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 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作文

这脸丢的可真大。

老李赶忙回了一趟保安室,又换了一身一副。

老李在保安室的柜子里放的换洗衣服总共就两身,上午换了一身,现在又换了一身,这就是最后一套了。要是再弄脏,今天就没穿的了。

 文学

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呢,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啥好干的。

老李坐在保安室里回味着和可儿妈的韵味,眼睛慢慢变得色眯眯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女人这么容易就能搞到手呢?老李心里暗想。

忽然,儿媳妇孟婉晴的身影浮现在他脑海里。

孟婉晴毕竟年轻,身材也不差,虽然结婚到现在还没有生过孩子,却已经有了妇人的成熟味道。孟婉晴和柳香香、可儿妈这两个女人比起来,魅力也更胜一筹。

想着孟婉晴那曼妙的曲线,丰硕的胸脯和圆润的屁股,老李下身又开始发痒。

不过,老李很快就摇摇头,赶跑脑海中那乱七八糟的邪念。

孟婉晴毕竟是他儿媳妇,脑子里想想倒是没问题,偶尔也可以占占便宜,但是绝对不能真的和她发生关系。

不然的话,老李该用什么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儿子李云峰?

儿子李云峰对老李那么孝敬,专门把老李从乡下接到城里来,让他好吃好喝。而且李云峰一开始并不打算让老李工作,李云峰的意思就是让老李过悠闲的生活,让孟婉晴在家里伺候他,把他一直养到埋土里头。

只是老李自己闲不下来,所以才会到这个医院工作。

儿子李云峰那么孝敬他,他要是做这种对不起儿子的事,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可话是这么说,老李对孟婉晴一直都有念想,而且因为儿子李云峰老是不在家,孟婉晴又是个欲求特别强烈的女人,老李总是碰见她自摸,这让老李感到非常的无可奈何。

毕竟孟婉晴这么干,和引诱他没什么两样,只要是个男人肯定受不住。老李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毅力了。

长呼口气,老李点了根烟,借抽烟让自己平静一下。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

老李在保安室里蹲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蹲不下去,于是出了保安室往住院部大楼里走去。

老李想去看看陈可儿。

之前老李和可儿妈离开的时候,陈可儿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哇哇大哭,老李看着还是很心疼的。

住院部大楼里人很多,到处都是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的身影。

老李一边走一边和熟人打招呼,好不容易到了陈可儿的病房之后,老李推门进去却发现孟婉晴竟然不在。陈可人躺在床上睡觉,眼睛周围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

老李反手把门闭上,这才轻轻的走到陈可儿的床前。

没想到,老李刚一靠近陈可儿,陈可儿就刷的睁开眼睛。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陈可儿怒气冲冲的说,看向老李的眼神非常愤恨。“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我妈了?”

老李身子一抖,差点就要坦白刚才和可儿妈在楼梯上鬼混的事情了。

好在老李迅速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谁说的,我对你妈没兴趣。”

“呵,没兴趣?没兴趣就见鬼了,你这个变态对我都有兴趣,怎么可能对我妈没有兴趣?”陈可儿骂道,不过她的声音并不大,看来她自己也不希望外面走廊里的人听见。

“你对我有兴趣没关系,我不在乎,可是你怎么能帮着她教训我?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重色轻友的家伙!”

老李尴尬极了。

“你妈对你挺好的。”

“少跟我说这些,我妈要是真心对我好,她平时就不会那个样子对待我了。”

“你要考虑你妈的难处,你以为你妈过的容易吗?”

老李说道,而陈可儿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即反驳。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老李抓住机会说:“刚才我送你妈下楼,你妈一边走一边哭,哭个不停。你知道你妈有多心疼你吗?

老李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儿妈确实哭了,不过更多的原因是被他草哭的。

但陈可儿还真的被老李给骗住了。

“我不是要你原谅你妈,但有些时候,你多少应该理解一下她……你妈也是真的不容易。”老李坐在床沿上,长长叹了口气。

陈可人低着头,一声不吭。

过了好久,陈可儿才问道:“我妈回家去了?”

“回什么家,你妈去上班了。挣钱不容易,你妈怕去的太迟被老板骂……其实骂都是轻的,要是被开除了,没了工作,那才是真的完蛋。”

陈可儿又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陈可儿的头发很乱,乱的像鸟窝一样。不过这也正常,她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头发能不乱吗?

老李从床头柜上拿起梳子给陈可儿梳头发,陈可儿起初还不愿意,不停的躲老李。但是慢慢的就不躲了,怪怪的坐在床上让老李给她梳头发。

老李没帮女人梳过头发,根本就不会梳。

老李瞎弄一气,最后随手扎了个辫子,陈可儿现在这个发型和她妈还真的挺像。

陈可儿一把抓过镜子招了招,嗤笑了一声说:“真土气。”

老李不感到介意,看了看门口,老李问道:“我儿媳妇呢?”

“你想儿媳妇啦?”陈可儿没好气的问。

“别乱说,这种话传出去不好。”老李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摸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被人看到不好?”陈可儿反问。

老李顿时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陈可儿才说:“你那儿媳妇被一个护士叫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哦。”老李点点头。

“你不去上班?”

“我现在就在上班,我的工作就是照顾你。”

“你真会说话。”

陈可儿一下子笑了起来。

这丫头真是脑子又病,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老李真有点猜不透她的心思。

20

不过,老李更猜不透的还在后面呢。

陈可儿忽然把病号服的口子解开两颗说:“我难受死了,你再像昨天一样打盆水给我擦擦。”

老李一听,激动的手都颤抖起来。

老李正愁找不到机会摸她呢,现在倒好,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等等。”

老李说着就往外面跑,脚步匆匆的样子像是赶着去投胎一样。

看着老李激动的样子,陈可儿别过脸轻骂一声:“老色鬼。”

老李很快就回来了,他端着一大盆清水,水还是热的。真不知道老李从哪里搞来的热水,这老家伙的本事还挺大。

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起毛巾,老李把毛巾弄湿之后就开始给陈可儿擦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5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