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晚上都是怎么玩你的 看了下会湿地的文章

方朝阳身高不足一米七,体重却达到九十公斤,走两步路都气喘吁吁的,这会虽没有走路,却有几分气喘之感。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让你不要再惹那小子了,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方朝阳不满的说道,“长恒宾馆的餐饮部能有多少油水,你非要横插一脚,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方朝阳在这话的时候,不满之态溢于言表。

 文学

陈善良抬头看了方朝阳一眼,低声道:“县长,这事真不怪我,他事先并没说对这事有意思,昨天突然去找老许,我知道以后,立即去找他说清楚了,没有招惹他呀!”

方朝阳从陈善良的话中听出了几分不满之意,沉声道:“善良,后面你处理的很好,我说的是前面,你就不该往这事里插手,这段时间,县里的情况特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陈善良听到方朝阳的话后,没有开口,啪的一声点上一支烟,异常郁闷的喷云吐雾起来。

方朝阳微微蹙了蹙眉头,沉声道:“善良,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妨也给你露个底,那边这段时间极有可能会有一个大的动作,搞不好的话,我们都得倒霉。”

“啊,真的?”陈善良听后,吃惊的张大了嘴,久久无法合拢。

“善良,你跟着我几年了?”方朝阳突然问道。

陈善良在吃惊的同时,低声答道:“算上在东溪乡的时候,五年了!”

方朝阳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这么多年,你见过我的消息错过吗?”

陈善良听后,很是一愣,仔细思索了一番以后,郑重的摇了摇头。

方朝阳轻叹一声道:“这次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非常大的考验,搞不好的话,……”

方朝阳的话虽没有说下去,但陈善良听后,心里还是一寒,他从没见方朝阳如此小心谨慎过,这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啪,方朝阳也伸手点上了一支烟,两人陷入了沉默中,久久的,一言不发。

“老大,没事,他若是不仁的话,那我们就不义,我们不是也做了相应的准备吗?”陈善良压低声音道。

方朝阳听到陈善良的话后,仍没有开口,低头猛抽着香烟,仿佛他的眼睛只有这支几近燃尽的中华烟。许久之后,方朝阳用力将烟蒂往地上一扔,沉声说道:“你让那边做好准备,听我的号令,既然他要干的话,那我们就奉陪到底,大不了鱼死网破。”

听到方朝阳的话后,陈善良心里一喜,兴奋的说道:“没事,相信我,老大,在长恒这一亩三分地上,每次笑到最后的都是我们,这次也不会例外。”

方朝阳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善良,你说的没错,我们才是长恒的老大!”

“老大,你能这么想就行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将这事干的妥妥帖帖的,你就坐等看那姓金的孙子抬脚走人吧!”陈善良说到这以后,站起身来冲着方朝阳点了点头,变往外走去。

陈善良走了以后,方朝阳看着空旷的办公室,头脑中猛的冒出一个念头:长恒,真会是我的天下吗?

秘书就是个伺候人的工作,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尤其是在一夜没睡好的情况下,这可真是要了肖致远的命了。上午还能支撑,到了下午,一阵阵睡意袭上心头,若不是担心金荣华随时可能出来的话,肖致远早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金荣华踩着点回家去了,看来他昨晚也折腾的不轻,累的不行。

肖致远见状,毫不迟疑的站起身下班回家。

在半路上,肖致远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家以后倒头就睡,片刻之后,房间里便鼾声四起。

都说没有犁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肖致远此刻便深刻体会到了这点,不过在强烈的睡意的侵袭下,他已顾不上去想这些了。

嘭嘭,嘭嘭嘭!不知过了多久,肖致远的耳边突然传来沉重的敲门声,他费力的睁开的眼睛,仔细一听,敲门声更响了,连忙坐起身来,很是不爽的冲着门外不满的问道:“谁呀?”

嘭嘭!回答他的是两声如之前一样的敲门声。

肖致远心里暗骂了一句,随手套上衣裤,便往客厅走去,边走,边问道:“哪位?”

“是我!”这次门外有人应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冷漠。

肖致远心里咯噔一下,打开门以后,见站在门外的果然是李若青,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脱口问道:“青姐,你怎么……那什么?”

从之前那一声,肖致远便听出是李若青了,他不明白的是对方怎么会如此这般的敲门呢,有事打开电话不就完了。

“这是你的东西,给!”李若青边说,边将一个小物件塞到肖致远的手上,然后转身便往屋里走去。

嘭!李若青回家以后,将门用力一关,一声闷响将肖致远吓了一跳。

“青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肖致远想到这,低头看对方递给他的东西。

看清楚手中的是一只小小的U盘以后,肖致远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整个人都懵住了,尼玛,怪不得李若青的表现如此怪异,原来问题在这儿呢!

这只U盘是之前帮李若青装电脑系统时落在她家的,当时汪强打电话给肖致远,让其去车站见他最后一面,匆忙间,便把U盘给忘了。

如果只是一只普通的U盘倒也没什么,这上面可有从朱浩轩那拷贝过来的多情公子偷拍白倩梅的视频。李若青一定看了那视频,以为那是肖致远偷拍的,如此一来,对他自不会有好的态度了。

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后,肖致远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尼玛,这都是哪儿归哪儿呀,老子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呀!

肖致远犹豫着要不要敲开门向李若青解释一下,不过看对方之前的样子,就算解释,她也未必能听的进去,只有过段时间等她气消了以后再说。

重新回到床上躺下之后,肖致远的心里郁闷到了极点,心里也把汪强骂了个狗血淋头。若不是他让其去车站,根本就不会出现接下来的事情,这货就是个灾星,这都离开长恒了,还要拉个人垫背。

肖致远越想越睡不着,索性从床上起来,点上一支烟喷云吐雾起来。

U盘事件让肖致远心里很是不爽,偏偏还没法向李若青解释,都则,便会暴露白倩梅的隐私,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肖致远都不会那样去做。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的特别重视起李若青的想法来。这让他心中隐隐都几分不安之感,要知道他和汪强可是十多年的哥们儿,朋友妻不可欺呀!

前一天晚上和尹瑶卿大战三番,体力透支,当天晚上,又因为李若青的事情,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第二天早晨,肖致远彻底歇菜了,只觉得头晕乎乎的,而脚下则是轻飘飘的。

如果还在县府办的话,肖致远一定选择请假了,但现在给县委书记做秘书,这假可不是能随便请的。

让肖致远感到幸运的是,上午金荣华那基本没什么事,他也就乐得轻松了,装模作样的拿了一份文件在手上看着,实则在闭着眼睛休息。

就在肖致远有几分迷糊之时,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他一激灵醒过神来后,连忙抓起话筒放到了耳边。

“致远,进来一下!”电话传来金荣华略显焦虑和急促的声音。

肖致远轻嗯一声, 放下电话后,立即起身往里间走去。

肖致远自从踏入这间办公室,还从没见过金荣华如此失态过,他下意识的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门以后,不待肖致远脚步站定,金荣华便沉声说道:“你现在就给我赶到沙头镇的中伦化工去,省报的两位记者被困在那儿了,你务必将他们毫发无损的带出来,包括他们的采访的东西,总之,不能出任何差错。”

金荣华说到这儿,略作停顿又接着说道:“你现在就过去,我给公安局那边打电话,让他们这就派人过去。”

肖致远见金荣华说的如此严肃,不敢怠慢,轻点了一下头,转身便往门外走去,之前的那点睡意早被吓得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赶赴沙头镇的路上,肖致远心里充满了疑惑:被困的记者是不是冯一亮和刘丹?如果是的话,他们怎么会去而复返呢?老板又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肖致远边思考着,边驾驶着捷达车向沙头镇疾驰。

肖致远意识到金荣华对这事非常关心,如此一来,这事对他而言,便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处理得好的话,一定能在老板心目中加分,反之,后果将不堪设想。

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后,肖致远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尹瑶卿的电话。通过前晚的缠绵之后,肖致远认定尹瑶卿绝不可能害他,这时候问计于她再好不过了。

电话接通以后,肖致远言简意赅的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即便问尹瑶卿,他该如何处理这事。

尹瑶卿略作思索,沉声说道:“致远,你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两位记者的人生安全和他们手里的东西,至于其他事,你大可不去管,就算捅出再大的篓子出来也不怕,到时候,那位一定会站出来的。”

听到尹瑶卿的话后,肖致远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开口说道:“好,尹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致远,没事,甩开膀子干,捅破天我把你调到宣传部来。”尹瑶卿在电话那头鼓励道。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中一热,很是感激的向尹瑶卿道了声谢。

尹瑶卿的话给了肖致远底气,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对方虽然这么说,但不到万不得已的话,他是不会走那一步的。那样的话,不管尹瑶卿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连他都会看不起自己了。

沙头镇位于长恒县南,在顾集和大元两镇的中间,距离县城约二十多公里,毗邻临州的之流三柳河,水陆路交通都非常方便。

由于事发突然,肖致远的车速非常快,十多分钟便已将车停在了中伦化工集团的门口。由于捷达车挂着普通牌照,保安并没有放行,而是快步迎了上来。

肖致远打开车窗,将工作证递了过去,沉声说道:“我是县委办的,那两名记者在什么地方呢?”

保安瞥了一眼工作证,低头打量了一眼车里的肖致远,见其气度不凡,不敢怠慢,连忙答道:“在前面三楼的小会议室里,保卫科的人正在审他们呢!”

“胡闹,快点给我开门!”肖致远怒声斥道。

保安见状,不敢怠慢,连忙打开大门,让捷达车进去。

肖致远一踩油门,捷达车向着中伦化工的行政办公楼疾驰而去。

从车上下来以后,肖致远立即直奔三楼而去。

刚上三楼,便听到一声怒喝:“你们要是再不把带子交出来,那我们只有动手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安叫了一声不好,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肖致远推开门的时候,只见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冲着身边的保安喝道:“你们一起去把他们手中摄像机、录音机什么的全都拿过来!”

“慢着!”肖致远连忙大声喝止道。

肖致远这话一出,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省报新闻部副主任冯一亮连忙大声招呼道:“肖秘书,你总算来了,这帮人简直就是土匪,他们竟然要抢我们的器材,真是太嚣张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连忙说道:“冯主任,不好意思,我来迟一步,让你和刘记者受惊了。”

和两名记者打完招呼后,肖致远便冲着那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说道:“我是县委金书记的秘书,我叫肖致远,请问你是?”

金丝眼镜男听到肖致远自报家门后,微微一愣,不过便回过神来了,面带微笑的说道:“肖秘书,你好,欢迎光临中伦化工指导工作,我是集团副总张肖平。”

“张副总,你好,请问是谁给你的权力扣留两位省报记者的采访设备的?”肖致远冷声质问道。

肖致远心里很清楚,要想把今天这事摆平,就得镇住中伦化工的人,尤其在公安的人未到之时,他的态度必须强势,否则,不会有人把他放在眼里的。

张肖平听到肖致远的话后,眼珠一转,沉声说道:“肖秘书,他们未经允许进入厂区,我们怀疑他们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避免本公司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他们必须把偷偷摄录的东西留下。”

“这两位省报的记者下来采访是经过县委宣传部的,你们无权这么做。”肖致远说完这话后,转而对面色凝重的冯一亮和刘丹道,“两位,请随我来!”

张肖平听到肖致远的话微微一愣,刚想开口阻拦,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面带微笑着说道:“肖秘书,请稍等,我请示一下钟总,这事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请见谅!”

肖致远心里很清楚,要想将这事搞定,中伦化工的老总钟祖云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既然如此的话,不如大大方方的迎战。

“行,既然张副总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强人为难,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不妨把这话和钟总说清楚。” 肖致远冷声说道。

张肖平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满之色,肖致远看在眼里,自动将其过滤掉了,递了一支烟给冯一亮,示意他稍安勿躁。

张肖平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意识到肖致远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暗叹一声后,便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两分钟以后,张肖平收了线,走过来对肖致远说道:“肖秘书,我们钟总得知此事后,非常重视,请您稍等片刻,他这就从县里赶过来,亲自处理此事。”

肖致远注意到张肖平打完电话回来,对他用了一个“您”字,看来钟祖云在电话里还是很给他这个县委一秘面子的。“行,钟总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不过这时间上可得抓点紧,张副总。”肖致远沉声说道。

“最多半个小时,钟总一定能赶过来。”张肖平说道。

“不行,一刻钟,我回县里还有别的事呢!”肖致远一脸严肃的说道。

肖致远知道中伦化工的钟祖云在县里的能量很大,但他有县委书记金荣华撑腰,并不惧对方,给个十五分钟,也算说得过去了。如果在这时间内,钟总赶不过来,那也怨不得他了。

张肖平通过刚才和钟祖云通话,得知眼前这个年青人是代表县委书记过来了,不是他能惹得起的。现在见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决,他意识到这事已没有商量的余地。

张肖平面色难堪的走到一边去给钟祖云又打了一个电话,打完以后,脸色更加阴沉,在原地不停的打转。

肖致远看到张肖平的表现以后,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事并不如他之前想的那般严重,老板给公安局长打电话反倒有几分多此一举之感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一刻钟就过去了。

肖致远站起身来冲着张肖平道:“张副总,看来你们钟总很忙呀,我只能改天再来拜访他了。冯主任,刘记者,我们走吧!”

冯一亮和刘丹听到肖致远的招呼后,立即拿起会议桌上的摄像机和小录音机便准备抬脚走人。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慢着,人可以走,但东西却得留下。”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吃了一惊,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心里暗想道,他怎么来了?与此同时,肖致远抬头向门口望去,果然见县府办主任陈善良走了过来,身后竟还跟着三、四名警察。

冯一亮和刘丹见此情况,心里很是不安,下意识的抬头对视了一眼,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现在却又再起波澜。他们虽不认识眼前之人,但见其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以及身后紧跟着的警察,当即便意识到麻烦来了。

肖致远见到紧跟在陈善良身后的公安副局长罗学华,心里有点没底了,不知他是不是陈主任招呼过来的,如果是的话,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就在肖致远愣神之际,罗学华冲他点了点头,出声招呼道:“肖秘书,你好!”

肖致远见此情况,心里大定,罗学华这时候冲他打招呼是有深意的。金荣华之前便说和公安那边打招呼了,看来罗学华应该是得到金的招呼以后才过来的。如此一来,肖致远心里便淡定了。

既然罗学华不是陈善良叫来的,肖致远心里便有底了,他当即便转头冲着陈善良道:“陈主任,金书记想请两位省报记者过去聊聊,你……”

肖致远说到这儿,便停下了话头,但话里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他们是县委书记的客人,你一个小小的县府办主任想动,那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陈善良并没有被肖致远吓住,他看了其一眼,冷声说道:“肖秘书,我可不敢限制这两位省报大记者的行动,不过他们似乎摄录了一些中伦化工的商业机密,我想作为长恒的父母官,无论金书记,还是方县长,都不会想这些东西泄露出去,你觉得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7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