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作文 看我们怎么结合的

在订好的包厢里,顾秋吩咐服务员什么时候上菜,上什么酒。两位副主任,也提前赶来了。其实他们早就到了,却没有进来,看到顾秋进了包厢,这才故意慢了半拍。

谢毕升是七点十分到的,他这个人啊,六点半就出门了。叫小李把车开得慢腾腾的,还溜了一圈,踩着点子赶到紫荆园。

 文学

做为这里的最高领导,他的迟到正是体现了他的身份。

人数到齐,顾秋叫服务员拿来一条烟,每人两包,极品芙蓉王。又叫服务员上酒,谢毕升道:“今天晚上酒不要搞太多了,适可而止。”

“那来几瓶?”

“两瓶吧!”

“好,就两瓶。服务员,来两瓶五粮液。”顾秋知道他不想喝太多的原因,因为还有下一个节目,喝醉了就不好玩了。大家心领神会。

其实他们都知道,喝酒八分醉,那种似醉非醉的状态,是一个人最放得开的时候。两瓶五粮液都开了,顾秋尽量让自己少喝,让他们三个多喝一点。

今天晚上的排场不小,这桌饭菜和两瓶酒,一条烟,怕不下好几千块。谢毕升并不怀疑,他以为是两位副主任请客。

两位副主任呢,却在心里暗自惊讶,这个小顾出手太大方了,等下会不会有钱结账?万一没钱,两人都在心里暗道,只好大家凑资了,关键是要开心,把谢毕升这环节打通。

哪想到顾秋又跑出去,叫来了四个陪酒小姐。

喝酒要尽兴,无女不成欢。

谢毕升就喜欢这个调调,两位副主任呢,当然也喜欢,只是他们有些担心,这小费该谁掏?都让顾秋一个人掏,不太厚道吧?

邱主任望了毛主任一眼,毛主任也望了邱主任一眼。邱主任站起来,“我去个洗手间。”

毛主任也站起来,“一起去吧,我也有些急了。”

两人站在洗手间方便的时候,就商量着这事,万一顾秋手上的钱不够,剩下的两人垫上。达成协议,重新回到包厢里,气氛顿时就不一样了。

这里的陪酒小姐,都是专业的,很会撒娇,还会骗客人消费,这些是她们的基本功能。消费得越多,她们的提成越高,当然,其中一些还陪客人外出,至于干什么?那就看客人的本事。

谢毕升在酒桌上,原形毕露。陪酒小姐直接坐到他大腿上,他可不含糊,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两位副主任刚开始放不开,后来渐渐的,也就无所谓了。只有顾秋很规矩,一个劲儿叫小姐们给领导敬酒。

本来计划的二瓶酒,结果喝了六瓶。

可能是这几位小姐蛮对谢毕升的胃口,喝完酒的时候,谢毕升道:“今天晚上你们可不许走了,陪我去唱歌。”

小姐道:“唱歌也不要去远方,我们楼上就有KTV。”

谢毕升说好,好,那就楼上。

本来计划去不夜天的,谢毕升被陪酒小姐撩起了兴,不夜天也不去了,直接奔楼上。

顾秋把小姐陪酒的小费给了,又付了酒钱,这才上四楼KTV。

两位副主任长长的吁了口气,终于不要自己买单了,邱主任对毛主任道:“这个小顾不错,挺机灵的,会办事。”

毛主任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小顾的确不错。”

在KTV包厢里,顾秋道:“三位领导请放宽心,今天晚上大可以尽情娱乐,费用我包了。”

谢毕升兴致不错,也表扬顾秋,“小顾的确不错。是个好苗子。”

开唱的时候,KTV的经理,叫人抬来了两件啤酒,送来果盆,零食。

这里的包厢很大,可以唱歌,也可以跳舞,还可以划拳。

三位领导都喜欢跳舞,只有顾秋坐在那里,跟小姐聊天。看到其他的客人,一个个色迷心窍,无不动手动脚的,顾秋却象个谦谦君子一样,从来不在小姐身上乱来,让这位陪他的小姐,不由肃然起敬。

混在风月场所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安平县圈子就这么大,来来去去,总是那些熟人。谢毕升都是老顾客了,所以她们知道,体制里最闷骚的,就是那些老男人。

看到他们三对都在跳舞,小姐道:“我们唱个歌吧!”

顾秋抱歉地一笑,“算了,我五音不全,还是别丢人现眼。”

小姐不相信,再五音不全的人,还能差过谢毕升?但顾秋不唱,她也没有办法。心道这小伙子估计是看不上自己这种风月场所的人。

今天晚上的气氛很好,非常不错,大家都十分尽兴。喝酒,划拳,唱歌,跳舞。

谢毕升在跳舞的时候,顾秋看到他的手机放在沙发上,灵机一动,问身边的小姐聊天,“你电话多少?”

小姐心里突突地一跳,刚才还不肯跟我唱歌,现在又问我电话,肯定是不敢在领导面前放肆,她就把自己的号码告诉顾秋。

两人聊了会,小姐去上厕所,顾秋悄悄拿过谢毕升的手机,设制呼叫转移,然后关机,又不着痕迹的放回原处。

等小姐回来,顾秋从包里拿出三百块钱,“你去陪我们领导跳舞吧,今天晚上一定要他尽兴。做得好,下次还找你!”

小姐拿了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顾秋,顾秋带着她过来,“谢主任,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由你来完成了,今天晚上她们两个一起陪你。”

谢毕升哈哈大笑,“你这小家伙!”

今天晚上玩双飞?这可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游戏,谢毕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心道,这小子这么拼命巴结我,八成是想化解与步远之间的矛盾。

好吧,我就放你一回。

晚上玩到十一点,谢毕升早就心猿意马了,左拥右抱,不亦乐乎。那两名副主任,也一个个笑开了花。顾秋拿出三张房卡,“大家尽兴吧!我得先回去了。”

谢毕升等待的环节终于到了,他看到顾秋今天晚上表现如此令人满意,拍着顾秋的肩膀,“好吧!那你就先回去。”

三人心照不宣,收了房卡,带着小姐们进了电梯。汤梅在家里咆哮,“你爸又死到哪里去了?”

谢步远道:“不是陪客人吗?最近老爸搞下了一笔六百万的投资,他在安平领导们心中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了!应酬多很正常。”

汤梅要去打电话叫他回来,谢步远道:“妈,还早,急什么?”

汤梅果然停下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最近从彤的表现怎么样?我昨天去过她家,从政军同意了,明天我和他老婆一起去寺庙,问问觉远大师,拿你们的八字合计合计,挑个良辰吉日,把婚先订了。”

谢步远听说要订婚了,高兴得跳了起来,“行!都听你们的。”

谢毕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派出所当所长,已经结婚,只有周末才回家吃顿饭。汤梅跟儿子在家里等到十二点半,谢毕升还没有回来,她就去打电话。

“嘟——嘟——”

电话通了,汤梅正要说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子娇滴滴的声音,“谁啊?”

汤梅愣了下,怎么是个女的接了?听起来还很年轻的女孩子。这时她的怒火冲了上来。本来就是个醋坛子,还来挑战她的忍耐性?

要命的是,旁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时候接什么电话,快点过来让我抱抱!啊——你坏死了,不要抠啦!”

那一刻,汤梅的脸,惨白惨白的。

这分明就是谢毕升的声音,自己跟他结婚二十多年了,化成灰也听得出来。

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汤梅就冲着儿子喊,“走!”

“怎么啦?妈。”

汤梅一脸怒火,“你马上去开车,跟我去看看这个老混蛋到底在干嘛?”

惨了,惨了!

谢步远看到老妈这模样,只得乖乖的顺从。在谢家,汤梅做主,谁叫她有一个当县委书记的哥哥呢?

谢毕升在酒店的房间里,正玩得不亦乐乎。

两名年仅二十出头的小姐,一个正在他的身下拼命叫唤,另一个也用自己最丰满的地方,给他按摩。

谢毕升两手不空,哪里忙得过来?

摸这个,捅那个,房间里叫声连连。

突然,砰砰砰砰砰——!

外面传来一阵重重的砸门声,三个人同时吓了一跳,谢毕升那活儿,当时就焉了。怎么回事?

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草蛋,老子的儿子是派出所的,哪个不给面子的家伙找死?敢来抓老子的奸?

正要下床去开门,哪知道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了。谢毕升还没反应过来,汤梅气势汹汹扑过来,“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

床上的两个小姐,纷纷扯床单,把重要地方掩住。

可是汤梅可不是好惹的,冲过去,一把扯开了,拉着她们的头发,“两个骚B,敢勾引我汤梅的男人,你们死定了!”

她又是打人,又是骂人。扯着谢毕升的裤子,“你这个老畜生,你翅膀硬了是吧?老娘今天就叫你身败名裂。”

谢毕升马上跪下来,“别,别,老婆,我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汤梅哪里肯罢休?她的吵闹,招来了很多人,门口更是挤都挤不开了。

酒店里的保安和经理,闻声赶来。看到这一幕,都不敢往前。

那是谁啊?汤书记的妹妹。

汤梅一向很霸道,指着众人,“你们都不要过来,今天谁也不许过来。”她指着两位小姐,“把她们拉出去,我今天倒要看看,这两个不要脸的女人,是怎么勾引男人的。”

两名小姐被光着重身子拉出来,站在走廊上示众。

听说汤梅是汤书记的妹妹,两名小姐吓得魂不附体,如果汤梅要搞她们,她们是跑不掉的。除非离开安平,远走高飞。

站在走廊里,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

谢毕升爬起来想阻止,被汤梅一喝,“跪下!”他又乖乖的跪下,拉着老婆的裤脚,“别这样,很难看的。影响不好。”

“你现在知道难看了?你现在知道影响不好了?”汤梅不依不挠。

谢步远过来劝,“妈,算了吧,算了吧?”

汤梅把手一挥,“你先回去,今天这事没完。谢毕升,老娘不让你身败名裂,就不姓汤。”

谢毕升苦苦相求,汤梅就是不松口。

还指着他骂,“给你一点颜色,你就开染房。要不是有我,你能当上这个招商办主任?刚刚有点成绩,你尾巴就翘天上去了!”

外面站着的两名小姐,面无血色。本来双手挡在胸前和大腿间,哪知道汤梅吼了一声,一脚踢过来,“把手拿开,你们还知道怕丑啊?怕丑就不要干这种事。现在我就要让你们给大家免费看过够。”

一些人议论纷纷,好不容易谢毕升的大儿子赶过来,把围观的人遣散。

有谢志远出面,终于把事态控制住了。

汤梅还一脸恨意,双手叉着腰站在那里。谢毕升光着上半身,耷拉着脑袋。谢志远轻轻说了句,“还愣着干嘛,去穿衣服啊!”

要放两名小姐的时候,汤梅不同意,“你叫几个人,拉她们去游街。今天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谢志远劝道:“妈,这样搞很不明智,对谁都不利啊!”

汤梅很霸道,“我不管,他谢毕升能有今天,知道是靠了谁吗?”

谢志远无奈道:“回去说吧,回去说。”

这件事情搞到两点多,酒店里很多人都看到了这稀奇事。

二点多了,顾秋和吴承耀在吃夜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5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