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也要连在一起 猛的沉下腰横冲直撞

“致远,等一下!”陈善良出乎意料的热情招呼道。

肖致远见状,只得回身走向陈善良,笑着问道:“陈主任,有事?”

 文学

“致远,我刚把许坚骅那狗日的痛骂了一通,我让他把宾馆的餐饮部留着,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自己人想要承包的,结果这货还以为我要承包,这怎么可能呢?”陈善良煞有介事的说道,“我已经让他滚过来了,走,去我歇个脚。”

肖致远不出意外的拒绝了陈善良的邀请,谁知他一点也不介意,笑着说道:“那行,我让他直接到你办公室去。”

肖致远本想借助此事狠狠坑陈善良一把,谁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这让他很是不爽。

当许坚骅过来的时候,肖致远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他,一脸阴沉,三言两语之后,便将其给打发了。

从县委办出来以后,许坚骅一路小跑着去了陈善良那儿,向对方详细汇报了肖致远的言行。

听完后,陈善良随手拿起一支烟叼在嘴上,许坚骅见状,连忙快步走上前去,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帮陈主任点上火。

陈善良吐出一口浓白的烟雾,沉声说道:“看来这事真是大老板的意思,姓许的,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许坚骅听到这话后,心有余悸的说道:“陈主任,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大老板会对这芝麻绿豆大的事情上心,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许坚骅能当上长恒宾馆的总经理全凭陈善良提携,现在见对方发飙,除了点头认错,哪儿还敢说半个不字。

“行了,幸亏你及时打了个电话过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陈善良沉声说道,“这事不要再拖了,尽快把他办掉,至于承包合同什么的,你看着办。”

许坚骅听到这话后,忙不跌的点头。虽没见到承包人,但能走通县委书记关系的,绝非等闲之辈,借许坚骅一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

就在陈善良和许坚骅深感庆幸之时,肖致远接到了东溪乡梅香酒家老板尤梅香的电话,对方说,想请肖致远吃顿饭,有点事想请他帮忙。

如果那天早晨,肖致远没在市里的临州人家大酒店看见尤梅香,他一定不知对方所为何来,现在怎么会还不知道呢?肖致远很是客气的说道:“老板娘,你有什么事只管说,吃饭就不必了。”

尤梅香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并没有忸怩,直接说出了她的企图——承包长恒宾馆餐饮部。

肖致远听后,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道:“老板娘,你这电话来的真是太巧了,我刚和长恒宾馆的经理聊过,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我帮你们引见一下!”

“太好了,肖秘书,你看就今天晚上怎么样?”尤梅香在电话那头问道。

肖致远想到晚上和尹瑶卿有约,刚要开口说改一天,转念一想,改口道:“行,那就今晚吧!”

“谢谢肖秘书,我下午再和你联系,再见!”尤梅香说完这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尤梅香的电话以后,肖致远不敢怠慢,当即给许坚骅去了一个电话。肖致远在电话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约对方晚上吃个饭,顺便帮其引见一位朋友。

许坚骅此时仍在陈善良的办公室,有了陈主任之前的交代,许经理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两边都联系好了以后,肖致远借助帮金荣华续水的机会,简单提了一句这事。

金荣华听后,假意思索了一番,沉声说道:“晚上你安排一下吧,地点就在恒远吧!”

肖致远听后,轻嗯了一声,见对方没有其他事了便悄悄退了出去。

回到办公桌前,肖致远悄悄拿手机给尹瑶卿发了条短信,告诉对方,他有点事,晚上要迟点才能过去。

片刻之后,尹瑶卿的短信便回了过来,没事,我等你!

肖致远见此短信后,嘴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少妇的好处便在于此,她们体贴、温柔,不会如小女孩一般胡搅蛮缠。除此以外,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好处,肖致远今晚准备好好尝试一番。

下班后,肖致远将金荣华送到楼下,但却并没有和其一起上车。

司机李正明见此情况,嘴角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意,他下意识的以为肖致远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惹金荣华不快了,心里很是开心。

肖致远将李正明的笑看在眼里,心里很是不爽。他虽很想和对方搞好关系,但李正明却并不领情,时间长了以后,他便也听之任之了。

在这之前,肖致远已打电话去恒远大酒店订过包间了,并分别给尤梅香和许坚骅发了短信,这会则一点也不着急,打开电脑,浏览起网站上的新闻来。

临近六点半左右,许坚骅打了个电话过来,问肖致远要不要他过来接。肖致远冷声说了句不用,便挂断了电话。他对这货的印象很不好,自然也不用给他什么面子了。

肖致远可以不鸟许坚骅,但却不能怠慢尤梅香,打了个电话过去,得知对方正在半路上,再有十分钟便能到了。

挂断电话后,肖致远便关闭电脑,起身赶到恒远大酒店去了。

许坚骅没想到肖致远带过来的人竟是一个漂亮的少妇,偷瞄了两眼后,突然想到眼前的女人可能和金荣华有关,便再不敢胡乱偷看了。

肖致远帮许坚骅和尤梅香做了一个引见,三人便推杯换盏了起来。尤梅香不愧是做餐饮业的,酒量很是了得,一点也不比肖致远和许坚骅少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肖致远冲着尤梅香和许坚骅说道:“两位,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许经理,尤姐的事就给你了,我在这先行道谢了。”

这是肖致远早就想好的策略,他可以帮两人引见,可以帮尤梅香说话,但绝不掺合具体的细节,以免陷进去。

尤梅香和许坚骅都是明白人,一起将肖致远送到门外,重又回到包间里谈长恒宾馆餐饮部承包的具体细节了。

从恒远出来以后,肖致远火烧火燎的往南苑家园赶去。

进入小区后,他没有立即去尹瑶卿家,而是先回了自己家,将摩托车放好,然后给尹瑶卿打了个电话,这才打开家门准备过去。

肖致远刚把门打开,对面的门也开了,李若青拎着两个垃圾袋走了出来。

肖致远连忙笑着说道:“青姐,扔垃圾呀,我正要出去呢,给我吧!”

“不用!”李若青并不领情,冷声说话的同时,嘭的一声关上门,径直往楼下走去。

肖致远见此情况,很是一愣,心里暗想道,怎么了,我好像没得罪她吧?

上午去长恒宾馆之前,他特意去农行给汪强汇了五千块钱,肖致远边走边想,青姐是不是知道这事了,不过看这样子好像不太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尽管李若青的表现很有几分怪异,但肖致远此刻也顾不上了。那天晚上稀里糊涂的就把尹瑶卿给办了,其中的滋味,他回想许久也没能想的起来,今晚有机会重温旧梦,他当然要倍加珍惜。

从六号楼到十八号楼之间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肖致远闷着头快步向前走。

此时正是四月上旬,白天的气温回升了不少,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但晚上却还是冷飕飕的,偌大的小区里几乎不见人,这恰恰方便了心急火燎赶去赴佳人约的肖致远。

走到十八号楼前,肖致远没有立即上楼,而是走到一棵粗壮的香樟树下,掏出手机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嘟——,嘟——,两声轻响之后,肖致远便挂断了电话,快速想楼梯口走去。

十八号楼是复式结构,交房最迟,设施最为先进,安装有门禁系统。尹瑶卿在这之前给肖致远发了短信,让他到了以后打她手机,打通即可,她便帮其将楼道口的防盗门打开。

肖致远伸手一推防盗门,果然应声而开,他迅速闪进了门里,顺手轻轻的将门重新关上。

上楼的时候,肖致远猛的想起一个问题,上次,他送尹瑶卿回家的时候,是怎么进这门的。当时,尹瑶卿烂醉如泥,他貌似也没从她包里拿钥匙,这还真是咄咄怪事。

头脑虽然有几丝分神,但肖致远脚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转眼便上到了三楼。他伸手轻推了一下厚实的防盗门,果然一推而开。

尹瑶卿此刻正一脸紧张的站在门边,看到肖致远以后,疾声说道:“快点进来!”

肖致远也不敢怠慢,立即抬脚进到了门里。尹瑶卿则迅速将门关上了,仿佛后面还有人要进来一般。

关上门以后,尹瑶卿不由自主的说道:“哎呀,吓死我了!”

肖致远抬眼看去,只见尹瑶卿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真丝睡裙,看上去很薄,而且隐约还有几分透明。不知是害羞,还是嫌冷,尹瑶卿在睡裙外面加了一件外套,不过却没有拉拉锁,脖颈处的大片雪白完全暴露在肖致远的眼前。

上午在尹瑶卿的办公室和其约定好了以后,肖致远的脑海里便满是少妇那俏丽的身影,之前又喝了点酒,见到眼前这一幕后,再也按捺不住了。

肖致远上前两步,伸手便想搂尹瑶卿,口中轻唤道:“尹姐,你真美!”

尹瑶卿是过来人,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再清楚不过了,不过她没想到肖致远刚站定便冲她猛扑过来,紧张的说道:“致远,等……等会,这儿容易被看见!”

尹瑶卿说这话的同时,转身就往房间里跑。

肖致远此刻浑身如着了火一般,哪儿会让尹瑶卿走脱,猛跨两步,追上去便从背后将尹瑶卿搂进了怀里。

尹瑶卿强忍住心头澎湃的欲望,低声说道:“致远,灯,关灯!”

肖致远此刻虽几近狂乱,但还是听从了尹瑶卿的话,将少妇半楼半抱着来到墙边,啪的一声关了灯,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半小时以后,客厅里恢复了安静。

尹瑶卿慵懒的躺在肖致远的怀里,媚眼如丝,娇声说道:“致远,你真厉害,刚才差点没被你……”

尹瑶卿说到这,停下了话头,伸出右手食指在肖致远的胸脯上轻划着,脸上红的如熟透的柿子一般。若非四周一片漆黑,否则,她真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肖致远伸手搂进尹瑶卿在其耳畔轻声问道:“尹姐,你喜欢吗?”

“喜欢!”尹瑶卿娇声答道,随即便把头深埋进对方的怀里,脸颊上则是热乎乎、火辣辣的。

两人腻歪了一阵后,肖致远伸手去拿衣袋里的烟盒,摸着烟以后,尹瑶卿却已温柔的帮他点着了火。

火苗点亮的那一瞬间,肖致远只觉得眼前一亮,两眼凝视着尹瑶卿如雪的肌肤和娇羞不已的神情,脱口而出道:“尹姐,你真美!”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尹瑶卿尽管很是害羞,但心里还是挺高兴。没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的赞美的,尤其这男人还比她小了五、六岁,尹瑶卿的心情可想而知。

“致远,你担任秘书也有段时间了,有什么感触?”尹瑶卿轻声问道。

自从尹瑶卿决定和肖致远再续前缘之时,她便想好了,一定要帮男人强大起来。在这之前,她想先听听对方的意见,然后再给其必要的指点。

肖致远听到尹瑶卿的问话后,知道对方有意帮他,于是便把他这段时间的收获详细的说了出来。

尹瑶卿听后,轻点了一下头,低声说道:“不错,致远,这么短的时间,你能有这么多的心得,说明你确实用心在做事,不过你现在这个身份,光用心可是远远不够的。”

尹瑶卿在说这话的时候,悄悄瞥了肖致远一眼,见他脸上并无任何不耐烦之色,反倒听的很是认真,便接着说道:“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就拿金荣华来说,他对你虽有提携之恩,但必要的防范之心还是要的,你觉得呢?”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很是一愣,他没想到尹瑶卿竟会让他防范金荣华,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对方。

尹瑶卿看到肖致远的表现后,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一下子可能接受不了这个观点,慢慢来吧,你要相信,尹姐绝不会害你的!”

尹瑶卿说到这的时候,如一头温柔的小猫往肖致远的怀里钻了钻。肖致远下意识的伸手在她的玉背上轻轻抚摸着,脸上看似平静异常,头脑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他真的要防备着金大老板吗?

当天晚上肖致远没有回家,就留宿在了尹瑶卿家。开始,肖致远还有点担心尹瑶卿的丈夫回来,但见对方一脸笃定的表情,他也就放下心来了。

听到耳边少妇传来的浅浅的鼾声,肖致远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在昨晚尹瑶卿对肖致远说那番话之前,金荣华在他心目中,便是高大上的存在,这会他自己都有点说不清楚对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肖致远的头脑中仍是一团浆糊,毫无头绪,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一片漆黑,路灯都已经熄了,时间已至深夜了。

肖致远悄声对自己的说道:“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尹姐没有理由害我,还是多长个心眼的好,免得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第二天早晨,肖致远睡得正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致远,起床了,快点!”

肖致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扫了一眼,不满的嘟嚷道:“尹姐,你搞什么呀,才五点半,起那么早干什么?”

肖致远说完这话后,不理睬尹瑶卿转过身去,继续睡。

尹瑶卿见状,急声说道:“你得回家去呀,迟了被人看见就麻烦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身体猛打了一个激灵,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被熟人看见他一大早从尹瑶卿家出来的话,两人可就都完了。

想到这以后,肖致远翻身而起,刚准备穿衣服,突然看见只穿一件睡衣的尹瑶卿半卧半坐在床上,说不出的诱惑,他当即便打消了起床的念头。

“尹姐,那什么,天还早呢,要不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肖致远用手肘撑在床上,探过头去,在尹瑶卿耳边低声说道。

“啊——,你还要啊,不行,不行,昨晚我都要被你给折磨死了!”尹瑶卿听说肖致远还要,心里一着急,便将深埋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肖致远想不到漂亮温柔、气质超群的尹瑶卿竟说出这样粗俗的字眼来,微微愣神后,直接一个虎扑将尹瑶卿压在了身下……

当一切结束时,时间已六点十分了。

尹瑶卿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便催肖致远快点离开,再迟便会有人出来了。肖致远也知道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三下两下套好衣服之后,便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像想起什么似的,迅速跑回来,捧起尹瑶卿娇美如花的脸庞,用力亲了一口,这才转身离去。

尹瑶卿见到肖致远的动作后,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布满了笑意,久久不散。

自从肖致远和金荣华从临州回来,对方便不让他去家里接了。在这当中,肖致远仍去了一、两天,见老板的态度不冷不热的,便放弃了。

肖致远起先以为老板这么做是不想他每天早晨来回跑,自从昨晚听到尹瑶卿的一席话后,他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金荣华虽每天早晨按时上下班,但是不是从家里过来的,肖致远还真不敢保证。

这天早晨,肖致远泡好一杯热茶放在金荣华的桌上,以往金荣华如果有什么话交代,都在这时候说,肖致远便下意识的等对方开口。

肖致远看到金荣华哈欠连天,看上去累的不行,随即便联想到昨晚东溪乡的尤梅香和许坚骅谈长恒宾馆餐饮部的事情。

看来昨夜金荣华和尤梅香也没歇着,不过金书记的战斗力显然没法和他比,他昨晚今晨可是和尹瑶卿缠绵了三次,现在仍能精神抖擞的工作,这战斗力可不是一般强悍。

就在肖致远胡思乱想之际,耳边突然响起金荣华不满的声音,“致远,我在和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一惊,连忙答道:“老板,您说,我昨晚有点没睡好,抱歉!”

金荣华听到肖致远的话后,下意识的把头抬起来瞥了对方一眼,见其一脸诚恳,并无其他意思,这才放下心来,当即沉声说道:“致远呀,这段时间,环保问题从上大小都是一个热点,你的注意力要多放点在这上面,如果有什么动静的话,一定要及时向我汇报。县委对这事的态度是坚决打击,绝不姑息,以还老百姓一片青山绿水为己任。”

肖致远看到金荣华义正辞严的表现,心里很是一愣,如果不是尹瑶卿昨晚的那番提醒,他极有可能跟在对方后面热血沸腾起来。

“老板,我知道了!”肖致远犹豫了片刻,中规中矩的答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7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