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指探洞要喷了i 岌岌可危笔趣阁 小说

顾秋道:“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是有人想整从政军。”

“听说从政军最近伍秘书来往甚密,一个星期居然去县长办公室四次,别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触怒了汤书记?”

 文学

从政军在安平很多年了,一直处于那种不冒尖又不沉底的状态。何县长决心把安平经济抓起来,大搞城市建设,多次召从政军去办公室谈公事。

顾秋倒是也听说了,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

陈燕道:“看来这个何县长,要想在安平展开工作,难呀!”

顾秋笑了起来,“其实也不尽然,以我来看,何县长反而占了上风。”

“怎么可能呢?他点什么上风?他在安平县孤家寡人一个,连个象样的帮手都没有。”

顾秋道:“这个破局很容易,其实不难。”

“四面环敌,危机四伏,如果是你,怎么破?”

顾秋道:“现在安平的局势,看起来是汤书记尽占上风,所有重要部门的人,都归他管,他大可以一手遮天,对吧!”

“难道不是?”

顾秋道:“其实呢,事实上并非如此。汤书记在安平的确有基业,一般人撼动不了半分。但是受宠的毕竟只是小数几个,其他人呢?积压已经久,难免心中有些怨气。没有哪一个人敢说,自己可以把一碗水端平,汤书记自然也不例外。这些不受宠的人,慢慢就会产生异心,只是没有适当的机会让他们爆发罢了。”

陈燕望着顾秋,觉得不可思议,反问顾秋,“如果是你,怎么破局?”

顾秋淡定地道:“插手从政军事件,借此掀起反腐*,四面出击,看他汤书记怎么护盘?”

“可何县长孤掌难鸣啊?”

顾秋道:“你得换一个角度看。表面上是两个人对峙,汤书记带了一帮小弟来助阵。这样看起来,何县长这边的确势单力薄。但从另一个角度,而完全相反。”

“这怎么看?”

陈燕问。

顾秋随手抓了一把黑子甩在桌上,又捏了一颗白子丢在中间。“如果这颗白子代表何县长,这些黑子代表汤书记的整个安平帮,那么从现在两人的身份,是基本相等的。汤书记要围攻他,压制他。何县长想反击的话,可以采取四处出击,不做正面交锋,偷袭他背后的子,如果你是汤书记,该怎么办?”

“肯定要保护他下面那些人了?”

“对!”

“就是要他保护,但他怎么可能知道何县长要对哪一个下手?如果在这个时候,取得市委的支持,展开整风运动。汤书记怎么护?他忙得过来吗?”

陈燕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高,果然是高。原来是逆境,也是顺境。”

顾秋看看表,“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单位的车子借我用一下,我要马上回楚河。”

“现在?”

“嗯,来不及了,我必须连夜走。”

“需要多长时间?我派小李送你过去。”

“不用了,回来三天应该差不多了吧!”

“路上小心点。”陈燕很体贴地道。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顾秋走后,陈燕在心里暗自担忧,这可是拿两个人的前程在做赌局,要是传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耳朵里,又要有麻烦了。

从家这事,结果如何?

陈燕心里没底。

顾秋走了,陈燕一个人呆在家中,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跟顾秋在一起,两人上班下班,吃饭做乐,觉得很开心,很快乐。

这让陈燕突然想起自己的遭遇,本来是一帆风顺,幸福美满的日子,居然落到这般田地,人生啊!还真是一盘扑朔迷离的棋。

呆在家里很无聊,想出去透透气。

换了一身黑色的套裙,丝袜,陈燕漫步走在大街上。

夏天的夜晚,微风徐来,大街上行人纷纷。

路边的小摊上,不时传来一声声吆喝。

还有一对对手拉着手,亲密无间的情侣。粗野的汉子,喝着冷冻的啤酒,划着酒拳。不知不觉,她又来到老县政府家属区。

一楼的房间里,似乎永远都不会开灯。

一个忽明忽暗的烟火,在窗前闪烁。

陈燕远远望着,心思凝重。

李沉浮,一个陈燕心中挥之不去的梦,一个终生永远解不开的结。

虽然自己把第一次,交给了顾秋,但是她的心里,依然想着这个李沉浮。人都是有感情的,李沉浮对她的好,她铭记于心。

至于李沉浮后来的转变,陈燕可以理解。

做为一个曾经优秀的男人,居然碰上这种令人绝望的事,他怎能开怀?或许残废对他来到说,算了不什么?

父亲之死,对他来说,还能承受。

可车祸让他丧失了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权力,这是他永远都不能释怀的。

陈燕是一个只记恩,不记仇的女人,此刻她的心里,依然澎湃着过去的激情。

脚步轻移,她想过去,却又突然止步。

有人来了,陈燕转过身,默然离去。

大街上,行人渐少,灯光迷离。

陈燕一个人孤单单地走在路上,复杂的心思,让她变得有些彷徨。当然招商办主任,又能怎样?女人,或许,只需要一个安宁的港湾。

想到顾秋,她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或许,我错了!

陈燕喃喃自语。

嘀嘀–!

两道灯光袭来,背后开过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

陈燕没有回头,只是把脚步移了移。

车子开过去,又倒回来。

车窗玻璃落下,一个声音响起,“陈燕!”

陈燕回头一看,“何–县长。”

“上车吧,我送你!”

陈燕想拒绝,可看到何县长的眼神,心里一凛,人家一县之长热情相待,自己怎么可以冷面相对?可是让他送的话,似乎又不太好。

犹豫间,何县长笑道:“上车吧!我正好想了解一下招商办的情况?”

何县长从市委赶回来,风尘仆仆,连晚饭都没吃,不料在这里碰上陈燕。

陈燕木然点头,司机匆忙下车,为她拉开了车门。

“何县长,您这是从哪回来?”

司机道:“县长周车劳顿,到现在都还没顾得上吃饭呢?”

何县长望了司机一眼,似乎有些责怪。

陈燕道:“哦,既然如此,不如由我做东,一起去吃个宵夜怎么样?”

何县长对司机道:“那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本来这个季节吃宵夜,东外滩是最好的地方,可那里人多,吃酒划拳的,过往的车辆,还有两两相依的情侣,以及出来消暑的人太多了。

陈燕心里想,象何县长这样的领导,一般人哪请得动?今天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不如就去紫荆园,紫荆园那是一个高级场所,也是待人接物最好的去处。

于是陈燕建议,“不如去紫荆园吧?”

哪知道何县长指着前面的路边小摊,“紫荆园就算了,这里不错,前面停车。”

司机和陈燕都有些惊讶,这可是路边小摊,堂堂一县之长在这里吃宵夜,象样吗?可老板发话了,司机哪敢有意见?将车子停稳。

何县长就下了车,陈燕愣在那里,这地方太不雅了吧?

何县长望着她,“你不是要请我吃宵夜吗?怎么舍不得了?舍不得就我请。”

陈燕一脸尴尬,“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这里是不是太寒酸了点?”

何县长已经坐了下来,“什么寒酸不寒酸的?你们看这么多人在这里吃,他们能吃,我们也能吃。”

陈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在何县长对面坐下。

司机要了碗牛肉面,远远坐开。

小摊老板跑过来,“何县长,老规矩吗?”

何县长道:“今天我有客人,你自己看着办。”

小摊老板乐了,“好类!我这就去办。”

跟何县长这样的大人物坐在一起,陈燕有些不太习惯。如果是大众场合,人多无所谓了,她反而放得开,眼下这两个人吃夜宵,陈燕心里七上八下的。

看来何县长经常来这里吃路边摊,连小摊的老板都混熟了,做为一个县长,不容易啊!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做不到他这样子。

何县长见陈燕一付心事重重的模样,便问,“招商办最近的情况如何?工作开展得顺利吗?”

陈燕道,“承蒙县长关照,招商办一切顺利,目前又有两个项目在接触。”

何县长点点头,“不错啊!看来我真没看错人,陈燕同志,你可要好好干,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

陈燕老老实实地应道:“请县长放心,陈燕一定尽心尽力。”

小摊老板马上炒了一个子然牛肉送过来,何县长道:“听说你酒量不错,来点怎么样?今天我们喝酒,也没个讲究,尽兴即可。”

县长提出喝酒,陈燕自然不好拒绝。

倒是旁边的司机,吃了一碗牛肉面,跑回车里抽烟去了。

这里没什么好酒,都是些普通货色。要么二锅头,劲酒,还有本地的南阳大曲。

二锅头和南阳大曲的度数高,老板就建议他们喝劲酒。

一瓶劲酒,两个人,四个菜。就这样在路边小摊上喝开了。

此刻吃夜宵的高峰期已过,人越来越少,何县长的酒喝得很慢,陈燕只能陪着他慢慢喝。快喝到一半的时候,何县长问起陈燕,“你应该是个本地人吧?”

陈燕点点头,“土生土长的安平人。”

何县长道:“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你觉得安平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陈燕想不出来,安平县一直以来,真没太大的变化。外面的城市已经进入现代化,人们的思想也随之改变。真要说变的,就是那些进进出出打工的人,从沿海带回来的新潮流。但是整个城市的格调和布局以及城市建设,真的是令人不敢恭维。

陈燕说,“我还真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那就是没有变罗!”何县长端起杯子示意,喝了口酒,“其实你心里非常清楚,只是不想说,或许不敢说。没关系,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只当聊天,不带任何因素和目的,你有什么说什么,畅所欲言,就当我是你的一个朋友。”

朋友?

跟县长交朋友,开玩笑!

陈燕在体制内也混了四五年了,没吃过猪肉,还真见过猪跑。大人物呢,她攀不上,象谢毕升这样的小人物,官架子大得离谱。就拿她以前那个死去的公公李副县长,不管家里还是单位,整天一张阎王脸。

据说这叫官威!

当官的没有官威,别人就不怕你。

不怕你,你的命令就无法执行下去。所以每个领导看起来,都是那么严肃,不拘一笑。

但是领导问你话,你不能不回答。

哪怕是违心的话,你也要说得跟真的一样。领导高兴了,你的日子就好过了。

陈燕发现自己连违心的话都不能说,何县长看起来是那么的真诚。或许你可以骗任何人,你能骗一个对你真诚的人吗?

何县长说,“成立招商办的目的,就是要利用投资者的资金,来发展我们这个城市。三年以来,招商办政绩为零,城市当然不会有任何改变了?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招商办,政府部门也有很大的责任。在改革开放的步子上,迈得太小,甚至原地踏步,这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

陈燕说,“你是一个好领导。”

何县长笑了,“好领导有用吗?如果能把安平经济搞上去,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我宁可做一个坏领导。但是我到安平这么久,总有一种缚手缚脚的感觉,怎么也施展不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6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