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干熄妇三个人|两人埋头舌尖吸她的花蜜

于珊珊也动情的抱紧着邱七,虽然有些生疏,但还是非常主动的一上一下,同时主动在他脸上、唇上、耳后以及脖子上疯狂亲吻。

她双目微闭,如骑马一般不断颠簸摇晃,口中轻声呢喃:“邱少,这是你给我的第二次这么强烈的感觉……”

 文学

邱七忍不住问:“什么强烈的感觉?是快感吗?”

于珊珊忽然啊的一声,死死抱住邱七的脖子,把下巴搭在邱七的肩上,狂野的动作了半天,这才忽然长出一口气,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在他耳边说:“是做女人的幸福感……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得到于珊珊的肯定,邱七又加快动作起来。

这一刻,于珊珊已经如一滩烂泥般在邱七的怀中颠簸,吟声不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于珊珊抽搐好几次之后,邱七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在爆发的这一瞬间,邱七再次让于珊珊触及到了那浑身颤抖的感觉,随后两人一下子停止了一切动作,互相抱着、大口的喘着粗气……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邱少!你看见我珊珊姐了吗?”

外面,传来陈尖尖那焦急的声音。

邱七连忙提起裤子,看着身边惊慌失措的于珊珊,道:“你先躲起来,快!”

“我躲哪里去啊?”于珊珊慌了。

邱七扫了一眼房间,眼睛一亮:“躲衣柜里!”

于珊珊此刻也很慌乱,没有什么主意,听了邱七的话,衣服都没穿,便钻进了衣柜里。

敲门声很急促,但邱七一直看着于珊珊藏好,才打开了房门,正看到陈尖尖站在门外,一脸的着急。

看到邱七出来,陈尖尖才急着说道:“邱少,我珊珊姐找不到了,也不在房间里,她有没有找过你啊?”

邱七连忙安慰道:“尖尖,你先别着急。”

脑子一转,邱七计上心来,赶紧说道:“她没来找过我,我和你一起去找找吧,应该走不远的。”

他想趁机把陈尖尖引开,好让于珊珊能够趁着这段时间跑回去。

关上了门,邱七便和陈尖尖走出了住宿区。

刚一出来,便看到漫天的雪花飘洒,像棉絮一样轻柔落下,整个温泉池都银装素裹,一片洁白,不远处的露天温泉,蒸腾起的热气,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也显得分外温暖。

邱七心想这雪停了没多久,又开始下了,正好给了我好借口,要是在这附近找,说不定于珊珊出来就会被陈尖尖看到,得把陈尖尖引到偏僻没人的地方去。

想到这里,邱七开口说道:“尖尖,你也别着急,说不定于珊珊看到又下起了雪,就想出去散散心也不一定。”

陈尖尖点点头,但是眉眼间还是有几分担忧,说道:“可是这么晚了,她能去哪玩啊,这附近也没看到她。”

邱七继续说道:“这边的雪都被游客给踩脏了,也没什么好看的,我觉得她肯定是去人少的地方了,你跟着我就行,肯定没事的。”

陈尖尖见邱七说的这么有信心,心里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说完,邱七便带着陈尖尖,往温泉村后面走去。

一开始,还有路灯照着,勉强能看清,但走了五六分钟之后,便连路都没有了,地面上的雪也没人清扫过,连日以来的积雪,已经能没过脚背。

邱七只好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给两人照路。

灯光洒在洁白的雪花上,反射出晶莹的细碎光点,邱七看着这样的美景,只觉得心里的烦心事也少了一些。

“啊!”

而就在这时,陈尖尖突然一声惊叫,邱七转过头来,才发现她摔倒在了地上,脸上带着几分痛楚的神色。

“路太滑了,雪下面有块石头,我没注意就滑倒了。”陈尖尖低声说道。

邱七连忙抓住陈尖尖的小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陈尖尖的手很凉,但握在手里的感觉,却像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温润细嫩,邱七抓着她的手,心里不禁有点发热。

“邱少,我脚有点疼,使不上力。”陈尖尖挣扎了一下,没有站起身,反而是觉得脚腕越疼了,眼圈红红的说道。

邱七心里一急,说道:“该不会是崴到脚了吧。”

他上前一步,俯下身子,让陈尖尖把一条胳膊架在了自己肩上,而他则是顺势搂在了陈尖尖的腰上。

小女生的腰,没有一丝赘ròu,陈尖尖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穿外套,虽然隔着一层毛衣,但邱七感觉,陈尖尖的细腰,真可谓是盈盈一握,要是自己能从后面进入,光那种视觉冲击,都能让自己爆发。

不敢再多想,邱七手上一使劲,把陈尖尖从地上扶了起来。

陈尖尖起身的时候,一只脚还是不敢用力,地上一滑,又差点摔倒,邱七连忙把她整个抱在了怀里。

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陈尖尖胸前的两团圆润,也贴在邱七的胸膛上,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年轻而诱人的弹性。

第三十六章

而陈尖尖还从未被人这样的抱过,也没有和异性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感受着邱七的手掌传到腰间的温度,心里不禁一阵羞臊,但她却隐隐觉得,此时此刻,她还有点舍不得离开邱七带给她的这种安全感。

楞了片刻,陈尖尖才从邱七怀里离开,站直了身体,开口说道:“邱少,谢谢你,我可以自己走了。”

邱七巴不得一直抱着陈尖尖年轻的身体,连忙说道:“我看你脚崴的还挺严重的,要是你硬撑着走路,指不定会伤成什么样,万一伤到了筋骨,就麻烦了。”

陈尖尖一听,居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连忙问道:“邱少,那怎么办,这么晚了,还在下雪,也没法回市里的医院去看了。”

邱七一拍胸脯,说道:“尖尖,你放心吧,我会点推拿,跌打损伤不在话下。”

当初邱七经常和他那些朋友做极限运动,经常因为这些危险激烈的运动拉伤筋骨,平时扭手扭脚身子不爽都是很常见的,久而久之自然也会治这些跌打损伤的病,崴脚对于邱七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而已。

陈尖尖这才放下心来,谢道:“那就只能麻烦你啦,邱少。”

说着话,一阵冷风卷着雪片,打在了陈尖尖身上,她不禁打了个han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99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