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到骨子里的sao货h_被cao哭高H野外男男

一共有七八张图片,最后一张竟然是动图,将前面的图片都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邪恶的小视频。

这些图虽然是P出来的,但却让刘峰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尤其是看到最后一条信息竟然是韩玉约自己今天晚上见面的信息以后,刘峰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一定到。

在公交车上疯狂,这似乎成了刘峰和秦然每天的必修课,今天也不例外,唯一例外的是,刘峰没射在秦然的手里,而秦然下车以后,也没有进公交站台边上的那个厕所。

 文学

“刘叔,我去三楼尿尿了。”在进门以后,秦然却在刘峰耳边轻声的来了这么一句,红着脸上了楼。

“这个小然,上个厕所还跟我说,什么意思。”刘峰摇了摇头,起身上了二楼。

只是泡好水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刘峰却突然间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急匆匆的来到了三楼。

韩玉的办公室紧闭着,显然还没有来上班,刘峰更放心了,匆匆来到卫生间门口,刘峰就看到秦然正在那里慢慢的洗着手。

“小然……”刘峰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又看到左右无人,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冲动,从后面一把抱起了秦然。

秦然抓住了刘峰的手,用柔软而弹性的臀在刘峰的裤子上轻轻的蹭着,带着刘峰往隔间里走。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刘峰有了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刘峰猛的掐了一下大腿,很疼。

“刘叔……”秦然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将隔间的门反锁了起来以后,在刘峰的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

“好大……”当拉开刘峰的拉链,将刘峰解放出来,感受到了那种杀气腾腾的狰狞以后,秦然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迷离。

刘峰直勾勾的看着秦然的樱桃小嘴,这是他想了很久却一直都没有实现的事情,现在这一刻终于来临,刘峰激动得有些发抖。

秦然握住了刘峰,刘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秦然冲着刘峰一笑,先用嘴在上面轻轻吸了两下,然后将脸贴了上去。

“好烫……”当感觉到那股滚烫的气息时,秦然忍不住喃喃的来了一句,一脸迷离的用脸在上面蹭着。

“吞……吞进去……”刘峰有些忍不住了,提示着秦然。

秦然抬起头来,看着刘峰一脸急切的样子,冲着刘峰俏皮的挤了挤眼睛,这才张开了小嘴,一点一点的往里含。

那种逐渐被温暖和湿润包裹的感觉,让刘峰的喘息声明显变重,刘峰直勾勾的看着秦然,想要将这香艳的一幕,永远铭刻在脑海里。

“咕滋……咕滋……”卫生间里开始响起了水声,一开始微不可闻,但后来越来越响。

刘峰再也忍不住按住了秦然的脑袋,将自己往秦然的喉咙深处送了进去。

第三十章

秦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坠落,她觉得,做为一个有夫之妇,是绝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的。

但来驾校之后,所遇到的一切,让秦然有了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她感觉得到刘峰对自己的包藏祸心,更明白刘峰会趁着教车的时候占自己的便宜。

最开始的时候,秦然对这一切都很反感,她甚至想过警告刘峰或者去驾校投诉刘峰。

但想到刘峰是自己的教练,如果得罪了刘峰,自己也许不可能拿到驾照,秦然又开始犹豫了。

就这么一来二去,秦然自己都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有些喜欢刘峰粗糙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大腿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心态以后,秦然吓了一大跳,她努力想克制自己,但却根本克制不住。

秦然不想成为别人眼里不守妇道的人,她也为此而抗争过,但换来的,却是刘峰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打击。

为了拿到驾照,秦然只能一次次臣服,而每一次臣服,她就觉得自己往堕落的深渊迈进了一步。

尤其是这几天公交车上的表现,让秦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很骚的女人,刘峰看似调情的打击,将自己的伪善外表一点一点的剥脱,秦然终于看清了自己。

女人一旦放纵,比男人要疯狂得多,所以,秦然今天特意提醒刘峰,自己在三楼的卫生间,秦然知道,三楼的卫生间只有韩玉一个人在用,在那里不容易被人发现。

现在感觉到自己小嘴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塞得满满的,秦然不但没有一点羞耻感,反而涌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也许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吧。”秦然很享受那种兴奋,但想到丈夫,却又有些心慌意乱,最后只能这样提示着自己。

秦然从来没有想过,在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面前,自己竟然放得这么开,竟然如吸棒棒糖一样,吸得津津有味。

在这个过程中,秦然时不时会抬起眼皮来看着刘峰,在看到刘峰一脸享受的样子以后,秦然竟然涌动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得意。

秦然突然间想到了取悦这个词,对,就是取悦,秦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会这么堕落,但却又知道,如果不堕落一回,自己的人生似乎就没有了意义。

刘峰双手叉着腰,如帝王一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秦然,看着秦然小嘴吞吞吐吐的样子,兴奋到了极点。

此刻的秦然是银dàng的,和自己以往遇到的那个怯生生的,遇事有些犹豫,但又只会逆来顺手的少妇完全不一样。

刘峰突然一把拉起了秦然,将秦然挤在了墙壁上以后,开始吻着秦然。

秦然热情的回应着刘峰,在刘峰怀里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手也一直死死的握着刘峰。

秦然觉得,那是自己快乐的源,是自己堕落的起点,是自己幸福的根本,如果可以,她愿意就这样一辈子握着。

直到将秦然吻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刘峰开离开了秦然的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刘峰开始吻秦然的脖子,吻秦然的胸。

刘峰知道,秦然的上衣,就是阻止自己有进一步行动的罪魁祸首,所以抓着秦然的衣领,用力的往下拉着,拉到露出了那两团柔软雪白的边缘以后,以那里又拱又咬。

“刘叔,轻点……”当感觉到刘峰的牙齿越来越重的时候,秦然一脸温柔的轻抚着刘峰的头,喃喃的提醒着刘峰:“不要留下牙印。”

闻着秦然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妇特有的幽香,感受着秦然身体的诱人,刘峰的动作越来越狂野,听到秦然的话以后,刘峰才意识到,秦然是李先的老婆,如果在她的胸口留下牙印,李先肯定会发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26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