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师傅仨徒弟 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虽说被金荣华狠狠摆了一道,刘继强反倒有点佩服对方,为了拿下一个区区环保局长,对方竟出此下策,这是他之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金荣华在楼上看着刘继强边打电话,边快步往前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次他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对付王清泉,目的便要报昨晚那事的一箭之仇。

省报记者的这个伏笔,他早就埋下了,本想看看情况再决定怎么用的,现在既然姓方的要搞,那他就陪他搞一搞,看谁受的损失更大。

 文学

刘继强挂断电话后,没有回纪委,而是直接驾车出去了,片刻之后,县长方朝阳也驾驶着一辆桑塔纳出去了。

肖致远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以后,第一时间向金荣华做了汇报。金荣华听到他的话后,只是轻嗯了一声,并没有任何其他表示。

从金荣华的办公室里出来,肖致远便思索起之前的事情来,从中,他隐约看出金荣华这么做是为了那天晚上被堵在临州临州人家大酒店的事情。

意识到这点后,肖致远的头脑中冒出了一个疑问,那天晚上的事情,真是方朝阳搞的吗?如果是的话,这位县长大人未免有点太那啥了。

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连起来思考一遍,肖致远发现,别看县委书记、县长、纪委书记这些人在台前侃侃而谈,幕后,都没少干见不得的人的勾当。要想在官场上有所作为的话,他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流云坊是一座茶楼,位于城区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内,这是方朝阳的本家侄儿开的,遇到突发事件需要商量,他们都会到这儿来,今天也不例外。

“老刘,你是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提前透个风呢?”在装饰考究的豪华包间里坐定以后,方朝阳迫不及待的说道,“善良向我汇报的时候,我还问他是不是搞错了,如果真有这事的话,你不可能不先给个消息。”

“县长,你别急,我也没办法。”刘继强说完这话后,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出来。

方朝阳听到这话后,脸上很是吃惊,沉声说道:“你是说那位把你和姓杜的一起叫过去,然后逼着你们表态,再单独将你留下,让杜福银去办环保局的事?”

刘继强从方朝阳的问话中,听出了对方对他的质疑之意。这样的感觉让刘继强心里很是不爽,虽说这事听上去有点离谱,但金荣华确实这么做的,再说,你方大县长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县长,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刘继强冷声说道。

方朝阳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感觉到刘继强话中有话,他心里一激灵,意识到刚才的质疑之语让对方很是不爽,连忙笑着说道:“老刘,你别误会,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觉得他这么做,让人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刘继强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今天这事不管怎么说,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便顺着方朝阳的话道:“县长,不光你有这个感觉,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这段时间,你有没有那什么,要不然这事可有点说不通呀!”

刘继强话里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你是不是先搞金荣华的,这才导致了对方做出如此猛烈的还击。

方朝阳听到这话后,心中大呼冤枉,连忙开口说道:“老刘,你以为我傻呀,他初来乍到,我这时候出手的话,上级领导会怎么看我呢?”

刘继强见方朝阳说的言之凿凿,心里的不解之情更甚了,方朝阳如果事先没有搞金荣华的话,他这么做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县长,清泉那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方朝阳已将话说到那份上了,刘继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转换话题。

方朝阳听到这话后,脸色微微沉了沉,他急不可待的找刘继强,主要便是为了小舅子王清泉的事。听到刘继强的问话后,他沉声说道:“老刘,清泉的情况你也知道,大问题肯定没有,但身上的小毛病不少,再加上这事办的很急,没有缓和的余地,你要多多关照呀!”

方朝阳的话在刘继强的意料之中,他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放,开口说道:“我心里有数,过来之前,我便打电话交代过了,不过这事是姓杜的办的,你得给清泉递个话,让他自己不要乱说,否则,我也没办法。”

刘继强也是老江湖了,当着方朝阳的面该表的态一点不马虎,不过该交代的也毫不含糊,那样的话,即使出事,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方朝阳听到刘继强的话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这个你放心,我来办,其他的你可要多费点心了。”

刘继强郑重的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放心。

谈完以后,刘继强便起身告辞了,方朝阳则给县府办主任陈善良打了电话,让他立即赶到流云坊来。金荣华突然对环保局下手,这让方朝阳心里很是没底,不知对方是不是还有后续动作,他要和陈善良仔细商量一番,制定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应对之策来。

临近下班时,金荣华吩咐肖致远去恒远订个包间,晚上他要请人吃饭。

肖致远应下了以后,便转身出门去了。

金荣华出门时,对肖致远说道:“致远,我约了叶书记、戴县长、尹部长、劲松和福银,晚上小聚一下,你过去帮着服务一下。”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眼前一亮,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我回去一趟,你先过去帮着张罗一下。”金荣华说完这话后,便转身下楼去了。

肖致远并没有立即过去,而是揣摩起金荣华约的这些人来。

县委办主任卢劲松和纪委副书记杜福银两人是金荣华的铁杆,从对方直呼其名便能看出;常务副县长戴翔和宣传部长尹瑶卿和其走的比较近,一起吃个饭,拉进一下关系,也能理解;金荣华竟还请了县委副书记叶强波,这就让肖致远觉得有几分不解了。

县委副书记叶强波虽是长恒名副其实的三把手,但为人却非常低调,这和他四十岁出头的年纪一点都不相称。

一次,肖致远和尹瑶卿云雨之后,曾谈论起这位县委副书记。尹瑶卿对他的评价是这人便如一团迷雾一般让人看不透,正值壮年却给人一种迟暮之感。尹瑶卿觉得如果不是性格使然的话,那这人便有大报复,否则,他不会如此隐忍的,没必要,也无意义。

肖致远想了好一阵以后,仍不得要领,便起身收拾了一下东西,往恒远大酒店去了。

六点半左右,县委办主任卢劲松最先进了包间,就在肖致远帮他泡茶时,尹瑶卿和戴翔结伴走了进来。两人并非一起过来的,只是走到酒店门口时临时碰在一起的。

肖致远将三委常委安顿下来以后,纪委副书记杜福银才推门走了进来,看见三位大佬已赫然在座了,他连忙向三人打招呼。

戴翔见状,笑着说道:“杜书记今天事多,迟到一点,没什么的,坐吧!”

戴翔、尹瑶卿、卢劲松都是消息灵通人士,上午纪委突然双规了环保局长王清泉,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不过戴翔在这时候把这事拿出来说,很有点不合时宜。

杜福银并没有多说什么,又冲着戴翔点了点头,便悄悄坐在了末座上。

片刻之后,县委副书记叶强波便过来了,四人对他的到来都有几分吃惊,不过这份惊讶之情都被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热情的和叶书记寒暄了起来。

看着叶强波白净的脸庞,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肖致远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位横看竖看也不像甘于寂寞的人,他怎么会如此低调呢?

叶强波的确没有架子,一点都没有,不光和戴翔、卢劲松、尹瑶卿三位常委谈笑风生,还不时和政法委副书记杜福银聊上两句,得空时,还不忘向肖致远点头微笑。若不是大家事先就知道他身份的话,绝不会将其和县委副书记联系起来。

肖致远看到这一幕后,暗暗将其记在心中。

自从给金荣华担任秘书以后,肖致远就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多看多记,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成长。他现在如同刚挪栽的小树苗一般,正处于拼命吸收营养的阶段,相信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的,不过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得有充分的耐心。

就在众人聊的非常乐乎之时,金荣华走进了包间,几人立即站起身来迎接,包间顿时便热闹了起来。

入座时,众人如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般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华夏官场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的存在,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无论开会、行车还是吃饭,谁都不能破坏这规则,否则,便会被其他人诟病,甚至有可能被踢出圈外。

金荣华虽让肖致远为大家服务的,在吃饭的过程中,压根没有他插手的机会。餐桌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漂亮的服务员,上菜、斟酒什么的,自有她们服务。

由于在场的都是金荣华请来的,虽不能说全都是自己人,至少是金大书记想要拉拢的人,喝酒时,自然不用肖致远帮他代酒了。

肖致远也利用此机会主动出击,不断敬各位领导的酒。在敬到尹瑶卿时,肖致远起先还有几分担心,生怕对方表露出不自然来。谁知尹瑶卿在喝酒的过程中,看都没多看他一眼,将县领导的架子端的十足。

肖致远见此情况,心里暗觉好笑,尹瑶卿什么样的场合没见过,这点小风浪怎么可能难住她呢,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一场酒战过后,众人都有了几分酒意,但谁也没有喝多。肖致远多看了县委副书记叶强波一眼,叶书记虽说喝了不少酒,但却如没事人一般,别的不说,至少在酒量上,金荣华不是他的对手。

肖致远将其他领导一一送走,这才钻进了尹瑶卿的车。他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是因为尹瑶卿在散席之前,便当着众人的面对金荣华说过了,书记,今晚我喝再多都没事,小肖和我住一个小区,安全着呢!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当见金荣华和其他人都面无异色后,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稍一琢磨便明白尹瑶卿的意思了,这事放到桌面上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假如日后有关于两人的风言风语传出来,在场众人反倒可以帮他们洗白。

想清楚其中的关节后,肖致远对尹瑶卿不由得高看了一眼,别说金荣华、叶强波,他距离尹瑶卿的修行还有很远的差距,不过好在他还年青,有的是时间。

肖致远在驾驶座上坐定后,左右瞥了一眼,见其他领导都开走了,四下无人,伸过手去,在尹瑶卿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上轻轻捏了一下。

尹瑶卿虽说在酒桌上便说明让肖致远送她回家了,但两人之间毕竟有那层关系,有几分心虚,正用玉手轻扇着酒气,借以将俏脸遮挡住。当肖致远的咸猪手突然触碰到她的玉腿时,尹瑶卿大吃一惊,轻声叫了出来,啊——

肖致远见尹瑶卿吓的不轻,轻声笑道:“没事,他们都走了,方圆二十米之内,一个人都没有。”

尹瑶卿听到这话后,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冲着肖致远娇声说道:“致远,你吓死我了,快点开车。”

肖致远见状,嘿嘿坏笑道:“不行,车费还不够呢!”

肖致远在说这话的时候,将之前轻摸尹瑶卿美腿的左手竖了起来,五个指头轻轻晃动着,他所谓的车费显然不是指金钱,而是……

尹瑶卿看到肖致远的动作,随即便明白他的意思了,她一脸紧张的说道:“致远,你可别乱来,这儿随时都有人过来,要是被人看见的话,你让姐以后还怎么见人呀!”

尹瑶卿说这话的时候,话音都有几分颤抖。名声对于女人来说,非常重要,尤其像尹瑶卿这样位高权重,还又漂亮性感的女人,对此更为看重。

肖致远听到尹瑶卿的话后,丝毫不为所动,轻声说道:“尹姐,既然如此的话,你更应该主动配合,只要一下下就行了,酒店里的保安如果看到我们的车总停在这儿,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过来呀!”

肖致远借着酒劲尽情的和尹瑶卿逗闹,不过他在此过程中,两眼始终盯着车外的后视镜,确认左右没人,才敢这么去做的。

尹瑶卿不明就里,听到肖致远的这话后,更是心慌的不行,犹豫了片刻后,她一咬牙,红着脸,娇声说道:“你到底要怎么啊?”

肖致远见尹瑶卿松口了,嘴角的笑意更甚了,他侧过头来,轻声对尹瑶卿不知说了句什么。

尹瑶卿听到这话后,脸上立即爬上了两朵火烧云。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听韩立诚的,她心里很清楚的,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便不开车,时间长了,恒远大酒店里的保安铁定会过来的。

打定主意以后,尹瑶卿只觉得脸上热乎乎、红通通的,将眼睛微微闭了起来。

肖致远此时的注意力完全在车外,他只不过想逗一逗尹瑶卿,可不想被别人逮个正着,那可真是屁股里夹斧头——找死了。

看到尹瑶卿的表现后,肖致远嘴角的笑意更甚了。

片刻之后,尹瑶卿娇声说道:“致远,我们回……回家吧!”

肖致远见此情况,不敢乱来了,他瞥了尹瑶卿一眼,灵机一动,轻声说道:“尹姐,我们不回家,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尹瑶卿此时只要离开恒远门口就行了,压根不管肖致远将她带到哪儿去,轻点了一下头,答应了下来。

肖致远见状,心中一喜,挂上档后,一踩油门,车便径直驶出了恒远大酒店。

尹瑶卿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看了看车窗外,她好奇的问道:“致远,我们这是去哪儿呀?这好像是去千山公园的路呀!”

“尹姐,你上次答应我的事不会忘了吧?”肖致远转过头小声问道。

“啊,你不会是想……,哎呀,那怎么行呢?!”尹瑶卿既害羞,又担心,小声的说道。

肖致远嘿嘿一笑道:“这你就别管了,我来安排。”

车驶进千山公园以后,肖致远直接将其开到了上次停着的地方,然后将四个车窗都打开一条缝,这是为了避免一会车内缺氧。

就在肖致远和尹瑶卿在千山公园里尽情享受之时,长恒县某宾馆里的房间里也是春光无限。

县委副书记叶强波冲着身边的女人怒声喝道:“快点说,后来怎么样?”

女人可怜兮兮的说道:“后来,警……警察就敲门了,没……没有了。”

“你的意思是那天你们没有成事,真的假的?”叶强波怒声喝问道。

女人见状,大吃一惊,连忙答道:“真,真的,我怎么敢骗你呢!”

叶强波狠瞪了女人一眼,沉声道:“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一定查的出来,到时候,看我不整死你!”

女人听到这话后,眼里闪过一丝畏惧之色,连忙疾声说道:“我怎么敢骗您呢,真是这样的。”

“量你也不敢,哼,快点过来!”叶强波说完这话后,便躺在了床上。

女人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领神会的走了过去。

金荣华如果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不敢相信,在叶强波身前如奴隶一般的女人正是他当作宝贝捧着的尤梅香。

从两人的对话来看,尤梅香和叶强波之间应该早就有一腿了。金荣华的职务虽比叶强波要高,但在这女人身上,他却穿了对方的破鞋。

一个小时之后,房间里恢复了平静,叶强波啪的一声,点上了一支烟,优哉悠哉的抽了起来。

尤梅香早就被县委副书记叶强波拿下了,就连她和东溪乡党委书记包金明结拜为兄妹也是叶强波的主意。叶强波处心积虑的让尤梅香如此这般的去做,并不是为了针对金荣华的,而是冲着县委副书记、县长方朝阳去的。

东溪乡本是方朝阳的自留地,叶强波本想在那安插一个钉子,想不到误打误撞的金荣华竟然偶遇了尤梅香。

得知这事后,叶强波便让尤梅香主动接近金书记,一来二去,两人便勾搭上了。这事对叶强波来说,可是一个意外之喜,他自然没有就此放过金荣华的道理。

叶强波一支烟将要抽完时,尤梅香轻攀上叶强波的脖子,在其耳边娇声说道:“强波,我爱死你了!”

尤梅香随即又娇声问道:“强波,那天警察查房,是不是你搞的鬼,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没人举报的话,绝不会有人去查的!”

叶强波听到这话后,脸色当即一沉,怒声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干那样的事呢,姓金的得罪的人多了,人家要搞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尤梅香见叶强波发飙了,哪儿还敢再多说废话,小声嘟嚷道:“人家只是好奇而已,这么凶干嘛呀,吓死人家了!”

尤梅香发嗲,叶强波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声说道:“以后给我注意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先在头脑子里想一想,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祸从口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