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车肉补 小棒堵住前面不让流出来贴吧

“就怕没那么容易。”

“放心,大家都是兄弟,我们也会帮你想办法。”

 文学

“那就多谢你们两个了。”

黄海川忍着心里的反感,同两人有说有笑,掩盖在床被下紧握的拳头充分反应了他此刻的心情。

“对了,海川,有件事我还真得说说你,前天你让段明把钥匙还给我,实在是太不把我当兄弟看了吧,那房子是兄弟的一片心意,你这样推辞,可是让我觉得没意思了。”费仁佯作不高兴道。

“本来我是要把钥匙亲自给你的,不过那几天市里正好也在准备跨海大桥项目的庆典活动,我一忙就没时间过去了,只能叫段明过来,让他帮我送过去了。”

“哎,海川,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这样做可是让兄弟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费仁叹了口气道。

“费哥,你的心意我领了,真的。不过我现在确实是不缺房子住,再说我平日里也很少有朋友过来玩,也用不到什么房间。”黄海川笑着婉拒。

“那就随你吧,不过我话搁在这,你什么时候需要房子,尽管来找我,兄弟我一直为你留着。”

“来,你们几个年轻人先吃点水果再聊。”邹芳这时从里间走了出来。

“不用,不用,伯母您客气了。”费仁和杨明笑着站起来,“伯母,海川现在还在恢复期,要多休息,我们就不多打扰了,改天再来看望他。”

“怎么这么着急走,没事就多留下来坐会嘛。”邹芳挽留道。

“不了,改天再来吧,还是让海川多休息休息。”

费仁和杨明笑着告辞,两人一离开病房,脸上的笑容登时消失不见,杨明语气有些不确定的看向身边的费仁,“费哥,你说这黄海川就这么容易就相信了?那他是不是也太傻帽了?”

“他就是不相信顶多也只是怀疑怀疑,这事本来就是刑天德一手搞出来的,我们顶多算是知情者,又没往里面掺合什么,关我们什么事。”费仁撇了撇嘴。

“不过咱们终归是提前知道刑天德想陷害黄海川的,没有及时告诉他,怕是他心里连咱们也恨上了,刚才那样说,虽然是把我们俩给摘出来了,不过我估计黄海川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有可能把我们给咒骂上了。”

“那又能怎么样,除非他是傻子,不然我们要指望他原原本本相信我们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把脏水都往刑天德身上泼,也足以把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引到对方身上了,至于他对我们的怀疑,就需要我们以后多主动的跟他套近乎了,努力修复好跟他的关系,我就不信他会针插不进,水波不进。”

“嘿,那还真不好说,费哥,瞧你那套200多平方的房子,人家就硬是不动心了,我估计想要把他拉下水也难。”

“那是我们还没找到他的如软肋,不然的话……哼哼,我就不信他一个正常人会没有贪恋的东西,除非他成圣人了。”

两人边说着边走远了,病房里面,刚才在洗盥间里面洗水果洗的够久的邹芳同样在同黄海川说着,“海川,刚才那个人就是那晚到咱家送钥匙的那个,他该不会是又要把房子送给你吧。”

“他是有提到,不过我哪能收他那房子,收了以后就不清不白了。”

“你那同学也真是舍得,这么一大套房子得值好几百万呐,他说送人就送人,眼睛都不眨一下。”邹芳摇头笑着。

“那说明他一点也不缺钱,像他那种,房子估计有好多套,住都住不完,平日里怕是也没少收别人的孝敬。”黄海川笑道。

“也是,我听你说他是在地税局吧,那里面油水也多的很。”邹芳语气艳羡,那么一大套房子摆在眼前却是不能收,她这心里着实是有些不舍。

“妈,您就别羡慕了,我们以后也不会比别人差的。”

“对,我相信我儿子将来一定能有大出息的。”邹芳脸上笑开了花。

“你们娘俩在说什么呢,什么大出息。”黄源这时候也从学校里下班了回来,普一进病房,脸上就挂满笑容。

父母亲两人在一旁说说笑笑,黄海川也独自沉思了下来,刑天德的事他并不惊讶,但他心里的疑惑却并不止这些,费仁和杨明两人刚才在这里一唱一和的做戏,他又何尝看不出两人的那些小心思,但对于那晚上坐在他身旁的陪酒女子邓莹,却是也让他起疑,那天晚上,对方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

“刚才忘了就这事试探一下费仁和杨明两人知不知情,下次却是得找个机会再问一下。”黄海川心里暗暗想着,他对邓莹的印象终归是不错,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同样是来自宁城大学的学生,两次的接触当中,黄海川依稀也了解到对方是因为家庭困难才会出来做陪酒小姐,黄海川心底仍是不希望这样一个女子也会参与到刑天德陷害自己的阴谋中。

黄海川连住院都得不到休息,每日里来探望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特别是初始的前几天,黄海川一天到晚都得不厌其烦的摆着笑脸接待来人,直至前几天过去,情况才好了些。

刑天德同样是提了礼物来看望黄海川,还一番关切的嘱咐黄海川要好好休息,早日康复。

黄海川现在已经能够撑着身子独自坐起来,这一日,黄海川刚刚虚以委蛇的陪着来看望他的刑天德聊了会天,忍着厌恶将对方送走,但随后来看望他的一人却是让他感到阵阵惊奇。

“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黄海川疑惑的看着对方,来人赫然是仍让她心底存有疑虑的宁大女子邓莹。

“怎么,我作为朋友来探望你不行啊,一来就摆出了这种审问的架势,你该不会就是这样欢迎来关心你的朋友吧。”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奇怪而已。”黄海川笑了笑,“总不会是我住院的消息都已经传到你们学校去了吧,我可不信我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那可不一定,你是谁啊,市委书记的大秘书,你住院的消息不说传得大街小巷众人皆知,但知道的人可是一点都不少,我能听到风声可是一点都不奇怪。”邓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身上穿着一条简单的深色牛仔裤,再配上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整个人却是充满了青春活力。

邹芳在一旁笑眯眯的拿着椅子请邓莹坐下,眼睛更是在对方身上暗暗打量着,黄海川一看到母亲的那副神色,心里不由得苦笑,知道自己母亲估计又要在心里乱琢磨了。

“谢谢伯母。”邓莹甜甜的冲邹芳笑了笑,转头关切的看着黄海川,“你的伤不重吧?”

“没什么大碍,再修养几天就能出院了,谢谢你的关心。”黄海川点了点头感谢道,心里的疑惑却是一点不减,别人知道他住院的事,他还一点都不会奇怪,毕竟官场里面消息的传递实在太快,一有事情发生的,立刻传得众人皆知,邓莹一个普通的大学女子却是也能知道他住院,这不得不让原本心里就对她有疑虑的黄海川更是多了几分怀疑。

“邓莹,你是听谁说我住院的?我可是连身边的朋友都没告诉哦,却是连你都能知道,我这心里可是惊讶不已呢。”黄海川笑着看着对方,不动声色的试探着。

“你不说不代表别人就不知道嘛,瞧瞧你房间,有那么多人送来的水果,那些人还不是照样知道。”邓莹笑着白了黄海川一眼,说道,“你要是真想知道我怎么听到消息的,那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说吧,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黄海川笑着微微眯起了双眼。

“我也是听我的姐妹们说的,她们在陪几个官员喝酒,无意间听到他们聊起说市委书记的秘书住院了,很多机关部门的头头们都去探望了,说你呀,不知道是真受伤还是假受伤,肯定是想利用生病住院的事额外发笔财。”

“是嘛,这些人倒真是会乱嚼舌头。”黄海川听了一愣,随即无奈的摇头笑着,他也知道很多有点实权的官员都会巧妙的利用各种手段收受钱财,像什么生病住院的,过生日庆祝的,还有婚丧嫁娶等等,各种各样的风土习俗已经俨然成了一些官员敛财的新手段。

“就是呢,那些人真是没一点人性,别人都受伤住院了,他们还说那样的话。”

“呵呵,不用管他们,这个社会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多得是。”黄海川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随即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你现在还去酒店?”

“没,我岂能辜负你的一片好意,刚才不是说了嘛,是从身边的姐妹那听说的,你也知道我们学校做那种兼职的人并不少,我也曾经踏入那个圈子,自然是跟她们都认识。”

黄海川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什么,这种事终究是不光彩,指了指桌上的水果,黄海川笑道,“你要来看我可以直接来就是,干嘛还要学别人买礼物,你自己都还是学生,没有工作收入,有钱的话就多攒下来。”

“哪有看病人是空着双手来的啊,那也太不礼貌了。”

“你人来了就是一份心意。”

两人聊了一会,邓莹并没有在病房里久呆,坐了十多分钟便告辞离开,黄海川除了第一次的试探也没有再多追问什么,邓莹的解释听起来再合理不过,若是继续追问下去,假如是真的误会对方,那就伤害了别人的一片好意了,只是心底的那丝怀疑仍是没有彻底消失,黄海川现在对刑天德的戒心太重,以至于连那晚上出现的邓莹都始终不敢去完全相信。

邹芳笑着代黄海川将邓莹送到门外,转身回到病房里,登时就笑着拿手指点了点黄海川,“好啊,以前看你一声不吭的,也没听你说跟什么女孩子交往,这下倒好,你一住院,就蹦出了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来关心,敢情你是一直瞒着我跟你爸啊,害的我们为你操心了那么久。”

“妈,什么时候蹦出好多漂亮的女孩子了,您倒是给我数数。”黄海川苦笑道。

“刚才来的那个不就是一个?”邹芳笑着瞪起了双眼。

“好,那就依你,那算一个,还有什么人,您说给我听听。”

“那个邱小姐我看也能算一个,瞧你住院这几天,她天天过来看你。”邹芳笑着开始胡搅蛮缠起来,“其它……其它的嘛,人太多了,你老妈我暂时想不起来,以后想起来了再说。”

“妈,那个邱小姐是省长的女儿,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来看我,只不过是因为我这受伤跟她有点关系而已,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个邓莹,我跟她的关系只能算是很普通的朋友。”

“好好,那这两个都不算,老妈跟你说的那个钟老师,你到底觉得如何?”邹芳笑着再次逼问起黄海川,她隐隐感觉那个邱淑涵看自己儿子的眼神有些不一般,自己儿子没看出来,她也乐得什么都不说,她心底终归是属意那个钟灵的,邱淑涵的身份太过高贵,邹芳不是不喜欢,而是心里面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家高攀不上那样的权贵,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妈,这个以后再说了,感情的事情哪能急的来,真要是碰到属于我的幸福,我会抓住的。”黄海川笑着搪塞道。

“我看你就跟木头差不多,能抓得住才怪,老是随便糊弄你老妈。”邹芳笑骂道。

邱淑涵要走了,临走前来到了医院跟黄海川辞行。

“我走了你记得好好养伤哦,下次我再来宁城看你。”

邱淑涵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的纯真,如同两汪清泉一般的眼眸是如此的清澈,黄海川这些天来早就见惯了对方一笑一颦的举动,每次却仍是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定了定心神,黄海川笑道,“我这伤本来就没什么大碍,医生都说我过个两天就能出院了,你就放心吧。”

“还没什么大碍,肚子都破了好大一个口子了,当时的情形我都快急死了。”

“呵呵,现在这不是没事了嘛,还得多感谢你这些天来每天都来医院看我。”

“你呀,老是这么客气,再怎么说你受伤跟我也有一定的关系,我要是不来看你,岂不是要被人说太没良心了。”

两人说说笑笑,直至快到中午,邱淑涵才笑着起身,“我得走了,不然让司机都等急了,以后找时间再来宁城。”

“嗯,你赶紧走吧,你这些天一直到医院来看我,也耽搁了不少时间了。”黄海川点点头,看着对方那清丽的面容,心里不知怎的,竟是生出一股不舍的情绪。

同邹芳辞别了一声,邱淑涵终是离开了,看着对方的背影一直消失在病房外,黄海川莫名的有一种异样的情绪,那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你就别看了,人家就像只天上飞的鸟儿,而你只是地上行走的普通人一个,你是长不了翅膀飞上天去的。”邹芳笑着伸手挡住黄海川的视线晃了晃。

“妈,我只是感激人家而已,邱省长在宁城市视察两天完就回去了,原本她是该跟他父亲一块回去的,她却特地多呆了几天到医院来看望我,怎么说也得感谢人家这份心意不是。”黄海川不满的嘀咕道,心里却是兀自说了一句:人张不了翅膀飞到天上去,但总能想办法把天上的鸟儿给抓下来不是。

“希望你不是口是心非。”邹芳笑眯眯的盯了自己儿子一眼,嘴上没多说什么,心里却是一点都不轻松,她还是不希望自己儿子对邱淑涵那样的女子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

时间在指缝中悄然流逝,往往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已悄无声息的过去,邱淑涵已经离开了宁城两天,每一天,仍是有人陆陆续续的来医院看望黄海川,只是没刚开始的前几天多罢了。

黄海川在医院里多住了两天,在医生的许可下终于出院了,跟父母亲三人收拾了东西,黄海川离开了这住了短暂时日的病房,告别了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这些日子每天都闻着消毒剂的味道过,一出来还真不习惯。”回头望了一眼医院的大楼,黄海川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你个混小子,想闻那个味道是不是,那就把家搬进去住啊。”邹芳一听,不由在一旁笑骂,“人家都巴不得远离医院,就你还惦记着那味道。”

“妈,我也只是随口说一声嘛,瞧您当真的。”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回了家,当天下午,黄海川就到市委去上班了,这些日子他受伤住院,周明方身边少了秘书,办公厅临时从秘书科里挑了两名工作人员代替其工作,如今他一回来,一切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黄海川第一时间就准备去周明方的办公室,才被办公厅的人告知周明方下基层去了,要第二天才回来。

“早知道我就在家多偷懒个半天嘛,明天才过来。”黄海川听闻消息,不由得摇头笑了笑。

周明方不在,黄海川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呆了一会,将这些日子堆积的文件资料浏览了一遍,便寻思着上了市委政研室去。

“咦,海川你出院了?”刚刚摇头晃脑从厕所里出来的李东阳咋一看到黄海川,吓了一跳,旋即就快步的走了过来,在黄海川身上胡乱捏了一阵。

“喂喂,我说你这是干嘛,要摸就摸女的去,别来我这发浪。”黄海川笑着推开对方。

“啧,瞧你说的什么话,我是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刚才经过我一番独特的手法检查,你小子看来是恢复如初了,不错,不错。”李东阳煞有介事的笑道,“不过你也真是的,出院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嘛。”

“我要是真跟你们嚷嚷我什么时候出院,那我可就连出院都没得安生了。”黄海川不以为然的摇头笑道,上下打量了李东阳一眼,“看你小子还是很悠闲嘛。”

“嘿,也算不上悠闲了,今天头儿跟周书记下基层去调研了,科里去了两人,只不过这种事轮不到我身上罢了,不然你现在可就看不到我了。”李东阳耸了耸肩,“那你到政研室来又是?”

“怎么,政研室是我的老家,我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啊。”

“可以,可以。”李东阳忙不迭的笑着点头,左右看了一眼,突然将黄海川拉到了一边。

“喂,你这是干嘛,瞧你这表情咋这猥琐,跟做贼似地。”

“海川,你有没有听说有关周书记的事?”费仁一双眼珠子不停的朝左右转着,生怕旁边有人经过。

“周书记的事?怎么,出什么事了?”看到李东阳的表情,熟悉对方的黄海川心里一惊,他知道李东阳平日里在政研室素有八卦之王的称号,对方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本事,总是第一时间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有些虽然纯属子虚乌有,但也不乏一些真事。

“我就知道你受伤住院,肯定不知道这事。”李东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没多卖关子,悄声道,“你知道嘛,听说周书记被人举报了。”

“周书记被人举报了?怎么可能?”黄海川一愣,失声道。

“你这次又是从哪听来的乱七八糟的消息。”冷静了一下,黄海川怀疑的看了李东阳一眼,这种消息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周明方在宁城市拥有绝对的权威,谁会敢去干这种事?

“谁说不可能的,听说事情还闹大了,举报者不仅接连向省委省政府写信,还向中央写了举报信,听说连上面的领导都惊动了。”李东阳一脸神秘道。

黄海川有些惊疑不定,李东阳的话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去相信。

“东阳,我看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悠闲了,正经的事不去做,天天去道听途说这些不靠谱的传言,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这种事你当着我说还没关系,要是被别人听了去,传到领导那里,那你小子可就要挨批了。”黄海川笑着拍了拍李东阳的肩膀,终究是不相信对方说的话。

“海川,这次我可真的不是乱说,你都不知道,省里的调查组都下来了,你说,就冲这阵势,能有假吗,要不是周书记出了事,能让省里的调查组亲自下来嘛。”

“省里的调查组下来?你确定?”黄海川身子一震。

“嘿,我这也是听说的,有人说省里的调查组昨天就到宁城了,周书记偏偏是昨天下基层去了,你知道别人怎么说的不?”

“别人怎么说的?”

“别人说周书记这是心虚了,是刻意避开省里的调查组,要不然怎么会省里的调查组一下来,周书记就恰好下基层去了?”

原本对李东阳的话还有些将信将疑的黄海川听到对方的话不由得一笑,若说他刚才差点就信了李东阳听来的传言,此刻却是在心里推翻了对方不知道从来听来的那些传言,依他对周明方的了解,假如真有调查组下来,又是冲着周明方来,以周明方那种强势的个性,是断然不会主动避开,再说若是真的是来调查周明方,那些什么所谓的传言周明方是到下面去避开调查组,那种方法根本就是不智之举。

“东阳,我看你啊,还是多去琢磨琢磨别的,别整天听这些不靠谱的传言。”

黄海川从政研室出来没有立刻回去,而是回到了市委办公厅去打探消息,他虽是不信周明方到基层去视察是避开调查组,但是否确有调查组一事却是让他心里仍有些疑惑。

黄海川在第二天见到了回到市委的周明方,这位在宁城拥有着绝对权威的市委书记一如往常一般,脸上尽显刚毅决断的气魄和自信。

“海川,瞧你的脸色恢复的不错嘛。”周明方看到了黄海川,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怎么样,要不要我再特批你休息两天,多养养身体?”

“周书记,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了,能正常工作的,谢谢周书记的关心。”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恢复的这么快,要是我这种老人家,那可得伤筋动骨一百天了。”周明方笑着摇了摇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3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