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深浅po1v2简介 肉香车速快的糙汉文内容

这一退不要紧,反而是给了沈小峰发挥的空间,他腰一直,手掌摸到了她大腿根上。

“呀~”赵兰兰娇呼一声,身子忽然软了,手上掐他的力道也瞬间没了。

“不要摸那里,求求你了,我好难受。”沈小峰用手指隔着牛仔裤刮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赵兰兰无所适从,她开始求饶了。

 文学

沈小峰心头乱跳,隔着裤子其实并没有什么手感,但是他知道布料后头是赵兰兰身子最娇嫩的地方,而且根据她的反应来看,这里也是她极为敏感的部位。

“还掐不掐了?男人最讨厌女人掐人了,一点都不可爱,凶巴巴的。”沈小峰一边开车,手里的动作不断,反而更加剧烈,手指划来划去的。

“我不掐了,你放过我吧……”赵兰兰伸手想要阻挡,但却没了大半的力气,根本没用。

沈小峰收回了手,心里有些遗憾,要是赵兰兰穿着裙子就好了,那样摸起来才爽。

“你真是坏死了!还说没有交过女朋友!”赵兰兰气恼的拍着他后背。

“我是还真没有啊,你可以问富贵,我连女人都没有碰过。”沈小峰毫不脸红的撒谎。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

“像你这样的。”沈小峰嘻嘻一笑,像是开玩笑,其实是心里话。

“我才不信。”赵兰兰娇哼一声,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两人一路聊着,沈小峰将她送回了横沟村,赵兰兰还有些恋恋不舍,想邀请他去家里坐会儿。

因为桃香嫂的事情,沈小峰是怕了,直接摇头,开着摩托车往回走。

中午李甜和桃香嫂回来,她们在山里摘了一些八月瓜、野生无花果和猕猴桃,都是小时候经常吃过的,拿去镇里也能卖个七八块一斤。

下午沈小峰也没事干,在家睡了一下午,起来的时候在村子里兜了一圈,还是有不少村民问他关于桃香嫂的事情,有的人甚至开起玩笑,问他那寡妇的滋味怎样,气得沈小峰想要打人。

今晚要跟马富贵去镇里玩,沈小峰心虚,也不敢去李甜家里吃饭,就自己弄了点吃的,刚吃完马富贵的电话就来了,他赶紧关门锁上,跑到了村头等着。

不多时,一辆摩托车从村子里开出来,熟悉的发动机声音让沈小峰心头一振。

“上车!”马富贵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经常去玩吗?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路上,沈小峰厚着脸皮问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去过那样的场合。

“放心,交给我就行了,我给你安排好!”马富贵老气横秋地说着。

夜色下,摩托车沿着乡道一路疾驰,前边岔道口突然开出来一辆汽车,横在了路上。

“我靠!”摩托车差点撞上去,马富贵赶紧刹车。

车上忽然下来了四个人,手里拿着铁链铁棍朝他们两个跑了过来。

“抢劫的?”沈小峰心头一凉,赶紧跳下了车,拉着马富贵要跑,马富贵身子却好像和摩托车连在一起一样,打着哆嗦动弹不了。

四个人瞬间将两个人给包住,借着车灯的光亮,沈小峰看到这四个人脸上带着不善的神色,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狗哥?”马富贵颤抖着叫了一声,他认识这里面的某个人。

一个肥胖的青年吐了口口水说道:“你赶紧给老子滚,该干嘛干嘛去!我们不是找你的。”

“狗哥你们要干嘛?我有钱,给你们,放过我们吧。”马富贵赶紧下了车,哆哆嗦嗦地掏出了几张钞票。

“叫你滚!听到没有!”旁边的人一棍敲在了摩托车上,吓得马富贵差点摔倒。

“我滚!我滚!”马富贵又骑上摩托车,赶紧催促沈小峰上车。

“你留下!”两个大汉忽然扣住了沈小峰的肩膀。

“狗哥!你要干嘛?他是我朋友啊。”马富贵吓得大叫了起来。

“滚不滚?”那个人又是一棍子敲在了摩托车上。

马富贵缩着脖子,惊恐地看了一眼沈小峰,立马调转车头朝着里河村扬长而去。

“各位大哥想要干什么?我没钱。”面对这样的情景,沈小峰不得不服软,他脑子里乱成一团,他对马富贵很失望,更多的是愤怒,今晚出来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这帮人在这里等着明显就是马富贵喊的人。

“不干什么?听说你很嚣张啊。”肥胖的青年手里提着铁棍,忽然一棍痛在了沈小峰肚子上。

“啊!”沈小峰惨叫了一声,剧痛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沸腾,可是双手被人制住,根本没法反抗。

“教训他一顿,悠着点,不要下手不要太重。”肥胖青年阴恻恻地笑着,点了根烟蹲在了一旁。

砰!

拳头砸在了脸上,沈小峰感觉眼冒金星,一阵头晕,没等他缓过来,胸口又挨了一拳,紧接着肚子、腰部,剩下的那个人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最后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沈小峰的裤裆里。

难言的痛楚传入大脑,但是沈小峰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忽然感觉一阵晕眩,便彻底没有了知觉。

沈小峰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动作就是捂住了裤裆,身子一动,顿时感觉全身都痛,让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躺在还有些温热的马路上,沈小峰气喘吁吁,眼睛都模糊了,浑身的剧痛让他有种要死的感觉。

他摸了摸脸,已经肿了,身上挨打的部位也很痛,但是最让他感觉糟糕的是腿间,那种难言的滋味让他绝望,他感觉自己要成太监了。

在地上躺了半天,沈小峰才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摸了摸裤裆里的家伙,家伙还在,摸起来却没有感觉,只有疼痛。

“握草!”沈小峰内心悲凉,急促地呼吸,仇恨和愤怒充斥着大脑,他恨不得生撕了马富贵。

远处的路上传来了车灯的光亮,沈小峰内心生出希望,站到路边。

“小峰!”来的人却是马富贵,他在旁边停了车,急忙跑了上来。

“老子杀了你!”沈小峰冲了上去,但一用力全身都痛,直接让他摔在了地上。

“不关我的事啊,不是我干的!”马富贵都不敢上前去扶他,只能满脸慌张地蹲在一旁。

“那你怎么认识这帮人?你不是说没有人知道我们去镇里吗?”沈小峰捏紧了拳头。

“真的不关的事,是我爸让人干的!”马富贵哭喊了起来,抹着眼泪说道:“我爸昨天叫我去找你的,说对不起你,让我带你去镇里玩一玩,给你补偿,我也不知道他会叫人在这里拦着。”

沈小峰喘了两口气,脑子里仔细琢磨着马富贵的话,以他对马富贵的了解,对方的确不敢干这样的事情,那铁定就是马建国安排的。

“我要是杀了你爸,你会拦着我吗?”沈小峰阴沉着脸,咬牙切齿说道。

马富贵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脸色惨白,哆哆嗦嗦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杀了他!”沈小峰咆哮了起来,牵动身上的伤势,剧痛让他火上加火。

“不要啊!小峰你会坐牢的,你家里人怎么办,李甜嫂子怎么办?”马富贵惊恐大叫。

想到李甜,沈小峰感觉心里一苦,他才刚刚从李甜身上学到冷静镇定,没想到今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带钱了没有?送我去医院。”心里想着李甜,沈小峰迅速地冷静了下来,账肯定是要算的,但现在还是的看看伤势,他可不想成为残废。

“有有有,我帮你出医药费吧。”马富贵赶紧扶着他起来。

骑着摩托车,两人迅速地来到了镇医院,值班的医生看到鼻青脸肿的沈小峰都吓了一跳,赶紧安排他进会诊室躺着。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后,发现沈小峰身上大部分都是软组织挫伤,打上消炎针,擦上万花油,吃点药休息一阵子就好。

“那我下面呢?”沈小峰痛苦地问道。

医生叹了口气:“情况可能有点不太乐观,可能会影响功能,你明天再过来吧,去男科看看。”

沈小峰一颗心瞬间沉到了底,满脸阴沉地看着马富贵,对方低着头,眼神闪躲,支支吾吾说道:“那我们明天过来看看,说不定能治好。”

“小伙子你也不用怕,毕竟还年轻呢,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发达的。”医生也安慰了起来。

沈小峰点了点头,将怒火藏在了心底。

打完吊针后,两人离开医院,路上沈小峰的心已经凉了半截,越发靠近村里,他的心就越冲动,恨不得将马建国大卸八块。

思前想后,沈小峰还是忍住了,这事报警肯定没多大用,证据都没有,马富贵也不可能站在自己这一边举报自己老爹,他决定先忍了。

回到村里,马富贵给沈小峰留了两百块钱,让他今晚先休息,他明天再过来接他去医院。

马富贵骑着摩托离开后,沈小峰怅然若失地走进了家里,现在身上还有些疼,他走进房里脱了裤子,低头一看,内心悲凉。

原来生龙活虎的家伙萎靡不振,泛着不健康的淤青,稍微用力一挺,就有种难言的痛楚。

“老子不会放过你的!”沈小峰脸色阴沉,抓紧了拳头。

咚咚~

外边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沈小峰不想出去,怕被人看到自己的惨状。

“沈小峰,你在哪里?你怎么样了?”玉梅婶焦急的声音传来,门没有锁,她直接进来了,声音还朝着房里而来。

“是她?”不知道为何,听到玉梅婶的声音,沈小峰觉得没那么厌恶了,反而心里一暖,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赶紧拿过旁边的毯子盖在了腿间。

玉梅婶走到了门口,看到沈小峰鼻青脸肿的样子,突然掩嘴惊呼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你老公!”沈小峰心里有些愤怒。

“他……”玉梅婶脸色复杂,她走了过来,带起一阵香风,来到沈小峰面前左顾右看,露出不忍之色:“怎么这么严重?”

沈小峰认真看了看她,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不是装的,而且她的眼角处带着一点淤青,不由皱起了眉头:“马建国也打了你吗?”

“我这里没事的,他不小心碰着了而已。”玉梅婶捂住伤痕扭过头,脸色有些不自然。

“那我这里也是不小心碰着了吗?他是什么人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大义灭亲这句话你没听过吗?这种时候还在帮他说情!”沈小峰有些恼火。

“不是的!我也管不了他,我一个女人家,能干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他竟然会这么做,刚才是富贵回来告诉我我才知道的。”玉梅婶急忙说道。

“那你来干什么?来看戏吗?”沈小峰瞥了她一眼,她好像刚洗了澡,头发有些湿,身上带着沐浴露的香味,身上穿着单薄的粉红色睡裙,皮肤白皙,胸前挤出了一条沟壑,看得沈小峰内心发热。

“我就过来看看你,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富贵说你要杀了他,你千万别这么做,不值得啊!”玉梅婶语气焦急,咬着红唇,一副我我见犹怜的样子,看得沈小峰内心越发地冲动。

“我怎么做不用你管,你也别帮我了,免得他再动手打你。”沈小峰闭上眼睛躺在了床上。

“那你要怎么做,千万别做傻事,你也知道他这个人的,出了气就没事了,以后不会针对你了,我帮你出医药费吧,我只能这么帮你了。”玉梅婶顿时急了,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弯腰低头看着他。

看着领口露出的两团丰润,还有那露出的黑色罩子边缘,沈小峰吞了吞口水,心思已经不再马建国身上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老实!”玉梅婶蹙眉,直起了身子,转身背对着他。

沈小峰嘴角上扬,看着她如同少女般婀娜曼妙的背影,略微透明的粉红色睡裙显露出了黑色内衣带子的痕迹,看得他很心动。

“我可以不告他,那你要怎么补偿我?”沈小峰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伸手摸向了玉梅婶的腰肢。

她跟触电似颤了颤身子,却没有躲开,沈小峰心头一喜,慢慢在她腰间摸索了起来,继续说道:“我说要杀他不是开玩笑的,我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他叫了四个人,我差点被打死,命根子也被踢了两脚,能不能用都还不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反正我就一个人,死了一了百了。”

玉梅婶转身,看着他阴沉的脸色,俏脸满是惶恐:“你怎么这么傻啊!”

“那你补偿我!”沈小峰拉住她手臂奋力一扯,将她拉到了怀里,按住她的脑袋吻住了她冰凉的红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