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没C够吗 啊…别㖭了花城

宁城市驻京办主任董传应带着两个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到机场接的机,黄海川还是第一次同对方见面,这位在京城同各大部委打交道,宣传宁城城市品牌,帮忙招商引资的驻京办主任虽是长时间都呆在京城,但在宁城市的机关系统当中却是有不小的名气。

驻京办的人开来了两台车子,一辆黑色奥迪,一辆黑色丰田,单从驻京办车辆的配置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市里的人却都清楚,宁城市驻京办绝对是个有钱的单位,周明方个人似乎很注重在京城宣传宁城市的城市形象,对驻京办这一块的重视程度远超前任市委书记,黄海川有听说前一任的驻京办主任就是被周明方不满工作不到位给调回市里去当了个闲职去了,董传应是周明方亲自点的将,驻京办的财政拨款也从来都不少,再加上也有一部分自己创收,驻京办虽说谈不上富得流油,但也绝对穷不了。

 文学

“黄秘书,来,把东西给我吧。”董传应将周明方伺候上了车,人并没有立刻跟着上去,反而是往回走了几步,迎向黄海川。

“不用,不用,董主任您太客气了,里面就一点衣服,也没什么东西。”黄海川笑着拒绝,董传应是个正处级的干部,级别比他还高两级,其实没必要把姿态刻意放的这么低,黄海川知道是自己屁股下这个位置决定了董传应的态度。

“那成,黄秘书,咱们待会再聊。”周明方还在车上,董传应也不敢耽搁了时间,跟黄海川聊了一两句,也忙坐上了奥迪车的副驾驶座。

黄海川坐在后面的丰田车子,首都京城,他还是第一次来,看着两旁高楼林立的建筑物,浓郁的现代化气息,黄海川这个土生土长的宁城人也能感受到宁城同首都京城还有不小的差距,尽管这座城市的职能定位更多的是充当着国家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但不能否认,首都的经济发达程度同样很高,宁城作为东南沿海的经济发达城市比起京城来都还要略逊一筹。

宁城市驻京办的地址位于东城的一座四合院,十室十厅六卫,房子面积300多平,院落占地400多平,规模着实不小。

车子没有到酒店,而是直接进了驻京办,黄海川这才得知周明方并非下榻酒店,而是要直接住在驻京办里面。

周明方的选择多少让黄海川有些诧异,按理说一些领导出行都喜欢下榻在高档的酒店,享受豪华服务,周明方直接住在驻京办里,倒是能省下一笔经费开支。

“董主任,周书记每次到京城都是住在这里?”趁着周明方进房内休息,黄海川悄悄拉住董传应问道。

“是啊,你才刚当上周书记的秘书不久,难怪你不知道。”董传应笑着点头,“看到没有,3号房间那是这里面最好的房间了,是周书记专用的,平常没人住也都是空着,只有周书记来了才能派得上用场。”

“哦,是这样啊。”黄海川若有所思的点头,看了看董传应,笑道,“我随便问问,没什么事,谢谢你,董主任。”

“黄秘书,您跟我客气什么。”董传应十分热情的拍着黄海川的肩膀,靠近了身子,声音略微放低道,“黄秘书,前段时间你刚当上周秘书的秘书,老哥我是一直想抽空回宁城去亲自向您祝贺一番,奈何驻京办的琐事太多,有些事情看着不重要,离了我还不行,所以一直找不到时间,这次正好,你到了京城,千万别跟老哥我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客气了可就不给我老哥我面子了。”

“董主任太客气了,我就是跟着周书记进京,自己也没什么事,不过要是有时间的话,倒是要好好到一些名胜古迹去走走看看。”黄海川笑着道。

“哈,那简单,驻京办里随便挑出一个人都是能在京城走街串巷的,对京城熟悉的很,只要黄秘书您有时间,我让他们随时候着。”

“好,那就多谢董主任了。”黄海川笑着点头。

“黄秘书要是再这么见外,我可就不高兴了。”

“我的不是,以后我就不跟您客气。”

“这才对嘛,黄秘书不跟我见外,老哥心里也高兴不是。”董传应笑眯眯的点着头。

黄海川看着很有些自来熟的董传应,心里也有点感叹,要当好驻京办主任这个位置也不见得那么容易,这也是个见人脸色的差事,迎来送往,还要懂得察言观色,同各色人等搞好关系,也非一般人能坐的来。

周明方在房里只呆了几分钟,便又出去,驻京办主任董传应这次亲自充当了司机,黄海川也跟着上了车。

车子在京城一处有名的茶楼停下,黄海川同董传应两人跟在周明方后面进了茶楼,两人心底倒是都有些好奇周明方这是见谁来了。

周明方到了2楼的一间茶室,推开门,黄海川就见到里面早已有一人,却是不认得是谁。

“明方兄,有阵子没见你,你可仍旧是春风得意的很呦。”

坐在里面的是一中年男子,黄海川估摸着对方的年龄也就四十多点,见到周明方,对方已经热情的迎了过来。

“宗林兄,我这再怎么比也跟你没法比不是,你这尊财神爷可是比我风光,我还想着要如何巴结你。”周明方畅快的笑着走了过去,两人热情的握着手。

“明方兄,每次一见面,你都消遣我几句,看来我是太好欺负了。”

“我说的也是实话,不巴结你这尊财神爷巴结谁。”

“这是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张宗林。”落后好几步的董传应悄声给黄海川介绍着。

原本眼神疑惑的黄海川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周明方竟会跟对方认识,听两人的口气,交情匪浅。

“海川,你跟传应到外面我们等我吧。”周明方转头朝黄海川两人吩咐道。

黄海川和董传应点了点头,一起在外面大厅找了一处桌子坐下,两人临离开前还隐隐听到里面张宗林的讲话声,“明方兄,这次怎么没见你那位秘书了。”

叫了壶西湖龙井,董传应瞥了黄海川一眼,道,“刑秘书以前跟了周书记好几年的时间,周书记认识的官员中倒是不少都认得他。只可惜了他还这么年轻,有周书记的提携,他原本该是有光明的前程,谁能想到他会作茧自缚,可惜了。”

“是可惜了。”黄海川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对董传应常年在京城还能知道刑天德的事也没多惊讶,刑天德之前的身份太过敏感,关注的人自然多,董传应干的是驻京办主任一职,善于结交专营,消息渠道多的是,对发生在宁城的事,董传应怕是大事小事也都知道。

感觉到黄海川似乎不想多谈刑天德,董传应也识趣的转移话题,“刚才那位张司长,最近在部里面炙手可热,听说很可能要提部长助理了。”

“财政部部长助理?”黄海川微微诧异了一下,周明方结交的圈子当真是广。

“是啊,他跟周书记交情不错,也帮我们驻京办解决了不少困难,周书记到京城来,几乎每次都会跟他坐一坐,刚才我早该猜到周书记是来见他了,毕竟这么早也不可能去那个地方。”董传应笑道。

“去哪个地方?”黄海川疑惑的看着董传应。

“怎么,黄秘书不知道?”董传应嘴上说着,脸色却是没太大的惊讶,反倒有些自得,“今天是邱老爷子八十岁寿辰,周书记来京城,可能就是特地来给邱老爷子贺寿的,当然,这是我自己猜的,不过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

“邱老爷子八十岁寿辰?”黄海川这一次的惊讶之情溢于言表,他上一次在宁城有幸跟邱老爷子见过一面,对方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无论如何也没法把他跟一个八十岁的人联系起来。

“黄秘书该不会连邱老爷子都不知道吧。”

“邱老爷子我倒是知道,我是奇怪董主任当真是厉害,什么事情都能知道。”黄海川笑着道,心里却是有些唏嘘,若不是跟邱淑涵认识,又跟邱家人接触过了,他当真还一时想不起董传应口中说的邱老爷子会是哪一位。

“厉害是算不上了,我吃这碗饭,自然对京城发生的大事小事都要上心一点,不然干不好工作,岂不是对不起我头上这顶乌纱帽不是。”董传应笑着摇头,眼里有些得色。

黄海川笑着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的应着,心思却是早已跑到董传应刚刚说的事情上去,邱老爷子八十寿辰,邱家怕是大大小小一家子人都会在了,那这次到京城,怕是能见到邱淑涵了。将近六点钟,周明方从茶室里面出来,董传应口中的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张宗林也一同出现,两人在茶楼门口笑着寒暄。

“明方兄,真羡慕你啊,可以去邱老爷子八十大寿,你好歹可以去沾沾邱老爷子的贵气,我是想去都没机会哦。”

“宗林兄可以跟我一起去。”

“不了,不了,我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不够资格,不够资格呐。”张宗林笑着摇头,很有些感慨,周明方只是客气的一说,他又哪敢随便的答应下来,邱家非普通人家,邱老爷子曾经是中央的核心领导之一,正国级领导,现今邱老爷子八十大寿,邀请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可想而知,他还没这个资格接到邱家的邀请,周明方是有幸得到邱老爷子的赏识,又跟邱家老三邱国华认识,是以能够去参加邱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张宗林内心是羡慕不已,他却是不敢冒昧的跟着前去,他在部里面,或许也能算得上是个人物,在这偌大的北京城,他实在是算不得什么,邱家这种拥有深厚底蕴的家族,他如今也只能仰望。

两人笑着说了几句,张宗林同周明方握手言别,随即上了车离开。

转身跟着周明方上车,听着周明方吩咐董传应开车前去的地址,黄海川心里并不太敢确定董传应所猜测的是否正确,毕竟他并不清楚邱家老爷子是住哪。

车子从一环内的一条胡同开了进去,胡同两旁都是些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在胡同的前半段,黄海川还能看见不少车子经过,越往胡同深处而去,人却是越发的少了起来,前方有一个警备岗亭,车子在这里被拦了下来,黄海川已经看到这个路段停了不少车,仔细一瞅那些车牌,黄海川心里当真是心惊肉跳。

“传应,你把车子开到外面等我,海川,你跟我进去。”周明方下了车,朝驾驶座上的董传应吩咐着。

趁着周明方目光注视在前面的空当,董传应朝黄海川眨了眨眼睛,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羡慕。

周明方被警卫拦在了外面,却是一点也不着急,笑着报了自己的姓名,周明方很有耐心的等着门口的警卫通报,也没表现出什么怒色,随后里面走出了一个工作人员,往周明方同黄海川的方向走了过来,“您就是周书记吧,邱省长让我来接您。”

周明方笑着点头,跟在工作人员的后面走了进去,警卫看到黄海川也要进去,似乎要拦人,里头出来的那个工作人员轻声说了句什么,警卫这才复又盯着前面。

黄海川心里暗暗咋舌,这一路走来,当真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警卫人员的神色一个个冷峻异常,目不转睛的盯着周围,黄海川再一次见到了这些领导人身边警卫的风采。

黄海川不知道的是今晚将会有不少已退的领导人到来,乃至一些现任的顶层大员前来祝寿,这一座小小的四合院完全按照现任一级警卫的规格布置。

周明方到来,没有邱家的人亲自过来迎接,只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并非是邱家人托大,而是实实在在的分不开身,像周明方这种来自地方的副部级领导,在今晚来贺寿的众人当中实在是显得微不足道,若不是邱老爷子这次亲自点了名,就算是邱国华,也不会擅自邀请周明方过来。

“周书记,您现在这里休息,邱省长现在走不开身,待会他会亲自过来,还请您见谅。”工作人员将周明方引入了旁边的一个偏厅,代为抱歉的说道。

“没事,你转告国华同志,让他先忙,不用管我这边。”周明方笑着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转身走了出去,周明方这才转头朝黄海川笑道,“海川,你也坐。”

黄海川在周明方身旁的一张椅子坐下,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跟周明方并排坐着,黄海川特地将椅子往后挪了小半步,这样看起来虽是有些突兀,却是让黄海川自己觉得坐着安心。

周明方看到黄海川的举动,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偏厅里也陆续有工作人员接待了到来的客人进来,黄海川能瞧见周明方整个人也正襟危坐了一些。

黄海川暗暗打量着被工作人员请进来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饶是如此,心里也一点不敢轻视,冲着邱老爷子曾经的地位,黄海川知道今晚能够来的人一个也简单不了,像周明方这样的省委常委,在地方上已经是显赫之极,到了这里来,却是也只能居于偏厅之中,今晚到来的客人规格可见一斑,眼前这些同样被请进偏厅中,如果也俱都是体制中人,怕是至少也都跟周明方一样,少说都是副部级干部了,从周明方此刻庄重的神情,黄海川心里猜测着。

来的人当中,不止有像周明方这种着正装的,同样有身穿军装的军方人士,虽然还没见着那种肩上扛着两颗金星,三颗金星的牛人出现,黄海川估摸着不是没有那种人物出现,而是那一层次的人物应该又在另外一个厅,由邱家的主要人物接待了。

但光是看着其中这一偏厅中出现的几个肩扛一颗金星的人,肩上那璀璨的将星也晃得黄海川有点眼晕,这些人在这里或许都不值一提,拿到外面去,却是一个个都是一方人物。

偏厅内门从里面打开,出现了一个娇俏的身影,邱淑涵那轻灵的身子出现在了门口,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认得邱淑涵这个邱家老爷子最宝贝的孙女,并没有太大的惊讶,一个个都投以善意的笑容。

黄海川同周明方正好都是背对着内门而坐,没有看见邱淑涵来到了这个偏厅,直至感觉到肩上被一双轻柔的手拍了一下,黄海川才惊觉的转过头去。

“是你?”黄海川惊喜的望着对方。

“呀,淑涵来了啊。”周明方听到声音也转过了头,看到邱淑涵,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今晚所有人都忙的团团转,是不是就你最悠闲了。”

“没有,我爷爷也很闲呢,他在后院里喝茶,也不用干活。”邱淑涵笑着眨了眨眼睛,那双弯弯如同月牙儿一般美丽的双眼明亮异常。

周明方被邱淑涵的话逗得笑了出来,邱老爷子治家之严是出了名的,邱家的人中也就邱淑涵敢这样说,其它邱家子弟看到邱老爷子,一个个都如同老鼠见了猫,对邱老爷子是又敬又怕,唯独邱淑涵敢违逆邱老爷子的意思。

“我爸在在正厅忙,待会就过来。”邱淑涵紧接着笑道,她并非不懂人情世故,只不过她的身份地位让她不用去考虑太多而已。

“海川,这里好闷,我带你到别处走走吧,呆在这一个地方都没意思。”邱淑涵突的转头朝黄海川笑道。

黄海川有些迟疑,眼神看向了周明方。

“海川,你跟淑涵去走走也好。”周明方笑着点头,“不过要注意规矩。”

黄海川跟着邱淑涵从内门出了偏厅,外面是一个露天的院落,里面进去还有房子,黄海川这才感叹,他原本以为宁城市驻京办所租的那个四合院算是大了,今晚在这里一瞧,才知道根本不能比。

院落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都是些忙碌的工作人员,四边的角落各有一个戴着通话耳机的西装男子在警惕的看着周围,黄海川现今对这些人早已熟悉不过,都是跟上次在邱老爷子身边见到的警卫一样的人物。

“今晚到处都有人,还真没一处安静的地方。”邱淑涵微微撇着嘴,有些不喜这样吵闹的气氛。

“今晚是邱老八十大寿,来祝寿的人自然是多。”黄海川笑着道。

“我爷爷其实也不是很喜欢这么多人来呢。”邱淑涵笑着摇头,“不过有些人要来,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挡着人家不让人来给他祝寿,别人也是一片好意。”

黄海川点着头,像邱老那样的人物,门生故旧肯定不少,这些人要来,邱老爷子势必也拉不下脸来拒绝,即便是已经退下来,邱老爷子仍是一个派系的领军人物,有些事情,他并不能只由着自己的性子去做。

“淑涵,你在这啊。”门外,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看到邱淑涵,脸上瞬间就绽放出了笑容,亲切的朝邱淑涵招了招手。

“大姑,您怎么现在才来啊。”邱淑涵听到声音转过头去,随即雀跃的跑了过去。

黄海川的视线同样跟着往门口望去,心里一震,来人是他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的人!

三颗金黄色的将星刺得黄海川心弦儿都绷紧了,这是来自心灵的震撼!黄海川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这么高级别的将领,最让他震撼的是眼前这位,部队里的二号人物萧定平。

因为在电视新闻上能够经常看到对方,黄海川一眼就认了出来。

“大姑爷,您也来啦。”邱淑涵亲昵的挽着老人的手臂,随即转头嬉笑着朝旁边的萧定平问好。

“淑涵啊,有阵子没到姑爷家去玩了吧,是不是都快把我这个姑爷忘了咯。”萧定平原本严肃的一张脸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才不是呢,我有去过,就是没见过大姑爷你的身影,你自己忙得脱不开身,还说我没去,这是恶人先告状,大姑您说是不是。”邱淑涵笑着不依道,把两个老人逗得开怀大笑。

“好了,好了,进去了,不然你爷爷还以为我们故意来迟了呢。”邱淑涵口中的那位大姑笑着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4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