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看到就让人滴水的短文

很显然,这个非主流少女由于听歌太入神,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还蹲在坑上的刘旭。

更可怕的是,刘旭喊了两声,非主流少女也没有反应过来,依旧在摇头晃脑,最神秘的地带正越来越逼近刘旭那儿。

看着那粉得不可思议的美丽土壤,刘旭立马有了反应。

 文学

而在可怕的武器昂起头之际,非主流少女就准确无误地坐在了上面。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导弹的头部恰好顶到了门口!

刘旭以为自己要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个女人,哪知道才进去一点点,非主流少女就像被针扎了般跳了起来。

护着美丽土穰,非主流少女就立马摘下耳塞,怒斥道:“这里是女厕,你怎么会在?”

没等刘旭开口,看到那高高昂着的庞然大物,非主流少女的脸一下就红了,随后就扯起裤子跑了出去。

如果这里不是公共场所,刘旭还真想把非主流少女抓回来,然后压在墙上捅上半个小时,可惜啊!

“哥哥,你那边刚刚发生什么事了?”隔壁的陈甜悠问道。

“有人走错厕所了。”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想起这是女厕,刘旭就叹气道:“我都被你搞得头脑有些混乱了。悠悠,要是你憋不出,你就给我出去,别站着茅坑不拉屎。”

“你要说嗯嗯,不能说拉屎,这不文明。”

和陈甜悠聊到现在,刘旭都觉得她的语气很不像农村人,倒是和城里人差不多,所以他就忙问道:“悠悠,你应该在城里待了很久了吧?”

“我五岁就跟妈妈搬到福州去住了,”顿了顿,陈甜悠补充道,“不过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回来两天。我妈妈受不了我爸爸,但又不想跟他离婚,因为我爸爸很有钱,至少可以让我们母女俩无忧无虑,甚至连工作都不用做。我这次回来会呆比较久,因为我不想上大学,正寻思着找点什么事做呢。哥哥,你说我该做点什么呢?”

“做嗳,”刘旭脱口而出。

“什么?”

“做嗳做的事啊,”刘旭立马改口道,“一定要和兴趣有关,要不然你会觉得很无趣的。”

“其实我以前想当个护士,可惜我妈妈说当护士没有前途,”叹了口气,陈甜悠道,“没有上护校,我就觉得上高中好无聊,就像坐牢一样的。”

一听这话,刘旭一下就乐了。

刘旭不是马上就要开诊所的吗?

虽说已经有了李晓来当助手,但是多来一个护士也不错啊!

尽管陈甜悠没有上过护校,但在农村的诊所,平时都不会有什么客人,多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妹子的话,那也会让刘旭日子好过一点。要是一不小心征服了李晓和陈甜悠,上演着医生和两个护士的火热大战,那岂不是爽死了?

一想到李晓和陈甜悠都穿着护士装,但没有穿内.裤,然后一直喊着我要我要,刘旭就道:“我要开诊所,到时候你来当护士,然后我还有个护校毕业的朋友过来帮忙,到时候你可以跟她学着。”

“真的?”

“我骗你有没有好处。”

“好!说定了!”

这时,两个女人走进了女厕,可听到男人说话声,她们又退了出去。

蹲得腿都有点酸了,擦干净屁股的刘旭就走了出去。

敲了敲隔壁的小门,刘旭问道:“战绩如何?”

“没有嗯嗯出来,就嘘嘘了。”

看了下时间,见已经快两点了,刘旭就道:“既然嗯嗯不出来,那你就别勉强了。”

“但我怕手术后突然想嗯嗯,那不是很痛苦的吗?”

“再不行就先灌.肠了,要不?”

“灌那什么肠是干嘛呢?”

见陈甜悠比自己想象中的单纯,靠着小门的刘旭就道:“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洗你的大肠。至于步骤嘛,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拿那种大号的注射器,然后不要装上针头,然后吸满水,然后将细的那头插.进你后面,将针筒里的水都推进去。水多了,你就像嗯嗯了,然后多洗几次就干干净净的了。”

“好变.态!”

“还好吧。”

“哥哥,你跟我说,你学医的时候是不是有做过,或者被人做过?”

“都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这是常识。”

“那为什么我不知道?”

“这是男人的常识。”

“好变.态的常识。”

“这真的很……”

“哎呀!”

听到陈甜悠的惊叫,单膝她出事的刘旭就推了推门,见门被反锁了,刘旭一个高跳就抓住小门的上边,整个脑袋就探了进去,随后就看到陈甜悠正坐在坑的后面点,双腿岔开,小花苞就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了刘旭面前。

盯着那,刘旭都有些失神了。

见刘旭像蝙蝠一样挂在门上,陈甜悠就想并拢双腿,可她蹲了都快一个小时,双腿直接麻痹了,都不听使唤。

用两只手遮住那儿,陈甜悠就道:“你干嘛呢?”

“你这姿势看起来有点怪。”

皱着眉头,陈甜悠道:“蹲太久,麻了,现在都没有知觉,估计得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了。”

“你见过谁坐在厕所里休息?而且厕所多脏!”

“那你进来把我背出去呗!”

“成!”说着,刘旭就跳下去,并道,“给你十秒钟把裤子穿好。”

听到这话,陈甜悠立马拉起内.裤和牛仔长裤,并以最快的速度拉上拉链,扣好裤头的那颗纽扣。

陈甜悠刚完成这动作,她就听到了咣啷一声,木质小门直接被刘旭撞开了!

陈甜悠还没反应过来,刘旭已经将她拦腰抱起,随后就往外走。

看着刘旭那张笑得非常灿烂的脸,陈甜悠一下就脸红了,更不敢和刘旭对视。

见有个男的抱着一个女的走出女厕,好多行人都注意过来,明显没有见过如此不合理又挺唯美的一幕,帅男靓女!

当刘旭将陈甜悠抱到医院时,一医护人员急忙跑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脚麻痹了,待会儿就好了,”刘旭道。

“我还以为出车祸了,”嘀咕着,医护人员就走开了。

抱着陈甜悠到要做手术的楼层,见陈甜悠双腿还处于麻痹状态,刘旭就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并排着的长椅子上,随后就拿着那双腿放在他腿上,接着就揉着陈甜悠的小腿。

麻痹的话,一般是大.腿那儿更严重,所以刘旭就沿着小腿慢慢往上捏去。

盯着陈甜悠那被牛仔裤勾勒得肥凸凸的地带,刘旭就咽下了口水,而他手指离那儿只有十厘米左右。

说实话,刘旭想继续往更深处按摩,可这里是医院,时不时有人走过去,要是他真的去按摩陈甜悠那,岂不是会被其他人看到?

如果周围没有人,或者是在关上门的房间里,刘旭倒是敢继续深入。

看着刘旭细致地捏着自己的大.腿,陈甜悠就道:“哥哥,你还真是细心,以后嫂子一定很幸福。对了,哥哥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

“还没有。”

“你是gay吗?”

一脸黑线后,刘旭就反问道:“我哪里像gay了?”

“你要身高有身高,有样貌有样貌,而且也挺强壮的,把我抱进医院都不多喘一口气。还有呀,你的职业不是医生吗?这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职业。所以呢,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你不是gay,你就藏着女朋友,不让我知道。”

见陈甜悠一脸自信,刘旭就道:“还真没女朋友。”

“那你就是gay了。”

“没女朋友不代表就是gay!也可能是我非常花心!女人太多了!”

笑眯眯地挑了挑眉毛,陈甜悠道:“不过你这长相可不像很花心哦。”

刘旭直接无语了,道:“长相是可以骗人的。”

“我想想该如何证明你不是个gay,”盯着刘旭裤.裆,狡黠一笑的陈甜悠就道,“要是哥哥你能在十秒内有反应,还把裤子顶起来,那你就不是个gay。”

“没有外界刺.激,我怎么可能会有反应?”

“这样子可以不?”说着,陈甜悠就用中指压着自己的凹谷,随后就慢慢地滑动着。

陈甜悠并不是在自我安慰,因为她压根就没有压下去,就是轻轻碰着牛仔裤而已,所以她不会痒,也不会发出那种销魂的声音。

但是,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再配上她那清纯的表情,刘旭立马就有了反应。

看着慢慢被顶起来的裤.裆,陈甜悠噗嗤笑出声,道:“哥哥你果然不是个gay。”

在证明是不是gay的过程中,刘旭完全是被动的,甚至什么事也不用做,就用眼睛看着就可以了。所以呢,对于陈甜悠这有些过线的测试方式,刘旭真的是有些无语。

十分钟后,陈甜悠的两条腿都恢复了知觉,不过她喜欢躺在塑料椅子上,所以依旧保持着那动作,修长的双腿依旧搭在刘旭腿上,还两手枕着后脑勺。

看着陈甜悠那微微起伏着的胸,刘旭就想着这小妮子胸怎么那么大,身子却那么的娇小。这种身材比例貌似只有在动画片里才能看到,而且是那种看了会让人热血沸腾的特殊动画片。

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的一些动画片,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更是死死盯着陈甜悠那鼓起来的地带。

两点半的时候,医生门陆续来上班了,不过主刀医生还没有出现。

三点的时候,主刀医生终于出现了。

和陈甜悠简单聊了下,这个胸都有些下.垂的主刀医生就让刘旭去交费,随后她就带着陈甜悠到手术室。

外痔切除手术很简单,不过就是怕术后感染。

做完手术后,趴在担架床上的陈甜悠就被推出手术室,推向病房。

刘旭还以为陈甜悠会疼得大喊大叫的,没想到她一声都没吭。料想这是麻药的功效,刘旭就开始窃笑了。刘旭知道,等麻药效果消失了,陈甜悠一定会疼得啊啊乱叫,就好像被人破了处一样的。

这时,主刀医生走了出来,道:“我已经帮你妹妹把外痔切除了,激光切除,基本不会感染,休息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激光切除?不是用手术刀吗?”

“那是以前,现在变先进了,”说着,主刀医生就走开了。

走进病房,刘旭就看到陈甜悠成趴着玩手机。

知道是激光切除,刘旭就知道自己看不到陈甜悠啊啊乱叫的一幕,但这样最好,要不然待会儿都没办法载她回家了。

五点左右,陈甜悠就下床了,还在病房来回跑了好几圈。

在确定自己活蹦乱跳的后,陈甜悠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她就跑到卫生间去。

陈甜悠去卫生间并不是要上厕所,要是要确定那颗东西是不是没有了。

脱下裤子蹲着,拿着手机当镜子并放在下面后,陈甜悠就发觉那东西真的没有了,这让她非常窃喜。她以前觉得后.庭很难看,可是她现在发觉那里还是挺好看的,就像是一朵可爱的菊.花。

“爆.菊,”念出这个经常在网络上听到的名词,陈甜悠就吓了一跳,她这才明白爆.菊就是插后面啊!

一想到那一幕,陈甜悠就哆嗦了下,更是立马穿上裤子走了出去。

和刘旭汇合后,陈甜悠就坐上摩托车。

确定陈甜悠没问题,刘旭这才开着摩托车往大洪村的方向开去。

陈甜悠的家在村中心的大湾一带,所以到了陈甜悠家的附近,刘旭就跟陈甜悠道别。

在道别的时候,刘旭还问了陈甜悠家的具体位置,还说什么时候有空要上门拜访之类的。

事实上,刘旭上门不是想拜访村霸,而是想杀了他!

一想起村霸和他的手下之前想抢走玉嫂,刘旭就一肚子的气。

就算刘旭和陈甜悠很聊得来,但这也不表示刘旭就可以放任村霸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是刘旭管都不管,总有一天他会被村霸弄死,玉嫂也会遭到侵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7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