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她又软又甜作者小甜糖 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

“一萍市长可能不清楚,詹林同志担任市政府秘书长这几年,可是颇受人诟病,且不说他的经验和能力都不能胜任这个秘书长的工作,他的生活作风同样有些问题,市里经常有传言詹林同志包养情人以至于闹的夫妻关系不和,妻子闹着要和其离婚,有一次还闹到市政府大楼去了,围观的人不少,给市里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传言毕竟是传言,我们党员同志就该实事求是,据实说话,而不是去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言。”张一萍反驳道。

 文学

“一萍市长,这些可并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传言,詹林同志的老婆闹到市政府大楼去,在座的人可是都清楚的很。”

张一萍将信将疑的瞧了眼其他人,每个人的神色都没有什么异样,张一萍不禁有些相信了元江的话,只是就算如此,张一萍也不会放弃要保詹林,詹林如果被换掉,那不仅仅是更换一个市政府秘书长那么简单,而是会打击她的威望,更会打散她目前聚拢起来的那点人心。

“既然詹林同志以前就有这种问题,为何当时没有立刻调整其工作,而是等到了现在才提起?”张一萍目光灼灼的盯着元江,虽然明知对方背后是周明方授意,她的言辞仍甚是犀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张一萍心里,此时周明方乃至元江等人就是这样的心思。

“这样吧,一萍市长和元江部长也不用再争论,既然这个问题已经提了出来,那我们就在常委会上表决一下,大家有没有意见?”周明方淡淡的开口道,环视了众人一圈,又道,“既然没人反对,那就举手表决吧,认为詹林同志不适合担任市政府秘书长的举手。”

周明方的话音一落,组织部长元江已经率先举起手来,紧接着是市委秘书长李宝金,随即,市委副书记赵方也慢慢的举起手,市委宣传部长曹凌。除了市纪委书记冯云表示弃权,常务副市长沈方也表示弃权,市长张一萍自己没有举手,常委会中,除了周明方外,已是都举手赞成了元江的意见。

结局并不是很出人意料,建议虽是由元江提出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周明方的意思,常委会上的结果,已经很好的诠释了周明方在宁城市的权威。

张一萍沉默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心里说不上有什么喜怒,明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她仍是去努力了,周明方意在敲打她,张一萍比谁都清楚,拿下詹林,是周明方势在必得之举,她明知不可为仍为之,传出去,也不能说她对属下没有一点维护之心。

在市委常委会召开后不久,宁城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讨论了相关人事议题,同意詹林同志辞去市政府秘书长职务,任命齐一宣同志为市政府秘书长。

詹林主动请辞了秘书长的职务,以身体不适为理由,要求担任非领导职务,不知情的人以为詹林是真的身体生病,但明眼人都清楚,这是市委书记周明方在敲打市长张一萍,张一萍前段时间在调查组调查刑天德时,意欲把矛头指向周明方,周明方虽是一直低调没有作为,但并非是在隐忍,而是在考验‘人心’,如今火候已到,终于出手教训了一下张一萍,并一举拿下詹林这个市政府的大管家,新任的市政府秘书长齐一宣是市委的人,原先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周明方这明显是将自己的棋子安插到了市政府当中去。

至于詹林,则是调到了市政协担任副主席。

黄海川从头到尾经历了常委会的整个过程,周明方在常委会上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拿下了市政府秘书长詹林,无声无息的教训了张一萍一把,黄海川心里受到的震撼非同小可,詹林已经担任市政府秘书长多年,前两年更是明确为副厅级,这样一个实职的副厅级干部却在不声不响之中就被拿了下来,倒在了政治斗争中。

黄海川之前还对自己担任周明方秘书以后,一下子就由副主任科员提拔为正科级干部感到沾沾自喜,如今却是心里有些凉飕飕,副厅级干部说拿下也就拿下,他这样一个正科级干部算什么,如果不是有周明方这个市委书记罩着,他一个科级干部在宁城市这样的地级市政治舞台上,实在是微不足道,若非他的秘书身份,又有谁关注他这样的小科级干部?

一个副厅级的干部在残酷的政治斗争当中都能说倒就倒,更不用说其它,黄海川对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突的感到有些茫然,他现在才是正科级,即便是将来一步步高升,当到厅级干部,在这残酷的政治环境中,却是步步惊险,走错一步很有可能就会万劫不复,黄海川以前并不是没有听说某个地方的某某领导违纪被双规的新闻,但那终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这一次,黄海川可以说是亲身经历了‘斗争’的一幕。

最让黄海川琢磨不透的是他之前曾无意中看到周明方办公桌上的小纸条曾写下的几个名字,那几天组织部长元江也往周明方的办公室跑的十分勤快,黄海川当时就猜测那有可能就是周明方想要进行调整的几个干部,詹林只是其中一个而已,但这最后的结果却是只有詹林一人倒霉了而已,黄海川心里有些惊奇,莫非是周明方最后手下留情,只想适度的教训一下张一萍,而不想做的太过分?但这似乎又不太符合周明方的个性,黄海川心里着实是诧异不已。

詹林的突然调整在宁城市的政坛当中所引起的余波还没有过去,又一个真正让人震惊的消息从省里传来,周明方即将上调省委,担任省委组织部长。

黄海川也听到了周明方即将上调省委的消息,但消息终归是没有得到省委证实,黄海川并不能确定周明方是否真的要离开宁城,但从周明方平日里的言行举止,黄海川也察觉出了一点细微的苗头,对于这个不知道从哪先传出来的小道消息,黄海川心里着实有几分相信。

特别是周明方从京城回来后,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又变得更加的不一样了,这让黄海川不得不猜测,周明方在京城是不是就已经提前知道了什么,而且周明方在宁城市的干部调整上只动了市政府秘书长詹林一人,跟黄海川自己之前观察到的蛛丝马迹中所推测的并不一样,黄海川心里同样有所疑问。

“黄大秘书,今晚还不肯赏光吗?”电话里,妩媚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头一酥。

黄海川此时正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这会是临近傍晚下班的时间,打来电话的是他的老同学何丽,从他当上周明方的秘书后,何丽就有打电话给他,要约他出来见面,黄海川都以工作忙为由婉拒了,黄海川自己都不记得这是何丽第几次打电话过来了。

“何丽,今天晚上恐怕。”

“今天恐怕不行是不是?”何丽出声打断了黄海川的话,“黄大秘书,您能不能换个台词啊,你说的话我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出来。”

黄海川微微摇头笑了一下,从当上周明方秘书之前的那几天,他把钱还给了何丽,他心里并不想跟对方再做过多的接触,并不是说他对何丽心里有多反感,大学里面的很多同学对何丽的评价是水性杨花,黄海川倒也不觉得这样的女人就该遭人唾弃谩骂啥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何丽是个智商正常的成年人,有着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她过什么样的生活其实是人家的事,别人根本没有权利说三道四。

再说,有时候传言终归是传言,黄海川姑且听之,并不是说就信了那些话,这个社会永远都不缺那些嫉妒羡慕别人,从而刻意去丑化诬陷别人的人,黄海川承认自己对何丽并没有深入了解过,大学里面交往毕竟不深,都是听到别人说何丽这个人怎么怎么样,他自己看到的少,虽说何丽毕业后确实选择了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了十来岁的富商嫁了,但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女人嘛,追求一个稳定富足的生活并没有错。

“何丽,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每次都是找借口搪塞对方,次数多了,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只不过彼此都装着不知道而已,现在何丽既然捅破这层窗户纸,黄海川直截了当起来。

“不错,这次找你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

“哦,有什么事你说吧,能帮的我会帮的。”

“电话里不方便说,希望晚上能见你一面,我在南华路的君悦酒店303房间等你。”

“何……”黄海川正待说什么,对方却是已经挂断了电话。晚上下了班,黄海川出了市委,并没有立刻坐车回家,而是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黄海川还在犹豫要不要赴何丽的约。

“或许她真的是有什么事吧。”黄海川心里想着,手也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拦了一辆出租车。

来到南华路的君悦酒店,黄海川直接上了3楼,走到303房间,轻轻的敲了几下房门。

开门的是何丽,黄海川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当视线投到何丽的身上时,黄海川的瞳孔却是猛的一缩,只见何丽身上穿着薄薄的半透明的黑色衣裙,犹如罂粟花一样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裙子的长度只到膝盖上方,下面裸露出了一截雪白光滑的皮肤,那是何丽修长圆润的大腿,漂亮的两只小脚丫上拖着黑色的人字拖,指甲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何丽的打扮宛如在自己家一般。

何丽看到黄海川的那一刹那,脸上绽放出了妩媚的笑容,“你总算是来了。”

“进来呀,在门口愣着干什么。”何丽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似乎很满意黄海川此时的表现。

“你不怕冷吗。”黄海川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收回目光,如今已是十月下旬,早已入秋,天气已经在逐渐转凉,特别是今年的气候异于往年,冬天好像提前来临,白天还好一点,有太阳照着,会暖和一点,一到晚上,却是有些冷。

“外面有风当然会冷,一到屋里面就不会冷了。”何丽笑着将门轻轻的合上,手指轻轻在门锁上一扣,一下子将门反锁了。

黄海川走到房间里面站着,后面传来的门锁反锁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黄海川心里微微一跳,“有什么事这么重要非得在屋里谈,在外面谈不行?”

“不行。”何丽慢慢的从后边走了过来,“在外面我感觉不舒服,好像会有人偷窥一样,没有房间里面这样让人觉得安心。”

“有人偷窥?我看是你自己想多了吧。”黄海川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来了,不是吗?”何丽迈着优雅的小步子,从黄海川的背后迈至其身前,“你来了,说明你还是很关心老同学的嘛。”

“我来,是因为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我们同学一场,我想我还不至于那么冷漠。”黄海川皱了皱眉头,伸手挡开了何丽的手臂,手掌触碰到对方轻柔滑腻的皮肤,却是有着惊人的弹性。

“是啊,我们同学一场,怎么说也是四年同窗,我要约你出来见个面,却是难如登天,要不是我今天这样说,你这个市委书记的大秘书怕是也抽不出‘空’来见我吧。”何丽将有些字咬的特别重,脸色有些嘲讽,对之前黄海川屡次三番拒绝她的邀请,何丽明显是有些耿耿于怀。

“我后来调到周书记身边工作,没有像在政研室那么清闲,自然是忙了点,新的工作岗位也由不得我马虎。”黄海川瞥了何丽一眼,神情淡然。

“是啊,在市委书记身边工作当然是日理万机了,也难怪我们这种老同学想要见你一面都见不到。”何丽笑吟吟地看着黄海川,“黄海川,其实我很搞不懂,为什么你会躲着不想见我,难不成我比洪水猛兽还可怕,会吃了你不成?”

“何丽,你不是找我来有很重要的事吗,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待会还要回去。”黄海川避开话题道。

“怎么,连为老同学腾出点时间都舍不得?看来我在你心里是真的不受欢迎咯。”何丽轻笑着,神色却是一点不恼,“先坐吧,咱们坐下来慢慢谈。”

黄海川看了何丽一眼,走到沙发上坐下,这个房间很大,装饰更是非常豪华,黄海川怀疑何丽是不是订了酒店的总统套房,从何丽的做派来看,对方并不缺钱,有这种举动也不见得奇怪。

走到墙边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啵’的一声拔开瓶塞,何丽往两个精致的高脚杯里各倒了点红酒,端拿着酒杯,风姿万种的走了过来。

“怎么样,先来点红酒?”何丽款款的走到黄海川身前,将酒端到黄海川跟前。

“谢谢,不过我不喝酒。”黄海川接过酒杯,旋即就放到桌上去。

“不喝酒?我记得夏天同学聚会的时候,你还有喝酒的吧?怎么隔了几个月就不喝酒了?”何丽笑着盯着黄海川,自个已经抿了一小口。

“你该不会是我怕我在酒里放了药吧。”看着黄海川像是戒备的眼神,何丽轻笑道。

“是嘛?”黄海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盯着何丽,“我不用知道,也不想知道。”

“咯咯,一看你就知道是口是心非,心里其实很紧张也很想知道吧,我告诉你吧,这个房间里,都被我点了那种可以助兴的熏香,你没觉得刚才一走进来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也很香吗。”何丽说着,整个人已经陶醉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散发着迷人的红韵。

“何丽,你在跟我开玩笑吗。”黄海川猛的抬头。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何丽笑着眨了眨眼睛。

“这么说你今晚叫我过来是在耍我了?”黄海川目光逐渐凌厉起来。

“怎么能说是耍你呢,我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找你。”何丽轻笑着。

“何丽,你真是无聊。”黄海川脸色变了变,站起身,意欲离开,面前却是黑影一闪,何丽突然挡在他的身前。

“无聊吗?你觉得我无聊吗?”何丽循着黄海川的脸颊,嘴唇轻启着,慢慢的往上,轻咬着黄海川的耳根,“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无聊呢,你说呢?看看你,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它已经最真实的表达出了你现在内心的感受,你是喜欢的,不是吗。”

手臂碰触着何丽光滑的肌肤,黄海川全身犹如触电一般,何丽说这房间里点上了香,黄海川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

房间里,淡淡的熏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闻着闻着便觉得很舒服,黄海川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何丽,但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从他开始变得有些急的呼吸声,已经能瞧出黄海川被这房间里的气氛所影响了。

身旁那带有着何丽身上特有的香水味越来越浓,黄海川此时如置身于云颠之中,慢慢闭着眼睛享受着。

“黄海川,舒服吗?你是喜欢的,对吧。”温热的湿气从耳孔里轻轻的钻了进来,直直的钻到大脑深处,挑动着黄海川大脑的神经。

何丽半张着嘴,一脸沉迷的闭着双眼,此时,不仅是黄海川的大脑处在亢奋的状态,何丽何尝不是如此。

何丽的神志仍清醒着,只是她早已情动,特别是看着她心目中的猎物一步步的朝她走近,何丽更是处在一种异常兴奋的状态之中。

“何丽,你这是在玩火。”何丽的声音让黄海川募然惊醒了过来。

“咯咯,看到了没有,你嘴上喊着不要,心里其实可乐意了,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哪像你这样口是心非呀,真是虚伪。”何丽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代表不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如果每个人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所思所想,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不理智冲动的人,你以为你说的话就是正确的吗。”黄海川冷冷的看着何丽。

“如果你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会你不该穿起你的衣服。”何丽妩媚的瞟了黄海川一眼。

“怎么样,我的身材好吗?”说着话,何丽又轻轻的原地转了一圈,黑色的纱裙旋转出了一个美丽的圆圈。

“你的身材很好,但我不需要。”黄海川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下来,视线从何丽身上移开,黄海川知道唯有离开,远远的离开的这个房间,才能浇灭身体里的火。

努力平息着内心深处的躁动,将何丽从身边推开,黄海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本想冷静下,大脑却又是一阵眩晕,黄海川不敢多呆,起身坚决的往门外走。

“黄海川,你是不是个男人。”就在黄海川意欲走出房间的刹那,何丽那尖锐的声音猛的在整个房间里响起。

黄海川一下子在原地顿住,缓缓的转过身,死死的盯着何丽,“我不是个男人?在你眼中的男人又是什么样?只会用下面去思考的人在你眼中才算男人吗?何丽,我真为你感到悲哀,很不幸的告诉你,我不是你定义中的那种男人。

“是嘛?难道你已经超脱物外,身体已经和灵魂分离了吗?”何丽冷笑着看了黄海川一眼,“黄海川,做人何必那么虚伪吗,这里只有你只有我,你何必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呢,你觉得那样是个真男人吗?那样纯粹就是个心理和精神上都不举的男人,黄海川,别让我看扁你,如果你真的是那样的人,那我也无话可说。”

“为了让别人迎合你,难道你已经没有了一点道德廉耻了吗,何丽,我对你太失望了,如果咱们不是大学同学,你这种人,连让我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我鄙视你这种人,你连那些出来卖的都不如。”黄海川说的话很伤人,他也出离的愤怒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5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