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腿之间白嫩的小缝 牛奶从蘑菇里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我不是男人,我是懦夫?”黄海川嘴里念叨着何丽的话,脚下却是一步步的朝何丽走近,双眼仍自死死的盯住何丽,“你说我不是男人吗?”

 文学

何丽募的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黄海川仍是一步步的逼近了过来,何丽这会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用药过猛,将黄海川刺激的太深了。

‘嗯哼’一声,何丽突的疼得从鼻孔里微哼了一声,手臂被黄海川捏得生疼。

“何丽,你就那么想知道我是不是个男人吗。”黄海川笑得有些癫狂,整个人仿若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就连黄海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处在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何丽的话就像是一剂猛药,直奔他内心最深处的伤口而去。

“你是不是个男人还用我说吗,你要真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么一个女人摆在你面前,你会无动于衷?”何丽看了黄海川一眼,黄海川此刻眼神状若疯狂,神情异常狰狞,何丽强忍着心里的害怕说出了口是心非的话,何丽感觉到自己心里既害怕又刺激,她感觉到自己离目标越发的近了,一直以来,她都将黄海川当成虏获的对象。

大学时期,何丽和黄海川的前女友张然是班上公认的两个班花,黄海川找了张然做女友,却是从没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过,这让在身材外貌上从不服输的何丽心里极不舒服,一直在将自己同张然做着比较,何丽发现张然除了名声比她好,家境比她好,论身材样貌,也没高过她,黄海川这位当时班上的才子却愣是只钟情于张然。

何丽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大学时候,她虽说也谈不上喜欢上黄海川,却也因为想和张然暗中较劲,一直对黄海川抱有想法,但那会她的名声极差,也忙于自己的事情,何丽一时也没空去理会黄海川,毕业出来后更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到处奔波,后来终于认识了比她大十来岁的一个富商,同对方结了婚,何丽才彻底的享受起了阔太太的生活,正所谓饱暖思那啥来着,特别是她还无所事事,一日三餐有佣人做饭,不时的还出来酒店吃,钱也从来没缺过,何丽开始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精神上也开始空虚起来,上次同学聚会再次见到黄海川,何丽心底那几近被淡忘的想法也被点燃了起来。

“我是不是个男人,你很快就知道了。”黄海川双眼充血,低吼了一声,直接将何丽扑倒在沙发上。

“是嘛,我很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是个男人,你要真是个男人,张然怎么会抛弃你,你就是懦夫,有本事拿出你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何丽闷哼一声,被黄海川压得有些痛,何丽却硬生生的忍住,继续用话刺激着黄海川,她自己同样在这疼痛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刺激。

“我会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的,张然离开我只能说明她有眼无珠,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我会让她后悔自己曾经做出的选择,我一定会的。”黄海川几乎要咬碎钢牙,他的内心深处正处在被刺激后极尽癫狂的状态。

“是嘛?你有这个本事吗?你就算是再发达,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市委书记的秘书,尽管你很风光,但那又算什么,人家张然的母亲是市长,父亲是大集团的董事长,丈夫是组织部领导的儿子,人家天生就是比你高贵,你拿什么让人家后悔,你只不过是个在寻求心理上自我安慰的懦夫罢了。”

“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男人,何丽,你做了这么多,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迷惑我吗,我让你如愿。”

“来啊,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个懦夫,要不张然怎么会抛弃……”

何丽的声音戛然而止,伴随着的是黄海川愤怒粗暴的动作。

……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发上的人已经静了下来,房间里,只余下轻轻的呼吸声,渗满汗迹的皮肤上在灯光的照耀下泛发着光泽,男女两人静静的躺在沙发上。

‘噗嗤’一声,何丽轻笑了出来,手指在黄海川的身前画着小圈圈,“便宜都被你占走了,还板着一张脸干嘛,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瞧我都没说什么,你倒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黄海川低头看了何丽一眼,面无表情,对何丽的话也是无动于衷。

“你觉得你今天这样做有意义吗?”黄海川突然开口,他又不是傻子,刚才就算是被何丽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但冷静下来,又何尝不知道何丽是有意为之,而他,也的的确确是沦陷了。

“怎么没意义,瞧瞧,我现在就躺在你的怀里,你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何丽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海川,眼波流转,脸上的神采动人心魄,她确实是一个美丽妖娆的女人。

“你喜欢我?哈,那我是不是该很荣幸?”黄海川冷哼了一声,“何丽,以后别说这些无聊的话,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

“你当然不是三岁小孩,不过我也没说假话,我大学就喜欢你了,只可惜你一颗心都挂在张然身上了,啧啧,瞧我这个大美女经常在你面前晃悠都没引起你的注意,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伤心。”何丽轻笑着,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手指头在黄海川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何丽露出了对往昔的回忆,“张然真是命好啊,家境显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就是对她不服,她能得到的东西,我凭什么就不能得到,从大一开始,我就一直在跟她较劲,谁让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可以在容貌上相提并论的女生,女人嘛,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心里面总会下意识的想要比一比,谁也不会服输,张然跟你走到一起,我就想要将你抢过来,可惜,大学的时候没那个机会,我也要忙着兼职给自己赚学费,要不然,我早就将你抢过来了。”

“我看你是心理不正常了,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黄海川平静的看了何丽一眼,心里却很是惊讶,他没想到以前的何丽会有那样的想法。

何丽笑了笑,没再说话,两人再次沉默了起来,黄海川同样陷入了一阵短暂的迷茫。

发泄过后,留下的是后悔?又或者是解脱?黄海川心里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样的想法,刚才在被何丽刺激之后,在那种半疯狂的状态中,终于和何丽产生了实质性的关系,黄海川这会没有感觉到自己心里有后悔,他在沉思着,为何他会对何丽的话起了这么大的反应?难道他对张然的抛弃还留有遗憾?又或者他内心深处只是在为自己寻找一个打破禁忌的借口而已?

“你在想什么?”看到黄海川一言不发,何丽开口问道。

“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骗谁呢?”何丽笑着撇了撇嘴,笑道,“怎么,你该不会是怕我就这样缠上你,要你负责,这会怕的不敢说话了吧?”

黄海川冷冷的看了何丽一眼,没有说话。

“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我还有着大好的生活等着我,犯不着为了你而因小失大,你能给我提供物资生活吗?不能。你能放任我去玩吗?不能。你什么都给不了我,你说我缠着你干嘛?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要钱有钱,想玩就玩,你说我何必为了你去破坏我现在的婚姻呢。”

“你觉得你这也叫婚姻吗?你跟你丈夫这也叫感情?如果你对你丈夫忠诚,你这样给他戴绿帽子,你说你又算什么?不知廉耻?”黄海川嘲讽的看着何丽。

“是嘛,原来你是这样看的。黄海川,我发觉你还真是看不开啊,婚姻是什么?不就是一张纸嘛,难道你觉得一张薄薄的纸就能束缚住两个人?我丈夫在外面玩女人,难道我就得在家为他守身如玉?现在不是都讲究男女平等嘛,你不觉得这样对女性太不公平了吗?”何丽嗤笑着,小手在黄海川的身上轻点着。

“你现在的生活也是你自己所选择的,你怪不了别人,你有看过几个有钱的人会乖乖的在家守着老婆?你当初选择了嫁给有钱人,就早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你现在用这种方式是想报复你的丈夫,你觉得自己就是有理吗?”

“不,不,你说错了,我没有想过要报复他,我说过了,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他玩他的,我玩我的,你说我干嘛要报复他呢?”何丽轻笑着,“我只是在寻求自己喜欢的生活罢了。黄海川,说句俗气的话,不管你信不信,我和他结婚后,还真的是没有再和其他男子发生过关系,说起来,你可是捡了大便宜哦,要不是我喜欢你,老娘我也懒得看你一眼。”

“是吗?那我倒真是荣幸之至了。”黄海川冷笑了一句,他有见过何丽的丈夫,也就是那次去参加何丽的婚礼,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过对方,三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有些发福,张嘴说话间,都能让人感到一股淡然的傲气,一看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黄海川有听黄明说过,何丽丈夫的身家起码上亿,在海城市这个发达的地方虽然不属于那种排得上号的富豪,但也算是有钱人了,至少绝大多数人几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

“不信就拉倒,我也没强求你相信。”何丽一点也不着恼,脸上犹自挂着笑容,“黄海川,问你个问题,你得给我说实话,只要你说了,以后我不会经常缠着你,如何?”

何丽说着看了黄海川一眼,见对方没有说话,眼神却是没阻止自己往下说,突的轻笑着,凑近了黄海川的耳朵,“你说我好还是张然?”

黄海川猛的推开何丽,冷冷的盯着对方,“你真是够不知羞耻的,大学的同学都说你水性杨花,看来别人也没有诬陷了你。”

“呵,那些人说我水性杨花,不过是在嫉妒羡慕我而已,我的身材容貌样样都超过她们,她们嫉妒我男生缘这么好,周围总是围着这么多男生,她们嫉妒了,羡慕了,心态没法平衡了,咯咯,我不会跟她们计较,她们不过都是些心理阴暗的自私小人而已。”何丽不屑的笑着,转头朝黄海川妩媚的笑着,“还有你,黄海川,咱们都发生关系了,这会更是不着片屡的坦诚相见,你又何必把自己装的这么道貌岸然呢,你们男人在一起,不都喜欢吹嘘自己玩过多少个女人,每个女人都有什么感觉嘛,你又何必把自己装的那么高尚呢。”

“是吗?”黄海川冷笑了一句,“我想我没有把自己伪装的多么高尚,只不过你身为一个女人,最好也请你重新学学什么叫礼仪廉耻。”

“咯咯,咱们两人都躺在一起了,还讲什么礼仪廉耻,黄海川,你说话真是让人贻笑大方了。”

黄海川这次没有再理会对方,短暂的休息了一会,黄海川已经准备离开,何丽这样一个美艳的女人躺在自己身旁,黄海川怕待会又克制不住。

“男人啊,真是无情,无情的很呐。”何丽斜着眼瞥着黄海川,脸上的笑容有些嘲讽。

黄海川径直的穿着自己的衣服,没有搭理何丽,直至将衣衫穿好,黄海川这才看着对方,“如果你没有什么事,那就告辞了。”

“没什么事,要走你就走吧。”何丽笑着仰躺在沙发上,手臂半撑着身子,“出去了记得把门给我锁上。”

黄海川回头再次深深的看了何丽一眼,这才走了出去。

何丽在后面一直注视着,注视着黄海川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何丽的脸上有几分得意的笑容,伸手拿起丢在沙发角落的遥控器,将电视给关上。

今天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她精心布置的,何丽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将黄海川给征服,前两次都没能成功,何丽心里一直还耿耿于怀,特别是黄海川对她越不理睬,何丽心里就越想将黄海川给征服,她就不信凭她的姿色身段,虏获不了黄海川。

“张然啊张然,你也没什么了不起。”何丽轻声嘀咕着。

黄海川回到家里,已是将近七点,母亲邹芳刚从厨房走了出来,不由道,“晚上怎么这么晚?饿坏了吧,饭菜都凉了,我再去给你热热。”邹芳说着转身又走回厨房。

黄海川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兴许是在周明方身边工作的缘故,他现在有时间,却也是养成了看新闻联播的习惯。

“海川,我在单位里面听说了,周书记可能要调走?”邹芳将饭菜放上电磁炉,按了定时,人已经走了出来,在黄海川身旁坐下。

“不知道呢,现在小道消息多得很,谁也不知道真还是假。”黄海川笑着摇头。

“连你也不知道?”邹芳不信的看着自己儿子,黄海川毕竟周明方工作,市里真要有什么大的人事变动,自己儿子该是最先能得到确切消息的才是。

“市委书记的调动那是需要省里决定的,再说周书记还挂着省委常委,这么大的人事任命在省委常委会上通过,还要上报中央考察同意的,市里面现在传的这些消息谁知道真假,都是乱传罢了,真要是有什么确切消息,那也得从省委的领导那里才能知道。”

“周书记如果真的要调动,他自己肯定也会得到一些风声吧,你就没看出周书记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变化?”邹芳不死心道,她关注周明方的升迁,其实是在关心自己儿子的前程,周明方如果高升,对自己儿子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或许吧。”黄海川沉默了一下,周明方去京城一趟,回来的确有些不太一样,特别是在人事调整上,周明方像是有所保留,黄海川心里早就有所猜测,只是在省委没有发布确切通知前,什么样的猜测都做不得真罢了。

“你的意思是周书记真的有可能会调到省里?”邹芳听出了儿子的弦外之音。

“只是有可能而已,这种人事问题说不准的,在最后一刻盖棺论定前,什么变数都有可能发生,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

“哦。”邹芳若有所思,自己儿子的意思她是听明白了,周明方可能调到省里的消息并非完全不可信,只不过现在还缺省里发布官方的权威通知罢了。

“我说你这么急着问周书记要调省里干嘛?你巴不得海川也到省城去工作啊。”黄源这会开口了,冲着邹芳道。

“到省城工作又怎么样,省城离咱们才多远,坐车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罢了,一天就能好几个来回,又不是说到很遥远的地方去了。”邹芳笑着撇嘴,下一刻,邹芳的笑容却是有些顿住,她突然想起了张然同样在江城,自己儿子对那一段恋情用情甚深,邹芳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到底是有没有真正的摆脱那段恋情的影响。

“行了,不说这个了,该吃饭了。”黄海川笑着道,“周书记会不会调到省城现在还没谱,我们说这个干嘛。”

邹芳点头称是,没说什么,她心底里还是希望周明方能够升迁的,自己儿子更会因此受益。

“奇怪啊,海川,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水味?我记得你从来不喷香水的吧。”邹芳使劲吸了吸鼻子,诧异道。

“香水味?没有啊。妈,是不是你闻错了,应该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我办公室里喷了一些。”黄海川心里一惊,身上的香水味定是从何丽身上来的,黄海川生怕自己母亲看出点啥,忙装着混不在意的笑道。

邹芳狐疑的点了点头,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她又不是不清楚,自己儿子身上的香味明显是女性的香水味,心里想归想,邹芳却是没怀疑什么,自己儿子白天要跟在周明方身旁,晚上又经常都是回家里来,邹芳也不会去想到自己儿子是跟女的发生关系了,自己儿子受之前那段恋情的影响,这几年都没谈过女朋友,邹芳潜意识里已经一直认为自己儿子对女的有些排斥,根本不会往别处想,再说了,如果真的是儿子跟女人有啥,那邹芳反倒是高兴还来不及呢,这说明儿子不再受以前那段感情的影响。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黄海川从跟何丽发生关系后的那天起,就没再给对方打过电话,何丽倒是偶尔会给他打电话,却是没再强求他出去,只不过在电话里不时的会说几句挑逗的话,黄海川反而是习以为常。

黄海川自己都不清楚当初跟何丽发生关系到底是真的受到何丽揭开他伤疤的言语刺激,还是正如何丽所说,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冲动的,渴望发生关系的,只不过他一直在强自伪装着自己,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道貌岸然的角色。

说不清,道不明,黄海川自己都没法解释清楚,但不能否认,那天的事,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日子一晃,一下子到了11月份,11月中旬,也就是在刑天德案子过去后两个月,周明方上调省里的消息终于得到确认,江海省委发布了人事调整的通知,省委常委、宁城市委书记周明方担任省委组织部长,安城市委书记黄昆明担任宁城市委书记。

11月20日下午,宁城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省委副书记刘建亲自到会宣布中央、省委有关宁城市委主要负责同志人事调整的决定。

周明方要走了,这一天,对宁城市的许多干部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这个城市,深深的刻上了周明方的印迹,无论将来取得怎么样的辉煌,谁也不能抹去周明方在宁城市的发展上所作出的巨大功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5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