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H)文 浪荡女的被CAO日常NP

“指你妈个头啊,宁城市人这么多,他还能找出你不成。”

“不对啊,老大,咱们这开着车,要是车牌号被对方记下来了,咱们岂不是完蛋了?”其中一人提醒道。

 文学

刚才骂骂咧咧的为首青年也是一愣,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眼神都有些慌乱,唯独拿刀的青年阴着脸,恶狠狠道,“把车倒回去,老子再给他添两刀,送他上路去,那女的兄弟几个轮流上了,也送她归天去,这样就没人知道了,就算是被抓进去又怎么样,临死前能上个那样极品的女人,死了也值。”

另外几个青年都有些恐惧的望着对方,几个人原本并不是一路的,拿刀的青年是刚从劳教所出来的,之前也是因为打架斗殴被抓去劳教,出来后就臭味相投的跟他们混在一起了。但要是论好勇斗狠,几人都没有对方那股凶残的狠劲。

事实上几人也都才是二十一二岁的小青年,除了拿刀的青年外,其余三人是原本就认识的朋友,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仗着家里都有点钱,也就没正儿八经的去找工作,整日游手好闲,寻花问柳,拿刀的青年从劳教所出来也是在社会上闲荡,很快就跟几人认识,互相勾搭在一起,车子是为首那个青年的,家境最为富裕,平日里几人的花销也大都是他在出,是以众人都以他为首,今天在溶洞里见到了邱淑涵那样的美女,几人就想着要勾搭一下,谁也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

“刀疤子,咱们出来都是闹着玩而已,你可别犯浑啊。”为首的青年忍不住开口道,有些心悸的看着对方。

“你们不是说害怕车牌被对方记下来吗,想一劳永逸,我说的方法就是最简单省事的。”被称为刀疤子的拿到青年沉着脸道。

“你的方法是简单,关键是咱们哥几个都要跟着你进牢子了。”在前头开车的青年转过头来,撇了撇嘴,几人中直接行凶的只有对方,真要是被抓到了,他们几个顶多就是被严惩,谁也不想跟着对方陷进去。

另外一边,黄海川只感觉从小腹上侧传来的疼痛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神经,外表单纯的邱淑涵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有些惊慌失措,带着哭音的将黄海川扶住,“海川,你没事吧。”

“没……没事。”黄海川勉强的咧着嘴笑着。

“对,对,我先赶紧叫救护车。”邱淑涵看着脸色苍白的黄海川,着急的拿出了电话。

黄海川被送往了医院,邱淑涵也跟了过去,被医生告知黄海川伤到的是肚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后,邱淑涵才松了一口气。

在宁城市高科技园区视察的邱国华也被此事惊动,此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多,邱国华结束了一下午的视察活动,拒绝随行的人员陪同,单独叫上了周明方和自己的秘书两人来到了医院。

医院里,邱淑涵焦急的在手术室外面等待着,旁边是闻讯已经先赶来的保镖,两个保镖一身黑色,在医院里引起一阵侧目。

“邱小姐,我刚才跟医生确认过了,这台手术没什么危险性,您就别担心了,还是安心坐下等待吧。”其中一名保镖劝着急得走来走去的邱淑涵道。

“我知道没危险,但人没出来,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邱淑涵神色仍是有些不安,自责道,“这事也多怪我,如果我没有乱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邱小姐,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就不必自责了。”两名保镖对视了一眼,原先说话的那人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道,“邱小姐,您上哪玩都可以,别再把我们两人故意甩开就是了,我们是首长派来保护您的,要是没有履行好职责,首长会怪我们的,今天幸好出事的不是您,不然我们两个都不知道怎么向首长交代了。”

“你们这说的是什么话,我的朋友出事就无关紧要了吗?”邱淑涵看了两人一眼,有些不喜两人说的话。

“不是,邱小姐您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名保镖听了忙摇着手解释道。

“好了,不用说了,我想静一静。”邱淑涵摆了摆手,双眼盯着依旧亮着红灯的手术室,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邱国华一行低调的来到了医院,周明方初始被邱国华叫过来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直至上了车听了邱国华所说,才明白是黄海川出了事。

“爸。”见到自己父亲过来,邱淑涵也站了起来。

“叫你不要乱跑,怎么样,这下不听话就出事了吧。”邱国华微微板着一张脸,训斥道,见到自己女儿委屈的神色,心里又是一阵不忍,微微叹了口气,全家人可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不仅是老爷子疼得紧,他又何尝不是心疼万分,在女儿面前,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父亲罢了。

“国华同志,你就别急着骂人了,淑涵没什么事就好。”周明方笑着在旁边插话道,“淑涵,医生是怎么说的,海川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吧?”

“伤的是肚子,医生说暂时没什么危险,不过手术还没结束,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邱淑涵担忧的回头望了手术室一眼。

“呵呵,没那么快的,一台简单点的手术也要一两个小时,这种需要开膛剖腹的手术可没那么快,耐心的等一下。”周明方笑着安慰道。

“希望没事吧。”邱国华叹了口气,感慨道,“明方兄,你这位小秘书可是帮了我家淑涵两次了,上一次的人情还好说,这一次却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了。”

“国华同志,瞧你说的,海川是个男人,碰到危险的时候,理当站出来,男子汉大丈夫,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呀,就别想那么多了,如果是只伤到肚子,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周明方笑了笑,“市人民医院的贾院长是内科方面的专家,海川受的伤找他了解应该没错,我让人找他过来问问话便知。”

周明方亲自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几分钟,医院的院长贾章柯等几名负责人便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一个个走的比平常都快。

“贾院长,这是邱省长。”周明方笑着给其介绍道。

“邱省长,您好,您好。”贾章柯心里一惊,刚刚看着周明方身边的男子面容有些熟悉,还在想着会是哪位领导,没想到竟会是刚刚到江海省上任的新省长。

“贾院长,今天可是有件事要向你咨询一下。”周明方说着按照邱淑涵刚才所说,描述下了黄海川的伤势。

“如果确认只是伤到小腹的话,只要能保证及时得到有效治疗,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听得对方说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周明方不由得转头朝邱国华开玩笑道,“国华同志,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贾院长在医学上的权威可是不容置疑的。”

“周书记说笑了,一山比一山高,我可不敢枉称自己是权威,那只是令人徒增笑话而已。”

“贾院长,你说这手术还要做多久?”邱国华转头问道。

“这就不一定了,要看具体的伤口有多深。”

晚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周明方和邱国华便也在外面等了起来,周明方又具体询问了下邱淑涵当时的具体情况,便打电话给了市公安局局长黄平,后者随后也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贾章柯一直在一旁陪同着,虽然不知道受伤者具体是什么身份,但见到周明方同邱国华两人能够为了这个病人出现在这里,心里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走到一侧,让人去另外准备了高级病房。

“国华同志,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点,要不要?”手术还没结束,周明方看了看时间,却是已经六点多,周明方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算了,算了,还是先等这小年轻人出来再说吧,不然哪能安心吃得下饭。”邱国华溺爱的看了看自己女儿,沉吟了一下,又道,“晚上你们市里安排的招待宴席也取消了吧,不用如此铺张浪费了。”

“那行,就依你的意思。”周明方点了点头,没有反对,“不过这手术一时半会是不不会结束的,我看还是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邱国华迟疑了一下,看看自己女儿,旋即点了点头。

黄海川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听得主刀的医生确认没有生命危险,一行人才放心了下来。

黄海川的面色显得有些苍白,听到说话的声音,微微睁开眼想跟邱淑涵说几句安心的话,这才蓦然看到省长邱国华和市委书记周明方两人都在,原本疲惫的精神突然一振,下意识的要挣扎着做起来,上腹猛的一痛,这才醒觉自己是刚刚手术完之人。

“你现在刚做完手术,可不能乱动,扯动到伤口的地方就麻烦了。”主刀医生还没离去,见到黄海川要坐起来,忙将其给按住。

“年轻人,还是先别动,安心的躺着。”邱国华笑着朝黄海川点了点头,眼神里满是赞赏。

“海川啊,你就先安心养伤,工作上的事就别想了。”一旁,周明方也笑着朝黄海川道,“邱省长听闻你受伤,可是在这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

“谢谢,谢谢邱省长和周书记。”黄海川的声音有些激动,再怎么样,他终归是逃脱不掉身份的束缚和官场里面等级分明的意识形态影响,就算是他现在的秘书身份再风光,他也终归只是官场这庞大体制里面的一个小人物,普通的一个科级干部,面对着省长和市委书记,他心底,仍是有着一份对权力深深的敬畏。

此时受伤的黄海川,还没真正的来得及去想到,他跟邱淑涵认识后,人生的轨迹已经偏离了他原来的方向,正在一点一点的往着不知名的方向逆转着。

黄海川住院的事并没有刻意的传出去,得知消息的人却是不少,市委市政府各个机关行局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这让黄海川都不得不感叹官场信息传递的可怕性,他这个宁城第一秘的身份更俨然成了下面人急于巴结的对象。

邹芳特地从单位里请了假来照顾黄海川,初始看到邱淑涵的邹芳却是一愣,特别是邱淑涵得知他的身份后,煞是亲热的一口一个的叫着她阿姨,邹芳心里差点误以为这是黄海川背着他们夫妻俩自己找的女朋友,直至听闻自己儿子说了受伤的经过,邹芳才有些将信将疑。

“海川,你跟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瞅着邱淑涵上洗手间的空当,邹芳终于逮住了机会向自己儿子问道。

“妈,您想哪去了,她是领导的女儿,我是奉周书记之命陪同她在宁城到处转转,待会当着她的面,您可不能乱说什么,免得人家女孩子尴尬。”黄海川此时仍不能坐起来,躺在床上,歪着头跟自己母亲小声说着。

“是嘛,我倒是觉着这个女孩子看着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哦。”邹芳低着头,小声打趣着自己儿子。

“妈,您就别乱猜了,说些不靠谱的话。”

“什么叫不靠谱的话?”邹芳气得眼珠子一瞪,“我儿子这么优秀,有什么样的女孩配不起。”

黄海川笑了笑,没说什么,大概天底下的母亲看自己孩子都会觉得是最出色的。

“不过这样的女孩子出生的家庭太好,难免太娇气,不会照顾人,我还是更属意那个钟老师,那模样也是长得人见人爱,老妈我可是费尽心思帮你打探过了,她是出身普通的农民家庭,很小就开始自立了,在家里也是出了名的孝顺,这样的女孩子肯定很会持家,你要是娶了那样的女子就有福了。”

邹芳独自喜滋滋的说着,俨然一副跟黄海川商量讨媳妇的样子,弄得黄海川躺在床上苦笑,这会,洗手间也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黄海川忙朝自己母亲使了使眼色,示意对方别再乱说话。

“邱小姐,我这伤医生都说没什么大碍了,养些日子就能拆线,您就别跟着我闷在医院了。”黄海川转头朝里边走出来的邱淑涵笑道。

“海川,你再这样叫我可就生气了,咱们可是共患难过了,你还叫我邱小姐,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哦。”邱淑涵佯怒道。

“呵呵,估计是叫习惯了,一时还真改口不过来。”黄海川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我以后就叫你淑涵吧,可不可以?”黄海川有些期待的看着对方。

“这样才对嘛,你一口一个邱小姐的叫着,搞得太见外了。”邱淑涵脸上出现了欢快的笑容,一张精致的没有任何瑕疵的俏脸让人看得一呆。

邹芳在一旁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要说她这种在体制里面工作的女子没有攀附权贵的想法那明显是不可能,若是自己儿子真能娶到省长的女儿,不消说什么,将来不仅自己儿子前途有了保证,自己一家同样是飞黄腾达,但黄海川之前的那次恋爱经历,让邹芳不敢再抱有什么幻想,在时下这种思想越来越开放的社会,门当户对的观念不仅没有消失,反而以一种新的形式存在着,之前张然的母亲只是一个副市长,就瞧不起她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更何况现在的这个女子父亲还是个省长,就算是这个女子对自己儿子有好感又如何,现实终究是残酷的,感情并不能成为婚姻的主宰,家庭、出身、学历等等有太多身外的因素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邹芳心里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再重蹈第一段恋情的覆辙,她宁愿自己的儿子娶个平凡一点的女人,将来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邹芳的思绪,同样中断了黄海川和邱淑涵的谈话。

“海川,我们来看你来了。”进来的是黄海川的大学同学费仁,还有市局副局长的公子杨明。

费仁和杨明两人明显都没有想到房间里还有邱淑涵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两人都有些发愣,特别是生性还有些好色的杨明眼睛更是差点直了。

“咳咳,杨明,还不赶快把水果篮放好。”费仁拉了拉还在出神的杨明,这才朝旁边的邹芳笑道,“伯母,您也在啊。”

“对,对,伯母,我们给海川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水果,可都是刚上市的。”杨明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邱淑涵眉头微微皱了皱,站了起来,笑道,“海川,我吃过晚饭再来看你,今天在这呆了一天了,晚上要回去陪我爸吃饭呢。”

“那你赶紧回去吧,今天你在这呆得够久了,回去了也好好休息一下。”黄海川忙笑着点头。

“你们几个年轻人聊吧,我去洗下水果。”邹芳看了费仁和杨明一眼,她已经认出了费仁就是那晚送钥匙的人。

“海川,不错嘛,每次在你身边都能看到美女。”杨明咧嘴笑道。

“行了,你就少贫嘴了,咱们今天可是来看望海川的。”费仁笑着推了杨明一把。

两人拉了两张凳子在床边坐下,费仁才做似不高兴道,“海川,你这可太不够意气了,受伤住院了都不跟我们这些老朋友说一声,要不是我们自己听到风声,你是不是想瞒着我们呐。”

“呵呵,我这也不是什么大伤,不想惊动太多人,没想到倒是闹得你们都知道了。”黄海川淡淡的笑了笑,跟费仁这些人打交道,让他打心眼里感觉累,整天要套上一张虚伪的面具。

“再怎么说你受伤了,我们这些老朋友关心也该关心你不是。”

“海川,你放心,你的事惊动了黄书记,我听我爸说了,黄书记昨晚连夜召开会议,责成市公安局要尽快破案,抓到凶手,还让我爸亲自抓这个案子,我爸昨晚为了你的事,亲自在第一线忙碌着,可是一整晚都没回来睡觉。”

“那就多谢杨局长了,为了我的事还这么辛苦。”

“海川,瞧你说的,咱俩是什么关系啊,你被那些王八羔子给捅了,我爸是一定要给你讨回公道的。”杨明豪气道。

黄海川笑着没说什么,市里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他受伤住院了,却不知道他受伤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邱淑涵的身份在整个宁城市除了周明方一人就再没人知道,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黄华也是在昨晚在这里才得知,更是保证要尽快的抓到凶手破案,以黄华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出去嚼舌根子,将邱淑涵是谁谁的女儿到处嚷嚷,而费仁和杨明这些人更是想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事引起了省长邱国华的关注,杨明却是以为他不知道具体情况,还想着跟他卖好。

“海川啊,其实之前我们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你。”杨明有些期期艾艾的开口道。

“哦,什么事?”黄海川心里一紧,疑惑的望着对方。

“海川,这事我和费哥都知道,原本一直不想跟你说,怕你太生气,但这些日子我和费哥却饱受着良心上的谴责,今天来的时候,费哥都跟我说了,我们是把你真当成好哥们,这事如果再瞒着你,那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跟你称兄道弟。”杨明一脸悲苦,险些就没掉下眼泪来,一旁的费仁更是在不断的唉声叹气。

“有什么事就直说嘛,瞧你们这副样子,搞得跟什么似的。”黄海川不动声色的笑道,一身鸡皮疙瘩却是全都冒了出来。

“海川,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因为嫖娼的事被抓进公安局的事不?”杨明望了望还在里面洗水果的邹芳,压低了声音道。

“记得,怎么?”黄海川瞟了对方一眼。

“海川,你是不是觉得那晚上的事很奇怪?其实那晚上的事都是刑天德精心谋划的,他是知道你可能会抢走他的秘书位置,所以故意要整你,想让周书记对你有不好的印象,达到他保住自己秘书位置的目的,不然你说哪会有那么巧的事,兄弟们都知道你是一个正派的人,怎么会突然喝醉酒还跟小姐上了床,偏偏还碰上警察去扫黄了,这些都是刑天德一手安排的。”

“是嘛。”黄海川微微一惊,旋即笑容玩味的看了两人,之前他对那晚跟刑天德单独喝酒的事就有怀疑,只不过缺乏一个有力的证据而已,现在杨明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他心里并不是很惊讶,反倒是杨明跟费仁两人将事情给吐了出来让他起疑。

感觉到黄海川似乎有些不相信,杨明更是加重了语气道,“是啊,海川,我告诉你的绝对都是真的,刑天德那晚要我借助我爸的关系,给他派几个警察到酒店去,我当时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至那晚我跟费哥碰巧回到公安局帮我爸拿一份文件遇到了你,这才知道他的阴谋,只不过那会他还是周书记的秘书,我们也不知道他陷害你是害怕你代替了他的位置,不然我跟费哥一定会第一时间揭穿他的阴谋的,直至后来你当了周书记的秘书,我们才想明白刑天德真正目的,可是那时又不知道怎么向你开口,生怕你会误会我们跟刑天德合伙陷害你,今天来的路上,我跟费哥谈了很久,才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告诉你实情。”

“那我的照片上了报纸又是怎么回事?”黄海川笑着盯着杨明,对方想演戏,他也不能装的太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