我就是很小很小的感冒,喝了扣扣泡的药,马上就能好的。”

  说着,他就拧开了水瓶。

  身后有很多个视线地盯着他。

  顾止戈感觉如芒在背,浑身难受。

  这个年龄的小男生都觉得面子很重要。

  他是班长,何况这里还有很多从幼儿园就跟他到现在的小弟。

  受伤、流血、淋雨、感冒、生病,他都不怕,反而觉得自己很牛,像个小英雄。

  而这一点点小感冒,就被人哄着喝药,感觉自己很没用的样子。

  还是加了糖的,这有损他的英雄气概。

  可是对上扣扣亮亮的眼睛,他狠了狠心,两眼一闭,仰头喝下了药。

  扣扣看着他喝了药,小梨窝又偷偷摸摸地跑了出来。

  夏毓两眼一亮,手上的书转得更起劲儿了。

  明明感觉手指没动,书却转得飞快。

  他一边转着书,一边朝扣扣靠近。

  “这小妹妹好可爱啊!”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捏扣扣的脸。

  顾止戈瞬间冷了一张包子脸,及时拉开了扣扣,狠狠瞪了一眼夏毓,转身就走。

  夏毓的声音还在后面喊着,顾止戈下楼梯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扣扣仰头好奇地问他,“哥哥,那个小哥哥是你的朋友吗?他刚刚转书好厉害。”

  顾止戈脸色一黑,停下了脚步。

  “不准叫他哥哥!”

  扣扣不解地伸出爪子挠挠头,“我没叫哥哥,叫的是小哥哥啊。”

  “那也不可以!”

  扣扣更加不解力量,“为什么?”

  顾止戈宁眉,他也说不出原因。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不可以!”

  扣扣有点不开心了。

  可是想了想,她还是“哦”了一声,点头同意了。

  顾止戈低头看着扣扣,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大白兔,剥开递到扣扣嘴边。

  扣扣眼睛睁得大大的,张口咬住了糖,甜甜的奶味充斥着口腔,刚刚那么点不开心立马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事情就这么过了,不过顾止戈把夏毓给记恨上了。

  从二楼下来,他们正好遇到了拿着沓厚厚试卷低头走路的班主任,周培民。

  顾止戈礼貌地道了声老师好,在周培民准备笑着点点头,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口了。

  “周老师,今天是星期五,学校应该会检查班级卫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5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