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玩医药代表 巴车的最后一排要了我

“小峰!”李甜急忙从屋里走出来,带着歉意对玉梅婶说道:“婶子,兰兰今天帮我插秧,我说留她在这吃饭,刚才一直在跟她说话,忘记去跟你说了。”

“小姨,他专门去河里抓了鱼回来做饭呢,我就在这里吃吧。”赵兰兰上前拉着玉梅婶的手臂,撒着娇说道。

 文学

“跟我回去。”玉梅婶脸色恢复了平静,淡漠地说道。

“小姨!”赵兰兰有些不乐意了。

玉梅婶没说话,冷冷地扫了一眼沈小峰,转身离开。

“算了,你快回去吧,下午你就在家里呆着吧,剩下的一点我和小峰做完就好了。”李甜还是那么善解人意。

赵兰兰看了看沈小峰,欲言又止,最终点了点头,跟在了玉梅婶后边。

“嫂子,他们两夫妻都不是什么好鸟!”沈小峰扬着手里的菜刀,愤懑不平说道。

李甜勉强地笑了笑说道:“算了,不管别人家了,进屋做饭吧。”

下午,赵兰兰果然没有来了,沈小峰和李甜两个人插完了秧。

自己家里的活虽然干完了,但是桃香嫂家里也还有两亩花生地,想到她那软乎乎的身子,沈小峰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动力。

回家洗了澡刚出来,玉梅婶忽然从外面走进了屋子里,她裹得严实,长袖长裤,美好的身姿被掩盖了。

“你来干什么?”沈小峰还只穿着裤衩呢,他也不怕,大摇大摆地走到了玉梅婶的面前。

“你能穿上衣服吗?”玉梅婶扫了他下边一眼,神色有些不自然。

“这里是我家,我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穿!”沈小峰忽然将裤衩往下一拉,将自己暴露在玉梅婶的面前。

“臭流氓!”玉梅婶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恼怒地看着他。

沈小峰嘿嘿笑着提起了裤子,在秀花婶那里听到了玉梅婶的秘密之后,他就忍不住想要撩拨这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当初那种冲动的想法又来了,如果她是大半夜跑过来,沈小峰肯定得将她拉进房间里狠狠的折磨一番,反正没人看得到,但现在时间还早,他不敢太放肆。

“有屁就放吧。”沈小峰翻了个白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其实他也明白,玉梅婶无非是兴师问罪来了。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找兰兰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缠她?”玉梅婶风韵成熟的俏脸蒙上一层寒霜。

沈小峰嗤笑了一声:“你自己看清楚,是她自己跑过来找我的,我叫赶她走都赶不动,我看她是喜欢上我了,你拦着也没用!”

“不要脸的东西!你是什么货色,兰兰怎么会喜欢你?”玉梅婶走到沙发旁,抱着双臂,将一对丰润挤压得更加挺拔突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看她满脸不屑的神色,沈小峰顿时就来气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玉梅婶露出一丝慌张,色厉内荏说道。

“我干什么?”玉梅婶又是这幅假装严厉的样子,沈小峰火气越大,他怒极反笑,一脚撩门给关上,随即推了她一把,将她抵在了墙上,恶狠狠盯着她:“干你!”

“你敢!”玉梅婶瞪着眼,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还挺起了胸。

沈小峰脸色狰狞,这娘们脾气真的倔,但是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突然间就伸手拉住她胸襟前的两排扣子,奋力一拉。

吱啦!

胸前猛然被暴露,玉梅婶发出了一声尖叫,紧紧捂住了胸口。

“你疯了!”她叫喊了起来。

“没错!我就是疯了!”看着她饱涨的胸脯,大红色的内衣挤压出的深深沟壑刺激着沈小峰的大脑,他几乎咆哮了起来,拉开她的手,直接将脑袋钻了进去。

“啊!”玉梅婶再度发出了尖叫,沈小峰胆子再大也怕被人听到,一手就盖住了她的嘴巴。

“呜呜!”玉梅婶死命挣扎,推搡着沈小峰,发现推不动后就开始抓他的头发,力道之大差点将沈小峰的头皮给扯了下来。

“老子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了!”沈小峰反手扣住了她两条手臂,另一只手仍然捂住她的嘴巴,就这样拖着她往房间里走去。

玉梅婶不断地挣扎,但再怎么反抗都无法挣脱,只能呜呜叫着,被沈小峰拖进了房里。

“给老子躺好!”沈小峰一把将她按到在了床上,身子压了过去,但是一只手捂着她的嘴,一只手拿着她的手,怎么也不好办事,沈小峰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

玉梅婶呜呜叫着,脸色惊慌,眼角淌下了泪痕,但沈小峰不闻不顾,低头用牙齿咬着她黑色的罩子,猛地往上一提,两团白嫩的丰盈跳了出来,白皙和鲜红的对比让他瞬间起了反应,顶在了玉梅婶的腿间。

罩子被扯开,玉梅婶挣扎更加厉害,胸前的两团掀起阵阵波澜,沈小峰一口叫叼住了一团。

玉梅婶发出了沉闷的哼声,挣扎的力道瞬间小了,身子也软趴趴的,沈小峰顿时大喜,左右开弓,很快就感觉到玉梅婶身子变得滚烫,胸前也挺立了起来。

嘴巴还是得要捂着,于是沈小峰立即腾出了另一只手,从她平坦紧实的小腹伸了进去。

隔着薄薄的布料,他感觉到鼓鼓的一块,像是垫了层报纸一样,手感很奇怪,他有些不确定,摸了两下,并没有娇嫩皮肤的感觉,他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才想起昨晚听到她和秀花婶说过自己来事了。

沈小峰僵住的动作让玉梅婶回过神来,她双手推开了沈小峰捂着嘴巴的手掌,嘴里发出戏谑的声音:“摸啊!继续啊,不上要干我吗?来啊!”

“真他妈晦气!”沈小峰心里暗骂了一声,抽出了手,看她满脸嘲讽的表情,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

“婶,我突然觉得你好可怜,又可悲。”

“你说什么屁话!”玉梅婶满脸羞恼,爆起粗口。

沈小峰嘴角上扬,带着些许讽刺说道:“你长得这么漂亮,到了女人最成熟的年纪,却嫁个一个糟老头子,感受不到女人的快乐,你表面上看起来跟电影里的女明星一样,但暗地里肯定很寂寞吧,还要忍受马富贵的骚扰,晚上是不是经常想男人想得失眠?”

“你放屁!”玉梅婶口水都喷在了他的脸上,她目光颤动着,忽然掩面哭泣了起来,双臂的挤压下,一对丰润更加性感。沈小峰的话击破了她内心的防御,她曾经有段不幸的婚姻,为了更优越的生活,她在最美艳动人的年纪嫁给了大自己十岁的马建国,但是光鲜亮丽的外表只是用来掩饰内心的孤独。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但是长期的压抑使得她比其他女人更需要男人的安慰,可马建国根本无法给他一丝满足。对方却将她当做金丝雀,成了炫耀的资本,每次有客人来家里吃饭,都会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来。

“哭什么哭?没男人不会去找吗?”沈小峰有些生气,他很不喜欢玉梅婶明一套暗一套的做法。

“我才不要男人,你滚啊!滚啊!”玉梅婶带着哭腔,侧过了身子对着墙。肩膀不断抽动着。

沈小峰心里顿时一怒,一把将她身子翻了过来,抓住了她胸口的两团,身子再度压了下去,低头吻住了她娇艳的红唇。

“呜呜!”玉梅婶使劲捶打着沈小峰的身子,剧烈地反抗着,但在沈小峰霸道凌厉的攻势下,她挣扎的力道又小了。

玉梅婶感觉自己被俘虏了,平日里强势如她,却被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给俘虏,可他身子是这么强壮有力,代表男人的特征如此伟岸,瞬间让她心中的反抗抛到九霄云外,反而搂住了他的脖子。

感觉到玉梅婶的动情,沈小峰趁机撬开了她的牙光,没等他钻进去,玉梅婶的香舌已经探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和他纠缠在了一起。

沈小峰内心激动,对这个女人真的是又爱又恨。他奋力的吮吸,手里面团似的软肉被他抓的变化着形状。

热吻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沈小峰被她的热情冲击得快要窒息,嘴唇分离后,两人都气喘吁吁,玉梅婶香唇更加红艳,白花花的胸脯上下起伏,煞是诱人。

热吻结束后,玉梅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内心的骄傲让她不敢和沈小峰对视,她闭上了眼睛,眼角还挂着泪,但满脸通红,散发着娇艳的气质,看得沈小峰眼睛都呆了。

“你满意了吧?还不放开我?”玉梅婶声音还是有些冷淡,但语气却已经弱了下来。

“再来!”沈小峰意犹未尽,深吸了一口气再度低头,却被玉梅婶扭头躲过。

“你要点脸不?我都结婚了!比你大十岁都不止,糟践我有意思吗?”玉梅婶冷静下来了,眼泪滑落,声音里出现了哭腔,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凌厉风范。

“这有什么?结婚了又怎样,谁会知道呢?追求快乐是每个人的本能。”沈小峰将她拉了起来,裤衩往下一拉,怒气腾腾的家伙跳了出来。

“帮我舔舔,回头你大姨妈走了我保证让你上天。”

玉梅婶目光落在了他下边,眼神就移不开了,她忽然就吸了一口气,眼底深处涌出一抹深深的渴望,她感觉自己又一次要被他给俘虏了。

“婶,来吧,我想你想很久了,回头我保证你做个快乐的女人。”沈小峰察觉到了她脸色的变化,低声说着,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捏了捏,以示鼓励。

玉梅婶看了他一眼,目光复杂,突然她站起往外走去:“我要回去了。”

“哎!”沈小峰套上裤衩赶紧追了出去,玉梅婶已经快步地离开了屋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沈小峰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经过刚才的短暂亲热,他发现玉梅婶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刚烈,真要到了真枪实弹开干,她肯定愿意配合的。

第二天沈小峰起来后,扛着铁犁去了李甜那里,桃香嫂和丽丽已经到了,院子里还栓着头水牛。

“小峰,这几天要麻烦你了。”桃香嫂满脸感激说道。

“没事,都是自己人。”沈小峰促狭一笑,惹得她羞怯低头。

吃过早饭,包括丽丽一起,一行四个人出门,桃香嫂家有两块水田,丈夫虽然过世,但也一个人经营着,虽然辛苦,但为了养家糊口也没办法。

干了四天,他才将两亩水田犁好耙完,接下来就准备插秧了。

傍晚收工的时候,趁着李甜带丽丽去水沟里洗脚,桃香嫂急忙凑到了沈小峰的身边,低声说道:“小峰,我下边好了,你今晚可以过来找我。”

“真的吗?”沈小峰瞬间激动了起来,看着她娇媚的脸色,恨不得现在就抱住她。

“嗯,你九点半过来,我让丽丽早点上床睡觉。”桃香嫂脸色通红,眼里也充满了期待。

收工回去之后,天色刚黑,桃香嫂帮忙在李甜家里做晚饭,丽丽则拿着暑假作业在做,拉着沈小峰在旁边指导。

吃完饭,几个人在屋里聊了下明天插秧的事情,沈小峰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一直想着今晚和桃香嫂的幽会。

“小峰听到没有?”李甜忽然说了一句。

“哦好好,我明天早点起来。”沈小峰愣愣地点头。

两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李甜嗔怪看着他:“你都听些什么啊,我让你待会儿给二柱买两包烟过去,感谢他借牛给我们。”

“行。”沈小峰有些尴尬,不着痕迹地看了桃香嫂一眼,对方眼中带着媚意,还舔了舔嘴角,令他内心一跳。

聊了会儿,沈小峰和桃香嫂两母女一起离开,有丽丽在,沈小峰不敢放肆,就这么一直看着桃香嫂,心里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快点去买两包烟给二柱送去吧,我们先回去了。”快到小卖部门口的时候,桃香嫂掏了五十块钱塞给了沈小峰,对他眨了眨眼睛,便牵着丽丽回去。

来到小卖部,秀花婶正要关门,沈小峰赶紧跑了过去:“婶!”

“你还知道来找我啊?”秀花婶似乎有些生气。

“这两天忙啊,你看我这一身,耙田累得半死,哪里还有精力来找你,等插秧完了我们再约个时间怎样?”沈小峰堆起了笑脸,脑子里浮现起了那天晚上秀花婶卖力吞吐的情景,忍不住伸手朝她胸口摸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