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谢怜车肉干哭251章 股掌之上po清河

左晓静跑过去,有点撒娇的味道。

谭志方也马上打招呼。

顾秋和吴承耀闻声望去,这位老人家怕有六七十岁,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不过看他走路却非常稳健,精神矍烁。

 文学

既然谭志方称他为师父,想必他就是省城有名的书画装裱大师张老先生了。

顾秋走过去,“张老好!”

老先生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也没说话。

吴承耀同样喊了声,老先生来到顾秋的那幅字跟前,“你们就是为了这个在嘀咕?”

左晓静道:“外公,这是一副赝品,不过模仿的水平很高,有八分像,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绝对看不出来。”

老先生的目光在作品上停留了会,“赝品就是赝品,永远都成不了真的。”

顾秋道:“能不能请老先生帮个忙?价格上面……”

哪知道老先生伸手一挥,打断了顾秋的话。“对不起,你找错人了。另请高明吧!”说完就走,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谭志方推了顾秋一下,摇头示意。

这位老人家还真怪了,给钱都不作生意?那他开店干嘛?

左晓静可能觉得外公这样说话,让人难以接受,她解释道:“对不起,我外公平生最讨厌假的东西,所以这装裱呢,非真迹不裱。你还是拿回去吧!”

顾秋在心里道:“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开店,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自己的爱好?在书画一条街,他这个位置好,门面大,偏偏耍个性,唉!”

吴承耀道:“算了吧,要不去别家看看?”

如果去别家,顾秋还不放心,否则他就得回楚河县去。只是楚河县相隔几千里,这么远,时间上也赶不及。

谭志方道:“师父他就是个怪脾气,说不裱就不裱,钱再多也没用。”

左晓静道:“的确如此,他就是怕假的东西流入市场,以假弄真,欺骗了收藏爱好者,破坏真迹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

吴承耀道:“如果不流入市场呢?只做为个人爱好收藏起来行不?”

谭志方摇头,“话虽然这么说,可万一有人起了心思,谁有保证他以后不流入市场?再说几十年,几百年之后的事,谁都难料。”

顾秋心道,我只想找一个好一点的装裱师傅,没想到这么麻烦。他叹了口气,收起作品,“走吧!”

和吴承耀出门,一名中年胖男子匆匆而来,跟顾秋撞在一起。顾秋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散开了。

“对不起–”顾秋道了声歉,弯腰去捡那幅字。

对方咦了声,等等!

“这位小兄弟,你手里的东西能不能借我看看?”

顾秋打量着对方,四十上下,穿着也还蛮贵气,手指上的金戒指,足有三十几克。对方又说了句,“能不能借你这幅字给我看看?”

顾秋道:“可以!”

胖男子欣喜若狂,说了声谢谢,接过顾秋手里的东西,在桌上铺开。

“好,真妙!真是一件宝贝。小兄弟,你这东西卖不卖?”

顾秋道:“对不起,这是一幅赝品,不卖的。”

谁知道对方很固执,“我知道是赝品,可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赝品,而且我找郑老先的作品很多年了,他的真迹可是千金难买。没关系,你说多少钱?我要了。”

顾秋说,“抱歉,真不能卖,我还指望着拿它去救人呢?”

左晓静本来准备回屋里去的,听到顾秋这句话,她又折回来。“你说什么?”

顾秋说,“我说不能卖。”

“不是,你后面那一句。”

“我还指望拿它去救人,怎么啦?”

“救人?救什么人?”左晓静似乎很感兴趣,挖根究底地问。

顾秋道:“算了,反正张老也不愿意帮忙,说什么也没用,我还是再去想办法吧。”

说完,他又要走。

那胖男子挡住他,“别啊,小兄弟,我跟你说真的,你把它卖给我吧!多少钱无所谓的。三千?三千怎么样?不行就五千!”

顾秋被他缠着,有些恼火,“你这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卖,还凑什么热闹。卖给你,我拿什么去救人?真是胡搅蛮缠。”

额!

发火了?

胖男子见顾秋真的生气了,只得放开。

顾秋对吴承耀道:“我们走!”

“等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那位张老先生又从屋里出来,“小伙子,你跟我进来一下。”

顾秋望了眼谭志方,谭志方推了推他,“快点,说不定这是机会。”

吴承耀也点点头,建议顾秋进去。

左晓静在那里笑,“快去啊,好不容易让我外公答应,你还愣着干嘛?”

顾秋来到张老先生的工作室,老先生坐在那里喝茶,“能不能告诉我,你拿它怎么去救人?”

老先生的态度,明显好转许多。

顾秋心道,我如果不说,他势必不肯帮我。我要是说了,又怕这事情传出去,影响不好,该怎么办?还是半真半假的说吧,他帮不帮,就看天意了。

迎着老先生的目光,“是这样的,张老。我一个朋友的爸爸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告,现在已经被纪委带走,好多天了,毫无半点消息。我朋友万般无奈,就想通过这种方式打通一下关系,看看能不能见到她爸爸一面。”

“糊涂!”张老说了一句,“靠这个就能打通关系?真要是那样,他们纪委的工作也不要做了。”

顾秋道:“这也是无奈之举,下下策而已。再说,这本来就是一件赝品,值不了几个钱,算不上行贿。我朋友并不希望纪委能够偏袒,大事化小,但她还是希望纪委能够秉公办事,不偏不倚就行。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爸爸是清白的。”

老先生放下杯子,“这世道啊!都让这些人弄得乌烟瘴气的。好吧,你把东西留下,二天后来取!”

顾秋一听,立刻欣喜道:“真的?那就太谢谢张老了。”

“不用谢,我也不过是看在你助人心切,破例帮你一回。”

顾秋道:“那费用该怎么算?”

张老闻言作色,“你把我当什么人?既然是帮你,自然分文不取!如果我收了你的钱,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一个老头子,连你一个黄毛小子都不如?放下东西,你走吧!”

左晓静在旁边笑了,“我外公都答应了,让你走还不走?走吧,走吧!”

顾秋又谢谢了一番,这才放下东西,匆匆离开。晚上,三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吃饭。

吴承耀道:“这个张老还真是个怪人,要么就不帮忙,帮忙又不收钱,他这生意是怎么做的?”

谭志方道:“这个你们就不懂了,我师父属于奇人异士那种。别看他一把年纪,是是非非心里清楚得很。”

谭志方端起杯子,“其实今天这事,还多亏了左晓静,要不是她在师父面前说好话,事情就没这么顺利罗。”

顾秋道:“不管怎么说,辛苦两位了,来,我敬你们一杯酒。”

喝了这杯酒,吴承耀又发挥了记者的特强,“那个左晓静是什么人?我看她对书画挺在行的。”

谭志方开起了玩笑,“你不会看上她了吧?人家还是大二的学生,手下留情吧!”

“切!分明就是你喜欢人家,瞎子都看得出来。”

谭志方老脸一红,“能不揭人家短么?”

顾秋看着两人斗嘴,这两家伙只要在一起,从来都没消停过。吴承耀道:“不过据我以记者的眼光来看,志方,你恐怕是单相思一场。左晓静这女孩子的确很可爱,但长大以后,绝对看不上你的。”

“草,有你这么打击人吗?我们还是不是兄弟?”

吴承耀道:“我这是在帮你,别陷入太深。这丫头,精得很。”

“丫的,你什么时候学会看相了?”谭志方挺不服气的。

顾秋道:“别闹了行不?喝酒!”

两人停下来,端起酒杯喝酒。

顾秋心道:“这个左晓静,对书画方面的知识如此渊博,看来也非等闲之辈。”想到自己在南阳省,没有任何助力,顾秋又有些心事重重。

从政军事件,很可能激发两大势力之间的争斗。如果说以前是暗斗,现在多半会明斗。何县长已经按耐不住了,正蠢蠢欲动。

顾秋吩咐两人,字画的事,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在省城呆了二天,张老已经把顾秋的字裱好。

顾秋接在手里,感激万千,给张老钱,他坚决不受。顾秋只得谢过张老,别了吴承耀和谭志方,连夜赶回县城。

此番回来,比预定的时间,又早了一天。

从彤此刻已经焦急如焚,见到顾秋,忍不住扑进他怀里痛哭起来。顾秋安慰了好一阵,她才止住哭泣,抹了泪水。

“你最好是今天晚上送过去,汤书记应该在家的。”

从彤哪知道这是什么?抱在怀里,“这是什么?”

顾秋道:“一幅前辈的字,我猜汤书记肯定喜欢。”

从彤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行吗?”

“行不行,试试总不会有害,叫你妈妈一起去。”顾秋是担心她不够份量,从彤点点头,“好吧!我这就回去。”

从夫人这几天可憔悴了许多,脸上明显少了往日里那种冷漠,多了一丝忧郁与消沉。从彤回来,她立刻迎上去,“彤彤,怎么样了?”

见从彤抱回来一个长方体的盒子,“这是什么?”

从彤道:“打开看看!”

将盒子打开,拿出顾秋写的那幅字。

“好漂亮的书法!彤彤,这是哪来的?”

从夫人虽然傲慢,但毕竟是书香门第出身,对书画也有些见闻。眼前这幅破阵子,让她欣喜不已。

“这是顾秋花了两天时间,日夜兼程,从老家拿来的,希望能帮得上忙。”

从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她一直反对从彤与顾秋谈恋爱,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顾秋肯帮忙。她也去求过谢家,谢毕升只应着好说,好说,却不行动。

从夫人知道,汤书记的字写得不怎么样,但喜欢收藏。

不知道内幕的,还道他是个雅士,其实汤书记只是别有深意。

母女俩人来到汤书记家里,开门的是他家的保姆。

从夫人说明来意,保姆道:“你们等一下。”

砰!

门又关上了,母女俩人心里一紧,熬了大约五六分钟,保姆才出来开门。“进来吧!”

见到汤书记,汤书记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目光扫了眼这对母女,“有事吗?”

从夫人道:“汤书记,我家彤彤今天从老家回来,在老宅里找到这个,不知道汤书记喜不喜欢。”

从彤立刻拿出那幅字,她当然不知道这玩艺就是顾秋弄出来的,如果知道的话,从彤哪里敢来?

打开这幅字,上面的书法,果然是龙飞凤舞,灵蛇穿梭。郑之秋先生的字,不拘一格,有着自己的风格,少有人能模仿。正因为他放荡不羁的个性,被人称之为郑疯子。

汤书记看在眼里,见是郑之秋的真迹,心里暗暗震惊。

好字!果然是好字!

真没想到从家的宝贝还真不少,汤书记不露声色,“你们先回去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难道你们自己都对从政军都没有信心吗?”

从彤听出了话里的弦机,忙暗示了老妈,“那就打扰汤书记了。”

走到门口,听到汤书记道:“把你们那些烟酒带回去,别搞这一套。影响不好。”

烟酒带回去,意味着这幅字他就笑纳了。

从彤一付很老实的模样,接过保姆手中的烟酒,匆匆而退。

汤书记拿了那幅字,来到二楼书房。

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但他又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郑疯子的真迹。不过怎么说,这字,写得真漂亮。挂在书房里也风雅。

铃–!!!!!

电话响起,汤书记立刻走过去,“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6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