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娇嫩的身体上面H(玉堂香福po五花马)

虽然老马在厨房里忙活着,可心思却不在手头上,方才趁张小军洗澡之际,偷偷和邱兰馨做的那事儿,像身后的影子一样挥之不去。

那种滋味,嘿,还别说,简直让人又刺激又禁忌!

老马忍不住回想起邱兰馨绽放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以及浑身的姿态,仿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啊!

这丫头一定是得到满足了!

 文学

这么想想,老马愧疚张小军的同时,内心不禁又升起一股欣慰。

也罢,今晚就陪张小军多整两口,也算聊以慰藉了。

就在老马置身厨房时,卧室里的邱兰馨听到老马回家的动静后,心底却掀起了一波浪潮。

就在刚才,同一时间,经历不同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老公,这种滋味,无以名状。

虽然期间和老马只是肢体上的接触,但那种非一般的感觉却历历在目,激情褪去,再回想起来,依然让人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自己的老公在家,居然和别人做那种事,而且还那么渴求……

一时间,欲罢不能的邱兰馨,不禁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仿佛只有这样,心里会有那么一点好过。

只是,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老马呢?

作为一个原本思想行为循规蹈矩的女人,如今因一时冲动偷食禁果,内心深处的矛盾,并不是一般的深刻。

思来想去,邱兰馨始终找不到答案。

所以,在听到老马站在客厅里吆喝了一声,“开饭啰!”,邱兰馨选择了暂时逃避。

她装作恹恹欲睡的样子,对张小军说,“老公,我浑身发软,你去吃吧。”

张小军一听,似乎还有些高兴,他认为是自己今天一下子来了两次,肯定把老婆折腾的下不了床,不禁有了一点小满足。

他对邱兰馨笑道,“老婆,那你好好休息,我给你盛饭送进来。”

说完,他就出去拿碗给邱兰馨夹菜盛饭。

老马正在餐厅里墨迹,此时看到张小军往碗里夹菜,连声问道,“小军,坐着一起吃啊,你干嘛?不是说整两口的吗?”

张小军笑了笑,“我这是先把兰馨的饭菜安排好了,然后好好的陪马叔整两口。”

老马闻言,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邱兰馨是明显躲着他呀。

瞬间,老马的心情就失落到极点。

这顿酒,老马是没兴致喝下去了。

张小军把饭菜送进去后,回到餐桌旁,瞧见老马默默的低头吃菜,纳闷道,“马叔,酒呢?”

老马刚准备说算了,可转念一想,都答应张小军的事儿,临时反悔好像不近人情,只好又去柜子里把二锅头掏了出来。

喝着苦涩的酒,老马心不在焉的和张小军聊天,第一次感到席间吃酒的时间竟然这么漫长。

然而,张小军兴致颇高,又沾了酒,那话音是一浪高过一浪。

他脸红脖子粗的对老马劝慰道,“马叔,要我说,你还是趁早找个老伴得了,免得每晚独守空房,多寂寞呀!”

老马苦笑道,“小军啊,我又何尝不想呢?只是我一个人过日子习惯了,就算要找,也是找有缘分的那种,搭伙过日子的还是算了。”

张小军笑了笑,不置可否,毕竟,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酒过三巡,张小军醉醺醺的回房睡了,老马收拾好后,独自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他琢磨着是不是要找机会,主动和邱兰馨谈谈。

至于谈什么,老马自己也不知道,像这种有违道德伦理的事情,两个人又都是你情我愿,能有什么好谈的?大不了知错悔改,日后坚决不犯了就是!

这么一寻思,老马心里又禁不住深深的失落。

忽然,老马又想起中午去医院被跟踪的事来,现在,张小军临时回家,这事儿就似乎严重了,必须立刻解决。

“不行,我要去见见赵雅婷!”老马心头一惊,起身就出了门,往牛大江家里去了。

在大院里晃悠了一圈,没见着牛大江的车,想必人还没回来,就更加放心大胆的敲响了牛家的门。

“谁呀?”屋内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

由于时候不早了,老马心里又有点虚,所以并没有开口回应。

“死鬼,你出门没带钥匙呀!”赵雅婷还以为是牛大江,嗔怪了一句,打开了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40430.html
返回顶部