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到花心了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23章

片刻的慌乱之后,肖致远定下神来,冷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们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否则,我保证你们今晚全都在局子里过夜。”

肖致远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这帮家伙不是什么好人,要想度过眼前的危机,必须在气势上镇住他们,否则,今晚这事可就麻烦了。

 文学

“你他妈的谁呀,竟敢这样和我们老大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站在肖致远身后的混子在说这话的同时,便准备动手扇他的后脑勺。

就在这时,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黑脸汉子沉声说道:“小武,我们都是文明人,说归说,别动手!”

黑脸在说这话的同时,伸手在油光可鉴的大背头上轻抹了一把,同时冲着用刀抵着李若青的混子使了一个眼色。小混子见状,便把手中的刀收了起来,不过两只眼睛仍如饿狼一般瞪着李若青。

肖致远见此情况,长出了一口气,他最怕的事情就是对方伤害李若青,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他也就放心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肖致远两眼直视着坐在椅子上的黑脸汉子,冷声问道。

黑脸大背头的家伙站起身来,很是装逼的走到肖致远跟前,沉声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飞虎,道上人称虎爷,认识一下!”

沈飞虎走到肖致远身前,冲着其伸出了手。

肖致远没有和他握手,沉声说道:“我不认识什么虎爷、豹爷的,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到这儿来想干什么!”

肖致远说到这,不等沈飞虎插口,接着说道:“我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如果你们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这就给公安局的刘局长打电话。”

肖致远表面上表现的很强势,实则却不然。肖致远知道汪强和沈飞虎之间的事情,他不光借了对方的钱,而且还将人家老婆给拐带走了,这事可不好解决。为了能镇住沈飞虎,肖致远不光表明他的身份,而且将公安局长刘钧抬了出来,希望对方不要乱来。

沈飞虎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微微一愣,在这之前,他之所以让小武别动手,就是看出对方不像一般人,但也没想到竟会碰上县委书记的秘书。他虽是道上混的,但也知道对方的身份不简单,能不招惹尽量还是不招惹的好。

尽管如此,沈飞虎也不会就此放手,他冲着肖致远说道:“我不管你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还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她老公借了我的钱,还把我老婆给拐带跑了,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把这女人带回去做老婆!”

沈飞虎说到这的时候,向李若青投去了两道淫光,满脸的贪婪状。李若青见状,吓得连忙伸手紧捂着衣领,混子们见此情况,随即发出一阵淫笑。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面色一沉,沉声说道:“沈飞虎,你在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应该知道你说的这些光凭你空口说白话可不行,你得拿出证据来。”

“你要证据,那好办。”沈飞虎冲着身边的一个混子努了努嘴,开口说道,“彪子,给他看借条。”

彪子二十五、六岁,膀阔腰圆,圆脸短眉毛,看上去如凶神恶煞一般。听到沈飞虎的招呼,随即便从随身的衣袋里掏出三张欠条来。

肖致远看了看上面的数字,三张欠条加起来合计五十六万,怪不得汪强要跑路,这么多钱就是将房子卖了也还不上,再看看上面那龙飞凤舞的签名确是汪强的手笔。

肖致远将欠条的复印件递还给飚子,然后对沈飞虎说道:“这只能说明汪强欠你钱,其他的可看不出来。”

欠条白纸黑字在那写着,肖致远想不承认都不行,不过对于沈飞虎说的汪强把他老婆拐跑了云云,肖致远则不会认账的,相信他也拿不出证据来。

“车站的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汪强带着我老婆一起走的,这还不能证明吗?”沈飞虎一脸阴沉的说道。

老婆和别的男人跑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非常丢脸的事,沈飞虎作为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则更是如此,不过肖致远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不得不开口把这丑事说出来。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想不到汪强在跑路的时候竟把沈飞虎的老婆给顺带走了,这他可没和自己说,不过沈飞虎不会在这事上往自己身上抹黑的,这事一定是真的。

“沈飞虎,这事如果真的,你应该去公安局报案,而不是到这儿找事。”肖致远冷声说道,“你老婆是成年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她愿意做什么事,你这个做老公都管不了,其他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肖致远这话看似站在法律的角度谈问题,实则却是讽刺沈飞虎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反倒跑到这儿来丢人现眼。

“你……”沈飞虎听到肖致远的话后,怒目圆睁,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耳光,但想到眼前这年轻人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他不得不把心头的怒火强压下去。

“行,这事暂且不谈,等找到姓汪的那王八蛋,老子一定把他碎尸万段。”沈飞虎发狠道,“这些欠条你也看了,没问题吧,是姓汪的那小子写的吧,下面我们来谈这事。”

“这是汪强借的,和别人无关,你去找他要!”肖致远沉声说道。

沈飞虎听到这话后,冷笑两声道:“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和我谈法律吗,哥可是咨询过律师,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现在汪强不见了,我就找这女人要。她要是不给钱的话,兄弟们今晚就在这儿不走了,嘿嘿!”

沈飞虎说到这的时候,满目淫光的瞥了李若青一眼,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想要干什么。

“沈飞虎,你在道上好歹也是个人物,和一个女人过不去,也不怕失了你的身份。”肖致远用话语激他道。

“肖秘书,我们这些道上混的不比你,这些钱对我们可不是一笔小数。”沈飞虎说道,“为这些钱,别说和女人过不去,就是和阿猫阿狗过不去,哥也干!”

沈飞虎这话把肖致远彻底噎住了,混子就是混子,你和他谈身份、地位什么的,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肖致远略作思索后,沉声说道:“按照你之前说的,这是夫妻共同债务没错,偿还的话,那也只是一人一半,不可能这么多钱都她一个人还。”

沈飞虎听后,稍稍想了想,道:“行,一半就一半,只要她拿一半出来,我立马走人!”

沈飞虎在说这话的时候,冲着肖致远伸出手去,那意思是你有钱,你帮他给了也行。要知道五十六万的一半也有二十八万呢,当初沈飞虎给汪强的本金也不过才三十万而已,五十六万是利滚利滚出来的。

肖致远将沈飞虎的表现看在眼里,沉声说道:“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现在到哪儿给你找去,这样吧,三天之后,我把钱送过去给你!”

沈飞虎带人过来主要是想吓唬一番李若青,压根就没想过真能拿到钱,肖致远竟以三天为期,便给一半的钱,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行,我给你这个面子,三天之后,我和你联系。”沈飞虎一脸得意的说道。

“在这段时间里,请你不要再让人骚扰她了,否则,你不光拿不到钱,而且还会有牢狱之灾。”肖致远冷声警告沈飞虎道。

“你都答应给钱了,我还找她干什么呢?”沈飞虎说道,“不过,三天之内,你要是给不出钱来的话,我便去县委县政府找你要,到时候,你可别怪兄弟不给你面子。”

说完这话后,沈飞虎冲着身后的兄弟一挥手,大声说道:“兄弟们,走了!”

彪子、小武这些跟班听到沈飞虎的招呼后,当即便跟在他身后往门外走去。肖致远见状,紧跟在他们身后,用力将门咣的一声关上了。

肖致远回过头来,只见李若青跪伏在沙发扶手上呜呜的哭了起来,肖致远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双手轻扶着她的双肩,低声安慰道:“青姐,没事了,他们走了,一切有我,没事了!”

听到肖致远的安慰,李若青的哭声更响了。肖致远见状,轻摇了一下头,用力将她扶站起身来。李若青起身后,身体一转,猛的一头扎进了肖致远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肖致远伸手轻抚着李若青的秀发,口中小声安慰着。刚才那阵势,别说李若青这样的女人,就是肖致远见后,心里也有点发慌,女人此时非常脆弱,需要安慰,肖致远自然而然的充当起了这个角色。

李若青只穿了一件黄色的线衫,她刚扑进了肖致远怀里的时候,随着她哭声加剧,身体都抽搐了起来,肖致远见此状况后,心疼不已,伸手在她的后背上轻拍了两下,低声说道:“青姐,没事,一切有我!”

肖致远心里暗想道,青姐遇上这样的事也是倒霉,如此伤心也在情理之中,我在她无助时送上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儿,没任何其他意思。

肖致远低声安慰了李若青将近十来分钟,她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止住了哭泣声。

突然,李若青的哭声停了下来,伸手把肖致远向后轻推,她则顺势从对方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肖致远看到这一幕后,尴尬不已,李若青一定是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才做出这个动作的。

“致远,我到哪儿去拿二十八万呀,就是把房子卖了也不够呀!”李若青一脸忧虑的说道,“何况这房子的房产证、土地证上还是他爸的名字,根本没法卖。”

肖致远见李若青没有提刚才的事,心里松了一口气,沉声说道:“青姐,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来办,我保证沈飞虎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李若青听到这话后,心中一喜,不过随即便出声说道:“那不行,这么多的钱怎么能让你去还呢,再说,你也拿不出二十八万呀!”

“放心吧,要不了二十八万。”肖致远冷静的说道,“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那借条,强哥只借了三十万,还有二十六万是利息,我找个人过去帮着说一说,给一半的本金就差不多了。”

“真的?”李若青惊喜的问道。

肖致远郑重的点了点头,在这之前,他就想好了,请公安副局长罗学华出面和沈飞虎说一说,对方应该给这个面子。

看到肖致远点头以后,李若青心中更喜了,疾声说道:“三十万本金的一半就是十五万,我手上有五万块钱,再想方设法的凑一下,应该能差不多。”

肖致远听到李若青的话,轻蹙了一下眉头,果断的说道:“青姐,你把那五万准备好就行了,剩下的十万我来想办法。”

“这……这行吗?”李若青不确定的问道。

“这有什么不行的?就当我借给你的,以后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肖致远循循善诱道。

肖致远知道李若青是个极要面子的人,让她去外面借钱那可是真心为难她了,再说,汪、李两家的家庭条件都一般,要想凑出这十万块钱来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那好吧,对了,致远,到时候我给你写张欠条,我们桥归桥,路……”

肖致远不等李若青再说下去,抢先说道:“青姐,我们之间用得着如此见外吗,我难道还怕你跑了不成?”

肖致远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直直地看着李若青,她和其对视了一眼后,便红着脸低下了头去。

肖致远见状,连忙收回了目光,他知道有些事适可而止就行了,欲速则不达。

“好……好吧,我一有钱就还你!”李若青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比蚊子还小,并且始终低着头,红着脸。

肖致远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红唇、美胸丰臀,有种忍俊不住之感,不过他知道时机尚不成熟,这时候扑上去,李若青不但不会从他,还会大耳刮子扇过来。

肖致远这一晚无比苦逼,先是在千山公园里被尹瑶卿引出了火气,现在又被李若青挑拨的更旺了,却偏偏又无处发泄,郁闷到了极点。

“青姐,那什么,上次那U盘的事情,你误会我了。”肖致远小声说道,“那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她被电脑黑客偷拍了,我让朱浩轩帮忙揪出那偷拍的家伙,准备改天将视频还给她,放在U盘里给忘了。”

肖致远早就想把U盘的事向李若青解释一下,眼下这机会再好不过了,他怎么会放过呢?

李若青听到肖致远的话后,脸微微一红,低声说道:“在这之前,我就觉得可能误会你了,不过那天刚看到那……那个的时候,头脑一嗡,没好好思考一下。”

这下轮到肖致远发愣了,想不到李若青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李若青听到问话后,抬起头来,白了肖致远一眼,低声说道:“你虽然有那啥,但还不至于那么下作,我便知道那一定不是你偷拍的。”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当即说道:“青姐,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我说的不对吗?”李若青一点面子也没给肖致远,出声反问道。

“对,对吧!”肖致远在说这话的时候,两眼大大方方的落在李若青胸前的山峰上,你既然说我那啥,那我便那啥给你看看。

看到肖致远的眼神后,李若青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低声埋怨道:“你看什么呢,讨厌!”

肖致远看到李若青的表现后,心里一动,不过他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一方面,火候还不够;另一方面,李若青刚经历之前的那番折腾,心里正慌,时机不合适。

“青姐,没什么事,我就先过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没事了。”肖致远看着李若青说道。

“致远,那什么,谢谢你!”李若青轻声说道。

“没什么,我和强哥……”

肖致远刚说到这儿,李若青突然厉声说道:“别提他,我以后再也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李若青话里的意思了。汪强不光在外面赌博,欠了一大堆的债,放高利贷的混子找上门来,而且还和沈飞虎的老婆一起私奔了。这事无论哪个女人也承受不住,难怪李若青不愿听到他的名字。

“青姐,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肖致远说到这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下了话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李若青轻抚了一下额前的秀发,轻声说道:“致远,这事和你没关系,今天要不是你的话,我可就麻烦了,谢谢!”

李若青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直视着肖致远,眼睛似乎有一些亮闪闪的东西,不过却被她很好的掩饰住了。

“青姐,没事,我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叫我!”肖致远叮嘱道。

李若青轻点了一下头,目送肖致远出门。

肖致远走了以后,李若青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郁闷了,趴在沙发上呜呜痛哭了起来。她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长相、身材更是没话说,只怪当年瞎了眼,被汪强的花言巧语蒙骗住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她绝不会再犯当年的错误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若青停止了哭泣站起身来往卫生间里走去。她想冲个澡,忘掉之前发生的事,然后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迎接新的一天。

当温热的水珠喷洒在身体上之时,李若青的头脑中突然闪出了肖致远的身影,这让她很吃了一惊。李若青有心想将他的身影撵走,可一直到她洗完澡擦拭身体的时候,仍然挥之不去。想到肖致远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李大美女突生一种面红耳热之感,异常慌乱的穿起衣服来。

第二天,金荣华的心情不错,交代肖致远,一会他要去市里开会,让其在县里留守,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的话,及时给他打电话。

如果在这之前,遇到这情况,肖致远心里一定觉得很是忐忑。经过昨天的事情以后,肖致远知道金荣华这么安排,只是不想他跟着,并没有其他意思。他极有可能会借着去市里的机会,和尤梅香幽会一番,有肖致远在很不方便。

肖致远巴不得金荣华让他留下来呢,昨晚那事他虽当着李若青的面说的很是轻松,但具体实施起来胡如何,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借此机会正好办一办。

金荣华走了以后,肖致远便坐在小办公室里收拾文件,他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帮金荣华把文件整理他,今天对方虽说去市里开会了,但回来以后,这些文件还是要看的,马虎不得。

等到十点半左右,肖致远拿起电话给公安副局长罗学华打了过去。

肖致远之前答应罗局长吃饭,是想帮朱浩轩拔份的,现在看来这事只能向后放一放了,当务之急先要把沈飞虎的事给解决掉。

罗学华接到肖致远的电话后,很是开心,听说对方请他吃饭后,连声说,他来安排。

肖致远推辞一下,见对方执意如此,便也不再和其争了,顺口提了一句沈飞虎,问罗学华是否认识。

罗学华听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了,连忙说,今天中午,沈飞虎本来要请他吃饭的,既然肖致远也认识他,那中午的时候就一起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7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