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的做 会夹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公安副局长罗学华见到这一幕后,傻眼了,他本以为肖致远和陈善良是奔着一个目的来的,现在看来,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两人竟针尖对麦芒杠上了。

现场情况非常紧急,由不得罗学华多作思考,他上前一步,冲着陈善良和肖致远说道:“陈主任、肖秘书,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这么搞,有事好商量嘛!”

 文学

陈善良听到罗学华的话后,沉声说道:“只要他们把摄录的东西留下,什么都好说,否则,别想出这个门。”

“哼,让开,我是县委书记的秘书,我看谁敢拦我!”肖致远毫不退缩,争锋相对道。

中伦化工的保安事先并不知道肖致远的身份,听到他自报家门以后,心里不淡定了。尼玛,人家可是县委书记身边的人,得罪他那不是吃饱了撑着嘛!

陈善良见此情况,也怒了,两眼一瞪,冲着那帮保安道:“我是县府办主任陈善良,谁让他们出去,我立马让钟总开了你们!”

众保安听到这话后,略有松懈的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用身体将门挡得严严实实的。

肖致远意识到陈善良是铁了心的要和他做对了,不借助罗学华身后的警察,他们根本没法从这儿走出去。

“罗局长,他们这是非法拘禁,作为公安局长,你不觉得该站出来吗?”肖致远转过头来冷声对罗学华说道。

罗学华听到这话后,心里苦逼到了极点,本指望保安让肖致远和两名记者出去,这样他就不用左右为难了,现在看来,他的如意算盘是打不成了。

“陈主任,你看这事搞的我也为难,你是不是往后退一步,改天我登门向你赔不是!”罗学华面带微笑的向陈善良说道。

罗学华是老资格的副局长,不可能不知道陈善良的能量,并不敢太过得罪他,言语之间很是客气。

“罗局,换作别的事,我一定给你面子,但今天这事不好使,要让他们走也行,你先把我塞进警车里去,否则,我回去以后没法向朝阳县长交差。”陈善良说这话的时候,面沉如水。

罗学华听到这话后,撞墙的心思都有了,一边是县委书记的招呼,一边是县长的交代,他这个小小的副局长夹在当中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可是两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跟在后面遭殃。

肖致远看出了罗学华的犹豫,沉声喝问道:“罗局长,你不会忘了为什么来的吧,要不要我给刘局打个电话。”

肖致远这话虽说威胁的意味十足,但从某种角度来说,反倒是帮了罗学华。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罗学华随即冲着肖、陈两人道:“肖秘书、陈主任,不麻烦两位了,我自己打电话向刘局请示,请稍等!”

罗学华说完这话后,便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他只是具体办事的,遇到了做不了的情况及时向上汇报,领导说怎么办便怎么办。

接到罗学华的电话后,公安局长刘钧也傻眼了,这叫什么事,县府办主任和县委书记的秘书当众叫板,这是逼着他这个公安局长站队呀!

刘钧本是前任县委书记的人,金荣华和方朝阳都在竭力拉拢他,可他一直没表态,想不到竟会闹出这样一档子事情来,现在他是不表态都不行了。

一番思索之后,刘钧在电话那头道:“学华局长,新闻记者有自由采访的权力,地方上无权干涉,你确认一下他们采访的内容是否涉及到商业机密,如果没有的话,让中伦化工的保安放他们走!”

听到刘钧的话后,罗学华长出了一口气,他最怕这时候领导没有担当,来一句你看着办什么的,那样他可真要撞墙去了。

挂断电话后,罗学华径直向着两名记者走了过去,在冯一亮身前站定以后,沉声问道:“你们有没有拍摄中伦化工的商业机密?”

冯一亮听后,沉声说道:“没有,我们省报正在做一起关于环保方面的专项报到,前段时间也下来过,这次是补充采访,拍摄的是三废排放方面的资料,并不设计生产环节,哪儿来的商业机密呢?”

刘钧和罗学华的心里都很清楚,中伦化工所谓记者拍摄了他们的商业机密只不过是找个借口,目的就是不想让他们涉及到环境污染方面的东西曝光。

听完冯一亮的话后,罗学华又对张肖平说道:“张副总,你说他们拍摄下了你们公司的机密,现在他们说没有,你怎么说?”

罗学华说到这儿,略作停顿,继续说道:“张副总,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说了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再说,两位记者采访的东西就在这儿,这可就是证据。”

张肖平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犹豫了片刻后,道:“我也是听工人们说的,具体他们拍摄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但他们偷偷溜进厂里用摄像机乱拍,这可是实打实的。”

“我们是经过你们门卫同意才进厂的,怎么能说偷偷溜进来呢?”刘丹接口说道。

罗学华不想再听两人扯下去,将大手一挥,沉声说道:“陈主任,两位记者并没有拍摄中伦化工的商业机密,你多想了。”

说完这话后,罗学华又冲着门口保安喝道:“给我让开,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我看你们是想蹲局子了!”

保安见罗局长发飙了,哪儿敢再多说什么,连忙退到一边,将门口让了出来。

陈善良见此情况,怒火中烧,脸上气得红通通的,不过他心里很清楚,事已至此,他就算再怎么发飙,也于事无补,两眼恶狠狠的直视着肖致远,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

肖致远此时根本无暇顾及陈善良心里的感受,领着两名记者急冲冲的出了门。罗学华等他们出去以后,冲着身后的警察一挥手,也出门去了。

肖致远刚准备开车,却见罗学华走了过来,只得将档杆重新放回到空挡上,摁下了车窗。

“肖秘书,今天这事确实有点难度,希望你不要介意!”罗学华低声说道。

“罗局长,客气了,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可就完不成老板交给的任务了。”肖致远笑着说道。

“感谢肖秘书的体谅,改天有空聚一聚!”罗学华对肖致远发出了邀请。

肖致远听后,轻点了一下头,看似随意的说道:“行,我正好有个同学在公安局,改天和他一起去拜访罗局。”

罗学华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随即说道:“行,改天我来安排,肖秘书,你先忙,再见,再见!”

肖致远冲着罗学华点了点头,道了声再见,便驾驶着捷达出了中伦化工的门。

冯一亮和刘丹并没有和肖致远回长恒,而是直接回了省城。

肖致远本想打个电话向老板汇报一下,冯一亮却在他之前给金荣华打了电话。肖致远能听出两人之间的关系不错,如此一来,他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送别了冯一亮和刘丹后,肖致远不慌不忙地驾着车赶往县城。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在这之前他压根就没时间思考,现在得空他觉得有必要捋一捋。

冯一亮和刘丹这次到长恒,尹瑶卿都不知情,但金荣华却知道。两人什么地方都不去,径直来到沙头镇,围绕中伦化工进行明察暗访,这仅仅只是个巧合吗?肖致远的心里没有答案。

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县委书记的秘书,肖致远大体搞清了长恒县的政治格局。县长方朝阳从东溪乡发迹,在担任副县长的时候还兼任了近一年的沙头镇党委书记,中伦化工便是在冯的任上塑起来的明星企业,多年不倒。

长恒官场上的人都知道东溪和沙头是方县长最为看重的,现在金书记恰恰往这两个乡镇里掺沙子。肖致远绝不相信这两件事情都是巧合,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

既然不是巧合的话,那金荣华这么做便有他的目的。视察东溪乡的时候,钟拿下了乡长宋成河,并顺势推副乡长谢伟光上位。虽说当中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最终总算是如愿以偿,这算是在方朝阳的后花园里埋下了一颗钉子。这次省报记者找中伦化工的麻烦,钟大老板的用意又在哪儿呢,肖致远一下子还看不透。

难道方朝阳、陈善良和中伦化工之间有关联?肖致远的头脑中没来由的冒出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起先,肖致远觉得不太可能,但随即又觉得没什么不可能,官商勾结在当下社会再正常不过了,何况方朝阳还做过一段时间的沙头镇老大。想到陈善良之前的赤膊上阵的表现,肖致远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否则,陈主任不会如此不管不顾的。

一番思索之后,肖致远将车停到了路边,拿出手机来拨通了金荣华的电话。虽说在这之前,冯一亮已打过电话,但作为对方的秘书,肖致远觉得他有必要再给老板打个电话,亲口回一下这事。

电话接通以后,肖致远将之前的情况详细的向老板做了汇报。

金荣华听完后,笑着说道:“致远不错,这事以后就由你负责了,有空多和省报的冯主任联系,你们也算是老熟人了。”

肖致远听到当即答道:“知道了,老板。”

挂断电话后,肖致远的心头有种莫名之感。通过这事他可以说是完全取得了金荣华的信任,但他总觉得这当中有点不对劲,可究竟哪儿有问题,一下子却又说不出来。

肖致远将手机往副驾上一扔,挂上档以后,捷达车缓缓的向县城驶去。

下午候,肖致远给尹瑶卿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想向她请教。

尹瑶卿说,她晚上要去市里办点事情,回来的时候可能很晚了,要不临去之前找个地方见一面。

肖致远想了想,便约尹瑶卿去千山公园。

千山公园位于三柳河边,一个非常小的公园,因一座假山而得名,据说山上的“千山”二字是当年乾隆皇帝御笔亲书,不过肖致远却从中找不到任何乾隆爷字体的影子。

肖致远之所以急着找尹瑶卿,是因为他觉得中伦化工的事情非常重要,这极有可能意味着金荣华向方朝阳亮剑了。方县长在长恒县经营多年,自不会束手就擒,他作为金的先行官,极有可能最先受到冲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他想听听尹瑶卿的分析。

六点半左右,肖致远按照之前的约定准时来到了千山公园最南侧的三柳河边。刚把摩托车放好,尹瑶卿的车便过来了。肖致远二话不说,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尹瑶卿没有停车,而是又向前行驶了一段,找了个僻静处才将车停下。

肖致远见状,笑着说道:“尹姐,我们这像不像幽会呀,本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却要搞的如此偷偷摸,真是好笑!”

尹瑶卿听后,白了肖致远一眼,娇声说道:“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不知你这头脑中整天想的是什么!”

肖致远看到尹瑶卿的娇羞动人的样子,哪儿还忍不住,探过头去准确的亲在了她的朱唇之上。

肖致远和尹瑶卿之所以把见面地点选在千山公园,就是因为这儿人少。早晨还有一些老头老太来这锻炼身体,这时候,几乎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尹瑶卿想不到肖致远如此大胆,轻轻挣扎了两下以后,便配合起他的动作来,两人热情的拥吻了起来。

男人在这方面永远是不知足的,在与尹瑶卿热吻之时,肖致远的手便开始不安分起来。

尹瑶卿意识到这点后,连忙伸手轻推了两下肖致远,低声说道:“致远,冷静一下,这要是被人看见的话,那我们可就全完了。”

尹瑶卿这话犹如当头棒喝,将肖致远头脑中的欲望驱散的无影无踪。肖致远看了尹瑶卿一眼,低声说道:“尹姐,我看见你便控制不住了,你不会生我气吧!”

“傻小子,我怎么会生你气呢,现在天都没黑,万一要是被人看见的话,你让姐以后怎么见人!”尹瑶卿看见爱郎的神色不对,连忙出声安慰道。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冲着尹瑶卿坏坏一笑道:“尹姐,你的意思是,等天黑了,就没事了?”

尹瑶卿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肖致远的意思,娇嗔道:“谁说天黑就没事的,哎呀,你怎么总想着这事呀,真是讨厌!”

尹瑶卿说到这,举起粉拳轻打了肖致远两下。

肖致远则乘机抓住了她的拳头,低声说道:“尹姐,你不觉得在车里做那事很有意思嘛,改天我们尝试一下?”

肖致远的话音刚落,尹瑶卿便羞红了脸,低声说道:“我才不要和你尝试呢,整天就想着做坏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肖致远在尹瑶卿的耳边说道,“我知道尹姐也喜欢,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那天你说的什么,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呀!”

尹瑶卿听到这话后,更是羞的不行,她做那事的时候喜欢胡言乱语。开始的时候硬是忍着,到了后面舒服的实在忍不住了,想不到肖致远竟全都听去了,尹瑶卿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肖致远看到尹瑶卿害羞了,便不再拿他开心了,沉声将之前想的简单的说了出来。

尹瑶卿听完肖致远的话后,沉声说道:“上次,那两名记者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他对这事关心的有点太过了,俗话说,过犹不及,这也是我之前提醒你的原因。”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他不清楚尹瑶卿的后台,但就冲她这份敏锐的洞察力,坐上现在的这个位置确实实至名归。

“尹姐,下面我该怎么办呢?”肖致远沉声问道,“我是他的秘书,他让我去做什么,我总不至于不答应吧,那未免也太……”

肖致远说到这儿停下了话头,不过其中的意思却是再明确不过了,他只是个小秘书,县委书记交代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去做呢,除非不想再干下去了。

尹瑶卿蹙着眉思索了片刻,沉声道:“你当然不能不干,但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灵活一点,别把人往死里得罪,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

尹瑶卿见状,将身体往前一倾,轻偎进肖致远的怀里,低声说道:“致远,没事,再大的风雨我也会和你一起承担,别忘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大不了我把你调到宣传部来,放心吧,没事!”

肖致远第一次听到这话时,心里便很感动,同时暗暗警醒自己,绝不能走到那一步,那样的话,不管尹瑶卿怎么看他,至少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在落日的余晖下,尹瑶卿轻偎在肖致远的怀中,心中说不出的满足与惬意,她几乎记不起什么时候有这感觉的了,让她很是流连、难舍。

就在这时,肖致远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两人都吃了一惊。尹瑶卿慌乱的坐直身体,伸手轻抚了两下秀发,只觉得脸上热乎乎的。

肖致远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略有几分疑惑的摁下了接听键,沉声说道:“喂,青姐,我是致远!”

这电话是李若青打来的,自从U盘事件以后,她一直对肖致远不理不睬的。肖致远本想找个机会和其解释一下,还没等他找到机会,对方却抢先打电话过来了,这让他很有几分不解。以李若青的风格不会这么快给他打电话过来,难道出什么事了吧?肖致远在接通电话的同时,心里暗想道。

“致远,你在哪儿呢,快点过来一趟。”就在肖致远心生疑窦之时,李若青在电话那头急声说道。

肖致远刚想问对方这么了,电话已挂断了。

尹瑶卿的精明无需赘言,肖致远挂断电话后,她便温柔的说道:“致远,你有事就去办吧,我也要去市里了,我爸的一个老战友来了,我去陪他们吃饭。”

这话尹瑶卿在心中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她知道肖致远虽说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对她去市里的事情还是很挂念的,她这也算是对其做交代了。

肖致远听到尹瑶卿的话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我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这段时间出了点事,跑路了,他妻子打来的电话,可能出事了。”

肖致远深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道理,尹瑶卿说出她的行踪,他也不能藏着掖着,于是便把李若青的事情简单的说了出来。

尹瑶卿听到这话后,面色一沉,疾声道:“我送你过去,这就走!”

肖致远想不到尹瑶卿如此上心,想到汽车制定要比他摩托车快,于是便点头同意了。

得知肖致远的朋友家就在住在其对门时,尹瑶卿便不再开口了,专心驾着车直奔南苑家园而去。

十分钟以后,肖致远便出现在了自家楼下。看着一辆面包车横在楼前,刹车印足有两米长,肖致远心里吃了一惊,连忙快步向楼洞里跑去。

刚上到二楼,肖致远的耳边便听到了杂乱的吵闹声,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连忙一脚三级楼梯,快步向楼上爬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7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