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非得已磨铁 不甚了了肉 第二十五章 小莹的纵容

尽管心里憋屈的不行,金荣华心里很清楚,必须先把眼前的这一幕应付过去,否则,他这个丑可就出大了。县委书记和女人在市里的酒店开房,被警察堵个正着,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他还有何脸面再执一县之牛耳。

金荣华稍作犹豫之后,便冲着门外说道:“等会,我给你们李局打个电话。”

李吉良,临州市公安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金荣华将他的名号说出来以后,门外的警察果真不敢乱动了。

定了定神以后,金荣华便拨打了李吉良的号码。当听到“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在其耳边响起的时候,金荣华顿时有种要撞墙的冲动。

 文学

金荣华告诉肖致远的是李吉良家的固定电话打不通,实则他压根就不知道对方家的固话号码,只得随口扯了一个谎。

情急之下,金荣华只得拨通肖致远的电话,让他立即赶到临州来帮其去找李吉良救火。

在此过程中,门外的警察多次催促,金荣华都以李局的电话关机,他正安排人去他家,一会就会有消息应对。

门外的小警察见金荣华说的底气十足,也不该硬来,只得任由其拖时间,不过他们也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到九点钟,金荣华还联系不上李副局长的话,他们就冲进去了。

金荣华听到这话后,心急如焚,连连在电话催肖致远快一点。

找到六号楼之后,肖致远迅速上了三楼,在306门口站定后,长出了两口气,这才摁下了门铃。

片刻之后,门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探出头,一脸诧异的看着肖致远。

肖致远看出他的气度不凡,面带微笑的问道:“请问,您是市公安局的李局长吗?”

开门的正是李吉良,听到肖致远的问话后,他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我是李吉良,你是?”

“李局长,您好,我是长恒县金书记的秘书,有点事想向您汇报!”肖致远轻声说道。

李吉良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不过随即还是向后退了一步,将肖致远让进了门。

肖致远进门后,没有耽搁,立即说出了金荣华的请求。

李吉良听完肖致远的话后,拿起桌上的手机,轻摁了两下,蹙着眉说道:“还真是没电关机了,你先坐一下,我这就给你们金书记回电话去。”

李吉良说完这话后,便急匆匆的进了书房,看来他和金荣华的关系匪浅。肖致远在李吉良妻子的招呼下,坐在沙发上,等对方打完电话。

五分钟以后,李吉良便从书房里出来,对肖致远说道:“小肖,行了,我给你们金书记打完电话了,没事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连忙站起身来,向李吉良道了一声谢,便告辞而去。

出了李家以后,肖致远没有立即给金荣华打电话,而是找了个僻静处点上了一支烟。抽完烟后,肖致远这才拨通金荣华的电话。

金荣华果然说没事了,让肖致远到临州人家大酒店来,和他一起回县里去。

肖致远到临州人家大酒店之后,并未上楼,而是在大厅里等金荣华下来。这次他并未看见尤梅香,金书记从电梯里出来时,步履匆匆、脸色阴沉。

长恒一号车司机李正明看见肖致远和金荣华一起从临州人家大酒店出来时,心里充满了疑惑。今天老板到市里开会并没有带肖致远,为此,他还暗暗得意了好一阵,这会,对方是哪儿冒出来的呢?

除此以外,李正明还有更为郁闷的,那就是本来钟老板告诉他,晚上就住在市里的。他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宾馆,安顿下来后,刚准备上街逛一逛,金荣华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李正明的心里虽很不满,但当着金荣华的面,就是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表露出来,毕恭毕敬的站在车边伺候老板上车。

出了市区以后,没有路灯的照耀,车内一片黑暗。坐在副驾上的肖致远透过车内后视镜,悄悄打量了金荣华一眼,只见金老板的脸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谁遇到这样的事,心里都不会痛快,何况金荣华这样大权在握的一县之书记呢!

肖致远见到这一幕后,心里暗想道,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临州人家大酒店可是临州市为数不多的五星级大酒店之一,酒店老板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的话,那还怎么做生意呢,这不会是针对金荣华来的吧?

金荣华如果不是和李吉良的关系够铁的话,今天这事可不容易摆平。这虽只是小事一件,但如果真被警察捉个正着的话,金荣华就算不丢官,也会被搞得灰头土脸的。

肖致远是估猜这事有人从中捣鬼,而金荣华则百分之百认定,有人和他过不去,并且已隐约猜到了兴风作浪之人。凝视着车窗外无边的黑暗,金荣华心里暗想道,你既不仁,那就别怪老子不义了,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金荣华下车以后,李正明便送肖致远回家。

到南苑家园以后,肖致远从长恒一号车上下来,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等李正明走了以后,打了一辆车直奔恒远大酒店。

肖致远去恒远大酒店并不是要和白倩梅重入温柔乡,而是去拿他的摩托车。经历过金荣华在临州人家大酒店被堵一事后,肖致远暗暗提醒自己,以后遇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否则,若是被别人抓住把柄,后果不堪设想。

肖致远赶到临州人家大酒店以后,金荣华特意问了他一句,有没有开车过来。肖致远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怕给老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为借口,说他没有开车过来。金荣华听后,虽什么也没说,但肖致远却从他眼中看出,金老板对他的这一做法还是很满意的。

来到恒远大酒店以后,肖致远本想给白倩梅发个短信,想想还是算了。如果把对方吵醒的话,他势必会忍不住诱惑,直接上楼去,这可是个多事之夜,肖致远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三天后的上午,肖致远刚到他的小办公室,里间便传来了金荣华的招呼声。

肖致远走进门里以后,金荣华一脸阴沉的说道:“致远,你去纪委请刘书记过来一趟。”

听到这话后,肖致远心里咯噔一下,悄悄往金荣华身前桌上的报纸上扫了一眼,刊头四个大字一眼便能看见,“江南日报”。

《江南日报》是江南省的省报,金荣华每天必读的报纸之一。在其影响下,肖致远每天也必读上一读,今天手头上有点事,还没来得及看,难不成这上面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肖致远的心头充满了疑惑。

等了片刻之后,肖致远见金荣华没别的交代了,便准备转身走人。

就在这时,金荣华突然说道:“对了,致远,你看一下福银书记在不在办公室,在的话,也让他一起过来。”

肖致远不动声色的轻嗯了一声,转身便出了书记办公室的门。金荣华突然召见纪委的一、二把手,这是要动刀的意思呀,不知哪个部门的头头要倒霉了。

尽管事情很紧急,但肖致远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走到他的小办公桌前,快速翻看起《江南日报》来。

肖致远很快便在报纸的第五版块——“七嘴八舌化发展”中发现了问题所在,整个板块只有一篇文章,题目为《经济与环境,孰重孰轻?》。

肖致远粗略的扫了几眼,当看见文中频频的“中伦化工”字样时,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随即便将报纸放在一边,快步向门外走去。

长恒县纪委也是一幢独立的小楼,在宣传部前面,肖致远走到纪委书记办公室门前时,停下了脚步,规规矩矩的抬手敲门。

纪委书记刘继强见到肖致远后,当即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来。

肖致远不等对方有进一步动作,连忙快步迎了上去,出声问好。肖致远心里很清楚,刘继强并不是金荣华的人,相反,他和县长方朝阳反倒走的更近,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时,千万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刘继强问明肖致远的来意后,当即说道:“行,我们这就过去。”

肖致远连忙冲刘继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跟在其身后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肖致远装作突然想起来的样子,出声问道:“刘书记,杜副书记在吗,金书记也请他一起过去。”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刘继强的脸上微微一怔,不过随即便被其掩饰过去了,看似随意的说道:“应该在吧,你去看一看吧!”

肖致远不敢怠慢,冲着刘继强抱歉一笑,便快步走向了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杜福银的办公室。

片刻之后,肖致远便引着刘继强和杜福银出现在了县委书记办公室门前。打开门以后,肖致远冲着金荣华说道:“书记,刘书记和杜副书记到了!”

金荣华此时正站在窗前远眺,听到这话后,当即说道:“请他们进来把!”

三人一番寒暄之后,便来到了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

肖致远在帮刘继强和杜福银泡茶时,金荣华已拿出那份报纸对刘、杜二人说道:“你们都看看吧,真是发人深省呀!”

肖致远已知道金荣华说的什么事情了,不过对于他将纪委的一、二把手叫来的目的还是不甚明了。

尽管心里很是好奇,但他将两杯热茶放在刘、杜二人跟前以后,还是退出了门外。肖致远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这不是他该待的场合,不能久待。

回到办公室以后,肖致远将那篇文章从头到尾仔细研读了一番,最后他的眼光停留在了作者姓名上,冯一亮、刘丹。之前由于时间紧急,他没来得及看署名,不过心里也猜到了可能是冯、刘两人的手笔,现在这个判断得到了印证,这让他反倒觉得不对劲。

那天,冯一亮和刘丹在沙头镇中伦化工集团被围,若不是肖致远过去的话,他们绝对脱不了身。他过去则是县委书记金荣华的授意,在此情况下,冯、刘二人竟还把中伦化工的事情报出来,这不是恩将仇报吗?肖致远的心里很是不解。

突然,肖致远在文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中伦化工如此肆无忌惮的往临江里排放污染物,地方zheng府职能部门是怎么监管在哪儿呢?本报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曾遇到自称是县府办负责人的阻挠,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难道不该受到谴责吗”,这让他心中没来由的蹦出一个想法来,这会不会是金老板故意安排的?

肖致远之所以这么想,自有他的理由。金荣华曾说过,他和冯一亮是老相识,在中伦化工采访时,他又曾帮过冯的忙,于公于私,于情于礼,冯一亮都不该把中伦化工的事发到报纸上。现在他偏偏这么做了,如此一来,只有一个解释最为合理,那便是来自金荣华的授意。

半个小时后,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杜福银从里间走了出来。

肖致远见状,连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他知道杜是金的人,于是在态度上便表现的亲近了许多。

杜福银和肖致远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出门去了,由此可见,他一定是去办什么急事,否则不至于如此表现。

肖致远重新在椅子上坐定后,心中的疑惑更甚了。杜福银是金荣华的人,现在他急匆匆出去了,而纪委书记刘继强却仍在书记办公室里,这是怎么回事呢?

肖致远心里是疑惑,刘继强心里则是焦急。他、杜福银和金荣华在沙发上坐定以后,金便将今天的省报递到了他的手中。看到报纸上的内容后,他心里就有几分不淡定,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看完后,顺手便将报纸递给了杜福银。

等杜福银将报纸请放在三人身前的茶几后,金荣华终于发话了,他沉声说道:“两位,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心里一惊,按说这事是企业的事情,不该问他们该怎么办,但金荣华既然问了,便一定有他的用意。刘继强决定先不开口,听听杜福银怎么说。

打定主意后,刘继强微微侧过头去对杜福银说道:“福银书记,你先来谈!”

刘继强作是纪委一把手,杜福银是他的副手,他提出这样的条件来,合情合理。

杜福银听到刘继强的话,一点也不意外,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这事的主要责任在中伦化工集团,环保局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他们监管到位的话,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深入的查一查,看看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心里很是一愣,他想不到杜福银提出的意见如此尖锐,竟直接要深入查环保局。环保局长王清泉可是县长方朝阳的小舅子,这是想直接打方县长的脸呀,绝不能让他们这么做。刘继强心里暗想道。

杜福银的话音刚落,刘继强刚想开口,金荣华却抢先说道:“福银书记的提议很好,如果这事是我们县里查出来的,倒也罢了,现在被省报的记者捅出来了,如果再不采取有针对性的动作,对上对下,可都不好交代呀!”

金荣华说到这儿,才停下话头,转头两眼直视着刘继强,沉声问道:“刘书记,你是什么意见?”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我若不同意的话,那上上下下你都扔给我去交代了,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

“书记,我原则上同意福银同志的意见,但这事毕竟不是小事,我觉得得商量出一个稳妥的方案来,有备无患嘛!”刘继强见无法左右这事的进程,只能退而求其次,采用拖字诀。

刘继强心里很清楚王清泉和中伦化工之间有关联,而且联系还很紧密,不过只要他提前把风透过去,再帮对方争取个一、两天的时间,那便万事大吉了。

“刘书记,既然决心做这事的话,我觉得宜早不宜迟,另外,这个也逼着我们要快刀斩乱麻呀!”金荣华说到这儿,伸手指着桌上的那份省报。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还想在说什么,不过看着金荣华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他便下意识的选择闭嘴了。刘继强心里暗想道,你虽说宜早不宜迟,但具体什么时候入手,还是得我纪委书记说了算,没必要在这儿和他一争长短。

刘继强虽和县长方朝阳走的比较近,但你让他当面和县委书记叫板的话,他可没那个底气,另外也没那个必要。为王清泉这样角色,将自己完全置于金荣华的对立面,刘继强绝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金荣华见刘继强不表态,一眼便看出对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了,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金荣华轻咳一声道:“福银书记,你先过去安排吧,我和刘书记还有点其他事情要谈。”

刘继强听到金荣华的话后,心里很是一愣,不过事情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有听凭金荣华安排了。

杜福银听到金荣华的话后,心领神会的答道:“行,两位领导你们谈,我先过去了!”

说到这儿以后,杜福银分别冲着金荣华和刘继强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便往门外走去。

杜福银走了以后,金荣华端起茶几上的白瓷茶杯,慢慢的品起茶来。刘继强见状,心里郁闷不已,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他除了耐心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金荣华看到许东一脸心焦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冲着对方招呼道:“刘书记,喝茶呀,这可是明前极品龙井,味道很不错的,来,尝一尝。”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心里暗叹一声,只得陪着金荣华品起茶来。刘继强隐约感觉到书记大人将他留下来的用意了,为杜福银拿下王清泉赢得时间。尽管看出金荣华的用意,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这会硬要离开的话,那便和金荣华撕破脸了,刘继强可不想那么去做。

金荣华注意到刘继强的心情起先很急迫,随后渐渐缓和了下来。他轻吹了一口茶杯上的浮茶,专心致志的品起茶来。刘继强的表现在金荣华的意料之中,对方虽是方朝阳的人,但这事并不涉及其自身利益,他只要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是不会和他撕破脸的。

两人边喝茶,边抽烟,边聊天,金荣华见刘继强脸上的焦躁之情一扫而空了,这才对其说道:“刘书记,县里准备搞一次副科级干部的考核,具体方案荣军书记已经在搞了,你若有什么合适人选可以和他打个招呼。”

金荣华说到这儿,伸手在烟灰缸上轻弹了两下,将烟灰弹落下去。

刘继强听到这话后,当即明白金荣华的意思,环保局的事情他做出了让步,这是补偿他的。刘继强可不傻,他若答应下来,便成了和金荣华合谋了,这要是被方朝阳知道的话,那还不生吞活剥了他?

“谢谢书记的关心,我回去看看,如有需要的话,再和荣军书记联系。”刘继强拒绝的很是委婉,但其中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8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