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别急马上就给你

说完这话后,沈飞虎便端起酒杯,一扬脖子将杯中酒喝的一干二净。

昨晚,肖致远出场以后,沈飞虎便没敢有什么过分的动中国,他心里很清楚,这年青人不是他能惹得起,果然,上午就接到了罗学华的电话,这使他对肖致远的能量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

 文学

罗学华是主管治安的副局长,沈飞虎平时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现在罗局长打电话请他吃饭,这是何等的荣耀呀!

肖致远看到沈飞虎的表现后,端起酒杯,冲着对方举了举,然后轻抿了一口。如果因为李若青的事情,肖致远压根就不会举这个杯。

沈飞虎见状,心里很是感动,一个劲的说道:“谢谢肖秘书,谢谢肖秘书!”

罗学华看到这一幕后,沉声说道:“沈飞虎,我听说你和肖秘书之间有点误会,先把这事解决了,然后我们再吃饭,要不然,这酒可喝不痛快。”

罗学华对于能帮上肖致远的忙,心里很是开心,从眼前的情况看,他只需动动嘴,便能让县委第一大秘领他一个大人情,这可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事情,罗学华一刻也等不得。

罗学华的话音刚落,沈飞虎连忙说道:“肖秘书,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汪强是您的兄弟,要不然,我一定……”

沈飞虎说到这儿,竟然卡壳了,他也不知道一定怎么样了,是说借钱给汪强好,还是不借钱给汪强好。

看到沈飞虎噎在那左右为难的样子,肖致远接口说道:“沈老板,汪强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但你像昨晚那样,带着一群兄弟到人家家里去,这就有点不太好了。我要是打电话给罗局的话,这不是让他难办嘛!”

沈飞虎听到这话后,连声称是。他现在一点不怀疑,肖致远如果打这个电话的话,罗学华一定会让手下将他带到局里去,什么时候出来,那可就得看这位肖大秘的心情了。

“是,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了。”沈飞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沈飞虎接到罗学华的电话时,便意识到这三十万可能要打水漂了,但他并不甘心,所以在面对肖致远的时候,尽管看上去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但言语之间都藏着奸巧。

肖致远压根就想过要把汪强欠沈飞虎的那三十万给抹掉,他只想着沈飞虎不去找李若青的麻烦就行了。

罗学华听到沈飞虎的话后,心里很是不爽,暗想道,你小子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老子坐在这儿,你竟还舍不得吐口,这是逼我发飙呀!

“沈飞虎,肖秘书的朋友欠你多少钱,要不都算在我头上,你看怎么样?”罗学华一脸阴沉的冲着沈飞虎说道。

沈飞虎听到这话后,撞墙的心思都有了,连忙说道:“罗局,你这说的什么话,一点小钱而已,没什么的,回头我就让人把欠条给肖秘书送过去。”

沈飞虎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苦逼的表情,撇开高利不说,本金还有三十万呢,不是三万、三千呀,罗局长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没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这要是传扬传去的话,那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罗局,你有所不知,我朋友欠沈老板的数目挺大,而且他还做了其他不地道的事,这事万万不能这么办。”肖致远沉声说道。

“哦,肖秘书的意思是?”罗学华有点搞不明白肖致远的用意了,出声问道。

肖致远听后,将酒杯往桌子中间挪了挪,冲着罗学华微微一笑道:“罗局,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过这钱是我朋友借的,没必要为难他的家人。沈老板,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们道上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祸不及妻儿,没错吧?”

沈飞虎听到肖致远的话后,连连点头。肖致远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汪强借你的钱,你只管找他要,没必要为难他的父母妻儿。

罗学华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虽说很强势的让沈飞虎将肖致远朋友欠的账都给抹掉,但心里也有点没底。如果数字太大的话,搞不好是会出事的。现在,肖致远说没必要那样,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沈飞虎,你看肖秘书如此通情达理,你也该拿出点态度来。”罗学华说到这儿,略作停顿,接着说道:“我看利息什么的就算了,给个本金,怎么样?”

沈飞虎没想到那三十万还能失而复得,心里开心的不行,连忙说道:“行,行,就照罗局说的办,利息什么的,我不要了,只要那三十万本金。”

沈飞虎此刻之所以把三十万的数字说出来,就是想借此告诉罗学华,这不是小钱,否则,他一定主动将其抹掉了。

听到沈飞虎的话后,罗学华也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肖致远的朋友竟欠了这么多钱,要是早知道的话,他也不会让沈飞虎一笔勾销了。

肖致远将罗学华和沈飞虎的对话听到耳里,心里也很开心,他举起酒杯冲着两人说道:“罗局,沈老板,来,我敬你们一杯,我们什么都不说了,一切尽在这杯酒之中。”

罗学华和沈飞虎听到这话后,连忙举起酒杯,和肖致远的轻轻一碰,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以后,沈飞虎便提出先行离开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场合不是他能掺和的,见好就收是最好的选择。除此以外,沈飞虎还担心,肖、罗两人酒喝多了以后,硬是让他把本金再给减掉,那样,他可就亏大了。

沈飞虎离开以后,肖致远和罗学华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两人以兄弟相称,看上去热乎的不行。

罗学华拍着肖致远的肩膀悄声问道:“老弟,那天的事情,大老板满不满意?”

肖致远知道罗学华问的是省报记者和中伦化工发生冲突的事情,故弄玄虚道:“那位冯记者和大老板的关系不错,他给老板打的电话,否则,我怎么会那么快过去呢!”

罗学华听后,用了点了点头,表示他懂其中的道道了。

“来,老弟,我敬你一杯,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罗学华端起酒杯用力一碰肖致远的酒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肖致远自也不甘落后,举起酒杯一口喝干净了杯中酒。

肖致远没想到李若青的麻烦事如此轻而易举便被解决了,他本想请罗学华出面,让沈飞虎将利息给免了。谁知沈飞虎压根就没有再让李若青还钱的意思,肖致远当然求之不得了。

肖致远之前的打算是李若青拿五万,他手上还有个两三万,再去找他老爸借点,十五万差不多就够了,现在则没那个需要了,他也就乐的省事了。

吃完饭,罗学华邀请肖致远去洗个桑拿休息一下。

肖致远没有同意,以金荣华不在,他得去办公室守住电话给推脱掉了。

罗学华的用意,肖致远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吃点饭,喝点酒什么的,无所谓,一起洗桑拿就有点过了。

肖致远出了恒远大酒店以后,便径直去了县委。虽说三人之前就喝了不少,随后又和罗学华单干了一场,但肖致远的脸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来。

有人喝酒上脸,有人喝下去和没喝一样,肖致远便属于后者。

到办公室以后,肖致远便给李若青打了个电话。他知道对方一定在担心沈飞虎的事,现在没事了,他得在第一时间通知她。

没出肖致远的所料,接到电话后,李若青开心的不行,不过随即便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了句谢谢。

肖致远听后,笑着说道:“青姐,你和我还客气呀,再说,我也没费什么劲,还得谢你为我提供了一次白吃白喝的机会呢!”

肖致远知道李若青的心情不好,故意把话说的很轻松。

“致远,谢谢你了,我……我先挂了!”李若青说完这话后,便立即挂断了电话。

肖致远听到李若青话了之时隐约传来的哽咽声,心里很是好奇,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他本想再打个电话过去问一问的,想了想,还是没那么去做。

虽说表面上看上去如没事人一般,但总归还是有了几分酒意。肖致远略做犹豫,便走进了金荣华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在长沙发上躺了下来。

就在肖致远睡的迷迷糊糊之际,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肖致远一激灵坐起身来了,看到手机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以后,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自从成为县委书记的秘书以后,肖致远便很少拒接电话,尤其是本地号码,生怕因此误了事。

“您好,请问是县委的肖秘书吗?”电话里传来一个谨小慎微的问话声。

“我是肖致远,请问,你是哪位?”肖致远微微蹙了蹙眉头,一脸谨慎的问道。

这声音有点耳熟,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肖致远现在的位置很关键,在搞清对方的身份之前,必须小心应对,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电话那头的男人听到肖致远的问话后,轻咳一声,显得很是紧张,小心翼翼的说道:“肖秘书,您好,我是教育局的蔡宏浩,上次我们见过面的,您……您还记得吗?”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终于想起来了,蔡宏浩,教育局副局长。这不开眼的老货竟想他嫂子程怡露的心思,被他那肥猪一般老婆知道以后,竟到嫂子家又吵又闹,肖致远为此还狠扇了她一记耳光。

肖致远有点想不明白,这货怎么打电话过来的。虽说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好涩的老家伙收拾掉,但他的资历毕竟尚浅,时机尚不成熟,只能等等再说了。

“原来是蔡局长,有事吗?”肖致远冷声说道。

肖致远不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何况他只是一个小秘书,而蔡宏浩却是实职副科,貌似也那个资本,但是这货太可恶了,竟敢欺负到他嫂子程怡露的头上来了,肖致远自不会和他客气。

蔡宏浩听到肖致远的话音不对,心里更是担心,话语之间都有打颤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肖秘书,您好,我想向您汇报一下工……工作,不知您是否有……有时间?”

肖致远听到这话,很是一愣,心里暗想道,你这是抽的哪门子疯,向我汇报毛的工作?

“蔡局长,你是不是中午喝高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你就算要汇报工作也该去找你们钟局或是郭副市长,怎么可能找到我这儿来呢?”肖致远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是不爽,下意识的觉得蔡宏浩这是挖坑让他跳。

蔡宏浩听到肖致远的话后,胆都吓破了,连忙说道:“肖秘书,你别误会,我是真心的,请您务必给我一个机会,我这就到……”

“行了,蔡局,玩笑不是这样开的,我还有事,先挂了!”肖致远说完这话后,不等蔡宏浩再开口,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肖秘书,您听我说,上次的事情我错了,我真不知程老师她是您的……,喂,喂,肖秘书……”蔡宏浩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以后,彻底傻眼了,直直的往办公椅上一坐,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心里畏惧到了极点。

挂断电话后,肖致远默默的骂了句神经病,便又重新躺了下来。

人虽躺下了,但经过蔡宏浩这一闹,肖致远头脑中的睡意全无,心里更是将姓蔡的很是一顿埋怨。

一个下午,肖致远都没什么事。在县委县府里混的,消息都很灵通,书记大人不在家,谁还往这儿跑呢,肖致远倒乐的清闲。

在这当中,肖致远给网监大队的朱浩轩打了电话,示意他有空可以去罗副局长那坐坐。朱浩轩也是人精,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当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电话里表示,他今晚就去拜访罗局长。

肖致远轻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中学时,朱浩轩的混事能力就很强,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又当面和罗学华提了提朱浩轩,他这时候过去,一定不会有问题。

肖致远和朱浩轩既是同学,又是死党,他现在有能力帮对方一把,自然会不遗余力。除此以外,肖致远已早早的将朱浩轩当成他未来关系网中的一员了,有机会帮其拔一拔份,他当然会不遗余力。

下班后,肖致远便驾驶着捷达车回家了。

金荣华不在,这车便成了他的座驾,不用白不用。

肖致远走到家门前,刚准备用钥匙开门,身后传来了一声温柔的招呼:“致远,回来了,一会过来吃晚饭!”

肖致远转过头去,只见李若青打开了半扇门,伸手推着门,笑盈盈的看着他。

“好,谢了,青姐!”肖致远笑着说道。

“你和我还客气呀,咯咯!”李若青娇笑道。

肖致远听到对方笑,这才回过神来,这话是他之前对李若青说的,现在她奉还回来了。李若青在娇笑之时,胸前的两座山峰轻轻颤动,肖致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便追寻了过去。

就在肖致远看得入迷之时,李若青像是发现了什么,白了其一眼,便转身关门回屋了。

肖致远见状,摇了摇头,心里暗恨自己,每次见到李若青,总是按捺不住的往她身上的某些部位瞧,只怕在对方心中,已将他和涩狼画上等好了。

想到这以后,肖致远有自我安慰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肖致远回到家以后,擦了把脸,突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他心里暗想道,青姐,不会这么快就叫我吃晚饭了吧,这也太早了点吧!

由于不确定是不是李若青,肖致远开门的时候很是谨慎。他刚打开一条缝,一个男声便响起来了,肖秘书,您好,我向您汇报工作来了。

蔡宏浩在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谄笑,肖致远似乎比他老子还要亲。

肖致远想不到蔡宏浩竟会一直追到他家里来,脸色一沉,冷声说道:“蔡局长,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嘛,你要汇报工作去找你们局长或是分管市长,我只是个小秘书,担当不起!”

蔡宏浩听到穷激动的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轻声哀求道:“肖秘书,您能让我进来说话嘛,我这来都来了,求您给个机会!”

肖致远听到蔡宏浩的话后,很是无奈的向后撤了一步,将门口让了出来。肖致远并不是仁慈之人,只是怕楼上楼下的邻居们看见,他可不想让他们误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这个风头没必要出。

蔡宏浩进门后,冲着肖致远连声道谢,顺手便将手上拎的东西放在了鞋柜上。

肖致远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蔡宏浩的礼还是挺贵重的,两条极品黄鹤楼,两瓶茅台,外加一盒参片还是什么的,总归价值不菲。

肖致远有点愣住了,不知姓蔡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蔡局长,你这是?”肖致远指着蔡宏浩放在鞋柜上的礼物问道。

“肖秘书,早就想过来拜访你了,可总是抽不出时间,一来二去便耽搁了下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蔡宏浩一脸卑谦的说道,“这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

肖致远听到蔡宏浩这番话语后,心里更是没底了,不知眼前这位局长大人到底想干什么。

“蔡局长,你这我可不敢当,就算送礼也该我给你送,你这不是本末倒置嘛,这些东西我是绝不会收的。”肖致远沉声说道。

蔡宏浩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疾声说道:“肖秘书,这东西就是我的一番心意,没有别的意思,请您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尽管蔡宏浩说的情真意切,但肖致远却丝毫也不为所动,认定了不收。蔡宏浩见此情况,心情一下跌落了谷底,他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人家却不为所动,这是想彻底整死他的节奏呀!

蔡宏浩稍稍犹豫了片刻,将牙一咬,面带狰狞之色道:“肖秘书,我们华夏过有句老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承认之前的事确实是我不地道,你也狠抽了我妻子一耳光,我也特意来登门认错,你还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蔡宏浩说到这,略作停顿,继续说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果做的太绝的话,对你来说,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随着蔡宏浩嘴唇的开合,肖致远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等其说完后,说完后,他已面沉似水了。听到蔡宏浩的这番话,肖致远的鼻子都气歪了,他直到这会为止,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呢,对方却在这儿又是送礼,又是威胁的,不知搞什么东西。

“蔡局长,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家不欢迎你,请你出去!”肖致远冷声说道。

从蔡宏浩之前的那番话里,肖致远隐约感觉到他们双方之间可能有什么顾虑,但看到这货咄咄逼人的架势,他实在没心思去鸟他了。不管蔡宏浩怎么想,他反正是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8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