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咬着小娇乳H边走边欢A|我想吃你的R头作文

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老王顿时坐不住了。

他的兄弟也由于过于激动,早已被唤醒。

 文学

老王站起身来,心情忐忑地走向了浴室。

这个酒店的浴室门是玻璃移门,而且没有锁,所以老王轻轻一推,门就留出了一点儿缝隙,正好可以看见浴室里。

刘萌萌此刻正站在莲蓬头下,背对着他冲澡。

她乌黑油亮的长发拖在脑后,遮盖住一半的身躯,露出一半白皙的肌肤。

老王看着这半遮半露的景象,瞬间心潮澎湃,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哇!好正点儿!真想冲进去,抱着她一起洗澡!

老王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突然刘萌萌侧过了身子,仰起了头来。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正好一览无余。

水珠顺着她雪白的肌肤滚落,这活色生香的画面,让老王的兄弟兴奋不已,恨不得冲破裤子的包围。

正当老王幻想着在刘萌萌那香嫩的肌肤上驰骋之时,水声突然停止了。

糟糕,她洗好了!老王立刻回过神来,赶紧扭转头,跑回了客厅里。

刘萌萌擦了擦身子,随后穿好了衣服,走到了门边。

奇怪,门怎么打开了?她记得进来的时候是关好的呀!难道是老王偷看她?

刘萌萌走到了客厅里,发现老王早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嘴里还发出呼呼的呼噜声。

刘萌萌这才放下心来,看来是她想多了。随后刘萌萌便也爬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进入了梦乡。

老王虽然心里还烧着一团无名火,但也知道不能硬来,他得慢慢地取得刘萌萌的信任,然后再把她拿下!

12

第二天,老王把刘萌萌送到村口,便也回了家里,他刚把门打开没一会儿,吴寡妇就来了。

只是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老王有些意外。

“哎呀!吴姐,你这是怎么了!”老王赶紧迎了上去,扶住了他。

闻着吴寡妇身上成熟妇人的香味儿,老王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又在沸腾了。

吴寡妇灰头土脸的,脸上一副愁容。

“哎,别说了,就因为我是个没汉子的寡妇,才遭人欺负!”说着,吴寡妇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看着女人流泪,老王心里的男儿血性瞬间被唤醒了。

“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老王硬着脖子,豪言壮语地说道。

吴寡妇打量了他一眼,随后吸了吸鼻子,“你真愿意为我出头?”

老王点了点头,“谁TMD这么畜生,欺负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

“哎,还不是村长那个杀千刀的!”吴寡妇一脸愤恨地说道。

老王心里瞬间一紧,怎么是刘富贵呢!

看着老王惊讶的样子,吴寡妇冷笑一声,“怎么,你怕了?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孬种,都不敢惹他!”

老王顿时怒了,他可是最讨厌人家说他是孬种的。

“谁是孬种!你倒是说说,村长他为什么欺负你!”

吴寡妇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我男人生前开垦的一块地,村长硬要说是他家的,还找人来强行把地抢走了,我那天去找他评理,还被他推了一把,扭伤了脚,到现在都不见好!”

老王是听说过村长的蛮横,不过没想到他这么黑心,连寡妇的便宜都要占!

想到这儿,老王便有些为吴寡妇鸣不平。

“哎,先别说这些恩怨了,来,我看看你的脚。”

老王说着便蹲下身来,为吴寡妇脱了鞋。

看着他这副举动,丧夫多年的吴寡妇顿时觉得一阵暖心。

除了她男人,还没有哪个男人为她脱过鞋!

吴寡妇看老王的眼神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看着吴寡妇的脚踝高高肿起,老王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啊!好疼!”老王刚碰到她,她便吃痛地喊叫了起来。

“我给你擦点药酒揉一揉。”老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也有点儿心疼。

眼看着老王把药酒倒在了她的脚上,吴寡妇只觉得脚踝处一阵火辣辣的。

“唉哟,杀千刀的村长,惹急了,俺跟他拼命了!”吴寡妇疼得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老王轻柔地抱起了她的脚,随后开始轻轻揉搓起来。

喊了一会儿后,吴寡妇感觉不到痛意了,只觉得脚踝上火辣辣的,心里还有点儿酥酥麻麻的。

“是不是不疼了。”老王见她安静了,便柔声问道。

“老王,谢谢你,对俺这么好!”吴寡妇眼中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她眼中晶莹的泪珠,牵动着老王的大男人情绪。

“吴姐,现在都是法制社会,村长要真强占你的地,我给你做主!咱们去县里告他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87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