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个小故事组成的po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

目视着萧定平的背影,直至对方已经消失在门后,黄海川的思绪仍是久久不能平静,这是和平时期军衔最高的牛人,这是真正站立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你在想什么?”邱淑涵笑着凝视着黄海川。

 文学

“没想什么。”

“我大姑爷平常就是这样,看起来给人感觉十分严肃,其实他人十分好的。”邱淑涵笑着道,回想起了某些儿时的记忆。

黄海川笑着点了点头,在邱淑涵眼里,萧定平是一个慈祥的大姑爷,和蔼的长辈,但这也仅仅只是对邱淑涵而言,在其他人眼里,萧定平是一个人敬畏的共和国将军!

宴席在六点半开始,黄海川同邱淑涵在整个四合院里晃了一圈,邱淑涵要回后面的厅堂,黄海川则是回到了前院的偏厅。

周明方此时正笑容满面的和一个中年男子交谈,黄海川自是不认得对方是谁,默默的在周明方身后站着,重新打量着偏厅,黄海川这会瞧见邱淑涵的父亲邱国华现在已经到了偏厅,同一些人正在交谈着,还有一个跟邱国华容貌有点相像,却是要比邱国华年长一点的人同厅里面的人一一笑着打招呼。

偏厅有将近二十人,正好摆了两桌,邱国华就留在了这里招待客人。

“小黄同志,你也上桌。”邱国华走过来亲切的拍了拍黄海川的肩膀,从上一次黄海川住院后,邱国华对黄海川的态度又发生了不少改变。

“海川,你就坐我旁边。”邱国华的话音一落,周明方已经及时接话,要是没有邱国华开口,周明方亦不敢擅自让黄海川上席。

“小黄同志,这当口可就别客气推辞了,我可不喜欢那一套。”邱国华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已经转身去招呼其他人。

黄海川原本要说的话也被邱国华这句话给堵了回去,人要有自知之明,适当的谦虚是必要的,但这会要是再推辞,就是不识抬举了。

面色平静的坐在周明方身旁,黄海川心里其实很是忐忑,这里面的人,少说都是跟周明方一样的副部级干部,就唯独他一个科级的小干部,而且还是同这些人同席而坐。

黄海川刚才跟邱淑涵走了一圈,看到很多这厅里的一些人都是带了工作人员过来的,只不过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留在了外面车上,只有他们本人走了进来,这里面,也就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跟着人上桌了,近二十个人当中,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独独他一个,看看其他人,至少都是跟周明方一样快上五十岁的人了,有些更是过了这个年纪。

黄海川这样一个跟整个气氛相对不搭调的人,也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邱省长,待会宴席过后,邱老说要见一个叫黄海川的同志。”一个工作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正在安排席位的邱国华身边附耳道。

“好,我知道了。”邱国华点着头,目光往黄海川的方向瞟了一眼。

近二十个人,坐了两桌,在这宽敞的偏厅里面一点也不显拥挤,邱国华就留在了这一偏厅之中,黄海川所看到的那个比邱国华略微年长一点,长相却和邱国华颇为相似的男子在偏厅里晃了一圈后,就从偏厅内门离开了,消失在偏厅之中。

拘谨的坐着,黄海川这会其实也吃的挺受罪,席上的人个个非同小可,黄海川自认身份普通,也不敢乱插话,哪一个菜端上来,黄海川也只是浅尝辄止的夹一小口,就没再动筷子,生怕别人笑话了,因为他发现其余人基本上没怎么动筷子。

黄海川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高层次的寿宴,压根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吃了饭再过来的,邱家的人摆宴席,是一种礼貌的表示,但来的这些人可压根不是冲着吃这顿饭来的,真正能到这里来的人,除了是自身身份的一种显示,同时也能在这样的场合和其他同等层次的人交流沟通,扩大人际圈子,黄海川傻乎乎的饿着肚子来,一顿饭吃下来,却是越吃越饿。

“周书记也没有吃饭,看他一直参与桌上的交流,怕是也饿的要命。”黄海川暗暗看了周明方一眼,他下午都和周明方在一起,他可是记得周明方也没吃饭的。

两桌人,二十来号人,大家都在互相交流着,但偏厅的声音却不大,没有一人高声讲话,也没人旁若无人的大笑,即使是聊天说话,似乎每个人也都像个谦谦君子,刻意拿捏着嗓子,生怕一不小心嗓门就大了,惊扰了谁似的。

黄海川不知道今晚包括着偏厅的这两桌,整个邱家的这栋四合院里,也才摆了四桌,后面正堂还有两桌,只不过那两桌,每桌可就只有五个人,那里面,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得去的,就算是邱家的小辈人,等闲都不能进去,邱老爷子就在后面,进里面给他贺寿的,也俱是现在手握重权的一些高层官员,其中更是有两个特殊人物,一个中办主任王秉宣,一个国办主任向明,两人分别代表着今上在位的那两个前来给邱老爷子贺八十大寿,两人的身份地位特殊,背后代表的人更是通天,坐在里面实是理所当然,但由此也可见邱老爷子的面子之大。

“小黄同志,你先留下来。”宴席过后,邱国华再送其他人离开时,起身先把黄海川叫住了,复又转头对周明方笑道,“明方兄,你也别急着走。”

将客人一一送走,邱国华这才走回偏厅,“我们先坐着喝杯茶,待会再到后面去。”

邱国华转头对两人笑着,已经笑着招呼周明方坐下。

黄海川不知道是邱老爷子要见自己,但他刚才也只见偏厅的客人离去,里面正堂的客人似乎除了一两人出来,还没全部离去。

黄海川坐到了一侧,只听邱国华道,“这茶,喝了先苦后甜,也唯有此,才能苦尽甘来。”

“话是如此,但也得讲究方法,要是一口囫囵咽了下去,那可就品不出茶之三味了,国华兄,你说是不是?”周明方笑着轻点着头。

“不错,好茶,就该细细品味,不过想喝上一口好茶,光是茶叶好还是不行的,还得配上上好的茶艺,乃至水,茶具,这才能真正泡出一壶上等的茶。”邱国华有意无意的看了周明方一眼,笑道。

邱国华这话明显让周明方一顿,若有所思的看了邱国华一眼,却是一时没接话。

黄海川在一旁看着邱国华和周明方两人的神情语态,心里微微一动,两人是话里有话,暗藏机锋,联系到两人都是在江海省任职,黄海川猜测着肯定是跟江海省的事情有关,只是却一时琢磨不透两人在谈什么。

邱国华和周明方两人交谈着,直至内堂里面陆陆续续有人出去,里面又走出了一个工作人员跟邱国华悄声附耳说着什么,邱国华这才笑着站了起来,“走,我们到后面去。”

黄海川和周明方两人跟在邱国华后面往里走去,黄海川内心澎湃起伏,这是要去见邱老爷子了,就连走在前面的周明方,黄海川都能看出对方的情绪也有了些起伏。

后面的正厅里,黄海川终于再次见到了邱老爷子,在座的不止有邱老爷子一人,黄海川一开始跟邱淑涵在前门见到的萧定平,也就是邱淑涵的大姑爷,同样在座,邱老爷子一人坐在正中主位,萧定平坐在右侧下首,还有一个黄海川刚才在偏厅中看到的比邱国华年长点,却长相颇为酷似的男子坐在了萧定平的对面,黄海川并不知道,那是邱国华的哥哥邱国中,邱国华在仕途中混的风生水起,邱国中却并没有投身于仕途当中。

“明方兄,小黄同志,你们也都坐吧。”邱国华转头朝周明方和黄海川招呼了一声,人也已经走到了邱国中身旁坐下。

“王主任和向主任也都走了?”邱国华问道。

“他们来仅仅是代表今上那两位来表示下心意,任务完成了自然就离去了。”邱国中开口道。

“小黄同志,咱们可又见面了咯。”邱老爷子目光落在黄海川身上,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随着邱老爷子的目光,下首的邱国中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黄海川。

“邱老,您好,没想到能再次见到您。”黄海川拘谨的站起来回应着。

“你坐,你坐。”邱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你接连两次帮助过我们家淑涵,第二次还受了伤,我还没感谢你,到了我们家,就别这么生分了。”

“邱老,您客气了,那是我应该做的,男的跟女的在一起,自然应该担起一名男人的责任,换成另外一个人,碰到那种情况也会挺身而出的。”

“小同志挺实诚,不错。”邱老爷子颇为满意的点头颔首,瞥了黄海川一眼,“小同志,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我送给你的那句话吗。”

“记得,邱老您的教诲我不敢忘。”黄海川仍是谦恭的站着,“邱老您当时说,‘一身正气,方能仕途通达’。”

“恩,我是那样说的,难得你还能记得住。”邱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小同志,这‘正气’一词可不只是字面上的含义那么简单。”邱老爷子说着看了黄海川一眼,似乎也不欲多说下去。

少顷,邱老爷子又看似漫不经心的道,“多在官场磨练几年,以后就能深刻体会了,你还年轻,往后的路还长,小同志,多多努力,老头子我有生之年,倒也希望能看到你有所出息。”

邱老爷子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隐隐约约起了微妙变化,安静坐在一旁的周明方心里一震,悄然瞥了邱老爷子一眼,若有所思。

坐在另一侧的萧定平,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黄海川。

长城,这条在古代各个时期为抵御塞北游牧部落联盟侵袭而修建的规模浩大的军事工程,东西绵延上万里,最早起建于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秦朝,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而现存比较完整的长城遗迹则主要兴建于14世纪的明长城,这条象征着中国人民智慧与吃苦耐劳精神,象征着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文化的不朽建筑,如今仍在向世人展示着其沧桑与厚重,她,象征的是一个民族,象征的是一种文化。

看着面前的雄伟建筑近在咫尺,黄海川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大气磅礴,内心受到的震撼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久久不能平息。

“第一次看到长城,是不是感觉很不一样?”邱淑涵看着伫立在原地的黄海川笑道。

“是很不一样,在电视上看到就已经惊叹于古代人没有用任何机械辅助就能建立起这么雄伟的建筑,如今亲眼所见,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黄海川笑着点头,昨晚参加完邱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周明方今天还要在京城多滞留一天,特意给他放了一天假,他也得以能够在京城多呆一天,从没到过长城的他,出来游玩的第一站就选择了这里,今天同来的不止是他和邱淑涵,还有邱淑涵的两个堂哥邱明和邱义,以及一个陌生的男子,听邱淑涵的介绍,对方是张严的儿子张正,张严,那可是政务院的副职,跻身中枢的要员,只不过看张正的样子,似乎对他并不太待见,就连邱淑涵的那两个堂哥,态度也不是很和善,黄海川也懒得去故意的讨好结交。

“亲眼所见自然是和电视上看到的感觉不一样,以后有机会可以多来玩一玩。”邱淑涵眼神明亮的笑了笑,“我还可以给你当导游。”

“长城可是世界七大奇迹,也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之一,你竟然连长城都还是第一次见过,说出去可要让人笑话了。”张正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

黄海川笑着没有答话,张正看似面带笑容的说着话,实则是有些暗讽他乡巴佬的意思,黄海川也不跟对方斗嘴,没有这个必要,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跟对方这种京城的公子较劲,实是不智,也没有什么意义。

黄海川没有发现,随着他陷入官场越深,他的性格已经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少了些冲动,多了些城府。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养尊处优,无所事事吗,中国这么大,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生计,为了能让自己生存下去,整天累死累活的工作着,他们会像你这样,随时有这个机会,有这个闲心来看长城吗。”邱淑涵开口了,语气不善,直冲张正而去。

“淑涵,瞧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也没别的意思嘛。”张正有些尴尬的笑着,面对邱淑涵,却也只能赔笑着。

“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就好好玩嘛,扯那些有的没得干嘛。”这会,邱淑涵的堂哥邱明笑着出来打圆场,“小妹,张正可是听说你要来游长城,特地赶过来陪你的,你也要体会人家的一番好心嘛。”

“不知道是谁叫他来的。”邱淑涵瞥了自己这位堂哥一眼,旋即转过头去。

邱明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黄海川,他没想到自己这位平日里看似与世无争,颇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堂妹竟会为了一个男子出头,这不得不让邱明对黄海川刮目相看,张正追了自己这位堂妹好几年,都没见到她给过张正什么好脸色。

“对,对,大家出来就好好玩,不说那些不相关的,海川兄弟,以后你要是再来了京城,可以跟我说一声,我也随时可以当你的导游。”邱明的话让张正趁势找了个台阶下,表面上也对黄海川客气起来。

“希望以后有机会吧,多谢张少的好意。”黄海川淡然的点着头。

一天的时间,黄海川同邱淑涵等人都在游玩中度过,黄海川领略到了京城这些名胜古迹的魅力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京城这些高干子弟心态中的那种高人一等的傲气,不论是张正,还是邱明,表面上跟他有说有笑,骨子里却是瞧不起他这个外地进京的小人物,黄海川心里清楚,张正等人表面上维持着对自己的客气态度,全然都是邱淑涵在场的缘故。

三人中,唯独邱义,也就是邱明的弟弟让黄海川感觉到有些琢磨不透,邱义所表现出来的不是做作的热情,但也没有刻意的冷漠,跟张正和邱明两人相比起来,显得与众不同。

……

万里晴空,几朵儿云彩飘荡着,蔚蓝色的天空,总带给人无限的幻想,轰鸣的飞机在这万里高空中翱翔着。

置身于这蓝天白云间,看云起云落,黄海川的心境仿若也跟着起起伏伏。

这是从京城往宁城的航班,周明方来京城一趟,专门为参加邱老爷子寿宴而来,又在京城多耽搁一天,拜访了些朋友,今日要返回宁城,黄海川也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同样是第一次的京城之旅。

“昨天跟淑涵出去,几个年轻人还玩的高兴吧。”周明方在看着报纸,突的转头朝黄海川问道。

“还好。”黄海川点头笑着。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时间太短,还意犹未尽?”周明方仿若看出了黄海川的心思,笑募募道。

“是有点遗憾,很多地方都是仓促去走了一下,没有认真的参观。”

“以后会有机会的。”周明方看了黄海川一眼,目光再次落在报纸上。

去了京城一趟,周明方的心情似乎起了些变化,黄海川感觉到周明方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变得更加的锋利,锋芒隐现。

周明方普一回到宁城,宁城的气氛仿若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在周明方回到宁城后的第二天,由周明方召集,市委召开了常委会。

常委会,像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黄海川第一次真切的见识到了周明方身为一个市委书记的霸道,说得好听点,是魄力。

常委会的几项议题里,原本只涉及到招商引资,项目建设以及环境保护等,并无人事方面的议项,讨论的过程当中,气氛也是一片和谐,市长张一萍积极配合周明方的发言,表现出了同前阵子省里调查组还没离开宁城时截然不同的态度。

在众人都以为张一萍主动示好,周明方会不予计较时,在常委会的最后,市委组织部长元江却是突然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我个人认为詹林同志不太适合担任市政府秘书长的职务,他的经验和能力都不足以胜任这个工作岗位,再者,听说詹林同志这一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太好,我建议常委会上是不是也该讨论一下詹林同志的问题,保护好我们的干部,也是我们身为党员同志的责任嘛,詹林同志如果身体真有不好,就应该让他到更轻松的岗位上去。”

元江一言既出,满座皆惊。

市委副书记赵方身子微微一震,悄然的往周明方的方向瞥了一眼,心里暗道了一声来了,周明方终究还是出手了。

看着脸色不自然的市长张一萍,赵方心里突的有些庆幸,幸亏在调查组调查刑天德期间,凭着多年对周明方的了解,他没有急着跳出来,否则,周明方今天这敲山震虎的举动就不只是震一震张一萍这只母老虎了,连他恐怕也要被敲打一番。

此刻同赵方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黄平,在他在北京开会的那几天,张一萍曾指示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重要大力配合调查组的工作,要不畏强权的将有关刑天德案子的人深入调查下去,所幸的是陈重当即就给他打了电话反应,黄平当时也给陈重暗示了表面上应承一下张一萍,但不要有什么实际行动,黄平心里清楚张一萍是巴不得能将刑天德案子的矛头指向周明方,但在宁城工作几年,黄平虽然也有颇有些不满周明方的霸道作风,却也是在其长期积威下不敢有什么心思,如今结果已经明了,才来到宁城不久的张一萍不知深浅的跳了出来,今天终于尝到了苦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4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