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小兔子好大好软水 抑制剂的副作用by栖鹤

“我怕你伤心啊,做完了之后也怕你骂我啊。”沈小峰委屈说着,将昨晚去桃香嫂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甜。

李甜听罢皱起了眉头,问道:“你确定当时没有人看到你们在打谷场吗?”

 文学

“绝对没人的!当时很晚了,天又这么黑,周围都没住着人啊。”沈小峰赶紧说道。

李甜叹了口气,脸色复杂地看着他:“难怪她刚才这么伤心,原来你们都弄过了,被马长勇这么一说,她心里肯定不好受的。”

“嫂子,我有点怕她想不开,刚才就想劝一劝她的。”沈小峰也有些无奈。

“吃完饭吧,我过去看看,你就不要去了。”李甜点头。

这顿饭吃得也是索然无味,沈小峰收拾好碗筷后,两人一起出了门,李甜去了桃香嫂那里,沈小峰则回了家。

冲了个凉水澡出来后,杨翠萍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小峰你快跟我去桃香嫂子那里,村长带人把你嫂子堵在那里了!”

“什么?!”沈小峰瞪圆了眼睛,马上进房找了条裤子套上。

“快走!我路上跟你说。”杨翠萍急急忙忙跑出去,沈小峰从门后抄起一根铁棍就出了门。

路上,杨翠萍说了起来:“我刚牵牛路过,看着村长带了一群人在那边,你嫂子跟他理论,好像说你跟桃香嫂勾搭上了,这事是真的吗?”

“放屁!”沈小峰爆了句粗口,心里有些无语,女人果然还是更关心八卦的事情吗?

“我看他们要动手拉桃香嫂到村委去,你嫂子拿菜刀给拦着了,我也劝不住,就过来找你了,咱们快点,都不知道现在怎样了!”杨翠萍神色慌乱,心里又无比的敬佩李甜,要换做是她,面对那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哪里有这胆子拿刀扛着啊。

“握草!”沈小峰心头一沉,这他娘的都动上刀子了吗?他撒开脚丫子抛下了杨翠萍往前飞奔。

老远的沈小峰就看到了桃香嫂家门口围着十来号人,他赶紧冲了过去。

“谁敢动我嫂子!”上了土坡,沈小峰大叫一声,扬起了手里的铁棍。

“小峰!家伙放下!别冲动!”立即有两个村民上来,想要制止沈小峰。

“让开!”沈小峰扬了扬家伙,两人赶紧跳到了旁边,人群也让开了一条路。

桃香嫂家门口,马建国站在前边,身后站着四个高大的黑衣汉子,一看就知道是打手。

而李甜一个人站在门槛上,右手拿着菜刀,左手手掌流着血,在她的身后桃香嫂和丽丽两母女脸色惊慌的抱在了一起。

“嫂子!”看到李甜受伤流血,沈小峰蹭的一下脑子爆炸了,扬起铁棍朝着马建国打去。

“不要!”李甜尖叫了一声,马建国也疯狂地往后躲去,想要找人当挡箭牌,但是所有人都往后退。

沈小峰愤怒地看了马建国一眼,急忙跑到李甜身边拿起她的手看了看,只是有一道割痕,伤口不是很深,而且也没流血了。

“谁弄得?”

“是我自己。”李甜咬唇说道。

“啊?”沈小峰有点傻眼了。

“不这样怎么镇得住他们?”李甜嘴角上扬。

“小峰叔叔!我好怕,这群坏人要抢走我妈妈!”丽丽紧紧拉着桃香嫂,放声大哭了起来。

“别哭!有我在!”沈小峰怒气翻腾,他抢过李甜手里的菜刀,拎着铁棍走向了马建国。

“拦住他!丧门星你别乱来!”看到沈小峰那副要杀人的表情,马建国吓得连连后退。

“兄弟别乱来!要出人命的!”四个大汉也不是傻子,连连后退。

“小峰!把刀放下,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围观的村民想要上前阻止沈小峰,但看到他的表情都不敢动手,万一他热血上头砍人就完了。

“说!老王八蛋!你带人来这里干什么?!”沈小峰用菜刀指着他。

“你把刀放下!不然我报警了!你这是蓄意伤人,随时让你坐牢!”马建国躲在一位大汉身后,瑟瑟发抖。

“小峰,刀给我!”李甜走了上来,从沈小峰手里拿过了菜刀和铁棍,扔在了也一旁,立刻被几个村民给抢去了。

“你是一村之长,不帮着我们村民,还现在带着黑社会的人来村里抢人!算什么村长!”李甜冷冷地望着马建国。

沈小峰手里没了家伙,马建国胆子也大了起来,推开大汉走上前,满脸不耐烦地看着李甜说道:“我这是为村子除害!桃香不守妇道,跟你家那个丧门星勾搭一起,坏了我们村的名声!我要拉她去村委认罪,跟我们所有人道歉!”

“放你娘的狗屁!你再喊一个丧门星试试?”沈小峰怒不可遏,当即要冲上去,却被三个村民给团团抱住了。

“放开我!”沈小峰奋力挣脱,指着马建国说道:“马建国老子跟你把话挑明了!你扣了我和桃香嫂的低保这事就算了!诬陷我我也不跟你计较,但你他娘的带人来欺负一个寡妇,还算个男人吗?信不信我杀了你全家!”

“你还有理了!昨晚我亲眼看到你和桃香拉拉扯扯的,大半夜的男人女人还能干什么?”马建国脸色铁青,咬牙切齿说道。

“我要杀了你!”黑的被他说成白的,沈小峰暴跳如雷,咆哮了起来,但却被村民死死地给抱住了。

“小峰!你别说话!这么冲动成什么样了?”李甜忽然一巴掌扇在了沈小峰的脸上,失望地看着他。

沈小峰被这巴掌给扇蒙了,这个关头李甜竟然不帮自己,他心里憋屈得想要杀人。

“村长,你有什么证据说小峰和桃香嫂!这两天我和小峰一直帮桃香嫂犁田耙田,昨晚是我让小峰过来找桃香嫂商量今天插秧的事情,是小峰碰见了你想要占桃香嫂的便宜,这才阻止了你,今天在地里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了。”李甜非常冷静,一字一句地盯着马建国说道。

“证据呢?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昨晚明明是给桃香嫂送钱来了,她孩子下半年上学要钱,她的低保补助留在我这里,我好心好意送过来的,却看到他和桃香嫂拉扯不清,我要不是及时出现,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要干几炮了!”马建国得意地笑着。

“畜生!”桃香嫂大叫了一声,突然晕了过去。

“妈妈!妈妈!”丽丽推着地上躺着的母亲,无助地哭泣了起来。

“啊!”沈小峰朝天大叫,恨不得立刻杀了马建国。

“哎哟,妹子?妹子!”两个村妇急忙上前扶起桃香嫂,又是掐人中又是翻眼睛,桃香嫂很快就醒来,看着旁边大哭的女儿,她将丽丽紧紧搂在怀中,无声地流着泪。

“大家看,这寡妇自己心虚了。”马建国哈哈大笑了起来,嚣张的样子让周围的村民都有些看不下去,纷纷露出厌恶的神色。

“马建国!”李甜忽然大喝了一声,身上爆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连沈小峰都给镇住了。

“你诋毁一个女人,毁了她的名声,要谁都受不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黑的说成白的?你仗着村长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你平时就欺压村民,可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大伙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你淹死!”

沈小峰怔怔地看着李甜,彻底呆住,他没想到李甜竟然有这么强悍的一面,想起刚才自己被她打的这一巴掌,他感觉羞愧无比,这种场合冲动是没用的,越冲动越错,要像李甜一样据理力争讲道理才行。

马建国看了一圈村民,虽然他们好像很讨厌一样,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他嘿嘿一笑:“什么黑的白的,我说的是什么的就是什么!”

“马建国!”沈小峰暴喝一声,脸色阴冷,他推开了身边的村民,走到了李甜身边盯着他:“我就问你,昨晚你跑过来找桃香嫂干嘛来了?!”

“给她送钱啊。”马建国眼珠子转了起来,满脸的阴笑。

“送钱?”沈小峰冷笑两声,对着大伙说道:“大家都知道马建国平时的为人是怎样的,桃香嫂的低保补助被他扣了两年,一直都不给,昨晚他的确把钱给了,但不是他送过来的,是桃香嫂上门去要的!”

大家顿时议论纷纷,对着马建国指点了起来,他平日里的为人处世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的。

马建国也冷笑:“放屁!老子是看她女儿要开学,所以送钱过来,你别说这么多没用的,被我逮着了就想转移话题!我告诉你!今天我一定要拉着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游街示众!”

这屎盆子扣得沈小峰越发憋屈,但不敢冲动,他很清醒,事实已经陈述了出来,大家相不相信就是另一回事,其实他也可以把玉梅婶喊过来,当时她是知情的,但沈小峰怕玉梅婶向着马建国这一边,那他娘的就完了。

“屎盆子你可以随便扣,我们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你昨晚干了什么,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大家眼里看得明白,心里端得有数。”沈小峰淡淡地看着他。

“老王八蛋。”人群中冒出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很显然是故意变了声的,立刻引来了一阵哄笑,大家也纷纷指着马建国说了起来。

“村长你太不厚道了。”

“人家什么事都没干,我这两天看到他们两个都在帮桃香干活呢。”

“欺负一个寡妇算什么?还算个男人吗?”

“村长,你这么做就不对了,我家的低保什么时候给啊?我孩子下半年也要开学。”

“吵什么吵!”马建国被村民们说的脸色铁青,眼睛盯着门口互相抱着的母女,恶狠狠说道:“你们谁拦着都没用!今天我一定要这寡妇认罪!她丢了我们村的脸!”

“你敢!”沈小峰往前一步,抓紧了拳头,他出门匆忙没穿衣服,身上肌肉鼓起,狰狞看着马建国。

“你根本就无凭无据,诬陷别人!你以为真的就能无法无天了吗?信不信我去镇政府举报你!我就算睡遍整个镇政府也要找人治你!”李甜声嘶力竭地说着,绝美的脸蛋满是愤怒,加上她这一番话,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嫂子!”沈小峰心里打了个颤,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甜,她向来注重清誉,没想到会为了维护自己和桃香嫂,说出这样的话,他既是心疼又是委屈,只恨自己太没用,连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无法照顾好。

马建国也被镇住了,李甜是里河村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凭借她的姿色,要真的豁出去了,他肯定得受罪,他平日干了什么心里也有数,事情闹大的话,对他绝对没有任何好处。

“不要脸的婆娘!我们村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迟早我要把你们赶出村去!”马建国恼火地看着李甜和沈小峰。

“走!”他一挥手,带着四个大汉离开。

他们走后,村民们才围了上来,有好事的人打听着八卦;好心的人开口劝说;还有人眼神莫名盯着李甜,说可以帮忙介绍镇政府的人举报马建国。

李甜脸色苍白看着这些村民,眼里露出了深深的失望之色,她拉着沈小峰走进桃香嫂家里,一把将门给关上了。

两人将桃香嫂母女扶进了屋子里“嫂子,不要哭了,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不用怕,有我和小峰呢。”

桃香嫂眼睛都哭肿了,仍然搂着女儿。

沈小峰心头抽搐,昨晚的她还千娇百媚,现在却两眼空洞,好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嫂子,这件事情你别放在心里,风言风语我们都听多了,我们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别想不开,丽丽还小呢~”李甜继续劝说着,同样身为女人和寡妇,她最明白李甜此时的心情。

“但我和小峰已经……”桃香嫂终于沙哑地开口,支支吾吾说着,女儿在旁她没有说全。

“我也知道,没事的,没有人会知道的。”李甜带着鼓励的微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2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