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C了一节课怎么办 戏里戏外一叶孤舟

那一幕幕随着车子前行而消失的景观就仿若黄海川记忆中的画面,一页页的被翻了出来,却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为过往。

“师傅,这是上哪?”黄海川发觉车子在朝着远离市中心的方向行驶着。

 文学

“黄秘书,张市长在市郊的一家茶座等您。”

市郊的盛世茶行在宁城市拥有不小的知名度,市区也有几家其分店,黄海川不知道刚到宁城的张一萍怎么会知道这里,还刻意找到郊区的这家来。

“海川,我们有几年没见了吧。”

今晚的张一萍穿着一身略显休闲的女士服装,少了几分市长的威严,多了几分长辈的亲和,黄海川猜测着这是不是张一萍有意营造的气氛。

“是啊,几年没见,张市长一点都没老。”

“呵呵,海川,你这张嘴巴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当了领导的秘书,水平就是不一样了。”

“张市长说笑了,我这是实话实话,您一点都没变老,还是那么年轻。”

“是吗。”张一萍笑着瞥了黄海川一眼,“海川,我记得你以前都是叫我张伯母的,几年没见就生分了?我叫你海川,你就应该叫我张伯母,那样才好。”

黄海川淡然的笑着,此刻的张一萍,给他的感觉越发的陌生,他印象中的那个张一萍,对他只有冷漠和嘲讽,那才是他所熟知的张一萍,而不是此刻这般套着一张虚假的面具。

“哎,海川,我知道你对我有怨恨。”张一萍突然叹了口气,“但身为人母,我也是有私心的,我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过的幸福,一辈子衣食无忧,而不是在这个现实充满竞争的残酷社会中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劳苦,未老先衰,人到中年就满脸皱纹笑容苦,那是女人的悲哀,伯母我是过来人,年轻的时候已经深深地吃过苦,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女儿能一直幸福的生活着,你应该体谅我作为一个母亲的苦衷,那时候你事业未定,跟小然确实是不合适的。”

“我理解张市长的心情,您也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着想。”

“瞧瞧,你这孩子现在还是想不通,一口一个张市长的叫着,跟我这么生分,怎么说你也去了伯母家好几次了。”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是啊,一转眼都几年了。”张一萍仿佛也跟着感伤起来,转而又笑了笑,“所以你现在有空应该多上伯母家串串门,伯母现在在宁城工作,也没什么熟悉的人,就你这么个认识的人,你呀,有时间就多来陪伯母说说话。”

黄海川笑着点头,不动声色的望了张一萍一眼,张一萍这话说的大有深意,黄海川并不是傻子,听得出张一萍话里的暗示,在宁城,张一萍需要他经常的去‘串门’,正如他母亲所说,张一萍需要全面的了解周明方这个人,及时的知道其想法。

“怎么样,海川,伯母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张一萍笑着紧紧盯着黄海川。

“张市长客气了,能获得张市长的相邀,是海川的荣幸。”黄海川面色平静的说道。

张一萍笑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

“海川,你成熟了,人也变了。”张一萍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伯母看到如今你有这样的成就,心里很是欣慰,小然很早就结婚了,现在孩子也一两岁了,你啊,也该努力了,怎么样,要不要伯母给你介绍几个才貌双全的女子?”

“谢谢张市长的好意,我现在还是主要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婚姻大事暂时不着急。”

“古人说,先成家再立业,建立家庭和工作是没有冲突的,海川,你这是陷入误区了。”

“可能是吧,但有时候人就是像一头犟馿,经常会在一件事情上有着异乎寻常的偏执,我曾经对自己说过,这辈子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怎么说呢,不巴望着能高人一等,但也不希望比别人矮了半截,让人瞧不起了,就像伯母您年轻时候也吃过苦一样,我也曾经吃过大苦头。”

“海川,你变了,真的是变咯,伯母很欣慰,很欣慰啊。”张一萍笑着,嘴角的那一丝浅浅的笑意越发的淡了起来。

……

回来的路上,黄海川同张一萍同车而坐,幽暗宁静的车厢,压抑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

“小陈,先送黄秘书回家。”良久,张一萍终于先开了口,当着司机的面,张一萍喊着黄海川工作上的称呼。

“张市长,不用,到了市区随便在一个路口停下就行。”

张一萍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朝前面的司机说道,“小陈,那就随黄秘书的意思。”

黄海川看不清楚张一萍脸上的笑容,车厢里没开灯,黄海川只能感受到那沉闷的气氛仿佛也压在自己心头一般。

同张一萍之间的谈话,最后并不愉快,黄海川在来之前多少能预见到这样的结局,张一萍,看中的是他现在的利用价值,黄海川心知肚明,可如今的他却又怎么会甘心任人摆布。

车子进了市区,黄海川让司机在路口处停下,自己打车回家。

“海川,怎么样,那个张一萍找你没什么事吧。”回到家里面,父母亲两人关切的眼神让黄海川心里一暖,他没有张然那样的家世背景,但他却有尊重自己、关心自己的家人,张然生活在那样的权势之家又怎么样,张一萍这样的女人,或许她在事业上是成功的,但她根本不懂得如何做好一个好母亲,在她的眼里,兴许只有权势金钱才是可以用来衡量幸福的标准。

物质是幸福的基础,但没有物质不代表就不能幸福。

柴米油盐酱醋茶,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张一萍,只是这个现实社会的一个小缩影,市场经济时代下的社会,已经越来的越变得物质和功利,如今的黄海川,对张一萍也算不上有什么怨恨,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中比比皆是。

“没什么事,她就是找我出去聊聊天而已。”黄海川笑了笑。

“你就蒙吧,人家一个大市长会有这个闲情雅致找你出来聊天?她绝对是没安什么安心。”邹芳白了白双眼,见自己儿子不愿多说,也悻悻然没再往这个话题上扯。

“对了,海川,刚才有个人过来,他说是你大学同学,临走前还留下了一串钥匙,说是给你的。”黄源突然拿起了桌上的一串钥匙,朝黄海川说道。

“钥匙?给我钥匙干嘛?”黄海川疑惑的走了过去,“爸,他有说是谁吗?”

“有,他说他叫费仁,在地税局上班,跟你关系很好。”

“费仁?跟我关系很好?”黄海川冷笑了一下,“爸,把钥匙给我吧。”

黄海川拿起钥匙在手上轻轻掂着,一串轻轻的钥匙,却是市价五六百万的房子,费仁还真是铁了心想把这套房子往他手上塞了。

“海川,这是什么钥匙?刚才你那同学也没说,我跟你爸都以为是你的。”见黄海川脸上的表情,黄源同邹芳两人都有些奇怪。

“这是普宁路地税局员工小区的房子钥匙,一套200多平方的新房子。”

“200多平方的房子?”黄源同邹芳两人齐齐一震,震惊的看向黄海川,“他拿这个钥匙干嘛,要把这套房子送给你?”

“不错,说是借给我用,跟送我也差不多。”

“一套两百多平米的房子,两百多平米啊。”邹芳有些语无伦次,在原地来回的走着。

“海川,我跟你爸可是拿出了半辈子的积蓄才能买下这套一百多平米的早期房子,那时候还是赶上了好世道,你看看,现在市区的房价都一两万一平了,就是我跟你爸一辈子的工资加起来都不够买个一百平米的,这人倒好,生生拿出这么大一套房子要送人。”邹芳双眼盯着黄海川手上那小串钥匙,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着她。

“按市价算是值好几百万了,不过他们地税局自己内部的人买,怕是几千块一平就能买到了,那人手上还有实权,我看他还不见得真掏了钱买房子,估计就是象征性的先付点首期款项,其它都是拖欠着,现在玩这种猫腻的人多了去。”

“再怎么说,那也是2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啊。”黄源情绪也有些激动。

“爸、妈,这房子咱们可不能要,哪怕他是以借的名义给我们,也要推辞了。”黄海川冷静的看着自己父母。

“是啊,这房子咱们不能要。”邹芳惋惜的叹了口气,同黄源对视了一眼,两人双目中依旧散发着火热的光芒,却也逐渐的冷静下来。

“爸、妈,咱们现在也不是缺房子住,就别不知足啦。”黄海川安慰着自己父母亲,他没有想到费仁会直接把钥匙送到他家里来,他父母两人都是拿工资的人,看到摆在面前的大礼,能不眼红才怪。

“人的心要是有这么满足就好了。”邹芳叹了口气,“海川,你放心吧,我跟你爸理解,比起这房子来,你的前程更重要,只要你能奔个好前程,比什么都好。”

“不错,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只要你有个好将来,我们永远都不会缺这些东西。”尽管眼里也尽是不舍,黄源仍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感激的看着自己父母亲,黄海川有些说不出话来,面对这样的诱惑,别说是他的父母,就算是他自己,同样是砰然心动,那是200多平米的房子,不是200多块钱,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他不知道得下多大的决心。

“要想将来能够爬的更高,我现在就一定要坚守住底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官场中永远都不缺那些奸诈小人,我今天如果收了摆在眼前的这座银山,明天就有可能收下一座金山,人的欲望一旦不受控制,往往会一发而不可收拾。”黄海川在心里坚定的告诫着自己,他离自己的目标还很远,很远,他不想栽倒在路上。

黄海川此刻脑海中浮现起了张一萍的面容,对方现在是个高高在上的正厅级干部,而他,在当了周明方秘书后,级别已经被调整正科,但就算是面对张一萍,他同样还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如今的光芒,那是来自于周明方身上那权势的照耀,他的价值,来自于现在的秘书身份,否则以张一萍的个性,又怎么会多看他一眼,还主动的邀请他。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城市的建筑工地上,是一群又一群顶着酷暑,挥汗如雨的工人在热火朝天的苦干着,赚着辛苦的血汗钱,这是一群真正的生活在社会底层,为着生存而挣扎着,可歌可敬的人。

今天,在宁城市靠海的一个工地上,将万众瞩目。

对于宁城市委市政府的高层来说,今天同样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日子。

一大早,黄海川比往日更早的来到市委,在他打扫到一半卫生的时候,市委书记周明方也比往常提前来到了办公室。

今天是宁城市跨海大桥项目上的动工奠基仪式隆重举行的日子,江海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邱国华将出席该仪式,对于市委市政府来说,这是这几天的头等大事。

“海川,去看一下李秘书来了没有,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道了声好,黄海川忙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快速的走出了办公室。

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李宝金负责安排奠基仪式的筹备工作,昨天下午,李宝金就已经来过周明方的办公室,向周明方汇报奠基仪式的最终安排,今天一大早,周明方就又早早的让黄海川去找对方过来。

黄海川看得出来,这是周明方对一件事极为重视的表现,省长亲临,换成任何一个领导都会万分重视,特别是黄海川清楚,周明方同省长邱国华之间,私下应该还有一些交情。

上午九时许,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齐齐出动,来到了宁城市连通江城的高速路口,迎接省长邱国华的到来。

九点多一点,邱国华的车队出现在了高速路口,下了高速,黄海川并没有见邱国华的车队停了下来,反而是周明方接了个电话后,就招呼所有人上车。

站在周明方身边的黄海川隐隐听到那是邱国华亲自打过来的电话,似乎不喜这样的欢迎仪式。

奠基仪式定在了上午十点,省里、市里的车队到了靠近工地的海湾酒店停了下来,在这里略作休息。

黄海川再次见到了邱国华,在周明方和张一萍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簇拥下往里走着,黄海川心里清楚,这样的场合,邱国华还不至于会注意到他。

酒店宽敞的会议室里,邱国华坐在主位,边上分别是周明方和张一萍等人,还有一人也坐在邱国华身旁,黄海川刚才听到介绍,知道那是省政府秘书长刘青。

黄海川在会议室的边角上坐着,细心的观察着,这么多领导在的场合,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谈话的主角围绕在邱国华和周明方两人之间,张一萍完全成了陪衬,隐隐约约的,黄海川仿佛感觉到张一萍那张始终保持着谦恭的笑脸上,似乎也压抑着一股不甘当做绿叶的情绪。

奠基仪式在十点钟准时开始了,开幕式上,是市长张一萍作讲话,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讲,话里话外阐述着跨海大桥项目对于宁城市发展的重要战略意义。

邱国华,周明方,刘青等省市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坐,黄海川在主席台后边站着,如果周明方没有什么特别吩咐的事,他就闲着没什么事。

颇有些无聊的看着时间,黄海川知道待会省长邱国华还要讲话,然后接下来是周明方作总结陈词,最后一干人还要象征性的去铲几把土,今天的仪式还要好长一会才能结束。

黄海川自认这种事其实就是浪费时间,但国情的现状就是这样,某某活动请领导出席,仿佛才会具有历史意义一般。

“她怎么也来了?”募的,黄海川看到了主席台下方一个灵动跳脱的身影,那不是邱淑涵是谁。

隐约的,黄海川看到了台下的邱淑涵在俏皮的朝自己眨着眼睛,她的身影在人群中依旧是那么的清丽脱俗。

黄海川脚步下意识的往前一走,旋即看到了台前坐着的周明方等省市领导,面色有些犹豫。

“仪式的各个环节都已经安排好,也有专门的人在负责,我在这呆着也没什么事,再说还有办公厅主任钱程在盯着,我在不在也无关紧要,这会周书记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要找我。”黄海川心里想着,人已经沿着主席台后面的小木梯走下来。

“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哦,怎么样,过的还好吗。”邱淑涵看着黄海川,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呀眨,如同那碧蓝的天空一般清澈。

黄海川瞥了眼邱淑涵身边的两名男子,那两人看似融入了周围围观的普通群众当中,却让他感觉到了同第一次为了邱淑涵的事来找他的那黑色西装男子一样的气息,特别是刚才他走近时,两人都警惕的看了他一眼,直至邱淑涵开口跟他说了话,两人才状又轻松的看着台上。

“兴许是她爷爷这次不放心他,派来保护他的人吧。”黄海川心里暗想着,那一次的见到的那个黑色西装男子,黄海川后来得知,那是邱淑涵爷爷身边的警卫秘书。

“你怎么又到了宁城了?”黄海川笑着打量着邱淑涵,她的美还是那么的动人心魄,清丽绝伦。

“我就不能再回到宁城看看啊?”邱淑涵笑着反问。

“我以为这里给你留下了不愉快的回忆,你不想再回来了。”

“既然是回忆,那就有忘掉的一天,人要是总活在过去,那就一辈子都开心不了啦。”

“一些日子没见,你就快成大哲学家了。”黄海川微微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邱淑涵能那么快忘却那过往的不愉快。

“你是自己悄悄来的还是?”黄海川说着看向台上坐在主席台正中的邱国华。

“我是今天蹭我爸的车一块来的,刚下了高速,我就在车上看到你了。”邱淑涵脸上浮现起了顽皮的笑容,“不过我蹭我爸的公车过来,可把我爸气坏了,说我要是乱跑,下次就不让我出来了,最后他还是拗不过我。”

黄海川闻言,不禁摇头笑了笑,从邱淑涵这简单的一句话中,他能感受到邱淑涵在家里有多么的受到宠爱,饶是邱国华一省之长,也都舍不得对他这个女儿稍微严厉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1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