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将她抵在玻璃上律动H

叶若曦对孙耀的酒量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慢慢喝,他能喝一斤左右,像现在这样猛喝,再加上饿着肚子,最多也就七、八两,第四杯喝完可就六两了,再来一杯,他绝对玩完。

叶若曦希望肖致远能够撑住,这样她就不用再听孙耀聒噪了,所以这才拽住莫云莉。

 文学

“孙兄,这杯你先来吧,我喘口气。”肖致远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说道。

尽管肖致远对自己的酒量很有自信,但一脸三杯下肚,孙耀还像个没事人一般,他心里也有点没底,不知这货到底能喝多少,决定借此机会观察一下,也顺势麻痹一下对方,以为他不能喝了。

孙耀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嘴角露出了笑意。在这之前,他看见肖致远干完第三杯以后,眉头紧蹙,便估猜到对方也就七、八两的酒量,第四杯下去绝对能把他喝趴下。这会见肖致远示弱,他心里更是得意。

“行,既然肖老弟这么说,那我便先干为敬了。”孙耀说完这话后,便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肖致远见状,为了装的更像一点,假意端着酒杯发了好一阵呆,这才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慢慢的端起酒杯,凑到闭上口间。

叶若曦虽很希望肖致远将孙耀喝趴下,但见其一脸为难的表情,心里一沉,轻声说道:“致远,要是实在喝不下的话,就算了,没什么的!”

这只是叶若曦和肖致远的第二次见面,她可不希望看见对方喝出了好歹来。

孙耀听到叶若曦的话后,很是开心,开心的说道:“对呀,肖老弟,要是实在喝不下去就算了,我不计较的。”

肖致远看到孙耀幸灾乐祸的表情,答道:“感谢孙兄关心,没事,我能喝!”

肖致远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也不再装模作样了,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丝毫不拖泥带水。

孙耀见肖致远再次将杯中酒干掉了,有点傻眼了,再看肖致远依然站的很稳,丝毫没有他期待中的瘫到桌下的状况,这让孙大少的心里有点没底了。刚才这杯下去以后,他的胃里已翻江倒海了,再来一杯,他极有可能就撑不住了。

想到此前,肖致远之前费劲的样子,孙耀暗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肖老弟,要不要再来一杯?”

肖致远听到孙耀的话后,脸上微微一笑道:“行,我听孙兄的!”

孙耀听到这话后,傻眼了。他本指望肖致远服个软,这事便算过去了,谁知对方偏偏说听他的,这让孙耀有种骑虎难下之感。

肖致远将孙耀的表现看在眼里,伸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分别为两人的杯子里斟满酒,看似随意的说道:“这次该我来斟酒了,孙兄请!”

肖致远说完这话后,便端起酒杯,往喉咙里一倒,毫不费力的将第五杯喝了下去。

看到肖致远这下的表现后,叶若曦有点明白了,看来这位是在扮猪吃虎呢,于是冲着孙耀说道:“孙耀,我朋友已经喝光第五杯了,轮到你了!”

莫云莉见状,也跟在后面起哄,让孙耀快点喝。

孙耀此时如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有心想说喝不下了,但当着叶若曦的面,打死他,也不会认怂,只得硬着头皮端起了桌上的高脚杯。

孙耀好酒,以往只要摸着酒杯,心情自然而然就会好起来,今天看到杯中的那透明的液体则有种眼晕的感觉。孙耀知道要想把这酒喝下去,动作必须要快,喝完之后,立即跑到外面的洗手间清算掉,问题应该不大。

孙耀此时已无暇关注肖致远了,只想着自己如何顺利度过这一关,绝不能让叶若曦小视。

打定主意后,孙耀当即便端起酒杯,眼睛一闭,往喉咙口倒去。当辛辣的液体穿过喉咙的时候,孙耀只觉得一阵气急,咳咳,咳咳,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孙耀只想着尽快将酒喝下去,忽略了喝急了会呛着,一旦被呛着极有可能当场便交代了。咳嗽了两声以后,孙耀再也按捺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片刻之后,地板上、裤子上、鞋上,全都是污物,一股难闻的气味顿时充斥着整个包间。

吐完以后,孙耀再也无脸再待下去了,连招呼都没顾上打,便夺门而出。

叶若曦见状,嘴角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立即让服务员帮他们重新调换了一个包间,招呼肖致远和莫云莉过去重新开吃。

莫云莉匆匆吃了一点,便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

肖致远见此情况,既开心,又有几分不知所措。虽说这段时间他先后和两个女人上了床,但在面对娇艳如叶若曦这般的女孩时,他还是有几分不知所措。

除此以外,肖致远还有另外的担心,他可是知道这酒店是叶若曦的舅舅、舅妈开的,上次两人便出现过,他有点担心两人再次过来。虽说他和叶若曦之间清清白白的,什么关系也没有,但人家只怕不会这么想。

“致远,刚才真是谢谢你了!”叶若曦低声说道,“要不是你把他喝趴的话,他准又要在这夸夸其谈了,讨厌死了,哼!”

初见孙耀时,肖致远很有点担心,生怕对方是叶若曦的男朋友,但从他和对方品酒时,叶若曦的表现来看,他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了。如今从叶若曦口中得到了直接印证,这让他彻底放下心来了。

“没事,我还以为你要怪我呢,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朋友!”肖致远说道。

“我倒宁可他不把我当朋友,算了,不说他了,你喝了那么多酒,没事吧?”叶若曦关心的问道。

“还行,应该没什么事!”肖致远实事求是道。

“想不到你酒量这么厉害,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能喝了呢,谁知你是在装相,嘿嘿!”叶若曦坏笑着说道。

“我本来和云莉说好一起去逛街的,现在她却溜走了,真是气死我了!”叶若曦不等肖致远插话,接着说道。

听到这话后,肖致远心里暗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让我陪你去逛街吧,我倒是无所谓,只怕你不方便。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试探着问道:“要不我陪你逛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正好醒醒酒。”

叶若曦听到这话后,开心的不行,娇声说道:“太好了,我们快点吃,然后去逛街,前两天,我看中一款……”

女人都喜欢逛街,叶若曦也不例外,听肖致远说愿意陪她逛街,当即便觉得浑身来劲,开心的不行。

肖致远见此情况,不由得暗暗摇了摇头,那叫什么孙耀的怕是巴不得和也大美女逛街,却压根没有这机会,他也该知足了。

肖致远之前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一直到他和叶若曦吃完走人,也没见她的舅舅和舅妈,这无疑也省了肖致远的一桩心事。

吃完饭后,肖致远本想付账的,可叶若曦说什么也不同意,还说这要是让她舅舅和舅妈知道一定会说她的。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只好作罢,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请对方去别的地方好好吃一顿,要不然他这心里可有点不得劲。

出了麒麟阁以后,叶若曦便对肖致远说道:“前面便是临州的金鹰商圈了,我们走过去吧!”

肖致远既然打定主意陪叶若曦出来逛街,自然客随主便了,叶若曦说什么便是什么。

金鹰商圈是临州市最繁华的商业路段,除了金鹰商场以外,还有福万家和临州商场两家大型商场,是临州有钱人购物的首选之地。肖致远曾和前女友丁晓娴来过两回,但都是以看看居多,基本没怎么买东西。这儿商品的价格是临州市区最高的,尤以金鹰商场为最,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叶若曦拉着肖致远首先来到金鹰商场,叶若曦一下子便买了两条裙子,一双鞋。肖致远看到上面的标价后,不由得暗暗咂舌,但叶若曦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肖致远由此推断,叶家非富即贵,绝非小家小户。

当走到一男装品牌跟前时,叶若曦像想起什么似的,硬把肖致远拉了进去。肖致远还没反应过来,叶若曦便冲着营业员说道:“请帮我拿一身那模特身上的西服。”

营业员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拿过了一身西服。肖致远见此情况,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过来,他心想,先试一试,然后随便找个借口推辞掉。

谁知他将西服穿上身以后,营业员和叶若曦都说不错,叶若曦随即就将银行卡递给了营业员。肖致远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已经迟了。

营业员在包衣服的时候,对肖致远说道:“先生,你女朋友的眼光真好,这西服今天卖出去三套了,不过其他人穿着,都没有你穿着帅气。”

这话对营业员而言,如口头禅一般,但听在秦、叶两人的耳中,却有另有深意。肖致远几次机会悄悄瞥了叶若曦一眼,只见她脸色微红,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却不见之前的洒脱和随意了。

肖致远一手拎着两个包装袋,和叶若曦肩并肩除了金鹰商场。自从听了那营业员的话后,叶若曦便一言不发,肖致远也不知该说什么,两人闷着头向前走。

往前走了一段以后,肖致远对叶若曦说道:“前面就是福万家,我们进去看看吧?”

既然来逛街自然没有只逛一个商场的道理,肖致远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叶若曦听后,轻点了一下头,和肖致远一起往福万家商城走去。

就在这时,肖致远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对面走了过来,定睛一看,正是他的前女友丁晓娴和其现男友冯建伟。

自从上次在天香阁和对方巧遇之后,肖致远也刻意打听了一番冯建伟,谁知这货竟是县长方朝阳的公子,他也因此明白了丁晓娴毅然决然的和他分手的原因——攀上高枝了。

方朝阳本姓冯,后来过继给力亲戚家,这才改姓方的。当了官之后,方朝阳有意改回本姓,但由于有诸多不便,最终只好作罢,不过他却将儿子改成了冯姓,并起名为建伟。

肖致远虽不怕冯建伟,但也不想招惹他,随即便转过头去,准备和叶若曦一起往福万家里走去。

肖致远不想招惹冯建伟,并不代表对方愿意放过他。他刚转身,冯建伟便冲其喊道:“喂,那谁的,停一下,怎么见到老朋友招呼都不打一声抬脚就走呢?”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仍没有理睬他,依然往福万家里走去。

叶若曦听出了不对劲,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冯建伟见状,上前两步,沉声说道:“肖致远,说你呢,耳朵聋了呀?”

叶若曦本以为对方是肖致远的朋友,听到这货张口便骂后,这才意识到他搞错了。

冯建伟如果不招惹肖致远的话,后者绝不会去招惹他,但他如此这般指名道姓的侮辱人,肖致远自不会和他客气。

“你骂谁耳朵聋了?”肖致远回过头来两眼直视着冯建伟冷声质问道。

“我叫你,你不答应,不是耳朵聋了是什么?”这次肖致远身边没有了朱浩轩,冯建伟的底气足了许多,扬声反问道。

“你叫,我就要答应呀?一路走过来,好几条流浪狗冲着我叫唤呢,我是不是也要答应呀?”肖致远反击道。

“孙子,你他妈的说谁是狗呢?”冯建伟大声叫嚣道。

自从上次在天香阁门口被肖致远和朱浩轩狠糗了一顿以后,冯建伟就一直想找机会修理二人一顿,但不知怎么的,他老爸却一再警告他,这段时间不得惹是生非,否则,便要剥了他的皮。

冯建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老子发飙,他心里很清楚,他之所以能在长恒横着走,都是因为他有个做县长的老子,如此一来,他哪儿自不敢和对方叫板。想不到机缘巧合之下,竟在临州碰到了肖致远,他正好借此机会出一口气。

肖致远的性格决定着他不会主动惹事,但冯建伟这般张口就骂,他自也不会饶了他。

“你会不会说人话?怎么一开口便满嘴喷粪!”肖致远怒斥道。

肖致远虽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但在冯大少的眼里,却什么也不是,见对方竟敢反骂他,心里顿时愤怒到了极点。

“姓肖的,你竟敢骂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冯建伟上前一步,两眼瞪的如铜铃一般,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肖致远见状,沉声说道:“冯建伟,别以为你有个做县长的老子,我便怕你,就凭你这小身板,不想挨揍的话,乘早给我哪儿来的哪儿去!”

肖致远此刻仍在尽力克制自己,不管怎么说,冯建伟都是县长之子,他若是将对方打出个好歹来的话,可没法向方朝阳交代。

冯建伟似乎看出了肖致远的顾忌,上前一步,嚣张的说道:“姓肖的,你敢动老子一下,我就让你从长恒县里滚蛋,嘿嘿,孙子,有种来呀!”

啪!冯大少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响声,冯建伟的左脸颊上挨了一记耳光。

肖致远和丁晓娴听到这声音以后俱是一愣,叶若曦则冷声说道:“县长的儿子算什么东西,打的就是你这欠收拾的货!”

“他妈的,小biao子,你竟敢打我,老子灭了你!”冯建伟骂完这话后,便冲着叶若曦猛扑了过来,看那气势还真有几分灭了她的意思。

肖致远见此情况,无法再忍了,就在冯建伟扑上来的同时,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冯建伟不光比肖致远挨了一头,而且瘦的像麻杆一般,哪儿承受得住肖致远蓄势而发的一脚,当即便被踹的跌坐在了地上。

冯建伟上次遇到肖致远和朱浩轩,自己跌倒在地,这次则被肖致远一拳干倒在地,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叶若曦看到这一幕后,笑着说道:“就你这样,还想灭了我,你倒是来呀!”

冯建伟听到这话后,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怒声喝骂道:“姓肖的,你竟敢踹我,老子和你拼了!”

在这之前,肖致远还有所顾忌,现在既然已干了冯建伟一脚了,自然没什么再犹豫的了。在冯建伟扑上来的同时,猛出一拳砸了过去,只听见冯大少一声惨叫,鼻血顿时便窜了出来,血染衣襟。

肖致远平时注重锻炼,再加上冯建伟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打他还不和玩似的。

“血,血,我流血了,呜,呜呜!”冯建伟手捂着鼻子,当场便痛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后,围观的众人都轻笑了起来。这货一直在装逼,结果,刚被人家干了一拳,便哇哇大哭了起来,这还不把人笑死。

丁晓娴此时也顾不上丢脸了,连忙快步向前将冯建伟扶了起来,从包里拿出纸巾来,帮冯建伟止血。

冯建伟边擦脸上的血迹,便恶狠狠的对肖致远说道:“姓肖的,你给我等着,老子今天一定揍死你!”说完这话后,他便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肖致远见此情况,微微一愣,不知冯建伟给谁打电话,从踹这货第一脚开始,他便知道惹祸上身,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肖致远已一忍再忍了,冯建伟竟想出手打叶若曦,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的。

“致远,走,我们去福万家里面逛逛,让他打电话,我倒要看他能叫谁过来!”叶若曦说完这话后,转身便往福万家商城里走去。

肖致远见状,便跟在叶若曦身后进了福万家。他决定等会给老板金荣华打个电话,将这事向对方汇报一下,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就在秦、叶两人走向福万家商城的时候,冯建伟的电话接通了。

“邹叔,我是建伟呀,我在临州被人打了,嗯,是的,就在福万家商城门口,你这就让人来,好,谢谢邹叔呀!”冯建伟开心的说道。

挂断电话后,冯建伟一脸得意的对丁晓娴说道:“你就等着看那姓肖的小子怎么死吧,竟敢动手打老子,一会,你让他双倍偿还。”

说到这儿,冯建伟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挨揍的脸颊,随即出声叫唤道:“唉哟,他妈的,疼死老子了。”

丁晓娴听到这话后,刚想开口,转念一想,便又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小心的帮冯建伟擦拭起脸上的鼻血来。

“若曦,一会你先走吧,他是我们长恒县长的儿子,只怕这事不能善了,免得连累了你!”肖致远紧走两步,追上叶若曦,在其耳边小声说道。

叶若曦听后,转过头来,调皮的说道:“什么叫连累了我,你别忘了,刚才可是我先扇他耳光的。”

“可是,那什么……”肖致远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叶若曦看到肖致远一脸焦急的样子,莞尔一笑道:“不逗你了,他打电话,我也会,你放心吧,绝对没事。”

说完这话后,叶若曦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肖致远见状,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两步,他可不想偷听叶大小姐的电话。

尽管走到了一边,但肖致远还是听见叶若曦称呼对方为郑叔,然后她便简单了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不知对方说了句什么,她便挂断了电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9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