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年少根与艳妇第65章 《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

人家关注的,或许并不是谢毕升嫖娼,而是那两个坐台小姐被赤身裸体,站在走廊上示众,这事儿被人传得津津有味。

很多无聊的人,都喜欢这个调调,而且越说越离奇。

 文学

汤书记是第二天听秘书说的,当时就气得拍桌子,大骂糊涂。

秘书也不知道他骂谁?到底是谢毕升糊涂?还是汤梅糊涂。可汤梅并不这么认为,她的亲哥是县委一把手,什么事情摆不平?

再说,这个圈子里,当官的男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她想无非就是让谢毕升出出丑,压压他的那点坏心思。

其实汤书记骂的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她这一闹,恐怕是无法平静了。

秘书跟他这么长时间,很快就猜测到了他的心思,安慰道:“放心吧,安平县这地方,还没有人敢乱捅。”

宣传部长是汤书记的死党,媒体方面大可放心。接秘书的理解,这事顶多大家传传,几天过后,自然就会平息了。

谢毕升呢,一天没有来上班,被老婆关在家里闭门思过。

这样的事情,同样传到了县政府何县长耳朵里。

大街小巷传得有声有色,伍秘书也只是道听途说,他把这件事告诉何县长,何县长当时就不高兴了。堂堂一个国家干部,岂可乱来?

“可有证据?”

伍秘书摇摇头,哪来的证据?

到了下午,伍秘书经过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挤在一起,议论纷纷。他走进去,那些人一个个吓得马上离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伍秘书看到论坛上,有人发了一条贴子,《招商局长深夜玩双飞,汤夫人盛怒闹酒店》然后下面的图片,还有谢毕升半裸着身子的照片,两名坐台小姐也是一丝不挂,只是脸上和紧要处打了马赛克。

伍秘书马上回到办公室,将此事禀报。

何县长勃然大怒,“岂有此理!丢了党组织的脸,丢了国家的脸。”

伍秘书看到他发火了,忙劝道:“县长,还是等等看,县委那边会怎么说?”

按惯例,县委那边肯定是马上封锁消息,冷处理。

汤书记是这样的人,哪怕县委班子里真出了事,他也会低调处理,不让外界知道。因为一旦传扬出去,说明他这个班长管理不善,有失察之责。

可有些事情,堵是堵不住的。

县宣传部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感觉到很严重,要是此事传到市里,不光谢毕升会出事,县委班子也会受到批评。

他匆匆来到汤书记办公室,一脸焦急,“怎么办?汤书记。我已经派人去查了,这贴子可不是安平县的人发的啊!”

不但安平县论坛上有,南川市论坛上也有,这如何是好?

宣传部长道:“县论坛,已经被我下令封死了,处于维护状态,网民根本进不去。但市那边,就麻烦了。”

汤书记沉着脸,难道有人在向自己开炮?这人又是谁呢?

他气得一个电话打到妹妹家里,把他们臭骂一顿。“马上给我滚过来!”

顾秋在办公室里,发现刚才还好好的论坛,突然就处于维护状态,他立刻明白,这是有人故意为之,真实目的就是阻止这件事情漫延。

只可惜,他们发现得太晚了,因为按自己的计划,吴承耀将会在明天的报纸上,刊登这一爆炸性的新闻。

这个新闻发布,是有技巧的。

吴承耀根本不提谢毕升,只报道两名坐台小姐,被人脱光了在走廊上示众。事件的原因,他也不说清楚,让人们去猜测。

知道真相的人,联系论坛上的消息,自然一目了然。

果然第二天早上,省里几家报纸上,真的刊登了这一消息。要命的是,汤梅的照片,连马赛克都没打,直接曝光。

何县长刚刚来到办公室,伍秘书就拿着报纸给他看。“县长,这事情已经曝光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抢占先机,免得被动。”

何县长说,“我们已经被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主任送来一个信封,上面写着致何汉阳县长亲启。

这样的东西,意味着什么呢?

往往是检举信。

办公室自然打开看过,是一些触目惊心的照片。

何汉阳打开信封,整个办公室的空气都凝固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谢毕升在照片中,丑态百出。两名裸女更是不加半点遮掩,多个角度示人。

办公室主任告诉他,这样的举报信,不只是县长办公室,各常委都有。

何汉阳当即决定,“去县委!”

这事还得通过汤书记,看他是什么态度。

县委书记办公室,发生着同样的一幕。

与何汉阳不同的是,县委汤书记拍着桌子怒道:“马上给我查,一定要查清楚照片的来源。”

有人心道,汤书记果然护短,行事风格依然是堵而不疏,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作法。现在不去处理违纪干部,反而去查艳照的来源,唉!

秘书来报,“何县长来了。”

汤书记黑着脸,“让他进来!”

他还真有点怀疑,是不是何汉阳一手炮制的。这事情就这么巧???

顾秋在办公室呆了一个上午,中午又给陈燕去送饭。

陈燕在医院里,哪里知道这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整个招商局都乱套了。两名副主任胆颤心惊,如果谢毕升的事情曝光,他们两个又哪里脱得了干系?

其他的几位副主任,倒有些暗自高兴,如果谢毕升因为此事下台,他们说不定有机会。因此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搞得越大越好。

何县长在县委书记办公室,十分冷静地道:“我觉得这事终究是掩不住的,应该马上处理,否则市委怪罪下来,我们就很被动了。”

“我们不能因为这几张照片,就否定一个干部的成绩,谢毕升这个同志还是有优点的。”

汤书记很不悦,心道,会不会是你何汉阳搞出来的阴谋诡计?我偏不中你的圈套。两人意见相左,就在这个时候,汤书记办公室的红色电话响起,“汤立业同志,你们县招商办最近风头不错啊,丢丑都丢到省里去了。”

市委杜书记的电话让汤书记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回答:“我们正在商量处理结果,请书记放心,一定给组织一个满意的交代。”

杜书记道:“还需要商量吗?就地免职!”

“是!”汤书记挂了电话,左手撑着额头,右手挥了挥,众人全部退下。

谢毕升被免职了,两位副主任也不能幸免。

这个消息传来,陈燕十分震惊,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就住两天院的时间,招商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顾秋还是老样子,每天老老实实上班,下班。

陈燕问,“这是怎么回事?”

顾秋摇头,这几天,他显得特别低调。三位主任都去,自己可没有跟他们一起犯错。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是谢毕升在嫖小姐的时候,被老婆当场抓获。

有人也曾怀疑,是不是顾秋在暗中搞鬼?

可他们一想,就算是谢毕升倒下去,招商办这个位置,也轮不到他顾秋啊?一个新来的小兵,什么资历都没有,他敢这么胆大妄为?不可能!

真正该怀疑的,应该是那几个兴灾乐祸的副主任。

县委汤书记怀疑,是不是何汉阳在搞鬼?但更多的人怀疑,是招商办的几位副职。前不久,政府不是出了一个文件吗?在调整招商办的编制,看来都是利益作祟,连谢毕升自己都这么怀疑,肯定是这些人暗中给自己下套了。

汤书记一怒之下,这些人一律不用。

陈燕做梦都没想到,何县长会召见自己,接到伍秘书的电话,她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顾秋看她那模样,道:“你傻啦?谁的电话?丢了魂一样。”

陈燕说:“是伍秘书,他叫我去县长办公室。顾秋,他们是不是要调查我?”

顾秋笑了,“你又不嫖不贪,调查你干嘛?我猜八成是好事。”

陈燕哪里肯相信,这样的好事,能落到自己头上?

去了县长办公室,陈燕一直在心里忐忑不安的。

顾秋心道,如果猜得不错,陈燕有机会了。

在招商办这个地方,陈燕心态最好。可能是她受到的打击最重,因此她感悟了许多。从来就没有奢求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飞黄腾达。

何县长见到她时,并不是那张十分严肃的脸,看起来很有热情。

伍秘书倒来的茶,她也不敢喝,只是规规矩矩坐在那里。

何县长问了一些招商办的情况,陈燕如实回答。那么拘谨,那么老实,让何县长心里有点觉得不太好意思。

“陈燕同志,你平时在工作当中,都这样子吗?”

几次接触中,陈燕是那种落落大方的女子,今天看起来特别的胆怯。陈燕腼腆地应道:“何县长虎威,我有点——”

何县长道:“那好吧,今天你就先回去。有空我再找你。”

陈燕出来的时候,手心和后背都出汗了。长长地吁了口气,紧张地拍着胸部,伍秘书看到她那模样,不禁笑了起来。

下班后,陈燕和顾秋先后回到出租屋里。

陈燕说,“今天别去外面吃饭了,在家里做点吧?”

顾秋当然乐意,其实他也不喜欢外面的饭菜,天天吃,自然就腻了。

等陈燕买了菜回来,顾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来帮你?”

“不要,不要!”陈燕把他推回客厅,顾秋却不肯,看到陈燕在厨房洗菜,他就从背后抱着陈燕,双手落在陈燕的小腹上。

陈燕说:“你别闹,小心人家看到了,多丢人啊。”

“怕什么?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好怕的?”

陈燕道:“错啦,姐姐我已经结过婚了。”

“不是已经离了吗?”

“离过婚的女人,你还要?”

顾秋把手移上去,陈燕怕他乱来,便把他推回客厅,“乖乖的给我坐着,等姐姐我把饭菜做好了再叫你。”

真没想到,陈燕的手艺这么好。不到一个小时,就做了四菜一汤。

顾秋站起来,“喝点酒吗?”

“不喝了吧?”

“放心吧,这次是红酒。”

陈燕会心地一笑,“那行!”

两人坐下来喝酒,顾秋问,“何县长都跟你说些什么?”

陈燕道:“只是问了些招商办的情况,没有说别的。”

顾秋道:“我有种预感,你要升官了。”

“怎么可能?”

“那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顾秋狡黠地一笑,“既然你横竖不信,那么我们就赌如果你真的升官了,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顾秋道:“能不能现在不说?”

“那要是你输了呢?我没升官,又该怎么办?”

“那我答应你一个条件了,到时随便你提什么要求都成。”

“看起来很公平哦!”

“当然公平。”顾秋望着她,眨了眨眼睛。

“好,成交!”陈燕端起杯子,“为你输给我干杯!”

“干嘛是我输给你?难道你不想升官?”

“升不升官无所谓,你输给我就开心了,呵呵——”

陈燕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顾秋也很开心,自己的计划,正一步步实现。谢毕升一倒,真没想到误打误撞,陈燕上位了。这不是天意吗?

陈燕有些不解,“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会是我呢?这事可能要经过常委会讨论的,汤书记恐怕不会同意。”

顾秋道:“你的可能性最大,但不是唯一。不过招商办里的几位副职,二个被免职,其他的六个嘛,汤书记是不会用的。”

“为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5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