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糙汉女主落魄千金古言 攵女乱h系列合集小说

自从搭上金荣华的线后,尤梅香就想摆脱叶强波的控制。对方虽能在床上给她前所未有的满足,但她总觉得这人太阴险,有种被其卖了还帮着数钱的感觉。

今晚初接到叶强波的电话,她便以身体不舒服推脱,想不过来,结果叶强波在电话那头冷声说道:“十分钟之内,你要是不到某某宾馆来,我就去你家。”

尤梅香知道叶强波的为人,他绝对会说到做到的,请邻居帮着照看一下女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自从承包下长恒宾馆餐饮部以后,尤梅香便住到城里来了,东溪乡那边的酒家则丢给她丈夫打理。

 文学

尤梅香认识叶强波的时候,他还只是乡镇的党委副书记,短短几年时间,他便已成了县委副书记。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尤梅香是亲眼见到的。今天晚上对方的所作所为很有几分惩罚她的意思,尤梅香之前还想利用金荣华摆脱叶强波的控制,现在则一点这方面的想法也没有了。

短暂的愣神之后,尤梅香连忙起身,收拾了一番以后,便去退房了,闺女还在家里等着她去照顾呢!

肖致远本以为金荣华让纪委拿下王清泉以后,势必会激起轩然大波,甚至书记和县长有可能彻底撕破脸,谁知一连三天都没有任何动静。

纪委既没有把王清泉放出来,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方朝阳那边也没有出手,给人感觉双方似乎进入了一种动态的平衡中,不过肖致远坚信这个平衡迟早会被打破的,到那会,便是图穷匕见之时。

尽管金荣华能否斗得过方朝阳对肖致远的影响重大,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不过好在有尹瑶卿作他的坚强后盾,这使肖致远稍稍放宽了心。

自从那天晚上对李若青做了出格举动后,肖致远一直想找机会解释一下,可这两天始终没有碰见对方。肖致远不知是巧合,还是李若青有意躲着他。看到黄家紧闭的防盗门,肖致远有几次冲动的想要去敲门,不过想想还作罢了,决定等过段时间再作解释。

周五傍晚,金荣华早早下班了。

这让肖致远很是意外,自从他给钟大老板做秘书,还是第一次见他提前下班,不过这倒是合了肖致远的心意。

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肖致远突然接到了临州市人医美女医生叶若曦的电话,叶大美女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肖致远听后,很是开心,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自从上次和叶若曦相识以后,肖致远便一直想找机会和其联系一下,但由于琐事缠身,再加上怕对方拒绝,一来二去便耽搁了下来。现在,叶若曦主动打电话过来,肖致远自然求之不得了。

在此过程中,肖致远心里也有几分疑惑,叶若曦怎么会突然请他吃饭的,会不会又如上次那样有什么用意。一番思索之后,并不未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他索性便不去想这事了。

下班时间一到,肖致远便快速往门外走去了。

这两天金荣华捷达车的钥匙一直在肖致远身边,倒不是他不还,而是钟大老板压根不要,对方只是说了句,这车暂时就放在你那吧,我要的时候和你拿。如此一来,肖致远反倒有点却之不恭了。

临近六点半左右,肖致远便到了临州大桥,瞥了一眼车上的时钟,他便拿起手机给叶若曦打了过去。叶若曦得知肖致远开车过来的,便让他到市人医门口后给她打电话,她再下来。肖致远当即便答应了下来,下意识的加大了踩油门的力道,捷达车向前疾驰而去。

到市人医门口后,肖致远停下车,拨通了叶若曦的电话。

片刻之后,叶大美女便从医院里走了出来。叶若曦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了,身着一袭淡蓝色的齐膝短裙,衣领处有亮片装饰,很是显眼,脸上化了淡妆,一头柔顺的秀发披在肩上,看上温柔可人。

肖致远看到叶若曦扭着纤腰慢慢向其走来,心头没来由的涌起一阵激动之感,暗想道,若是对方能成为他的女朋友,那该是一件多么美的事情呀!

“致远,让你久等了!”叶若曦拉开车门,轻声说道。

“没事,我也刚到。”肖致远在说这话的时候,只觉一股淡淡的幽香往他鼻子里钻,下意识的轻嗅了两下,真是沁人心脾、美不胜收。

市人医门口人多眼杂,肖致远没有多作停留,等叶若曦坐定后,当即便挂上档脚踩油门向前驶去。

往前行了一段以后,叶若曦低声说道:“我们还去麒麟阁吧,你还记得路吧?”

肖致远轻点了一下头,此时他的心情开心的不行,去哪儿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肖致远能与叶若曦这样的大美女共进晚餐,别说星级酒店,就是路边摊,也能吃的有滋有味。

“叶若曦,那酒店虽是你舅舅开的,但今晚我来请客,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肖致远转过头来,瞥了叶若曦一眼,开口说道。

从长恒过来时,肖致远就打定主意了,不管怎么说,今天这顿饭他都要请,哪儿有吃饭让女孩子花钱的道理。

叶若曦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道:“致远,下次吧,今天有人请客了,另外,你别总叶若曦叶若曦的,显得太生疏了,就叫我若曦吧!”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中大喜,叶若曦和若曦虽只有一字之差,这里面的区别可大着呢!在开心的同时,肖致远又微微有几分失落,看来今晚并不是他和叶若曦两人吃饭,还有其他人,会是谁呢?

叶若曦仿佛看出了肖致远的心思,低声说道:“他是我父亲朋友的儿子,从省城西京过来,我还叫了云莉,她去逛街了,一会在酒店门口等。”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的不快之情更甚了,叶若曦口中的另外一人是个男人,而且他和莫云莉都是临时被抓的壮丁,这岂不是意味着本来只有叶若曦和对方两人吃饭。

片刻的不爽之后,肖致远又回过神来了。叶若曦既然主动给他打电话,又把她的同事莫云莉叫上,这就说明她压根就不想和那货共进晚餐,只不过顾忌双方父亲的面子,不得已而为之。

肖致远想到这以后,之前的郁闷之情一扫而空,连踩油门的动作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叶若曦看到肖致远的变化后,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她怎么也想不到在短短的一、两分钟之内,肖致远头脑中竟转了这么多念头。

肖致远和叶若曦步入麒麟阁的大厅以后,莫云莉便快步走了过来。

“若曦,你搞什么鬼,让人家早点过来,自己去姗姗来迟!”莫云莉说到这儿,才看见站在叶若曦身后的肖致远,随即一脸坏笑道:“我说怎么来这么迟的,原来是等帅哥的呀,难怪,难怪!”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分明是我等她,不过看在帅哥一词的面上,哥便不和你计较了。

“你乱说什么呢,我来的可不迟,你看这会七点还没到呢,是你来的太早了!”叶若曦说道。

“是吗?”莫云莉听后,掏出手机来看了看,然后便不开口了,不用说,一定是她来早了。

当着肖致远的面,叶若曦还是很给闺蜜面子的,当即招呼道:“行了,我们进去吧,祥云厅。”

两个女生走在前面,肖致远跟在二女身后缓步向电梯间走去。肖致远注意到叶若曦不光长的漂亮,而且身材也没的说,臀部虽不如尹瑶卿那般丰满,但却很是挺翘,比白倩梅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云莉虽说也有几分蒲柳之姿,但和叶若曦相比,便要逊色许多了,无论容貌还是身材。

三人出了电梯,便见一个漂亮的迎宾小姐迎了上来,她显然是认识叶若曦的,什么都没问,只是说了句,叶小姐,请随我来。

当迎宾小姐打开包间门的一瞬间,肖致远心里没来由的一紧,他下意识的以为叶若曦的朋友已在包间里等着了。当见祥云厅里空空如也,他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叶若曦显然知道对方尚未过来,让肖致远随便坐,她便和莫云莉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窃窃私语了起来。

肖致远虽不知道叶若曦和莫云莉在说写什么,但却知道一定和他有关,从两人的眼神和不经意间的动作,一眼便能看出来。

二女一男,肖致远本就有几分局促,当发觉两个女孩竟在小声谈论他时,心里更是不安了。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衣袋里的烟盒,想到包间还有两位女孩时,只有强行忍住了。

“致远,你要想抽烟就抽,我们俩没事。”叶若曦善解人意的说道。

肖致远刚想转头道谢,耳边却响起了莫云莉夸张的声音,致远,叫的可真亲密呀,嘿嘿!

“死丫头,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味了,看我不收拾你。”叶若曦边说,边将手伸到了莫云莉的腋下。

莫云莉不甘示弱,立即还击,两女孩随即便打闹成了一团。

就在叶若曦和莫云莉打作一团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叶、莫二女见此情况,吃了一惊,连忙停止了打闹,整理一下衣服和秀发,叶若曦才扬声说道:“请进!”

门被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一身白色的西服,看上去便是价值不菲,一条暗红的领带,虽有几分张扬,但也算得体。

肖致远与之一比,便有几分相形见绌了,一件丈青色的夹克,再加上白衬衫、黑西裤,无论样式,还是档次,都没法与对方比。

来人见房间里除了叶若曦以外,竟还有一男一女,脸色微微一滞,不过随即便恢复如常了,面带微笑道:“若曦,我来迟了,请见谅,这两位是?”

叶若曦站起身来,冲着来人说道:“肖致远、莫云莉,都是我的朋友。”说完这话后,她又冲着肖、莫两人说道:“孙耀,我父亲老战友的公子,刚从西京过来,大家认识一下吧!”

孙耀听到叶若曦的介绍后,脸色一沉,补充道:“我父亲和若曦的父亲是战友,我们也是好朋友,而且从小便在一起玩了,用一句词来形容,便是青梅竹马,若曦,你说对吧?”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小子,你到底有没有上过学,青梅竹马这词可不是瞎用了,若曦要是同意你的话,那才叫见了鬼呢!

果然不出肖致远所料,叶若曦听到孙耀的话后,当即便沉声说道:“孙耀,你胡说什么呢,大家都坐吧!”

孙耀听到叶若曦的话后,脸色一沉,心里很是不快,但肖致远和莫云莉在叶若曦的招呼下已纷纷入座了,他也不便发作,只得抬脚快步往桌边走来。

孙耀走到桌前时,肖致远、叶若曦和莫云莉已坐定了。叶、莫两人离的较近,肖致远和叶若曦之间空着一张椅子,孙耀坐在肖致远右侧的话,四人基本分坐在桌子的四面,正合适。

出乎三人意料之外的是孙耀竟走到了肖致远和叶若曦中间的那个空位上坐了下来,如此一来,四人便全都挤在了桌子的一侧,看上去很不协调。

孙耀可能也感觉到了不妥,于是便冲着肖致远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往右边挪个位置。

肖致远并没有理睬他,拿起桌上的酒瓶拆起包装盒来。

孙耀见此情况,很是不爽的瞪了肖致远一眼,作为江南省城西京有名的大少,若不是因为叶若曦在场的话,他当场便会冲着肖致远发飙了。

就在这时,叶若曦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莫云莉的另一侧坐了下来,如此一来,桌上便重新获得了平衡,不过孙耀的脸却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

肖致远见此情况,心中暗觉好笑,他将酒瓶塞拔掉以后,便帮孙耀斟起酒来。

孙耀很是不爽的瞪了肖致远一眼,见对方不为所动,只有听之任之了。

孙耀初进门的时候,下意识的认为肖致远是莫云莉的男朋友,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忘向其宣示一下他和叶若曦之间的关系。谁知如此一来,反倒有几分弄巧成拙的意思,这让孙大少的心里很是不爽。

孙耀早就让他父亲去找叶若曦的父亲说两人之间的事了,可老头子一直没松口,直到两个月前才帮他去问了问。谁知叶家那边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让他们先交往,一切随缘,这让孙大少很是郁闷。

孙耀在向叶若曦发起猛烈攻势的同时,还不忘在她身边安插眼线,叶若曦这边只要有风吹草动,他便能在第一时间里知道。孙耀想叶若曦在临州市实习也就一年时间,只要将这一年捱过去,回到省城后,叶大美女绝跑不出他的五指山。

就在孙耀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候,突然接到线报,说叶若曦和一个男孩来往甚秘,这让他心里很是不安,偏偏这段时间手上的事情特别多,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等手头的事情忙完后,他便在第一时间赶到了临州。

既然这个姓肖的小子不是另一个女孩的男朋友,便极有可能是线人说的年轻男子。意识到这点后,孙耀怒目圆睁,两眼直视着肖致远。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肖致远已经被孙耀杀死了。

“这位是肖老弟吧,来,我敬你一杯!”孙耀端起酒杯,冲着肖致远说道。

孙耀心里很清楚,此时此刻,就算他再怎么看肖致远不顺眼,他也没办法收拾他,只有在酒上狠灌他一番,先让他尝点苦头,改天再好好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孙子竟敢和他孙大少抢女人,真是瞎了狗眼了。

看着孙耀因为愤怒而微微泛红的脸,肖致远一下子便猜到他的用意了,不动声色的举起酒杯,同样面带微笑道:“孙兄,我敬你!”

孙耀打定主意要将肖致远喝趴下,哪儿由得了他做主,当即说道:“我们能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了,不管谁敬谁,来,干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越发坚定了之前的判断。如果说孙耀打其他主意,肖致远还会有所顾虑,若说喝酒的话,他可不惧怕任何人。

都说喝酒和遗传有关,撇开这个说法是否科学不说,至少在肖致远身上是能得到印证的。肖家不光其父肖绪荣能喝酒,就连老妈黄桂芬也是半斤不倒,如此一来,他们兄弟俩的酒量都很突出,肖致远的最高记录是一斤二两。孙耀想把他喝趴下,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干掉第一杯以后,孙耀拿起酒瓶很快把两人的空杯斟满。孙耀擅长喝猛酒,既然打定主意要把肖致远喝倒,他自不会给对方以喘息之机。

“想不到肖老弟也是爽快人,来,我们再干!”孙耀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兴奋,仿佛已看见肖致远被他喝趴在地的场景了。

叶若曦和孙耀相处的时间长,一眼便看出了他的用意,疾声说道:“你们别忙着喝酒,吃点菜呀!”

莫云莉听后,也跟在后面招呼了起来。

“菜等会吃,不急,我和肖老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弟,对吧?”孙耀生怕叶、莫二女破坏他的计划,连忙用话来诓肖致远。

肖致远当然不会拒绝孙耀的“好意”,笑着说道:“对,对,喝酒要紧,来,孙兄,干!”

孙耀见肖致远果然上当,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心里暗想道,小子,这会让你逞能,一会等着去桌下凉快去吧,嘿嘿!

两人对视一眼,分别举起酒杯,轻轻一碰,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高脚杯虽然不大,但一杯也有一两五左右,两杯下去便是三两了。两人一口菜都没吃,两口便喝下去了。孙耀的酒量虽然不错,但胃里也有点感觉了,他看着肖致远道:“肖老弟,要不要吃口菜压压酒?”

孙耀这话看上去是征询肖致远的意见,实则是逼着他表态。肖致远如果说吃口菜,便落了下风;如果说不用吃的话,一会叶若曦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无论对方回答是与否,对他而言,都有利无弊。

“我听孙兄的。”肖致远也不傻,压根就不搭孙耀的茬,将皮球重又踢回到了他的脚下。

孙耀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心里暗想道,小子,我让你装,看你一会还怎么装?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再来一杯,来个三阳开泰。”孙耀边说,边给两人的杯子里斟满酒。

肖致远见状,不以为意的说道:“行,既然孙兄有这个想法,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叶若曦和莫云莉见到这一幕后,对视了一眼,二女眼中都有几分担心之态,这菜还一筷未动呢,肖致远和孙耀竟要喝第三杯了,若是喝下去可就将近半斤了,这要是出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莫云莉冲着叶若曦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劝劝两人。

叶若曦犹豫了片刻,并没有开口,一方面,她之前已经劝过了,毫无效果;另一方面,肖致远既然敢于应战,应该有点把握,她希望肖致远能把孙耀喝趴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8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