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1v1小蓝莓_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write

这种恋母情结之前一直纠缠着李锐,让他很是不爽,今天,一切都迎刃而解……

 文学

第十九章

刘艳芬好不容易才从迷离之中挣脱出来,一扭头听到李锐对自己的称呼,立时有些懵。

“……你叫我什么?”

李锐居然,居然这么称呼自己?

之前还叫她老师,现在提上裤子之后,直接这么胆大包天了?

“艳芬啊~有什么问题么?”

李锐含情脉脉的看着刘艳芳。

“不许这么叫我!我是你的老师!你一定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我哪怕是和你做了这种事儿……那也是,那也是你强迫的!你现在在别人面前,一定不能这么叫我!”刘艳芬羞恼的对着李锐说着。

李锐自然也不傻,“肯定的,在别人面前,你肯定还是我的好老师,我还是你的好学生,不过咱们私下里面儿,就不需要那么客套了对不对!你说呢,艳芬~”

李锐一开始挺正经的,说到最后还是那样死皮不要脸。

不过两个人真正有了实质性的关系之后,刘艳芬确实拿李锐没什么办法,只得随着他耍无赖,只不过刘艳芬却很是惊奇的发现——

自己似乎并不恨这个面前的男人。

要知道,李锐可是近乎半胁迫半威胁的让自己从了他,而且非但如此,李锐还用那么粗暴的方式对待自己……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怜爱,只有最简单粗暴,最原始的一切方式……如同船工号子的一波又一波的用力,让自己都招架不住,身子此时都要散架了一般,但是精神头却格外的好!

难道自己,真的对他没有恶感?

反而有种好感?

不会,不会的!

刘艳芬不敢往下想……

“嘿嘿,那我就当你默认同意了~”

李锐笑了笑,看着面前没有再多说话的刘艳芬。

平日里滔滔不绝的教训着他们,此刻还不是乖的像一只小白兔。

李锐的心中,更开心了几分……

刘艳芬沉默了一会儿。

“你能不能,把那个视频删掉?”

许久的沉默之后,刘元芬却对着李锐突然说道。

李锐闻言有些愣神,突然有点儿不爽。

这个时候,按正常的流程来说,要是普通的情侣,正应该是互相温存,分享心得体会,增进彼此感情的好时候。

可是两人现在刚结束还没多久,刘艳芬便要自己删除手机中的视频。

这不是妥妥的“卸磨杀驴”么?

李锐的心中,此时已经把自己带入了驴的角色。

原来在刘艳芬的眼里,这不过是一场所谓的交易罢了。

李锐还很清楚的一点是——刘艳芬现在如此在意这个视频,说明今天自己还并没有完全的让刘艳芬被自己征服,更谈不上对刘艳芬的掌控——

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的,也绝对不是他的预期想法,这和他之前的打算有很高的出入。

所以李锐只是表情略微有些冷淡的摇摇头:

“刘老师还真是从来不做赔本儿的买卖啊,这才刚过了多久,我才刚刚给你真情流露了,结果你倒好,现在占了我的便宜,利用完了我的身体,就对我开始谈判起来了,我还以为,咱们之间是有感情的呢~”

李锐将双手抱臂,然后看着刘艳芬。

不知不觉,他甚至连对刘艳芬的称呼都变了些许……

刚才他还有些满足的沾沾自喜,还有些自豪感和征服感的充实。

但是现在看来,刘艳芬只是将这件事情当做一个简单的交易,并未对自己产生一丝一毫的感情——更别提其他!

既然如此,李锐就断然不会吧这个视频还给她,直到什么时候,刘艳芬真正的臣服于自己。

第二十章

“我,你……可是你答应过我的,绝对不外传这件事儿,这个视频你一定要帮我完完全全的保守秘密,守口如瓶!”

刘艳芬急的都快哭了,说道。

但是又不敢将李锐逼的太紧,李锐要是一不高兴……

她刚刚的都白被干了!

“呵呵,这个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把你的视频传出去的,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眼睁睁的看你落难,然后我一个人自顾自的开心?还是说这样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收益?不可能的~”

李锐耸耸肩膀,示意刘艳芬别紧张,起码自己在真的征服她之前,一定是不会做出不利于她的事情的。

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相反,反而会让他惹上大麻烦。

“放心~”眼看刘艳芬还有顾虑,李锐走上前去,轻轻地抚摸着刘艳芬。

刘艳芬感受到李锐的一双大手的温度,立马便往后缩了缩。

对于面前的这个人,刚刚在那种意乱情迷的方概况状态下,她是接受的,毕竟在那个时候,那么极端的疯狂之下,根本就顾不得什么心理,什么所谓的姿态。

唯一重要的只有满足,冲刺!发泄!

这才是她想要的。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刘艳芬却不能那么做了。

面对面前的人,她一定要保持合适的距离……

刘艳芬清楚这一点。

“呵呵……既然如此,好,那我也不多留了~”

李锐的眼神冰冷了几分,然后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

刘艳芬突然又叫住了李锐。

刘艳芬大概也猜到了李锐的一些想法……

这个年纪的少年郎,通常会有少年心性,年少轻狂!

“一定不能把我们之间的事儿走漏出去,就算是口头说也不能!”

刘艳芬突然脸蛋一红——

她想到了李锐之前对自己所说的,在他们这个班级上,还有很多人对自己垂涎已久。

虽然不论这句话是真是假,姑且当他是假的,那也说不准李锐会把这件事儿当做什么炫耀的事情到处去说。

那样的话,自己的名声也都没了!

那和视频被放出去,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当然不会那么做,艳芳,你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李锐有些诧异的看着刘艳芬。

“我不是那种人,不是流氓,不是变态,我只是一个喜欢你很久的男人罢了,趁着这个机会,我想表达对你的喜欢,并且顺理成章的和你发展到下一步而已,可没有别的意思~”

“再说了,我看着你和那些人不断地发生着这些事儿,可是你并不开心,我说的不对么?你和他们做这种事儿的时候,无非只不过是机械的配合他们罢了,他们是开心了,你呢?你真正的开心么?”

李锐的话,犹如一记子弹,打进了刘艳芬的心中。

生怕被发现,她急忙起身帮老罗提起裤子,发动汽车就疾驰立刻。

老罗也不好继续装下去,睁开假装刚睡醒,晕晕乎乎说:“玲玲,还没到啊?”

“罗叔,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衣服还在阳台晒着,一会儿看起来要下雨了,我先回去把衣服收了。”

刚才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老罗的满足,马玲玲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让老罗撞击自己的身体,编造出了一个借口。

“那先去你家吧。”老罗也没有多想,说完眼皮又开始打架,没有多想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酒劲儿彻底上来,老罗的意识处于昏昏沉沉的地步,感觉汽车挺稳当之后就被马玲玲搀扶着下车,然后就躺在软绵绵的床上。

没一会儿功夫,自己的衣服就被扒了个干净,而且马玲玲的小手正从结实的胸膛一路向下,等抓住身体的时候,老罗鼻孔都快喷出火来。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急忙眯起眼睛,明亮的房间内,他一眼就看到马玲玲不知何时也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正骑在自己身上,用身体摩擦着大家伙。

“唔……”

老罗脑子一懵,密切接触的极致快感让他感觉身体好像要炸掉了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湿润感觉辐射全身。

马玲玲身上占据了一大半花花绿绿的纹身,平常老罗感觉到非常畏惧,可这一刻他毕竟喝了点酒,这么一看,竟然感觉格外的亢奋。

马玲玲正忘情的扭动自己的娇躯,疯狂的刺激着老罗身体,一缕缕放浪不堪的娇吟传出,激发着老罗原始欲望。

他不敢率先逾越最后一道鸿沟,只能装睡让马玲玲骑在身上自我满足。

“罗叔,你好厉害,玲玲好舒服,玲玲快要被你给弄死了……”

一番折腾下来,马玲玲身体好像被火焰烧烤一样,无与伦比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空虚寂寞的身体,慢慢撑起身子,抓住了老罗坚毅的身体,慢慢坐了下去……

当相互触碰在一起时,极致的触碰感让老罗瞪大眼睛,二十多年未曾享受过女人的快感让老罗大脑嗡嗡作响。

马玲玲身子还在下沉,就在即将进入的时候,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砸门声……

第16章

这声音吓得马玲玲惊呼一声从老罗身上跌倒在床上,一直都处于装睡的老罗也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二人四目相对,最后一层窗户纸也彻底被捅破。

马玲玲湿漉漉的身体就暴露在老罗面前,外面敲门声还在持续,她也没有过多解释,急忙穿上睡裙喊道:“罗叔,不好了,你快点躲起来,我丈夫来了!”

“什么?”老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自己这到底造的哪门子孽,明明是被马玲玲勾引到了床上,现在正主过来,自己跳进黄河都没办法洗清了。

可外面敲门声还在持续,晕乎乎的大脑还可以听到一阵怒骂声传来,老罗也不敢墨迹,穿上裤子就拿着衣服躲进了衣柜里面。

马玲玲稍作平息,用手搓了把红彤彤的脸蛋,喊了声‘来了来了’就朝门外走去。

门外站着一个同样满是纹身的赤膊光头,光头看起来流里流气,一副吊儿郎当打量着马玲玲阴阳怪气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开门?跟哪个老男人偷情呢?”

“赵建,你什么意思?”马玲玲被一语道破,可还是逞能喊道:“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没关系?什么叫没关系?”赵建嗤之以鼻冷哼一声,将马玲玲推开后直径朝房间走去。

马玲玲吓得一个趔趄,急忙喊道:“赵建,你干什么呢?赶紧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你去报啊,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是我老婆,竟然背着我跟别人搞在一块,我就看看警察来了怎么说!”

赵建根本就不以为然,说完在房间内转悠一圈见没有找到人,又来到其他房间看了一圈。

马玲玲站在卧室门口紧张朝衣柜看了一眼,紧张的小脸苍白,还是制止说道:“你闹够了没有?家里面都被你找了一圈,有人吗?”

“这就要问你了。”赵建瞄了瞄马玲玲鼓囊囊的胸脯,直接伸手就抓了过去。

“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马玲玲急忙后退,可身后就是墙壁根本就没有退路,高耸的胸脯也被赵建一把抓住用力揉捏了起来。

“滚开!”

马玲玲剧烈挣扎,但根本就没有办法甩开赵建。

“你是我老婆,我干你你还有意见吗?”赵建说完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朝马玲玲身下抓了过来。

马玲玲穿着一件睡裙,刚才因为着急根本就没来得及穿内裤,赵建直接就抓住了湿漉漉的泥泞处。

感觉到手指瞬间打湿,赵建啧啧叹道:“都湿成这样了还说没找男人?”

躲在衣柜内的老罗将外面这一幕尽收眼底,他虽然很想冲出来将赵建给赶跑,但人家毕竟是马玲玲的丈夫,而自己这幅德行,如果出去,肯定会自找没趣。

更何况赵建这幅样子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招惹的,如果引上杀身之祸,那自己的晚年也就完蛋了。

就在老罗寻思的时候,马玲玲极力挣脱了出来,凶神恶煞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赵建将湿漉漉的手指放在鼻尖嗅了一下:“不干什么,这几天没钱了,想要让你给我点钱。”

“行,你不就是要钱吗?”马玲玲冷哼一声,从房间拿了五千块钱丢给赵建喊道:“拿上钱赶紧给我滚出去!”

赵建也不生气,嘿嘿笑了一声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玲玲,过两天我还会过来的,如果难受了,可以给我说说,只要给我钱,我可以干的你哭爹喊娘。”

“闭嘴,滚出去!”

马玲玲怒吼一声,看着得意的赵建离开,气到发抖的她这才无力的蹲在地上。

许久后,确定没有危险,老罗小心翼翼来到马玲玲身边,轻声安慰:“玲玲,到底怎么了?你跟他……”

“罗叔……”

老罗还没说完,马玲玲猛地起身,喊了一声就转身紧紧抱住了老罗。

年轻丰韵的身体和老罗紧密贴合在一起,让已经酒醒的老罗瞬间抬起了脑袋,直接挤入了睡裙里面,和柔软的身体来了个密切接触。

感觉到老罗那炙热的东西抵在身上,马玲玲不由扭动了一下身体,便无法抗拒的耸动身体,想要让老罗破开束缚挤入体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07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