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两人还连在一起做 往下边塞玉器出门山水

这六个人,基本上等于已经废了,只要有汤书记在安平的日子,他们的仕途就到头了。陈燕任招商办主任,四位副主任,都是从其他单位调过来的。

这个四人,分别代表着安平几大最有实力的常委。

体制内,没有无缘无故的提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打压,其背后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文学

最令人惊讶的,还是陈燕。

在这么多的强势对手面前,自己居然做梦一样胜出了。

招商办第二任主任,第一任女主任,三十不到的正科级干部。

在整个安平县内,象陈燕这样的年轻正科级干部,手指头绝对数得过来。有人在心里猜测,这是什么原因?

除了伍秘书,没有人知道真正原因。

做为招商办的一把手,陈燕当然有权力和资格,提拨顾秋当办公室主任,接替自己的位置。

任命书正式下达,陈燕走马上任。

顾秋恭喜她,“陈主任,今天晚上应该庆祝一下了吧?”

办公室里没人,陈燕自己在整理这一切,白了顾秋一眼,“你也来笑我?”

顾秋道:“哪敢?我是来道贺的。”

陈燕一边用抹布擦桌子一边道:“那晚上我多做几个菜,好好陪你喝几杯。”

顾秋笑了起来,“只怕你做不到。”

“为什么?”

“他们很多人都在私下里悄悄计划,今天晚上你就准备大醉一场吧,别想有人放过你。”

“啊?怎么可以这样?”

陈燕有些惊讶。看着顾秋笑笑地离去,陈燕摇了摇头,唉——!

晚上的宴会果然十分热闹,办公室里,关系好的,关系不好的,全部都到齐了,连那四个新来的副主任,虽然有人在心里暗自不爽,表面上还是笑嘻嘻,一个个跟陈燕道贺。

本来他们计划去紫荆园,陈燕坚决不同意。

紫荆园这种地方太张扬了,消费不低,哪怕是自己掏腰包,也会有人怀疑她挪用公款吃喝,影响不好。陈燕把晚宴定在招商办门口的饭店里,六十几号人,除了那些停薪留职的,到场的有四十七个。

祝贺领导高升,红包必不可少。

陈燕对大家说,“今天晚上我个人请客,谁的红包,谁自己拿回去。大家聚一聚,开心最重要。以后我陈燕的工作,还得靠大家多多支持!”

几句不吭不卑的话,赢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以前谢毕升当主任,不论什么事情都要摆酒宴,下面的人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招商办的工作人员,工资本来就不高,没有权力的他们,一没油水,二没灰色收入,今天这个生日,明天那个结婚,后天又哪个住院,人情来往,让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苦不堪言。

陈燕的做法,显然深得下面大部份人的赞同。顾秋也是暗暗佩服,陈燕还是有领导魅力的,这也算是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

不过在体制内,领导花钱请大家吃饭的事情并不多见。

只要有点权力的人,谁不是摆着那付臭架子?

今天晚上的宴会,规格不高,气氛很好。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何县长的秘书亲自来了,伍秘书满面笑容,“今天气氛不错啊!陈主任,看来你蛮有人缘的嘛。”

陈燕看到伍秘书,心里突突地跳,忙笑着迎上去,“请坐,请上坐。”

伍秘书道:“不了,我只是顺路,看到你们这么热闹,过来讨杯酒喝,喝完就走。”

“再急也要坐啊?”

伍秘书还真不坐,自己给自己满上杯酒,对陈燕道:“陈燕同志,恭喜!希望招商办新班子在你的带领下,旗开得胜!”

陈燕也端起杯子,“同喜,同喜!非常感谢伍大秘大驾亲临。”

伍秘书笑笑,跟陈燕碰了下,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我就不打扰各位了,你们慢慢喝!”

其他人,他不看,也不理。

陈燕马上送他到外面,伍秘书上车的时候,对陈燕道:“陈燕同志,新官上任,领导很看好你哦!”

他口中的领导,自然是何县长。陈燕微笑着,“承蒙领导看得起,陈燕一定全力以赴。”

伍秘书点点头,朝陈燕挥了挥手。

小车离去,陈燕直起身子,突然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招商办这个位置,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三年没有半点成绩,依然安然无恙,稳坐钓鱼台。

本来几位副主任心里,大大的不敬。认为陈燕一介女流之辈,年仅二十七岁,当这个招商办一把手是不是太年轻了点?

伍秘书的出现,让他们心里豁然大亮。

似乎所有的疑团,迎刃而解。

今天晚上,陈燕喝了不少洒,但是还没醉。

几个人把她送上出租车,等她回来,顾秋早早在楼下等了。

扶她上楼,陈燕说,“我没醉。”

的确没醉,只是走路的时候,步子轻浮,有点飘。用顾秋的话说,这个时候是最佳状态。进门后,打开大灯,扶陈燕躺沙发上。

顾秋给她泡了杯茶,“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

“众星捧月的感觉啊?”

陈燕就丝丝的笑了起来,“没有捧啊?你看到谁捧我了?”

顾秋走过去,一把抱起她,“那我就来捧捧你。”

“啊——不要——”

客厅里,响起两个人的欢笑声。

顾秋望着陈燕那张艳艳的脸,“怎么样?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什么承诺?”

陈燕有些心虚,果然让顾秋给猜中了,当初两人可是打过赌的。

顾秋道:“你明明说过,如果你当上招商办主任,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你没当上,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陈燕喘着气,“你说吧,想要什么?我明天给你买!”

顾秋摇摇头,“有些东西,是花钱买不到的。”

陈燕心中早明白了,却故意装糊涂,“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

顾秋俯下身子,在陈燕脸上亲了一口,“你!”

陈燕道:“别这样,我看你必须马上找个女朋友,。”

“有陈燕姐就够了,干嘛找女朋友?再说,我才二十二岁,急什么?”

“你现在知道才二十二岁了?刚才怎么不这么想?”

陈燕鼓着嘴,似乎有些不高兴。顾秋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好象错了,傻啊,干嘛提年龄?陈燕比自己大五岁,女人很难接受这种姐弟恋的。

顾秋说,“对不起!”

陈燕叹了口气,“这辈子注定是我生命中解不开的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做这种事,稀里糊涂的。看来我是被你这老实憨厚的外表给蒙骗了。”

顾秋嘿嘿地笑,“我没说自己老实啊!”

陈燕毕竟大这么多,比较理智,“顾秋,姐跟你说个正经事。”

“说吧!”

“我总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的。”

“为什么?”

“你听我说,你才刚刚参加工作,能力这么强,将来肯定要出人投地。就算是我愿意嫁给你,到时也会有人嚼舌根,我毕竟是个结过婚的女人,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退一万步说,哪怕这事没有人说,将来你家里知道了,他们肯定会反对。没有哪个父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比自己大还不说,又结过婚的女人。”

“我会跟家里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5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